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三体》即将在美国出版,它现在有了太多解读

Amy Qin2014-11-12 16:26:12

这篇文章有可能有过度解读的嫌疑,但本质上是对这部小说系列的高度肯定。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北京电 - 为了减少空气污染,北京附近山西省的一家国有发电厂被暂时关闭了,这让发电厂的工程师刘慈欣有时间去做他喜欢做的事:去接受中国最畅销科幻小说作家的桂冠。

刘慈欣今年 51 岁,除了写一部新小说,并且为他以前的小说改编成剧本提供建议以外,他一直在推动《三体》的英文翻译工作。《三体》是他描述世界末日的太空探险三部曲的第一卷。这部小说的英文译者刘宇昆,自己也是一位获得过大奖的美籍科幻小说家,而《三体》也是极少数被翻译成英文的中国科幻小说。它的英文版将于 11 月 16 日由 Tor Books 出版。

《三体》系列的成功,让它在中国小众却繁荣的科幻小说界赢得了人们的喜爱。自第三卷 2010 年出版以来,三部曲每一卷中文版都卖出了大约 50 万本,这让刘慈欣成为了几十年来最畅销的中国科幻小说作家。

除了喜欢科幻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以外,中国航空航天业和互联网界的人也很喜欢这套书。许多人把书中描述的文明之间的战争,套用到了中国国内互联网业界的残酷竞争上。

《三体》唤醒了中国的一个文学类型,和在其他地方一样,也没有人去深究它的文学成就。

几十年来,科幻小说都受到中国相关规定的影响。这一文学类型一开始是作为为社会主义建设普及科学知识的工具存在,后来在 1983 年受到了来自官方媒体的批评,指其“传播封建思想,宣扬腐朽的资本主义元素”。2012 年,在中国享有声望的《人民文学》杂志发表了刘慈欣的 4 部短篇小说,这一信号表明,科幻小说这一文学类型再次得到了官方的欢迎。

究其核心,科幻小说的卖点在于描述未来的不确定性、扩大读者想象的边界。在快速变化的中国,叙述未来的故事更可能在书店里站住脚跟,在读者中引起深层次的共鸣。

“中国正在快速现代化的道路上前进,有点儿像 1930 年代到 1960 年代美国科幻小说的黄金期,”刘慈欣说。“人们眼中的未来充满了吸引力、诱惑和希望。但同时它也充满了威胁和挑战。这是非常肥沃的土壤。”

在科幻小说家、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夏笳的眼中,中国的科幻小说还有另一个功能。“从某种角度上讲,中国的科幻小说从清朝第一次在中国出现开始,就承载着‘中国梦’的重量,”她说的是 20 世纪初时的中国科幻小说。

“这个梦就是要超越西方国家、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现代中国,同时又能保留这些旧元素,”她说。“这是我们这些在中国写科幻小说的人要努力解决的问题。”

《三体》这部巨著记录了在动荡的文革年代,人类向宇宙进军的历程。它是一部有着英国科幻大师亚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风格的经典科幻小说,刘慈欣说,他是读着克拉克的书长大的。“我写的所有东西都是在笨拙地模仿亚瑟·克拉克,”他说。

三部曲的第一卷讲述了三体人的世界,它是一个处在毁灭边缘的外星文明。当一个中国的秘密军事项目试图和外星人取得联系时,三体人捕获到了发出的信号,并决定入侵地球。地球上的人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派欢迎外星人,另一派想和外星人战斗。 


《三体》三部曲对于美国的科幻小说迷来说,可能意味着阅读节奏的改变,因为许多著名的现代美国科幻作家都拒绝再写外星人入侵的故事,转而写和气候变化等现实问题相关的主题,或者转向了别的文学类型。

“我觉得对于这种黄金时代的经典科幻类型并没有消失,”Tor Books 的编辑利兹·戈林斯基(Liz Gorinsky)说到向美国读者引进这套书的时候说。“《三体》系列从某种程度上戳中了读过这类书的人儿时的回忆。”

一些专家把《三体》系列的流行和中国人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的自信联系在了一起。

“一直就有科幻小说把中国设想成世界的领袖,”科幻小说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说。“人们可能喜欢这些小说,但从心底里,他们不会真的相信这些故事,或者他们认为小说讲的是太远以后的未来。现在有了《三体》三部曲,人们会想:‘哇,中国也可以对人类的命运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在书里,科学家试图解决物理上传统的三体问题,在空间里的两个物体之间,存在着稳定的重力互动,但当引入第三个物体时,情况就变得随机而不可预测了。

本月,在第五届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图书签售会上,刘慈欣的崇高声望得到了印证。华语科幻星云奖是中国最大的科幻作家和科幻迷的聚会,今年是在北京西郊一所空的博物馆里举办的,有超过 2000 人参加活动。

刘慈欣走出电梯,穿过人群走到了签售桌前。数百粉丝排成的长队绕着场馆围了一圈,喘气声和激动的耳语都能听得到。两个小时以后,超过 100 名粉丝(其中大部分是大学生模样)依然在等待见到他的机会。其中 27 岁的吴亮(音)在见到刘慈欣以后,激动得浑身颤抖。

 “读《三体》的时候,整个头都埋进了书里,突然你会感觉力量满满,”吴亮说。她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穿着全套绝地武士的服装来参加星云奖。“它真的是中国科幻小说的一座里程碑。”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