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特朗普的胜利会否为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

苏琦2016-11-11 07:08:07

当口水战转变为围绕政策议程的激烈讨论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特朗普的胜利既不是大众对精英的胜利,也不是反全球化的胜利,更不是右派对左派的胜利。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选战,双方都守住了自己的基本盘。特朗普的上台更多是不想多交税的中上阶层(包括但不仅限于白人),和感觉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被非法移民和工作外包“偷走”而减税果实被黑人及拉美裔等少数族群过多占有的中下层白人联手促成的结果。

要说反全球化,是左派知识分子精英和民主党传统票仓的工会更早着先鞭,他们批判资本家为逃避税收和环保规制而将资本输出到国外并把自己的利润在建立在血汗工厂上,而代表大资本利益的共和党反倒更支持投资和贸易全球化。当然,全球化本身有很多面向,它同时包括资本和人员的跨国流动,所以一个人可以同时赞成资本的全球化而反对非法跨国移民。

而且奥巴马政府在过去八年已经着手应对全球化所造成的贫富差距拉大恶果,当然主要不是通过反全球化,而是通过克鲁格曼等人力主的修复福利体系再造美国人民购买力的路径。当然,现实表明这个路径效果不如预期的理想,既激起了中上阶层因加税而产生的反弹,也没有有效缓解白人中下层的被剥夺感,因而引发了他们共同的反弹。

特朗普的本事在于能够通过不连贯的(因而能够分头讨好各阶层选民的)办法来让人们“容忍”他那些不体面的言行:中产听到的是悦耳的“减税”声,这分明对底层民众不利,但他们“选择”听到的是特朗普通过叫嚷驱逐非法移民和对“外逃资本”征税而大声说出了他们心底的恐惧和愤怒。

特朗普还充分利用了美国民众认为美国资源被滥用在国际事务中的挫败感。“邮件门”给希拉里造成的真正伤害在于巧妙地将美国卷入中东事务转化为是民主党高层有意为之的阴谋论,而罔顾是小布什时代的对伊战争埋下了中东乱局的种子这一事实。

图片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当然,在国际政策方面特朗普的意向也是一组矛盾体,一方面鼓吹充满孤立主义色彩的从国际义务撤退和发动贸易和汇率战等政策,一方面又声称要在一些地区采取更强硬的姿态。

接下来的问题是,特朗普如何兑现自己的竞选诺言,在相互冲突的口号中实现自己强国富民的目标呢?

身为当今国际政经秩序的缔造者和维护者的美国,在全球化的道路上走了那么远,还有回头路可走吗?美国在一战后之所以能够选择孤立主义,是因为大英帝国还在勉力维系当时的国际秩序,而美国人觉得选择孤立主义从成本收益上来说更划算。二战后至今美国固然为维系以其主导的正经秩序投入了巨大的资源,但也收获了巨大的利益。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或许只愿意看到美国付出的一面,但有没有充分考虑到退出和收缩所带来的利益折损呢?

贸易战同样是把双刃剑。廉价商品固然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美国本土制造商的空间,但也确实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维系美国消费者生活水平于不坠,而且对方的报复也同样会损害美国的高端制造业,整本账算下来是否合算难言乐观。

资本寻找更廉价的资源和劳动力实现收益最大化是资本主义体系得以维系和运行的根本,试图以行政力强行令资本转投国内是不现实的。在没有重大技术突破来提高生产率和实体经济回报率以及流动性总体过剩的大前提下,靠减税能够吸引多少资本回流并创造新的工作岗位尚在未定之天,而其即时效果将是巨大的赤字缺口和福利开支削减造成的居民购买力下降导致的内需萎缩。

当特朗普提出要大搞基建来创造就业岗位时,人们恍惚以为是老罗斯福总统在发表新政演说。一个口口声声要减税的共和党当选总统要搞积极财政,其间的讽刺意味还是颇为浓厚的。

回头看去,里根时代减税政策的成效一直是个争议性话题,现在人们更倾向于认为 1970 年代技术革新和投资开始转化为成果以及亚洲四小龙和中国大陆接过工业化的接力棒才是美国走出困境的根本原因。换言之,里根的保守主义大业是被技术革新和全球化拯救的。现在特朗普流年不利,面临的是技术革新周期的末端和全球化的退潮期,由此导致的全球流动性泛滥和全球产能过剩不是美国一家的收缩战略所能应对的。

此外,收缩战略所导致的另一重风险是,前些年风声水起的新兴市场国家手里也积攒了相当份额的资本和产能急于寻找出路,一旦新一轮工业化和全球化重启,美国的资本和制造业能否收复失地再次发挥引领作用难以逆料。

即使在社会和文化领域,川普所鼓吹的“白人至上”和原教旨主义也面临成本收益难题,它或许能满足一些右翼保守选民对左翼自由派种种“过头”的多元文化议程进行纠偏,以及把有危险倾向的移民拒之于国门外的冲动,但考虑到美国多族群共处的现实,此举到底会凝聚美国共识还是会令美国社会更撕裂是不言自明的。

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当然,如人们所说,特朗普的班子还没有搭建起来,目前推测其真正的政策议程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特朗普所面临的种种结构性难题注定了其政策空间远远小于其在选战时操弄议题的话语空间,当口水战转变为围绕政策议程的激烈讨论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