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俄罗斯黑客“复仇”,他们曝光了美国运动员的兴奋剂状况

Rebecca R. Ruiz2016-09-16 07:08:00

黑客声称,他们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公布一些其他国家运动员的医疗记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俄罗斯黑客目前已经将最新目标对准了美国最顶尖的运动员。该黑客组织疑为两个月前侵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计算机服务器的同一组织。

这些黑客加入了一场国际性体育界兴奋剂争端,他们侵入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World Anti-Doping Agency)的运动员数据库,并将三名美国著名运动员的私人医疗信息公诸于世,这三位运动员是:塞雷娜·威廉姆斯、维纳斯·威廉姆斯和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

黑客本周公布的文件表明,大小威廉姆斯和上月在里约奥运会取得了四枚体操金牌的拜尔斯均获得了服用违禁药物的医疗豁免权。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在周二的一篇声明中证实了这些文件的真实性。窃取这些文件的黑客组织名叫 Fancy Bear,是一个俄罗斯网络间谍组织,法律鉴证专家发现,这一组织经常入侵政府机构、非营利性组织和公司窃取机密。据称这一组织和俄罗斯军方情报机构俄罗斯情报总局(GRU)有关。人们怀疑,正是这一组织参与了最近窃取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电子邮件和文件的行动。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负责人奥利维尔·尼格利(Olivier Niggli)周二在提及俄罗斯政府主导并精心策划的兴奋剂事件(该事件造成该国 100 多位运动员被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曝光一事时说:“这些犯罪行为大大地削弱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俄罗斯重建信任的努力。”

黑客在他们的网站上写道,美国在里约奥运会上“表现得很好,但却违背了公平竞争原则”,而作为美国运动员普遍服用兴奋剂、以及全球反兴奋剂监管机构实行双重标准的证据,这些医疗文件周二在俄罗斯得以迅速传播。

国际网球联合会声明,曾经批准过塞雷娜和维纳斯·威廉姆斯使用违禁药品的豁免权。图片版权:Getty Images/Cameron Spencer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的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声称,克里姆林宫和这些黑客行为没有任何关系。佩斯科夫说:“这绝无可能。”

在涉及间谍活动时,俄罗斯总是竭尽全力地做出貌似合理的否认。根据一家机密的美国情报机构判断,克里姆林宫经常将高调的政治攻击委派给第三方实施,比如 2007 年爱沙尼亚遭受网络攻击事件。

黑客在他们的网站上声称,他们是全球性黑客集团 Anonymous 和极端机密、具有超强行踪掩饰能力的黑客组织 Fancy Bear 的成员。这两个集团之前从未有过合作。

很显然,这次针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黑客事件是为了复仇。今年 5 月,《纽约时报》曾经报道长期在任的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的说辞,他说俄罗斯实施了一项兴奋剂计划,精心筹划了 2014 年索契冬奥会作弊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委托进行的后续报告也证实了这一报道。

美国反兴奋剂组织周二表示,涉嫌服用兴奋剂的美国运动员已经申请获得了必要的服用常规禁药的批准,而且他们药检呈阳性并不构成违规。

美国 19 岁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在里约奥运会上取得了四枚金牌。图片版权:《纽约时报》/Chang W. Lee

这些运动员的档案中提及的药物是常见处方药,通常用于治疗疼痛和过敏。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纽约时报》并没有指明这些药物的名称。

周二,拜尔斯承认她正在服用处方药物治疗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她在 Twitter 上写道:“我得了多动症,正在接受药物治疗,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我也不害怕让公众知道。”

需要接受特殊医疗治疗的运动员可以提出申请,申请使用违禁药物的特殊许可,他们需要提交医生的诊断证明,并经过体育部门的批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违禁药品清单会每年进行更新,这份清单中包含很多药品,包括大麻类药品、治疗多动症的药品以及合成类固醇等。

2016 年,一种改善心肌供血的药物米屈肼(meldonium)也被加入了这一清单,这导致几位俄罗斯运动员因而“被违反”了规定,其中包括网球明星玛利亚·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莎拉波娃被禁赛两年,她声称她不知道这种药品已经被禁止了。她本月在纽约举行的仲裁听证会对禁赛决议提起上诉,最终裁决将于 10 月做出。

黑客本周公布的记录表明,在参加里约奥运会时,拜尔斯的药检结果呈阳性,查出她服用了违禁药物(这些药物用于治疗多动症,她已经获得了使用许可)。

美国体操协会的官员说,拜尔斯服用禁药是事先得到了批准的。协会主席史蒂夫·彭尼(Steve Penny)说:“西蒙提交了有效的文件,西蒙和美国体操协会的每一位运动员都信奉公平竞争环境对所有运动员的重要性。”

国际网球协会周二确认,他们也曾对大小威廉姆斯使用违禁药品做出过特别批准。

美国反兴奋剂组织主席特拉维斯·泰格特(Travis T. Tygart)表示:“这些运动员中的每一位都没有任何错误,他们遵守国际规则,事先取得了服用所需药物的许可。难以置信在奥林匹克运动中,黑客们会非法取得机密医疗信息,企图抹黑运动员,搞得好像她们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说,他们的管理系统受到了“钓鱼式攻击”,黑客通过电子邮件账户侵入了管理系统。在“钓鱼式攻击”中,黑客发送定制的电子邮件给授权用户,诱骗他们点击恶意链接或附件,点击后就会为黑客提供进入他们机器的接入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透露,黑客利用了一个专门为里约奥运会设立的国际奥委会账户,使用这种未经授权存取路径侵入了他们的系统。

这周的黑客事件发生在另一位俄罗斯告密者尤利娅·斯捷潘诺娃(Yuliya Stepanova)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帐户被盗用之后。斯捷潘诺娃是一名中长跑运动员,她逃离了俄罗斯,目前生活在美国一处秘密住所。

上个月,斯捷潘诺娃说她很担心自己的安全,因此她和她的丈夫已经搬到了一个新地方。她的丈夫是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前雇员,也曾在公众面前揭露了俄罗斯的大规模兴奋剂使用计划。

周二,黑客声称,他们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公布一些其他国家运动员的医疗记录。

Fancy Bears 网站上发布的一篇声明中写道:“这只是冰山一角。现今的体育界已经完全被污染了,美国有很多运动员都在服食禁药,而世界人民对此却一无所知。”

翻译 熊猫译社 曾丹

题图来自 www.businessinsider.com.au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