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杭州有个叫“布料图书馆”的地方,想同时展现布料的魅力和商机

徐雪晴2016-12-15 07:36:11

一种布料可能展现的 20 种触感和质地,你见过吗?

抛光水泥地板、浅灰色墙面和深黑色梁柱,偌大的长方形展示空间,20 多件披在假体模特身上的纯黑或纯白服装,摆放得错落有致,像行走在 T 台上的模特队伍。乳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上打下,在不同的面料表面反射出不同的光泽。

这个叫做“1-20 布料计划”的展览,似乎想谈时装创意。款式简单的白色衬衣,袖子上抽褶出一朵朵花苞图案。巨型尺寸的男装外套,像一袭巫师袍,拖至地面。不规则的褶皱布被剪成条状,像经纬线一样交织在一起,做成了一件镂空背心。

每一件服装旁,都垂挂着一张纸,印着参展的 12 名独立设计师的名字和他们的创作理念,以及一个个不知该如何解读的字母加数字的组合,比如“LT-13”。

伸出手,将不同的布料放在指尖摩擦,你可能会像逛商场挑选衣服时那样,根据质感精明地去辨别,那是棉、麻、丝、毛中的哪一种。

不过,前面这些基于过往经验对展览所做的判断,都错了。服装的创意设计,并不是真正的重点。

整个展览,像是策展人 Mary Ma 开的一个小玩笑:当你认真地用欣赏服装设计的眼光走完全场,直到看完展览的纪录片,才可能会突然醒悟,尽管风格、造型和触感皆不同,但展出的所有服装其实是用同一块布料制成的。

这块基布,并不高级,只是一块极其普通的 100% 涤纶布料。用 Mary 的话说,如果摆在设计师面前,是“可能被抛弃”的。

一块 100% 的涤纶布料能做什么呢?如果不加任何工艺处理,只使用单层布料,除了用来制作运动服和 T 恤衫,似乎无更多用途。

但是材料的制造工艺,可以让它从 “1” 变化出 “20” 种触感、光泽度、花纹及功能均不尽相同的样式,再经设计师的设计,最终能呈现出不同风格、质地的服装。

独立设计师朱茜设计的展览作品
独立设计品牌 Pronounce 的展览作品
独立设计师李云佳的设计作品
独立设计师裴颖的展览作品

如果想做风衣,利用三合一工艺,并将两层基础涤纶单布对贴,就能让布料不易起毛边,并有一种棉的手感。

如果要仿制皮革,印花工艺以及打磨后压花的手法,可以在基布表面生成一种斑驳、龟裂的纹理。

即使只是加一些褶皱,不同的工艺也能制造出不同的效果。比如热缩复合,能形成或浅或深的细纹;不规则的压褶工艺,会呈现出岩石般层层叠叠的纹路;而用高温热压,会产生一种纸张的松脆触感,在布料表面,留下微微隆起的细密花纹。

“没想到竟然是用一块布做成的!”走到最后这 20 块布料的展示区,许多人都会发出这样的惊叹。

这是 Mary 想要的效果。

由一块 100% 涤纶布料变化出的布料样式
独立设计师王天墨在展览现场为模特设计的各式服装

11 月 12 日,作为布料图书馆(Library of Textile)的开幕展,“1-20 布料计划”在这一天吸引了 200 多人。

现场像一场盛会。人们举着酒杯,站在一张张高脚桌边兴奋地交谈。穿梭在人群之中,你会听到许多新鲜的话题,比如“菠萝纤维”、“玉米纤维”,“化纤其实也有很高级的化纤”,以及“镭射切割”等工艺手法。

这些穿着入时的人群,大致可划分为以下几类:服装设计师、面料商、材料研发者、服装品牌商、经销商、生产商以及普通群众。

他们是布料图书馆的服务对象,在将来甚至可以成为材料研发的一员。

在创始人 Mary Ma 的构想中,这间布料图书馆,会是一个“共建共生、互助启发”的平台,主要的功能是“探索材料的可能性”。不同的人,只要对材料有热情,都可以参与其中,和她的专业团队一起研发新的材料。

从本质上看,Mary 解释道:“这是一个材料设计和研发的中心,布料图书馆只是它的一个名字。”

根据服务功能的不同,近 2000 平方米的单层空间,被分成了六个部分。

走进入口处最先看到的,是展览区,用以展示与国内外艺术家、设计师、独立材料机构等不同对象合作后的成果。与之相连的是五个按“户外、运动、都市、自然和艺术”等主题划分的风格厅,里面挂满了展现同一风格的各式布料、成衣和配饰。

而以上所有进行过应用的布料,都会出现在布料图书馆的陈列厅中,不同的陈列样品按颜色排列在不锈钢展架上,可以自由地拉出展架取用;每款材料都设有对应的二维码,只要用手机扫码,就可以了解材料的性能、应用及制造工艺。

布料陈列区

剩下的三个功能区,分别是工作坊、研讨区和多功能厅以及驻地设计师工作室。工作坊主要用于材料的创作,设计师等使用者可以利用其中的烫印、镭射压胶、制版裁切等制作复合材料的代表性工艺,在机器上进行各类材料实验。研讨区和多功能厅,会不定期邀请设计师、材料研发专家等,举行面向大众举办各类与材料设计相关的讲座等活动。而驻地设计师工作室,配备了设计所需的工作设备,设计师可驻扎在图书馆内进行创作。

