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特朗普呼吁制造业搬回美国,苹果公司说其实本来也不差

Vindu Goel2016-11-26 08:12:42

这篇文章或许是在发出“全部搬回来未必是好的解决方案”的讯号。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电 - 在总统竞选期间,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曾抱怨说,美国已经失去了太多制造业的工作岗位,他承诺将迫使像苹果公司这样的大公司把制造业岗位迁回美国来。他说:“我会让苹果公司在美国而不是中国生产它们的电脑和 iPhone。”

出于很多原因,苹果公司不大可能把 iPhone 的生产放在美国。但在美国建一家智能手机工厂,并不是为没能读大学的美国工薪阶层提供切实工作岗位的唯一办法。

苹果公司对美国经济的整体贡献是显著的。除了它在美国直接雇佣了 8 万人之外,该公司还说,它的产品中包含了在美国 33 个州的 69 个供应商机构里制造的零部件。此外还有数十万的软件开发者在为 iPhone 和 iPad 写应用。

苹果公司在德克萨斯州中部的奥斯汀的发展很迅速。它现在在这里雇佣了约 6000 人,7 年前这个数字只有 2100 人——这也让我们得以一窥这家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中的一系列工作岗位,以及这些岗位对于经济的影响。

在苹果公司位于奥斯汀西北部闪闪发光的新园区里,工作人员散布在 7 座由石灰岩和玻璃建造的大楼里,这些大楼里每天会打出大约 8000 通客户技术支持电话,这里的员工管理着公司巨大的供应商网络,并策划着每周数百万部 iPhone 的分配方案,以确保它们能在人们想要买手机的时候被送到客户的手中。

这里的员工还管理着苹果公司的 iTunes 音乐和应用商店、经手进出苹果美国分部的数十亿美元,并持续更新着整合进 iPhone 和 iPad 里的地图应用。在位于奥斯汀的另一个办公地点,还有大约 500 位工程师在开发下一轮苹果产品上要用的芯片。

奥斯汀园区是苹果公司除了加州库比蒂诺总部以外规模最大的办公区域,这里也提供了很多的福利。当员工们不用工作时,他们可以靠在避开了德州阳光的椅子上发呆、到两层楼高的餐厅用餐(那里供应相当丰富的饮食,包括烤肋排以及香蕉面包意式冰淇淋),还可以去配备了牙医、针灸医师和机器人辅助药房的全科医务所看看病。

尽管在奥斯汀电话技术支持中心的合同工每小时的时薪只有 14.5 美元,折算下来大约 3 万美元一年,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为了公司的永久员工,这意味着他们能在通常为期一年的合同期满之后拿到更高的薪水。呼叫中心的资深员工的年薪大约是 4.5 万美元,此外还有相当大方的福利,每年还能被赠予一些公司的股票。更加资深的顾问和经理的工资还会更高。苹果公司称,如果把福利和赠送的股票也算上的话,包括管理人员在内的奥斯汀园区员工的平均年薪为 7.7 万美元。

苹果公司拒绝谈论它未来在奥斯汀和美国的扩张计划。

“自从 9 年前推出 iPhone 以来,苹果公司已经在美国创造了 200 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包括了 iOS 开发者的爆炸式增长、数千新的供应商和制造合作方,我们的员工队伍规模已经扩大了 4 倍,”苹果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做出了一个特别决定,保留并扩大我们位于美国、服务于美洲客户的呼叫中心,而奥斯汀园区就容纳了许多呼叫中心的员工。我们还计划继续在美国投资和发展。”

上周,一位记者和一位摄影师拜访了奥斯汀园区,采访了从经理到厨房配菜厨师在内的数十名员工。苹果公司公关部的员工监控了其中一部分采访,但剩下的采访他们并没有在场。

杰妮·洛佩兹(Genny Lopez)上了两年大学,以前曾当过酒保,加入苹果公司以后,她成了一名处理技术支持电话的合同工。她现在还在苹果公司,为顾客解决疑难问题。她说:“做这份工作并不要求你有高级的技术背景,我们接受的很多培训让我们非常擅长和别人交谈。”

苹果公司能以 26 种语言——其中光在奥斯汀园区就有 16 种语言的服务团队——提供一流的电话服务,这让其非常自豪,而且处理这些电话的人需要跟进所有无法很快解决的问题。在最近访问园区的时候,资深的 iOS 问题顾问、能流利地说英语和西语的斯蒂芬妮·杜马莱利(Stephanie Dumareille)就耐心地回答了一个客户的问题,这位客户对把自己的简历存在网上感到很担心,而且她不知道自己用的电脑是 Windows 系统还是 Mac 系统。

