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我更喜欢和同性相处,但我绝对不会选择形婚”| 22 岁,他在想什么?(十六)

谢若含 2016-07-10 07:20:07

“我是学法律的,形婚会涉及到很多东西,房产、赡养这一块的问题,操作起来太麻烦了。”

编者按:我们已经于 6 月 20 日发布“好奇心大调查之大学生系列”,我们将会用数十篇文章探讨大学生的消费、爱情、工作、迷惘以及他们对虚拟世界的态度。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是我们采访的 50 位同学的独立故事。第十六位是个双性恋男生,他现在的伴侣是一位同性。

大学期间,肖翰交过两任女友,最后都以分手告终,现在他的亲密伴侣是一位同性。

采访中他告诉我自己其实很早就察觉到了自己的 “Bisexuality” 取向(双性恋),即使如此,大学期间他仍然交往了两任女友,也是在这两段关系中,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没那么喜欢和女生相处。

肖翰最近成功被保送至全国 Top2 的法学院,为了犒赏自己,他去了一趟台湾,接着马上又回到学校准备司法考试,这期间他还去了一趟美国进行学习交流。这样的行事作风符合他给我留下的一贯印象——勤勉、自律、节制、所有的事情皆在掌控之中。

拿奖学金、进顶尖律所实习、拿保送资格,外人眼里的他是典型的 “别人家的孩子。”而他所交往的,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也都无一例外和他一样,有着优异的成绩和光鲜的履历。

肖翰平时最爱的美剧《傲骨贤妻》讲述的也是律师的故事  图片来自 youtube

肖翰没有向身边的朋友公开过自己双性恋的性取向,他还比较放松,觉得还没有到需要严肃考虑这个事情的阶段,也没有打算要站出来为这个群体说些什么。他觉得当自己未来有了一定的能耐和社会地位,就不太需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可以自由地做一些选择。

聊起这个话题时,肖翰呈现出一如既往地能将事情掌控好的姿态,他说他给自己预留了一些空间,想跟随内心去体验更舒服的同性关系。

但他也有无奈,采访中他告诉我 “可能最终依然会选择符合社会主流观念的走入正常的婚姻。未来还是充满了变数,而且我的家人也不一定会接受。”

我们把肖翰的故事以口述的形式记录下来,希望你能更直接地认识他。

不能说的秘密

其实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和其他男生不太一样吧,就觉得自己不只是单纯对女生有好感,对男生也会有所关注,有时候甚至会关注得更多,举个例子,一般男生到了青春期嘛,就会看 AV,一般直男的话应该会比较关注女主角吧,但我也会很关注男主角啊,甚至会关注得更多。

肖翰从小觉得自己对男生也有好感。电影《暹罗之恋》  来自:豆瓣

比较明显的转折点是在高中的时候,当时有个男生向我表白,也是很优秀的那种,其实我当时对他也是有好感的,但当时我还是很接受不了,所以就委婉地拒绝了他。他是高我一级的学长,学校成绩好的人彼此也都比较熟悉,下课的时候他会来我们班找我聊天,有时候也在微博经常给我私信或者留言,还给我抄写歌词,当时他抄的是那首王菲的《暗涌》。

《暗涌》推出国语版的那年,我也在微博里转发了林夕重填的一句歌词:“ 因为太有所谓,我才显得无所谓,越想要的关系你越不敢给。” 算是对之前那种感情的一种回忆吧。不过现在和他(和肖翰表白的学长)也算是朋友,但是不会像以前一样聊那么多,见面也还是有点尴尬。

后来我在性别这方面也有一些启蒙,偶尔看一下性学或者心理学这方面的书籍,对于理论上的认识还是有的。

两任女友

大学的时候我谈了两段恋爱,第一段感觉很幼稚,时间也很短。当时是大一,我们在学校的一个比赛上认识了,我当时是工作人员在检票,她是其他学院文娱部的,在检票口的时候她问我要微信,后来就私底下聊过,也一起约出来自习,但是可能不到一个星期,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考虑好。可能是刚进大学,为了恋爱而恋爱的状态,想一想对她好像也没什么感觉,后来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

