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我每次遇到的都是不打招呼就消失的人” | 22 岁,她在想什么?(十五)

曾梦龙 2016-07-07 06:53:05

“我觉得在 DoNever 、探探,以及微信公众平台见的每一个人,我都不是真的了解他们,他们也不是真的了解我。”

编者按:我们已经于 6 月 20 日发布“好奇心大调查之大学生系列”,我们将会用数十篇文章探讨大学生的消费、爱情、工作、迷惘以及他们对虚拟世界的态度。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是我们采访的 50 位同学的独立故事。第十五位是个女生,她在两个交友软件上各自“配对”了超过 180 个人。

酷热的成都,张淑在学校里的一间茶室坐下,连上了茶室里的 WIFI 之后,她重新下了已经卸载半年多的两个交友软件——探探和 DoNever 。她要讲讲她在交友软件里遇到的人和事。

探探和 DoNever 都是一种刷脸社交 app ,上面会出现很多异性的照片,你可以左滑或右滑表达你对该人的喜欢或不感兴趣。如果两个人都互赞了对方,那么你们就算配对成功,可以进一步聊天和发展关系。不同的是, DoNever 是基于人人网的数据,用户主要都是学生,而探探的来源则是多种多样。

探探上有 180 个人和张淑配对成功, DoNever 上有 181 对。第一次下载时,张淑因为好看的男生不少,有些兴奋。

没人陪她吃饭和看电影的时候,她挑了其中的几个见面。但这会儿,她一边喝着雪梨汁,划着曾经使用过的交友 app ,一边感叹“天哪!以前怎么会和这种人见面呀,感觉自己有毛病,一定是疯了”。不过,跟他们每个人见面的具体日期,张淑都能准确地答上来。

“我会把我看过的每一场电影,和谁看,在哪里看都记在备忘录里,就和记日记一样,这对我很重要。”她说。

我们把张淑的故事以口述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希望你能更直接地认识她。

我在探探上见过一个人。那人是学油画的,我学建筑,都有点艺术,还可以扯扯。

我们约在学校门外吃烤鱼,他拖到八点半不肯结账。校车九点半结束,他到底在想什么?所有共同点都聊过一番,烟都抽了两根,已经没什么可聊了。他是要我结账吗?我可以啊。结果拖到八点四十他去结了账,拖着我问:你一定要回去吗?不要回去了嘛。我说我要回去,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很难过。我知道探探上有好多约炮的人,这是人正常的需求,只要你自己觉得安全,就没什么问题。但我可能是自己没有饥渴到这种程度,所以我们谈好大家都没这个意愿之后才见面的——就有点难过。如果你早说的话,你完全可以不用来,完全不用请我吃饭请我看电影,还可以省一笔钱。当天我还翘课和他见面的,当然,我本身也经常翘那堂课。

中国的探探类似美国Tinder,来自: apptentive

这件事是个导火索,我比以前更谨慎了。但也不是第一次见面那种,我觉得我有改变,第一次真的是超级紧张。

第一次见的人是在 DoNever 上认识的。我们认识了两个星期,那个人很奇怪,他当天跟我配了对之后,就说要把这个软件卸载了,意思是非常喜欢我。我觉得他神经病,偶像剧看多了。后来我还遇到另一个,说只赞了我一个人,之后也不会赞别人了。兄弟,你摸着你的良心好好想想,你真的不会赞别人了吗?我希望你再去赞赞别人。

说回第一次见面,我很忐忑,超怕见光死。我就一直在那儿和室友讨论穿什么。我一米七三,万一他不高怎么办?我要不要穿带跟的鞋子?因为赶着去上课,在那边化妆,穿衣服,结果中饭也没吃。

我们约在电影院门口见,我一眼就看出他了。然后就觉得这个人真小只,其实长得挺可爱的,但和我差不多高,比我瘦那么多,看起来就像我弟弟。我就觉得我们真的是很不相配,反正就随便吃了点日料就去看电影。

可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说,其实我觉得印象还可以。天哪……然后这事就没完。但我又觉得没意思,也没有说结束,不知道哪里在犹豫,反正我就没有拒绝。后来又看了一场电影,自然就断了。我没删他的微信,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后来他满屏地刷各种代购,受不了,就删了。

后来再见 DoNever 上的人,我就很淡定了。我常常同时和好几个人见面。有一次,我和一个在吃饭的时候,另一个给我发微信说,我在你学校门口。这很正常,没什么。

有那么几次我觉得很可怕的时候。我第二个见面的人,有次我们看完电影晚上差不多十二点了,路上没什么人,还下雨,他一直说,要不你就别走了吧。我不懂他的意思是要我再去找个房间还是和我两个人住,反正我总觉得很危险。之后他是还想和我见一面,但我拒绝了,觉得不合适。

第三个见面的人,我们有天晚上在商场瞎晃晃,到晚上 11 点才看电影。我觉得我简直是不要命,居然在十一点的时候会和人家去看电影。回想自己也是胆大包天,看完电影都将近一点了,我还坐了他的车回来。他的车是新买的,上面座椅的包装纸还没拆。

后来,朋友就给我介绍了探探。但我觉得没啥意思,探探上约炮的人太多了,也就没有约人出来见面。也可能是新鲜劲儿过了。有的人,我跟他说我 140 斤,他就真的相信我 140 ,然后就一句话都不讲了,真的是非常现实。而且基本上探探的人都是“一言合”就开始问微信, DoNever 是讲很久才会问微信。

