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再见,汉斯·罗斯林,你用数据让宏大的问题变有趣 | 好奇心小数据

温欣语2017-02-08 19:06:26

“你觉得数据无聊是因为这不是你想知道的,或者说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数据和真实世界的联系。”

汉斯·罗斯林 (Hans Rosling) 最出名的一次演讲,是他在 4 分钟内,用 12 万个数据解释 200 个国家 200 年的发展。他试图证明,人类社会是否正朝着更健康更富有的方向发展。

大结论显而易见,汉斯·罗斯林紧接着把中国的上海和贵州单独拎了出来,公开的数据显示,上海的人均寿命、收入基本和意大利一样,但贵州差不多是巴基斯坦的水平,更穷的地方接近于非洲的加纳。

这些数据显示,即便在国家内部,不平等也很严重。这也不是个新话题了,但很少有人打算用如此醒目的方式来呈现。

瑞典时间 2 月 7 日,现年 68 岁的汉斯·罗斯林去世。他出生于瑞典,关注全球卫生问题,并致力于通过有趣的数据可视化来呈现复杂的全球问题。生前,这位统计学家曾说:“你觉得数据无聊是因为这不是你想知道的,或者说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数据和真实世界的联系。”

2006 年,他的TED 演说“你看过最好的统计学”获得了几百万的点击率,也让汉斯·罗斯林在全世界知名。人们称他为“手上的数据会唱歌的人”。之后,他在 TED 做过了超过 10 次演讲,涉及了宗教、洗衣机、孩童死亡、全球人口增长、亚洲崛起、贫穷、HIV等问题。

“他试图让每个人明白我们还在进步……世界会想念他的视野,和他永远站在事实这一边的理念。”瑞典副总理Isabella Lövin今天在 Facebook 上写道,“这在当下显得更为重要。”当下的流行词是虚张声势的“大数据”,和“另类事实” (alternative fact)。

比尔·盖茨也在推特上缅怀这位自称是“寓教于乐者” (edutainer ) 的朋友。比尔·盖茨曾表示,盖茨基金会捐赠了几十亿美金给发展中国家的医疗保健项目,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看了汉斯·罗斯林的演讲,这些数据图让他相信事实确实如此严峻。

“当汉斯讲话的时候,我能看到人们脸上那种‘Aha瞬间’(突然茅塞顿开),他可以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打破神秘。”比尔·盖茨的妻子,同时也是盖茨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梅琳达·盖茨说。

汉斯·罗斯林还曾是瑞典卡罗琳学院 (Karolinska Institute) 的全球卫生部负责人,但在 2007 年,他决定只花 5% 的时间在大学校园,95% 的时间花在 Gapminder 上。

Gapminder 的视觉化工具

汉斯·罗斯林参与建立的非营利组织 Gapminder 开发了 Trendalyzer 软件,这款软件可以将自由访问的公共数据转换成活动的、交互的和有趣的图表。2007年3月,Google收购了Trendalyzer 。

如今,一些人相信数据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他们并不一定知道如何提出重要的问题,并准确地使用它,进而消除对世界的误解。

我们为你挑选了汉斯·罗斯林最有名的几个演讲视频,和其中呈现的几张数据图。希望它们有趣的方式可以为你带来对世界的新知。

人类确实比 200 年前更快乐了吗?

这可能是汉斯·罗斯林最有名的视频之一了,经济、政治、历史、统计课堂上几乎都会播放,这是他为BBC录制的“统计的快乐”(The Joy of Stats),视频展示了200年的时间内,世界正朝着更健康更富有的方向发展,贸易、科技、和平还会推着人们往这一方向前进。

图片:jackarcher

这张图的横轴是人均收入,竖轴是人的平均寿命,结合起来竖轴的左下角指代贫困和病痛,右上角则是富有和健康。

不同颜色的球体代表世界的不同地区,中东绿色,欧洲棕色,亚洲红色,美国黄色,非洲蓝色,球的大小表示人口数量。

视频从1810年开始,那时候全世界的人均寿命都在40岁以下,都很贫困,工业革命让欧洲等国家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慢慢拉开距离。你会发现那些亚洲和非洲被殖民的国家依然停留在左下角,而西方世界则向右上角移动。

