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如果你喜欢简·奥斯丁,或许可以认识下这位同时期的女作家

曾梦龙2017-03-03 18:30:34

“我期待了解她,因为她是为我及其他瑞典妇女奠定了基础的女性中的一个。今天,我、我的女儿和外孙女能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和独立的瑞典,要感谢她和许多她那个时代的人的天才、意志和勇气。”

作者简介:

莫妮卡·劳瑞琛:曾任瑞典哥德堡大学英语文学副教授,著有《电视中的简·奥斯丁》等。在担任瑞典国家电台文化节目制作人时,制作了大量节目,尤其是文学节目。出版过两本引起轰动的两位十九世纪瑞典女作家的传记文学。其中《真理的道路——安·夏洛特·莱芙勒的生活和创作》获得瑞典最著名的文学奖,奥古斯特奖年度最佳非虚构类作品提名。

书籍摘录:

第一章 舞台,她所处的社会和文化环境(节选)

安·夏洛特·莱芙勒(1849—1892)是斯堪的纳维亚文学史上通常被称为“现代的突破”时期的瑞典女性代表作家。凭借匿名投稿的剧作《女演员》获得第一个轰动性成功后, 19 世纪 80 年代早期,她的真名“安·夏洛特·埃德格伦”也为人熟知。她比古怪的奥古斯特·斯特林堡易于把握,一度被赞为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在她身上,有一种让同时代人困惑的卓越智慧与强烈情感的统一。人们会问,何以有这样的冷峻?一个女人真能如此善于辨析吗?她个性复杂,收敛的表面下隐藏的是悸动的情感生活。在她的早期作品中能觉察到这一并行的潜流。在这些作品里,她做了一系列突破性尝试,最终,在成熟的作品中突围成功,有了自由的表达。 安·夏洛特·莱芙勒短暂的生命富有戏剧性。从温柔的闺秀到恪尽职守的官员太太,继而成长为闪耀着快乐光芒的意大利公爵夫人、婴儿的母亲以及借激进观点获得国际知名度的作家。这是一出让人好奇的个人命运。同时,这也开启了一个可能性,一个使人明白 19 世纪 80 年代后半期,和这样一群妇女相关的条件和状态到底是什么的可能性——这群妇女憧憬能拥有一个艺术家、思想者和性爱个体的独立身份。

她的艺术表达欲在早期就很明显,只是社会的习俗和广泛的社会责任让她刹车,她的自信在周围至亲的激烈批评下摇摆。不过她不同寻常地聪慧、好奇且勇敢。有多少同时代女性没期待过一个更自由的生活呢?在那里,她们能表达艺术才华,而不是被紧箍在一个强调什么才是合适的框架里?然而,多数是折断了或投降了。我们能很容易地列出一个有才华女性的名单来,她们让自己满足于做些次要事务,充其量是在更有名的艺术家丈夫的家庭神话里贡献些艺术性的装饰。文学的才华奉献于给孩子们讲述的童话——这常常是个选择。受过长期音乐训练的女子是布尔乔亚沙龙里受欢迎的资产。然而,有多少人是成为职业音乐家和作曲家的呢?又有多少人没有对一个新的、自由的男女关系大胆向往,而又不得不失望的呢?

安·夏洛特·莱芙勒贪婪地吮吸着,对文学、戏剧、艺术、科学、社会政策、妇女参政、道德辩论等各领域的新观念做出反应。于是,她的生活和创作成了一面棱镜,捕捉也折射了她生活的那个时代。跟随这位充满天赋、意志强大的女人,固执又坦率地努力走出对生来具有的妇女天性的偏见牢笼,这是一场历险。她的严肃认真和对至亲们的考虑让人尊重,但让人真正印象深刻的,是她对前方正确道路的确信,这条路是为她自己,也为人类——根植于对自由、真理和人性的追求。她是现代的,在研究中愿将自己、家庭、朋友作为文学原始素材的人。我们也能认出她的确信,就是说,个人真相里蕴含着广泛和有用的洞察,是不同于指针和趋势的东西。《为了幸福的争斗》和《真理的道路》是她后期两部剧本的标题,都反映了她最深的动力。后一个拿来用作这部讲述安·夏洛特·莱芙勒的生活和作品的传记标题。 

