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一位好莱坞男星要演跨性别女性,这事引发了争议

王珊珊2016-09-09 07:58:58

这件事里,跨性别人士争论的焦点是:工作机会不平等。

几天以前我们报道过,公开出柜的“孔雀”马特·波莫将在跨性别题材的影片《Anything》中,饰演一位跨性性工作者。而曾经与马特·波莫在同志电影《平常心》中饰演一对同性情侣的“绿巨人”马克·鲁法洛,担任电影执行制片人。

但是,这个选角新闻公布以来,却引发了美国一群跨性别人士的不满。

美国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GLAAD)的媒体部主管 Nick Adams 称,即使相信波莫和鲁法洛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这样的选角信息是危险的。好莱坞银幕形象一直在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跨性别女子就是男人穿了裙子”。跨性别音乐家 Mya Byrne 指出一个事实,从 40 年代开始,好莱坞就形成一种传统:男性(并且通常是异性恋)演员通过饰演同志/跨性别者,来完成某种表演的“挑战”。时至今日,这种情况对公众接受了解变性女性并没有帮助,反而会使误解更加严重。相比之下,甚至说可能由一个女性来出演跨性别女主,也会比男性出演更为合适。

例如,“小雀斑”埃迪·雷德梅尼在去年的电影《丹麦女孩》中,饰演了世界上第一个做变性手术的人。“小雀斑”在“主流”电影圈大受好评,并因此获得第 88 届奥斯卡奖最佳男主提名。但是 Mya Byrne 说,自己的跨性别朋友并没有因为这部电影受到尊重,反而她们曾经在大街上被人用“丹麦女孩”当做侮辱性的词语称呼。

影视圈内跨性别人士感到愤怒的另一个原因是:有一些真实的跨性别女演员,为什么这样的选角机会不给她们?好莱坞最著名的两位跨性别者,导演沃卓斯基姐妹在科幻剧集《超感猎杀》中,启用了公开的跨性别女演员杰米·克莱顿饰演一位跨性别女子。杰米·克莱顿在 Twitter 上向波莫提出建议:“我真心希望有一天,你们能作出有利于跨性别社群的选择。”(一个小时后,克莱顿发现自己的账号被波莫的账号屏蔽了——不过,后来波莫又取消了屏蔽。)

有一种常规的回应是:片方需要考虑票房,不能采用没有票房潜力的跨性别演员。但是实际情况是,跨性别演员连最普通的机会都得不到,没有办法饰演顺性别角色。在这种情况下,当他们看到一部广受关注的跨性别制作仍然做出不能“免俗”的选择, 于是感觉再次受到了“利用”——明明不懂我们,却打着我们的旗号号称完成“挑战”。

工作机会不平等可能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同性恋杂志《OUT》的作者 Michael Musto 评论道,实际上,即使关于一些 LGBT 人士能不能饰演另一些 LGBT 人士,人们的观点往往都是“善变”的。拉弗恩·考克斯在电影版《洛基恐怖秀》饰演一名异装癖/双性恋人士。她因出演《女子监狱》中的索菲亚而出名,是第一个以公开变性人的身份获得艾美奖提名的演员。她本人其实也不是异装癖或者双性恋——但这并没有引发人们关于真实性的争议。

  拉弗恩·考克斯登上《TIME》杂志封面。  

Michael Musto 说:“完美的情况下,当然所有的演员都可以,谁来演谁都可以。甚至说找马特·波莫来演也是很合理的。但是,这个行业仍然需要为了所有演员都能得到公平的机会而努力。”

马克·鲁法洛也发布推特回应此事:“我听见你们了。看到你们因此痛苦,我也很难受。我很高兴我们能展开这次对话,是时候了。”他表示是自己建议让波莫来演这个角色,因为两人在《平常心》中有过非常好的体验。  

电影《平常心》剧照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