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莫斯科小混混的“后苏维埃风格”流行,这是哪一种“酷”?

高雅2016-12-30 13:24:35

"我们越来越成气候了。或者说,越来越多已成气候的建制派精英在开始了解我们。”Rubchinskiy 说

2016 年的尾巴,Vetements 和 Comme des Garçons 推出了一套 LGBT 毛衣,在丹佛节集市出售。撇开彩虹色、紫色、双面斧子标志(通常与 Lesbian Pride 联系在一起)等 LGBT 概念,从审美层面上来说,真的不怎么好看。但 625 美元的价格,2 天之内,已经快要售罄了。

这种情况并不意外,毕竟,“嘿,这是 Vetements”。

如果用一个词来定义 2016 年的时尚圈的话,街头时尚当仁不让。好像一瞬间,变“酷”这件事情渗透到时尚界各个层级当中。在各大时尚年度人物评选当中,你都能看到 Gosha Rubchinskiy 、Demna Gvasalia 的名字,以及与之相伴的造型师 Lotta Volkova。

Gosha Rubchinskiy 图片来源:BOF 

Demna Gvasalia 和  Lotta Volkova,图片来源:fashionnetwork

Gosha Rubchinskiy 的独特让时尚圈为之着迷,成为和 Palace 和 Supreme 一样炙手可热的街头品牌。Demna Gvasalia 的 Vetements 就更不用多说了,在它极速蹿红的那段时间我们都有在关注它,今年他还接替 Alexander Wang 成为巴黎世家新创意总监。至于 Lotta Volkova 则相对幕后,她被称为时尚界“最酷造型师”,与 Demna Gvasalia 一起从 Vetements 到巴黎世家。

时尚媒体用“后苏维埃风格”形容他们代表的时尚趋势,尽管设计师可能不会喜欢这个标签,毕竟他听起来有点西方意识形态。但标签总归有助于我们理解新的事物。

1991 年 12 月,苏联解体。俄罗斯、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其他苏联国家陷入了政治经济文化的混乱状态。西方流行文化和消费主义开始进入,麦当劳、可口可乐、Vogue、MTV......这个时期出生的孩子们体会到和他们父母成长完全不同的环境。

Gosha Rubchinskiy(莫斯科) 、Demna Gvasalia(格鲁吉亚) 和 Lotta Volkova(海参崴,俄罗斯一座城市) 就是成长在这种文化冲突下的第一代。他们开始接触西方品牌,和其他地方的年轻人一样,沉迷社交媒体,喜欢球鞋,崇尚外表。但这几年,后苏联国家经济并不稳定,拿俄罗斯来说,卢比贬值 2 倍,年轻人买不起以前喜欢的品牌,想要买新衣服,变好看的欲求总要想办法满足吧,二手商店和爸爸妈妈的衣柜成了“疏通口”。

于是这种混搭现代和 1980、1990 年代运动风的“后苏维埃风格”就形成了。今年你看到的长到腿的袖子、不对称风、拼接牛仔裤、人造皮毛、在具有消费主义代表性的 Logo 上玩点幽默感的 T 恤卫衣等很“酷”的街头元素,都是对这种风格的诠释。

这种“酷”是如何让时尚界如此着迷的呢?

不按常规的走秀场地和时间很“酷”

如果一个时尚的弄潮儿可以第一时间找到 Vetements 的秀场地点和时间,绝对是可以当作谈资的。Vetements 不参加 3 月和 10 月的巴黎时装周,而是将走秀安排在 1 月和 6 月,走秀地点也不走寻常路,比如晚上 9 点在性爱俱乐部,或者巴黎的基督教堂。

除了看起来很酷,Gvasalia 也是商业考量的,“这样(时间安排的)设计在货架上展示的时间将有 6 个月,而不是 2 个月,这也是为了让时装能全价卖出所做的考虑。”