 安·夏洛特·莱芙勒,来自:维基百科 

安·夏洛特·莱芙勒 1849 年 10 月 1 日生于斯德哥尔摩。 10 月 1 日是很多瑞典家庭搬迁新居的日子。很久以后,她说,这使她成了一只迁徙鸟,一个不安的灵魂,不为任何障碍所阻——无论是地理的、情感的还是社会的。父亲乌罗夫·莱芙勒是个人文科学博士、校长;母亲古斯塔娃,婚前姓米塔格,是一位保守牧师的女儿。古斯塔娃很知性,会多种语言,还读过很多书。两个儿子,生于 1846 年的尤斯塔和生于 1847 年的弗瑞兹已经在这个家里。五年后,这个家中,另一个男孩阿瑟诞生。 

要准确理解安·夏洛特·莱芙勒的生活故事的力量和意义,必须弄清,这个小女孩投身的城市和社会是什么。 19 世纪中期,斯德哥尔摩还是个人口不足十万的小城市。五十年里增加的人口不超过一万八千。虽然已有大量从乡村涌来的移民,但每一年里,死去的人比新出生的多。几乎有一半孩童五岁不到就死了。因为当时的斯德哥尔摩是欧洲最不健康的城市之一。城市的大部分地区还有许多破旧不堪的低矮木屋,那里的卫生不值一谈。此外,是火灾。叫人困惑、无所作为的消防服务,让火成了对人的生命的持续威胁。厕所排污和生活垃圾都被倾倒在市中心的池塘里。饮用水取自普通水井。在 1834 和 1873 年间,发生过不下十次的霍乱流行和肺结核灾难。此外,另一个问题是,人们很难走出城,因为路面和行人道都很破败。街灯照明昏暗,交通工具缺乏。

在很多方面, 19 世纪 50 年代的开头几年是斯德哥尔摩的一个转折点。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中,城市在物质环境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市中心越来越多的街道铺设了人行道。煤气灯在 1853 年被引进,此后又逐渐被电灯取代。固定的公共马车线路开始运送城市居民。第一座净水厂于 1861 年建成,第二座是在二十年后。在拖延了一阵后,污水处理系统也建好了。 1883 年,斯德哥尔摩有了第一批抽水马桶。臭气熏天的污水塘被抽空、改建。 19 世纪 70 年代,一项新的城市规划得以实施,这为城市中心的全面现代化及被控制的市郊扩张铺平了道路。迈向 19 世纪末,斯德哥尔摩的死亡率从人口的千分之三十四降到了千分之十七。

这一进步和 19 世纪后五十年出现于瑞典社会几乎所有领域的深刻变化紧密相关。这也成为关于两种力量的力度测量:反作用力和使个人以一种迄今从未知晓的方式被卷入的前进力。对安·夏洛特·莱芙勒来说,是一条通往成为有独立地位的妇女和作家的道路的挑战,这要求她对自小所受的教育给予她的整个世界图景重作评价。 

Anne Charlotte Leffler and Modernist Drama,来自:亚马逊

中文版前言

莫妮卡·劳瑞琛

这是关于瑞典作家安·夏洛特·莱芙勒的故事。她在 19 世纪末结束了她那短暂而波澜壮阔的一生。她创作了让当今读者依然能感觉新鲜和激动的作品,这包括多部剧本、短篇小说以及一部长篇小说。在 19 世纪 80 年代,她被看作她那个年代作家中的领军人物之一。

我期待了解她,因为她是为我及其他瑞典妇女奠定了基础的女性中的一个。今天,我、我的女儿和外孙女能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和独立的瑞典,要感谢她和许多她那个时代的人的天才、意志和勇气。

你可能会疑惑,这个故事和你以及你的生活能有什么样的关系呢。故事中很多的情形和人物肯定让你觉得是异国的、奇特的。这和我们的文化差异有关,但也是因为时代的变迁。同时,我认为,你会认识到我在这个故事里要探究的基本问题:一个年轻女子,她的梦想和抱负被她的家庭、丈夫以及(或者)古怪的社会碾压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一个妇女想冲破让她窒息的婚姻,这是否能被允许?妇女的舆论为何不能和男人的一样强大有力?这些都是今日依然存在的古老问题。

本书的原始版本于 2012 年由阿尔伯特·伯尼尔斯出版社在瑞典出版。如今的中文版译自我在 2015 年编成的缩写本,它更凝炼、去除了一些主要是面向瑞典读者的细节,更适合中国读者阅读。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