阿伦·马奎斯曾经是一位陆军军官,现在他在苹果公司德州奥斯汀园区的物流部门工作。图片版权:Tamir Kalifa/《纽约时报》

公司员工说,苹果公司鼓励他们在团队内部以及不同团队间进行岗位交流,公司还建立了一个正式的计划,让员工花半年时间去尝试完全不同的工作,看它是否能和员工本人以及公司相匹配。五年前,布莉萨·卡里洛(Brisa Carillo)大学毕业进入了呼叫中心工作,现在她在处理和国际薪酬相关的工作,而且正在读 MBA,这样她就可以在苹果公司的财务部门一路往上升迁了。

奥斯汀的经济和科技渊源很深,这里也是几家科技巨头的总部,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戴尔。苹果公司对当地的影响还不只是它直接付给员工的薪水——它仅在德州就有 350 家供应商。

此外还有大约 3400 名建筑工人参与建造了奥斯汀的园区。苹果公司保证他们的时薪能达到至少 12 美元,它还为工人们购买了职工补偿保险,并提供了安全培训,它还请外部劳工组织工人保护计划(Workers Defense Project)来监控工人的工作条件——这个组织一直在努力提升德州建筑工人的安全和薪酬。

工人保护计划 Better Builder 项目组主管波·德尔普(Bo Delp)说:“(在这方面)有一个比较高的标准,而苹果公司遵循了这个标准,向奥斯汀的其他企业传递了一个非常有力的信息。”

在距离奥斯汀园区一英里的地方,苹果公司还在通过全球合同制造商 Flex 生产自己的产品。Flex 负责组装苹果公司的订制版 Mac Pro 桌面电脑,以满足客户的特定需求——他们可以在 4000 多种功能和硬件组合中选择适合自己的配置。

Flex 为苹果公司的项目增加了大约 2000 个工作岗位。虽然苹果公司和 Flex 都拒绝谈论双方合作的细节,但据 Flex 工作人员 2014 年为了扩建而去寻求政府资助时的陈述,组装工人的时薪最低为 11 美元,年薪平均为 3 万美元左右。

理论上讲,苹果公司可以通过像 Flex 这样的承包商在美国生产更多的产品。但它和工业专家都说,做到这一点很难,而且很容易就会把 iPhone 的最终成本再提高 100 美元。中国已经打造了一整个供应商生态系统,可以提供几乎所有你能想得到的电子零部件。大量经过培训的工人则让根据需求很快地提高或者降低产量。

更大一些的产品,或者那些需要更多定制的产品(如个人电脑),则更有理由把生产放在离最终客户更近的地方。

圣克拉拉大学研究全球制造模式的教授安迪·蔡伊(Andy Tsay)说:“运送一部手机很容易,运送一台电脑则更困难些,运送汽车和冰箱就更难了。”

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苹果公司业务的价值正在从 iPhone 等硬件上转移到应用和 Apple Music 等服务上。对于工人来说,这些工作岗位更好。“在呼叫中心工作发生工业事故的概率会更低,性别平等的状况也很可能会更好,而且很可能这样对顾客来说也更有利。”

阿伦·马奎斯(Alan Marquis)曾是一名陆军军官,在加入苹果公司以前,他曾在一家制造企业的装配线上做了几年的流程简化工作,现在他管理着一个复杂软件的一部分,这个软件可以把苹果公司的供应商与公司的生产体系整合在一起。他说:“这儿的工作氛围更开放、更具创造性。在制造企业里,生产线上掉下来的各种小东西会多得多。”

奥斯汀的市长斯蒂夫·阿德勒(Steve Adler)是一个民主党人,他并不太操心这些公司在奥斯汀创造了多少工作岗位。他更关心这些岗位的薪水是否足以(至少要保证时薪 20 美元)支持市里正在被上涨的房价压榨的中产阶级。

新创造的岗位中,有一部分会是制造业岗位,比如苹果公司在智能手机业务上最大的竞争对手三星就在奥斯汀开办了一家芯片工厂。像苹果等公司创造的其他岗位则会属于服务业。阿德勒说:“那些可以让人们继续成长、逐级晋升的工作才是最好的。”

当被问到苹果公司在美国缺少制造业岗位时,在呼叫中心工作的洛佩兹说:“我们就是苹果公司在这里生产出来的产品。”

翻译 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Wikipedia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