Gosha Rubchinskiy 今年则在一向西装革履的佛罗伦萨男装展(Pitti Uomo)举办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秀,抛弃了一般设计师喜爱的佛罗伦萨标志性宫殿建筑,转而选择了一间废弃的烟草厂。

所以,今年你会发现越来越多想要变“酷”的时尚品牌,开始抛弃常规的走秀时间和场地了。

对了,他们也不喜欢用常规模特,而对街头上的素人模特情有独钟。为了满足这种“酷”的需求,曾经为时装秀和时尚杂志挑选模特的 Rachel Chandler 与 Walter Pearce成立了一家专门在街头物色素人模特的公司 Midland。

圈子式的做事方式,保持“酷”

Gvasalia 入驻巴黎世家,带上了自己很“酷”的 Vetements 团队。为这个历史悠久的奢侈品牌办秀的时候,Gvasalia 没有用超模、名流造势,并将秀场继续交给 Lotta Volkova 来打理。

“我需要这些人在我身边,我的创意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之紧密相连的。他们不仅仅是与我一同工作的人,我们还在一起度周末,一起出去玩,一起度假,一起听音乐,甚至一起看 YouTube 上的搞笑猫咪视频。我们总是在一起。”他在秀后接受采访时说。

你会发现有件有趣的事情,街头文化强调个人,而不是集体,但街头文化聚集起来的年轻人们却无比紧密。(谁说无政府主义,不是一种主义呢?)而在表现身份认同这件事上,街头服装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音乐这个形式。以前,摇滚乐队可以引发的狂热,现在街头品牌似乎也可以,从每次新品发布时店外排队长度和官网售罄速度衡量的话。但其中有多少只是为了酷而酷,就很难说了。

总之,圈子文化让他们更愿意和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共事,而不是陌生的专业人员。在佛罗伦萨男装周的时候,Rubchinskiy 也把他的滑板朋友、朋友的朋友,以及Gvasalia 团队的 Lotta Volkova 带到了秀场。

Gvasalia 和 Vetements 团队

对假货的态度很“酷”:

Gvasalia 认为,被抄袭是件好事。

俄罗斯的山寨货市场不输中国。司空见惯让他们对被抄袭这件事上,显得很有风度。并且很懂得借力推力。

“就我个人来说,我认为 Louis Vuitton 的遭遇还挺迷人的。假货把它抄疯了,这个品牌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一直认为对于一个大品牌来说,这是一个市场推广的好方法。如果他们要做市场推广,是不是要付点钱让人做他们的仿货?这样你能接触到不同消费层次的人。”Gvasalia 被问到如何看待韩国假货市场时说。首尔时装周期间,他还在首尔郊区举办了一场特殊售卖,设计灵感就来自韩国的假货市场。

他们也爱“抄袭”品牌的 Logo,比如这件改编自大众运动品牌 Champion 的"C" Logo 的套头卫衣。这还引发了一股“抄袭”之风,先是艺术家 Ava Nirui 买了很多 Champion 的卫衣,并在将 Logo 附近绣上带有 “C” 的品牌名,例如 Rick Owens,Chanel,Gucci 等。尽管 Nirui 是觉得这件开玩笑的连帽衫卖 700 美元很令人发指,想要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取笑一下 Vetements。但这并不妨碍品牌,像 VFiles、Pyrex Vision 的效仿。

Vetements

Ava Nirui
Pyrex Vision
 VFiles

前苏联异域风情搭配西方街头文化的审美,不按常规出牌的做事方式,他们有意识地拒绝时装领域既定体制,这个场面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广岛时尚”一样,一波日本设计师——高田贤三,川久保玲、山本耀司——让西方时尚界大跌眼镜的同时也打破沉闷,开辟新的时尚风格。

如今这个“后苏维埃风格”会不会有山本耀司他们那样的威力,尚不可知,但从 2016 年的时尚圈风潮来看,它非常令人瞩目。

题图、文中图来自:Vetements、highsnobiety、the new york times、Gosha Rubchinski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