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用了护发产品后脱发,美国监管部门要管这事吗?

Eric Lipton and Rachel Abrams2016-08-18 07:41:48

与药品公司不同,即便有人因此死亡,化妆品公司也并不需要向政府提交有关“不良反应”的报告。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盛顿电 - 洛杉矶的发型师查兹·迪恩(Chaz Dean)推销他的薰衣草香杏仁薄荷护发产品时,销售过百万,这一产品的代言人都是像波姬·小丝(Brooke Shields)和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这样的人物。但他的配方却导致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后果:刺痒、皮疹甚至大面积脱发,而且成人和儿童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在 2014 年底使用了一种 Wen 牌护发剂三周之后,11 岁的埃利亚娜·劳伦斯掉光了头发。上周,埃利亚娜的头发仍然有斑秃的痕迹。图片版权:Nick Cote/《纽约时报》

他的 Wen 牌护发产品收到了超过 2.1 万次投诉,迪恩这位金发碧眼的明星御用理发师意识到,自己正处在激烈争论的风口浪尖,人们争论的焦点,是政府在保证年销售额在 500 亿美元左右的化妆品行业安全运行方面应有的权力。

迪恩护发产品线在加州圣莫妮卡的全国分销商是美容贸易协会的成员之一,目前它正在积极游说国会阻止严苛新法案的通过,新法案将赋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检测化妆品原料、向存在安全隐患的产品发放召回令的权力。

这场斗争让小型独立生产厂家不得不面对美容产业巨头,大型企业用户支持这项规定,将此视为提高公信力的契机,它们规模大、实力强,足以应对这些新规。

争论各方在国会都有其拥护者:加州民主党参议员戴安·费恩斯坦(Senators Dianne Feinstein)和缅因州共和党人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都是大公司的支持者。德州共和党代表彼得·塞申斯(Pete Sessions)支持他所在州的玫琳凯公司(Mary Kay),玫琳凯加入了美国独立化妆品制造与分销商协会来抵制费恩斯坦-柯林斯的提案。塞申斯提出了与之相对立的立法提案,这一提案绝大部分由玫琳凯和其他独立公司起草和支持。

“如果你所在的行业与政治无关,那么政治就会统治你所在的行业,”玫琳凯公司在去年夏天为销售代表准备的一份发表中解释道。《纽约时报》拿到了这份材料。

两方的对战始于消费者对于美容产品安全问题的担忧和一系列引起恐慌的事件,其中就包括在护发产品和护肤品中发现了福尔马林等有毒物质。

12 月份,洛杉矶,查兹·迪恩在他举行的一次假日派对上。Wen 的护发产品收到了超过 2.1 万次投诉。图片版权:Araya Diaz/盖蒂图片社

“人们没有意识到化妆品行业里并没有行之有效的立法,”新泽西州共和党代表小弗兰克·帕隆(Frank Pallone Jr.)说道。他与费恩斯坦和柯林斯一道,试图推动加强一项 1938 年通过的法案,该项法案适用于药品行业,其中包含两页提到了关于化妆品的内容,但对于化妆品并没有实质性的规范。

Wen 公司分销商 Guthy-Renker 公司的发言人乔·希克森(Joe Hixson)表示,公司有“证据和研究证明 Wen 公司的产品是安全的,并不会造成脱发”。

迪恩的护发产品实际上是不会起泡沫的。迪恩转而把宣传的重点,放到了不使用传统洗涤剂或硫化物的情况下对头发进行“革命性清洗”上——洗涤剂和硫化物正是消费者所反对的物质。

“除了这个牌子发音听起来像‘禅’(Zen)之外,这一系统以相反的方式看待清理头发这一过程。而且,‘Wen’ 是反过来拼的 ‘New’(新)。”产品网页如此宣传道,该公司同时也销售“特质温和配方美甲产品”。

丹佛的米里亚姆·劳伦斯(Miriam Lawrence)说,她给自己的当时 9 岁的女儿埃利亚娜用了 Wen 的甜杏仁薄荷洗发剂,大约在 2014 年年底时用过三次。几天之内,她女儿用的梳子上就粘满了头发。三周之后,埃利亚娜的头发掉光了。

“仅仅是用了几次洗发剂就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这太荒谬了。”劳伦斯太太说道。她女儿大部分的头发和眉毛都已经长出来了。“而宣传上说的是极温和,没有刺激性化学物质添加。”