研讨区
多功能厅

这是一间非营利机构,只要通过预约,大多数功能均可免费使用。但为了维持自运营,取用布料以及租用馆内器材及空间,会收取一定的费用。

在而立之年,拿出自己的积蓄去建一个非营利机构,是一件让许多人想不通的事。

Mary 在材料行业干了 18 年,从未换过行。但“她和许多面料商不一样”,这是许多接触过她的设计师都认同的一点。

Mary Ma(左一)与设计师

Mary 初入材料行业时,进了一家有 22 家分公司的乡镇企业,做总裁秘书。这份持续了九年半的工作,为她打了不少基础,“从材料的制作、染色、印花、后整,包括后期的物流和成衣,都有涉及”。

2007 年,她成立了杭州麦双纺织科技有限公司。起初是做外销,四年多前,才做起了内销。她逐渐发现,在内销领域,材料被视为“一个零部件”,成了“被选择”的一件商品,自己更像是一个品牌的布料供应商,不像在国外,“处于一个比较被尊重的角色”。

她有些不适应。过去,她和国外的设计师、品牌商,处于平等交流的位置,他们对面料提出的不少看法,启迪她研发出了不少符合市场需求的新材料。但回到国内后,不少服装公司,上门就问:“某个品牌用过的那种面料,你们有没有?”

服装设计领域的跟风与雷同,在她看来,与所使用的布料的同质化不无关系。

和许多同行相比,她是一个另类的存在。当别人在四处推销所研发出的材料,期望将同一块布尽可能地卖给更多的人时,她认为“材料是需要定制的”:“我觉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气质,所以对于不同的人,你要给他不同的东西,符合他的东西。即使是同类型的品牌来找我们,就算他们看中的是同一块基布,我们最后给他们的东西也可能是不同的。这样制造出来的东西才没有雷同感。”

这种对非雷同感的追求,成了她和不少独立设计师之间的契合点。

“单量小”,“有些东西很复杂”,“很多工厂不想做”或者“不愿意改”的订单,她都会接。在合作的过程中,她并不会“你要一块棉的面料,就直接给你一块”。

设计师李云佳对《好奇心日报》回忆道:“当我跟她说,‘我要一块棉质感的面料’,她就会给我一块真的棉质感的面料,或者棉和其他面料混搭的,或者是纯化纤的材料但是做出棉的质感的,或者还有其他的选择。”

在认识 Mary 之前,李云佳只使用纯天然的布料。因为市场上卖的化纤材料,光泽度都很高,她不喜欢。

但后来,她才知道,“纱线的组织结构,包括后来的整理过程”,都能让布料产生很大的变化,化纤也可以呈现出哑光的形态:“看面料成分只是最基础、初步的步骤。100% 的棉面料,有10 多元一米的,也有 100 多一米的,全是靠工艺体现出来的。但是之前,我只会说,我要一块棉的面料,不需要它有太高的光泽度,只需要雾雾的感觉,磨砂的。可是我没有专业的词语,但是我现在知道了。”

在和这些设计师的合作中,搭建布料图书馆的想法也在 Mary 的脑海中逐渐萌生:“我觉得材料是有材料设计的,材料是有材料人这个称呼的,我们不只是材料的供应商,布也不只是买卖的一个反应。我觉得材料除了做商业,有一个买卖的性能以外,它还(应该)有一个大家可以共同对它进行创作研发的产物。”

她想建一个“比较好的材料创作空间”。设计师在其间,不仅仅是来选择材料去设计服装的,而是可以被现有的材料制造工艺所激发,“能成为材料设计师”:“我觉得现在看到很多的品牌、设计师作品,很多还是用拿来主义做材料,把东西拿过来下菜。但是如果你从材料出发,就有自己独有的东西的话,你这个设计师就很专深。”

一年多前,她开始亲自着手布料图书馆的设计。在整个空间中,她主要选用了木和水泥这两种材料。这两者在她看来,代表的分别是天然纤维和化学纤维;她将它们拼在一起,设计了出了一半是水泥一半是木头的桌子和吊灯。她想去破除一些偏见,比如“听到涤纶,就觉得这件衣服不好,是棉就很好”。

她评价自己看待面料的态度,“很本质”,并没有偏好特定哪一款面料。一款面料,在她看来,呈现的只是过去的工艺,根据不同的需求,它可以被再创造成另一副模样。

而“1-20 布料计划”的展览,是她认真思索后,所决定的、将布料图书馆介绍给人们的一种理想的方式。她想通过分享材料知识和工艺,让人们明白:“材料其实不是你现在见到的这个样子。你可能见到一块材料,会觉得它很朴实无华,你可能会把它丢弃掉,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它会因为你学到的知识,在你的手上会被发展出来,得到应用,这是它很大的魅力。”

布料图书馆内的设计师展板

她特意将地址选在距离杭州西湖 13 公里,位于杭州市江干区俞章路 88 号的浙宝大厦,一个周围都是低矮农居,很难与设计、时尚、创意等词汇扯上关系的地方。因为“它能屏蔽掉很多人”,不会被那些“为看博物馆而看博物馆”的人“踏破门槛”。

这个地点虽然远离市区,却靠近杭州东站和机场,附近又有高架,方便货物的运输,地租也相对便宜,在 Mary 看来,是一个能“长久”的地方。

开业一个月,她仍在垫付自己的积蓄,对于图书馆何时能实现自运营,她表示“还不太好说”。

不过让她欣喜的是,建筑设计师、家居设计师、买手店、学校、美术馆等之前从未合作过的对象,也开始预约布料图书馆的服务,她把这些变化视作过去从未有过的自由:“(布料图书馆)所做的内容和我前四年所做的内容实质上是一样的,它没有完全的颠覆,但是它一直有发生变化,模模糊糊里面是有憧憬的,它给了你极大的自由,这种自由和我们的创作是一样的,它不是一种框,这种东西就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题图及文内图:布料图书馆提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