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即将成为英国首相的特雷莎·梅,会是下一个撒切尔夫人吗?

Stephen Castle2016-07-13 09:29:28

但与撒切尔夫人不同的是,特雷莎在政治上相对温和。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特雷莎·梅(Theresa May)将成为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第二位女首相。上任以后,特雷莎将面临诸多问题,既包括协商英国脱欧问题、也要处理英国深刻的社会、政治分化、以及复苏受创的英国经济。

特雷莎的胜利反映了英国政治变动之快,官方小心地说,特雷莎在周三晚就能继任卡梅伦,入主唐宁街十号。

现任英国内政大臣的特雷莎可谓是在一片动乱中就任。当前,英国必须要议定脱欧事宜,其中充满了经济与政治风险;此外,苏格兰寻求独立的喧嚣再次卷土而来。早期的迹象表明,脱欧(Brexit)公投已经对英国造成了重创。

保守党人特雷莎被认作与 1979 年到 1990 年执政的撒切尔夫人相似,在担任内政大臣期间就以冷酷而出名。她已承诺协商离开欧盟,以保证英国控制移民的能力,而移民问题也是 6 月 23 日脱欧公投的核心议题。

但与撒切尔夫人不同的是,特雷莎在政治上相对温和。周一,特雷莎许诺解决不公平问题、让工人在公司董事会中得到更大程度的代表、以及限制减税规模。

特雷莎称,能够选任为首相一职令其倍感荣幸、但又十分自愧不如,她许诺就脱欧为英国达成最好的结果,并创造为全体人民、而非仅仅少数特权群体服务的经济。

6 月 23 日的英国公投使欧盟陷入危机,也使英国自身群龙无首——不仅英镑贬值,执政党和在野党也展开了惨烈的争权大战。公投之后,支持留欧的卡梅伦称,一旦保守党选出新任领导人,他就会立即辞职。新领导人根据原预计应当在 9 月份选出,但进度却在周一大大提前。

卡梅伦先是发表了简短的声明,说他的继任者“坚定”而且“称职”,但之后有人从麦克风上听到卡梅伦返回办公室的时候,还在哼着小曲。卡梅伦的声明可谓是为一出政治闹剧画上了句号。特雷莎与能源大臣阿德里亚·李德森(Andrea Leadsom) 相互争夺保守党领导人地位,但最终却以后者的退出而告终。保守党高层迅速联合特雷莎,坚称不能来一次党内竞争,这一要求得到了保守党内一个委员会的同意。李德森在此之前受到粉饰其简历的指控,但李德森本人对此进行了否认。在之前接受伦敦《泰晤士报》的采访时,李德森说,她是个比特雷莎更好的竞选人,因为她是一位母亲,而特雷莎不是。《泰晤士报》对此言论进行了报道,这也使李德森的竞选活动折戟沉沙。

在支持她的议会议员的簇拥下,李德森在周一没有提及这起事件,而是直接说她将会退出竞争,并支持特雷莎,希望她“尽快”就任首相。

这一变化意味着,特雷莎将在没有举行大选的情况下成为英国首相,也不用再和李德森去争取获得保守党普通成员的支持。

上周,前保守党内阁部长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e)说特雷莎是个“难缠的女人”,认为他与自己曾打过交道的女性政治家(撒切尔)性格相似。

但特雷莎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冒犯,她反而用此评论表明,她将像撒切尔一样坚定地与欧盟官员展开谈判。撒切尔夫人曾与欧洲有过恶战,尤其是关于英国对欧盟的财政贡献。

根据独立电视台(ITV)的报道,特雷莎曾向保守党议员说:“肯·克拉克可能发现我很难缠,接下来该轮到欧委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了。”

但在周一的演讲中,特雷莎所规划的经济大纲却与撒切尔夫人不同,特雷莎希望建立新的机制来减少管理层薪酬,并警告跨国公司必须要支付应缴税款。

也有人将特雷莎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相比。与特雷莎一样,默克尔也是一位牧师的女儿,以理性、有条理、务实著称。

英国公投后的混乱也使在野党工党受到波及,其领导人科尔宾(Jeremy Corbyn)受到挑战,有人指责他没有全力阻止英国脱欧。大家在周一越来越担忧工党可能因为内部激烈的争执而分裂。

无论如何,还是有工党人士号召进行大选,并质疑特雷莎的民主授权,因为她是在执政党内部权力转移的基础上得以担任英国首相的。目前,特雷莎拒绝了尽快举行大选的想法。

公投中支持留欧的特雷莎目前面临的头等要务,是在公投之后制定英国脱欧协商战略。

特雷莎在周一坚称“脱欧就是脱欧”,意图通过表现出其对脱欧政策的投入而安抚右翼人士,并说她“不会尝试留在欧盟,不会试图走后门再次加入欧盟,不会进行第二次公投”。

尽管有 52% 的投票者支持退欧,但他们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为了宣扬国家主权,有的则是为了反对欧盟过来的移民(这项政策要求欧盟成员国保障移民的生活和工作权)。

预计特蕾莎将对移民问题采取强硬态度,部分原因在于她此前在这一问题上的政治立场不够坚定。作为英国内政大臣,她没能表明保守党控制赴英国移民人口数量的态度。移民数量持续超过控制目标,其中还包括了非欧盟成员国的人——而对于这一部分人,英国政府是有权加以约束的。

而特雷莎已经表明,将会控制欧盟的来英移民——即使这会不利于英国与欧盟协商新的贸易协定。特雷莎同时也面临着大企业要求保障进入欧盟单一市场的压力——正常情况下,这一要求意味着允许工人的跨国自由流动。

特雷莎要面对的一大问题,是什么时候启用欧盟管理条例第 50 条,即脱欧条款。启用该条款之后,英国还有两年的时间达成协议。尽管欧盟领导人要求英国尽快行动,但特雷莎还是表示将在英国政府商定协商姿态之后再触发该条款。

在周一的演讲中,特雷莎进一步介绍了自己广义层面的政治计划,包括处理英国的经济与社会不平等,这些民粹的怨恨激发了许多经济不景气区域(不包括伦敦和富庶的英国东南部)的脱欧分子。

特雷莎说,“富裕的老一辈与挣扎的年轻人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伦敦与其它区域也是如此”,她塑造出了与以往中间派、奉行“一个英国”的保守党人不一样的形象。

在谈及英国伯明翰时,特雷莎也呼吁发展生产力、增加员工和消费者在公司董事会的席位、使投票决定管理层薪水的实践具有法律效力、而非只具有建议性的规定。特雷莎认为,大型跨国公司应该支付其税款,“无论是亚马逊、Google、还是星巴克,都有义务回报社会、报答公民、尽责纳税。”

翻译 熊猫译社 黄超

题图来自 www.independent.co.u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