帕隆在写给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和 Guthy-Renker 的信中,要求其对 Wen 牌产品的案件做出回应。在一次采访中他引用了这一案例,以说明当下的法律为何没有效力,并号召更加严格的立法。

因为法律原因,政府对此是无法有作为的。

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与药品公司不同,即便有人因此死亡,化妆品公司也并不需要向政府提交有关“不良反应”的报告。

Wen 牌的甜杏仁薄荷洗发剂,也就是米里亚姆·劳伦斯给她女儿埃利亚娜用过的产品。图片版权:Nick Cote /《纽约时报》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只能指望消费者们自己站出来,到 7 月 7 日,监督管理局只收到了 127 份报告,这些报告详述了 Wen 牌护发产品的各类问题。但监督管理局在上月表示,在 2011 年派往公司的检察人员得知,该公司及其分销商曾收到过超过 2.1 万份投诉。

“你知道那些明星都是怎样说产品是如何好用,让你的头发更柔顺、更闪亮的吗?所以我就想,要不试一试。”住在奥尔巴尼 55 岁的邦妮·伊奇波尔(Bonnie Iqnal)说道。她也是去年脱发后起诉了该公司的用户之一。

乔治亚州立大学健康政策法规专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律师帕特里克·泽特勒(Patricia J. Zettler)表示,在现有法律下,监督管理局只有在证明某一产品误贴标签或是受到污染的情况下才可以采取措施。如果使用这种产品有安全隐患但合法,那么政府就无法作为。

“最基本的一点是,如果公司没有违犯法律,那么监督管理局什么都不能做,”泽特勒说道。

即使是在国家缺乏管制的情况下,Guthy-Renker 还是在去年 6 月底的一项“商业决策”中同意了一份价值 2625 万美元的法律和解,但这份和解目前还没有得到联邦法庭法官的同意。对于自从 Wen 牌产品上市以来购买过该产品的消费者来说,2625 万美元只够赔给每个人 25 美元;而对于那些声称出现了脱发和其他损伤的消费者而言,2625 万美元分到每个人头上只有 20000 美元的赔偿。而这些产品仍在销售中,监督管理局不仅没有发布对此事进行调查的通知,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费恩斯坦-柯林斯法案就是为了解决当下的僵局,这项法案将首次要求化妆品生产方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供关于产品“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还要提交一份关于所有“不良反应事件”的年度报告。这项法案同时还赋予了监督管理局要求公司召回存在安全隐患产品的权力。

这一法案通过后,每年将从美容护理行业公司征收约 2000 万美元的费用,以支付每年用于评估确认约五种涉嫌有安全问题的成分的费用,如用于染发产品中的着色剂醋酸铅,或是用于某些洗发水、化妆品中的防腐剂季铵盐- 15

该法案目前已获得到一些化妆品行业巨头的支持,包括雅诗兰黛( Estée Lauder),旗下品牌包括倩碧(Clinique)、悦木之源(Origins)、魅可(MAC)、海蓝之谜(La Mer)和芭比波朗(Bobbi Brown);强生集团(Johnson & Johnson),旗下品牌包括露得清(Neutrogena)和艾维诺(Aveeno);以及宝洁(Procter & Gamble),旗下品牌包括潘婷(Pantene),海飞丝(Head & Shoulders),植源草本(Herbal Essence)和玉兰油(Olay)。据业内人士称,由于担心消费者的信心下降可能会损害他们的销售业绩,他们决定对这项法律给予支持。

埃利安娜在 2014 年底脱发情况的一组照片。 图片版权:Nick Cote/《纽约时报》

强生集团的顶级联邦说客达雷尔·乔治瑞(Darrel Jodr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费恩斯坦-柯林斯法案广泛地获得了来自各方群体的支持,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通过化妆品法规更好地保障公共卫生,让消费者对自己及家人选择的产品和产品中的成分重获信心。”

国家环境、消费者和健康方面的主要非营利组织,如美国癌症学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环境工作小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和好管家机构(Good Housekeeping Institute)均表示支持该法案。

据《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些内部文件显示,早在 2015 年 4 月费恩斯坦正式提出法案之前,独立化妆品生产商和分销商协会(Independent Cosmetic Manufacturers and Distributors)——一个 Guthy-Renker 公司缴纳了 10 多年会费的组织已经做出行动,希望挫败这项提案。