肖翰之前和两任女友恋爱,都以分手告终。电影《初恋这件小事》   来自:豆瓣

第二段满打满算有一年多,但是确定关系后就维持了 7、8 个月,但是我们处于暧昧关系的阶段挺久的。这段关系我酝酿了很久,后来觉得时机成熟才和她说的。分手的导火索是我比较受不了两个人太紧密的关系吧,就是要天天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什么事情都要一起做。我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可以聊想聊的东西,做想做的事情,但是不需要每天都腻在一起。

我对女生的容忍度比较低,我不太能够惯着女朋友,如果你发脾气发得特别无厘头我就会比较受不了。比如之前有一次,我吃完午饭和前任一起自习,然后我想走楼梯消化一下,她就非要坐电梯,然后我就和她开玩笑说我们俩看看谁先到,结果她就生气回家了,手机也关机。我还是一个比较绅士的人,表面上我还是会编一百个理由来承认是我不对,但内心我就会很困惑,我到底错哪儿,这样的状态时间久了,就会比较烦。

“和同性相处更开心”

和女生相处过以后,我就会觉得可能有些事情只有男生才可以比较好地相互了解。男生会比较自然地了解你的状态,不会患得患失,不需要通过每天非常亲密地相处来确认彼此的存在感。

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个群体会有一种叫做 Gaydar 的东西,你还是能比较快地从对方的衣着甚至朋友圈判断他的性取向。我现在有关系比较亲密的同性伴侣,他和我都是学法律的,我们在一次专业活动上认识的,他也蛮厉害的,拿了世界顶尖法学院的 Offer,活动结束后我们就在微信上聊,我一看他朋友圈就知道他也是(Bisexuality)。

肖翰和现任伴侣都被顶尖法学院录取为研究生。图片来自 Boston Globe

我们两个相处起来就比较轻松吧,因为都是同一个专业的,所以共同话题就会多一点,一两周见一次,见面时我们会住在一起,但保持不高频率的见面某种意义上也是克制一下,保持新鲜感。最近大家都在复习,就希望互不影响,但每天会聊一会儿,聊心情啊八卦啊,也会聊每天复习遇到的问题,甚至会聊(法律)案例。

我和他聊过关于和异性相处的感觉,我们都会觉得可能有些事情同性才能更好地彼此理解吧。但我其实还是能接受和女生在一起的,所以我的性取向是 Bisexuality 而不是 Gay,而且我也觉得我对我前任是有感情的,只是会比较不能容忍过于作的一些做法吧,以后如果能遇到合适的女生,我不会排斥的。

“ 我绝对不会选择形婚”

因为我是学法律的,所以我知道这个会涉及到很多东西,房产和赡养这一块的问题,操作起来太麻烦了。而且现阶段对我来说,这个问题还很长远,变数也比较大,所以还没有成为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吧。

            电影《暹罗之恋》            来自 豆瓣

我尝试着和父母聊过这个问题,因为回家经常会聊聊择偶这一块,我也会很自然地聊聊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们的家庭关系氛围比较宽松嘛,当时我是拿身边的人举例子,就和他们说;“诶,我身边有个朋友怎么怎么样。”当时他们的态度让我觉得如果让他们接受别人可能还可以,但是如果是我的话,他们就比较难接受,尺度还是太大了。

我后来也没有再尝试试探他们了,因为这个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也不急,我妈都说让我 30 岁再考虑婚恋的问题,真的走到那一步的话(出柜)我觉得可能得给他们做很多很多的铺垫,不是这三五年会做的事情,我对这个东西比较坦然,我也不知道迟一点会发生什么变化,反正就是顺其自然。

"我对这个群体的看法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我的观点可能和这个群体中的人有些不同吧,很多人会 push 别人去接受他们(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但我的观点是不需要其他人对这件事有多大的包容度,而是我觉得你不要反对就好了,就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言论自由。

现在我觉得很多人都挺激进的,比如在学校里一定要校长支持(自己的性取向),我倒觉得这样不对,支持是个人的意愿,但是你不能要求别人去支持,这个东西换位思考,只要别人不排斥,我觉得就是一种很大的进步。

长期来说,现在的社会观念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所以我觉得要容忍大家不同的观点。你说言论上对你有偏见和想法,这是正常的。但是你要是上升到行动上,比如有些国家的立法,认为 gay 是犯法的行为,或者有些学校以此为由不让你毕业,这我就不能接受了,而且我觉得这也越界了。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