到1948年战争结束,国家之间的差距达到最大(美国领先),随后亚洲的殖民国家开始独立,人们也更健康了,从1970年开始,亚洲以及拉丁美洲成了新兴经济。

如今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中等水平,但就像我们在文章开头说的,最好和最差的国家之间仍有天壤之别,即使是同一个国家,内部的不平等也非常明显。

 家庭的大小和经济发展之间有什么关系?

2006 的这次 TED 演讲让汉斯·罗斯林在世界闻名,20分钟的演讲中,他几次被迫停下来等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结束。

他在视频中开玩笑地讽刺瑞典最聪明的学生对世界的了解还不如大猩猩,“我的学生问我什么是西方世界,什么是第三世界?很简单,西方世界就是活得久、小家庭,第三世界就是活得短、大家庭,” 他说。接着他在 20 分钟的视频中用不同的动画和图像展示过去 100 年世界的发展,包括全球的财富分配、健康问题、婴儿存活率等。

其中一幅图的横轴是家庭成员大小,数轴是平均寿命,1962 年左右西方工业化的国家都在左下角,1962 年后,中国往左上角(人均寿命长、家庭小)方向移动,2003 年越南已经达到1973 年美国的水平了。而在 2000 年后,全世界的人都活得更长,家庭也缩小了。

他在演讲最后提到我们有足够的数据,但很多时候还得为数据付钱是件很蠢的事,联合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开放更多数据,这样才能把杂乱无章的数据,用视觉化的手段呈现出来。

洗衣机已经足够普及了吗?以及,机器代劳真的会带来能源问题吗?

罗斯林总能把很宏大深奥的议题,翻译成最简单的数字和图像。

下面的 TED 演讲他用简单的几张图说明了应该把洗衣机带进更多发展中国家,让女性有更多时间从事教育和商业,同时也提到了世界能源消耗问题。

地球上的 70 亿人类,罗斯林把他们分成了 4 种:有消费能力使用飞机的人,能使用洗衣机的人,能使用电灯泡的人,和每天还靠烧火为生的人。他想强调世界上只有 20 亿人是能使用洗衣机的人,剩下的 50 亿人都是用手洗衣服。

机器的使用也涉及到能源问题,不要因为谈到石油、煤、天然气就觉得太复杂,罗斯林把这些能源都简化为一个灰色的单位,如果 2010 年的能源是 12 个单位,2050 年就是 22 个,最富有的人消耗的能源最多。他认为西方人应该更有效率地使用能源,其次是绿色能源,图像中的灰色单位立马变成了绿色。

图片:BI

接着,他毫不客气地对台下的观众说,“除非你们每人的能源消耗和其他人一样,你们才有资格告诉别人你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从飞机到外星球需要付出的财富几乎等于穷人从鞋子过渡到飞机的总和

这是 BBC 录制的第二集“人口的真相”。视频中,罗斯林把 70 亿的人口分成人均收入 1 美元、 10 美元和 100 美元的,最贫穷的人每天只有1美元,连鞋也负担不起。

最富有的人想去外星球探索,他们从飞机到外星球需要付出的财富几乎等于穷人从鞋子过渡到飞机的总和。

为了解释西方世界如何看待其他人,他在演讲台上爬上梯子,站在每天消费 100 美元的角度看那些每天 1 美元和 10 美元的人,“你们对于我来说一样都很穷,我看不到区别。” 

在 2013 年接受《卫报》采访时,汉斯·罗斯林说:“我的确很有名了,但是我对知识的影响太小了,名气很容易获得,但实现影响力却很难。当我问瑞典人,你们觉得在孟加拉国的女性平均生几个孩子时,他们仍然觉得是 4-5 个。”

并没有这么多。事实上,2005 - 2010 年的数据是 2.38 个。

题图:op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