2015 年 3 月,在贸易协会法律顾问洛克律师事务所(Locke Lord)位于纽约的办公室里举行了一次战略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游说团队向业内高管解释,他们已经与密歇根州众议员弗雷德·厄普顿(Fred Upton)的办公室取得联系。弗雷德·厄普顿是国会能源和商务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的主席,该委员会对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拥有管辖权。

玫琳凯高级副总裁麦克·朗森佛德(Michael Lunceford)负责监督公司的游说和公共事务,他是美国直销协会(Direct Selling Association)的董事会成员,通过美国直销协会,他为厄普顿于 2012 年的竞选连任工作奠定了基础。根据一份行业报道称,该组织购买了广告牌、电台和报纸广告,以“提高候选人的关注度,为直销行业培养一名拥护者”。

Guthy-Renker 公司聘请了在华盛顿政界拥有广泛人脉的合作伙伴︰威廉·诺德万(William R. Nordwind),一位担任厄普顿手下工作人员和竞选助手 10 多年的律师和说客。Guthy-Renker 公司发言人希克森表示,公司尚未公开表示对费恩斯坦-柯林斯法案的立场,然而公司在经济上支持独立化妆品行业协会。他还称,诺德万来自游说公司维纳布(Venable) 的团队已代表公司联系了美国国会。

担任独立化妆品制造商和经销商协会说客的前国会助理罗伯特·哈玛拉(Robert Harmala)就 Guthy-Renker 公司及其 Wen 品牌产品线表示:“现在他们正经历一些负面的事件。他们不想因为这次事件让人们觉得他们就代表了整个行业。”

在成功游说赛申斯支持替代性法案的过程中,玫琳凯功不可没。赛申斯所在的达拉斯地区靠近其总部。赛申斯的建议仍将要求美容护理行业公司就“严重的化妆品不良反应事件”通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但它不会授予该机构强制公司召回产品、或征收行业费用以支付评估化妆品成分安全性等新方案。更重要的是,对于 Guthy-Renker、玫琳凯及其他独立化妆品直销商来说,未来它将在更大程度上阻断更严厉的国家法律法规的出台。

55 岁的邦妮·伊克巴尔来自奥尔巴尼,她使用 Wen 品牌的产品后出现脱发问题,并由此发起诉讼。图片版权:Nathaniel Brooks/《纽约时报》

哈玛拉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不能只是说,‘不,我们不喜欢费恩斯坦法案。'”。

在推出这项立法之后,赛申斯成为了深受化妆品行业欢迎的人物,竞选财务记录显示,他成为了国会中获得玫琳凯员工赞助最多的候选人,同时还至少获得了来自其它 10 位业内高管的赞助,包括独立化妆品生产商和分销商协会主席帕姆·布塞克(Pam Busiek)。Guthy-Renker 公司的高管并未出现在赞助者名单中。

更多行业赞助由德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埃迪伯尼斯·约翰逊(Eddie Bernice Johnson)和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众议员比尔·弗洛雷斯(Bill Flore)获得,他们是仅剩的另外两名支持该法案的众议员。

玫琳凯发言人克雷顿·韦伯(Crayton W. Webb)表示,公司致力于帮助通过一项能增强联邦政府对该行业监督的法律,但反对费恩斯坦提出的法案,因为“它未能提供一个明确的、全国性的统一安全标准”。

布塞克补充道:“我们希望避免弄巧成拙。” Wen 品牌创始人迪恩拒绝置评。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拒绝评论该法案。该机构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 Wen 品牌的系列产品受到污染或被冒牌生产——这是公司同意自愿召回产品的 2 个缺陷原因。该机构已经在申请获取安全测试结果和其他生产数据,但它不能强迫公司发布任何信息。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属食品安全和应用营养中心主任苏珊·梅恩(Susan Mayne)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直接从消费者和卫生保健提供者那里获得信息是如此的重要。”

对于有头发稀疏、头皮发痒及其他问题的消费者,要让政府受理他们的案件是一种苛求,也令人困惑。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对他们提供帮助。

今年 20 岁的梅兰妮·古茨科(Melanie Guitzkow)是一名学生,她说自己从高中开始使用 Wen 品牌的产品后,头发就开始脱落,她说:“如果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能介入多一点就好了。有些产品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因为它们是有害的。”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李秋群

题图来自 time.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