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了解这些,你就知道为什么买到一个真正合适的 Bra 这么难

高雅2017-02-18 07:33:01

尺码是一个伪科学,以及,人们对文胸的心理成本和其实际成本是有落差的。

好奇心研究所曾发起过一个“你买bra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的调查,“贵”和“不合身”是困扰千千万万女同学们的问题。

Bra 作为“女性最亲密的伙伴”,可谓是让我们又爱又恨的典范。尤其是对“胸少数群体”(这里指文后提到拥有“核心尺码”之外尺码的人群)来说,经常会遇到心仪好看的 Bra,却没有合身的码。好不容易找到好看舒适又合身的,价格往往高冷到不行。

为什么买到一个真正合适的 Bra 这么难?

首先,尺码是服装界的“伪科学”。

如果你有过身上穿着 29 码紧身牛仔裤去试另一件 29 码的牛仔裤,拼命往里挤却停在大腿根上不去的经历,一定能深刻体会到尺码系统对你的伤害。因为人体的千姿百态,衡量标准、取样人群的不同、以及制造商的尺码差异,导致平均尺码的定义很暧昧。

大多数女性尺码系统的基础来自20世纪初期的一项调查,在美国公共事业振兴署(经济大萧条时期罗斯福为解决失业问题建立的政府机构)委托并资助下,两个统计人员 Ruth O’Brien 和 William Shelton 对近 15000 妇女进行了 59 个不同的测量,想要从中找到普世的比例关系,不过失败了。测量系统本来以体重身高为依据,但考虑到要让女人对售货员说出自己的体重有多难,两人采用了计划 B,上身用单一指数测量,配合下半身高度指数(腿长、短、正常)和腰围指数。另外,因为测试采取自愿并补发津贴的形式,样本中的女性大多为中下层白人。

除此之外,女人不想知道自己的真实尺码,制造商抓住这种虚荣的心理,同样大小的尺寸代表的码数越来越小。根据自发设定产品标准的私人组织 ASTM ,1958 年尺寸 8 对应 31 英寸的胸围,23.5 英寸的腰围和 32.5 英寸的臀围,在 ASTM 2008 年的标准中,尺寸8在这三个变量中对应的数字都增加了五到六英寸。

Bra 尺码系统也一样。再加上传统的 Bra 尺码计算系统中,下胸围决定胸带的尺码(32、36、38 英寸... ),下胸围和上胸围的差值决定罩杯的大小(ABCDEFG...),而不同胸型的差异往往被忽略。

这导致很多人会发现,自己可以同时穿下不同尺码的 Bra。因此标准尺码、平均尺码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面对标准不一的尺码,一些公司看到“合身 bra”的需求,开始引导消费者做全面的尺码测试。 True & Co 在购买 bra 前会让消费者做一个详尽的问卷调查,包括你通常扣在哪一层,你是否感觉到下胸围或背部的压力,你的 bra 是不是伸到了腋下等问题。创始人 Michelle Lam 对 Racked 说,测试收集到的数据显示有 6000 多种不同类型的身体,一点点细小的差别都让每一个女人独一无二。

ThirdLove 则利用拍照形式在 app 上配对生成合适的胸罩, 推出更加细分的罩杯大小,并做了一套科普胸型的“文胸形状词典”。

ThirdLove 尺码系统

Bra 布料少,但成本不低

最早 Bra 出现的时候被看作是妇女解放的标志(尽管现在不穿 Bra 才是),但文胸行业却衍生出了对胸少数群体的“歧视”。很多品牌只生产核心尺码(Core Size),即32-38英尺,B-D罩杯。但这不是因为 bra 公司不想为那些太小或太大的女性设计,而是文胸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和普通的衣服相比,文胸承担了更多人体工程学的大任。想必你已经听了很多选错文胸尺码的危害。不同的胸型和大小使用的材质和设计都应该是不同的。 36F 比 34B 的 bra 大很多,面料密度上按理说也应该更大才能完美地承托起乳房。除此之外,作为贴身内衣,文胸对布料的要求更高,很多公司无法承担起差异化的成本。

文胸生产工厂依旧依靠大量人力,并没有出现南加州大学教授、前里根总统与 J.F.肯尼迪总统顾问沃伦·本尼斯所说的,“一个人一条狗。人的职责是喂养狗,狗的任务是让人不要碰机器”的未来工厂景象。“因为 bra 制作很复杂,机器做不出来。如果有几公分的偏差,就完了,没人可以穿它。在能承受的价格范围内,我们没有可以做到如此细节的机器”。时尚内衣博客网站 The Lingerie Addict 的创始人及编辑 Cora Harrington 对 Racked 说。也就是说,所有的胸罩都是手工制品。

生产商理性推断出的“大多数”,对公司来说,是一种经济的选择。Harrington 认为没有人可以擅长给每个人做文胸,同时保持竞争优势。

不过,自然有公司针对未被满足的“胸少数群体”做生意或者采用定制模式。Le Petit Coquette 、Freya 和 Panache 专门为大胸的女性做内衣。Freya 网站打出“一直到 K”的口号。按照 Harrington 的说法,一款新的大胸 bra 进入市场前,要花 3 年的时间,其中成本消耗最大的地方在 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这是针对相对空白的利基市场付出的代价。

除此之外,一些内衣品牌推出定制模式。Impish Lee 是一个定制 Bra 的内衣品牌,消费者可以选择自己的设计、材质、内衬等以适应不同的需求。

Impish Lee Bra 定制流程

这一类 bra 通常不便宜。定制一套下来起码上千。即使我们说消费升级,从给自己买一个好的胸罩开始,但花上上千块钱买一件文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旧无法接受,毕竟我们最直观的感受—视觉—告诉我们,那么少的布料配不上如此高的价格吧。至于胸部变形,那是太久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换句话说,人们对文胸的心理成本和其实际成本是有落差的。

这也是为什么遇见一个合适的 bra,和遇见一个合适的人一样,很难。

买不到合适的 Bra 为女性胸罩电商提供了机会

买 Bra 难的问题其实已经被谈论很久了。但传统品牌因为摊子大转型困难,一些新兴的内衣品牌仍在早期的探索阶段,

这为“为女人找到合适的 Bra”的平台提供了机会,常见的打法是通过女性社区,帮助女人认识自己的身体,并引导消费。

这里合适的定义不光包括尺码,还包括设计风格、材质、形状、价格。

如果你看到类似的创业公司,它们多半以“80% 的女性都没有穿对内衣”为出发点,声称自己的使命就是着手帮助女性解决最日常然而最令人困扰的问题。

各类公司采用的方式也很雷同:鼓励用户上传自认为合适的内衣照或者提供自己的身材信息、提供 bra 专家私人咨询服务、聚集众多内衣品牌以供推荐购买。

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无外乎两种,从品牌销售中提取一定费用,以及建立消费者社区之后发布相关广告。不过对于消费者而言,真正得到帮助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题图来自:Racke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