我同学用这个找了个男朋友,但这男的经常不理她。我就说,其实我也和他互赞了的,要不我去勾搭他一下。聊聊天后,发现他就那种可约可玩的态度,没有停下的意思,后来他们就分手了。我一个同学有男朋友,还自己出去约了一个。可能是有的时候对男朋友也厌倦了。大家都在广撒网,很开心地玩耍。

我对他们肯定是很保留的,留条退路。我觉得在 DoNever 、探探,以及微信公众平台见的每一个人,我都不是真的了解他们,他们也不是真的了解我。

张淑说她可能喜欢女生。 电影《卡罗尔》来自:豆瓣

微信公众平台是个脱单的平台。光棍节那天,我在上面认识了一个人。毕竟是直接加微信,叫微信好友,对我来说比探探的级别还是要高一点。那个人还见了蛮多次的。我和他当天加了微信,那时候我也挺没事干的,不久就见了面。

那天我早上一个人去老校区答辩,又没人陪我吃中饭,我就说你出来陪我吃中饭吧。结果见面当天,他说不久之后是他的生日,你来我生日会吧。怎么就成了“我来你生日会”这种关系了?我就说那再看吧,我有空就来。后来证明,这男的是心大,既然你心这么大,我也可以心大。

我们第二次见面,就到了开车来接我的地步……结果上车后发现他还有个朋友在。我才和你见了一面,你就让我来见你的朋友?他们都是成都人,从头到讲四川话,我又不会讲。那种感觉就像他们是一对,我是过来蹭车的一样。

这还不止,结果这辆车在星期五的晚上就一直开呀开呀,又有点堵车,开上二环,漫长地绕到郫县,七点接上了他朋友的女朋友。然后我们再开车去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吃了一顿不知名的三汁焖锅。当时已经将近十二点了,我不打算和他们一起看电影。他当场有要和我闹掰的意思,我自己打了辆滴滴回去。

第三次见面,他就直接带我见一群朋友。不想去,我觉得这种关系维持不了多久,我真的没有必要见完他每一个朋友。第四次见面就是他的生日会。生日会当天,他安排一个女生坐我旁边,和我打了一圈麻将。很明显,他们俩也在约,怕我真的看不出来吗?那时就懂什么意思了,既然都是在玩,那就玩一玩呗。

他是个富二代,父母在他小时候离了婚,后妈又不喜欢他,他自己住。每次聊天,他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去喝酒的路上。每次去什么地方他都不会和我说,只说到了你就知道了,我又不会拐了你。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我脚上长了个疣,去了趟医院,之后回他家很平静地看了场电影。

那时候他刚和他爸吵了一架,他说他爸把他卡给停了,他没钱了,只有 QQ 上有一百多块钱,但没有绑卡,拿不出来,所以才回家看电影。之后就掰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吃完饭,接了个电话,说有酒局,又要去喝酒。因为喝酒的地方就在学校这边,就顺便把我送回了学校。他手机没电,我就把我的充电宝给他了。

结果再也没还给我。我问了两趟,他说改天送到我学校里。我对他压根就没有兴趣了,只想要回我的充电宝。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也不想纠缠,只是一起可以玩耍的关系。

可能会是有遗憾,这种不打招呼就消失的人很奇怪,但我每次遇到的都是这样的人。

我初三时候的男朋友也是这样子,突然间就消失了,换了个手机号, QQ 也不回,隔了一个月,一点联系都没有。再看到他时,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情追问他什么,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很平淡地上去打了个招呼就走了。高一的时候他又有复合的意思,但我没那意思了,就结束了。

初中那段结束后,我就没有再谈过恋爱。感觉男的都好奇葩,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肚皮。那时难过会很非主流地写一些 QQ 日志,但过了那段时间就好了。高中的时候就没有想这些事情。交友软件和微信公众平台的算是有两个处于暧昧期的,但没有正式确定关系。久了之后对这种事也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去年八月,我最后一次用了 DoNever ,但那次是实用功能。我和同学一起去杭州,中国美院有王澍做的教学楼。我们想去看看,但有太多人想去,突然就查严,就想找个人带我们进去,于是就在 DoNever 上勾搭,但当天晚上配对的那些人都说不知道。

  王澍作品,来自:artliving  

你问我有没有可能有同性恋倾向?我觉得可能我会遇到一个我喜欢的女生。但我觉得我一定会结婚,和一个平凡的人结婚。我爸是独生子,我也是独生子,所以我不仅肯定要结,而且肯定要生。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了,对我爸和我爷爷来说很重要。

我以前是不能理解,大了以后觉得可以理解。家人的部分一点一点变得越来越重要,我觉得他们的心愿是值得去完成的。以前我会觉得家里人没有朋友重要,初高中的时候。上大学后会觉得亲人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爸妈。有时也很后悔,执意要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

如果长得帅的话,我是可以相亲的。我手机里就有一个相亲对象。我爸当着我的面和那边的媒人问情况,觉得非常合适,连对方名字都没问,就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别人。我爸超级担心我嫁不出去。我当天就和那个男的聊了一下,不想伤我爸面子,我聊的时候发现他也没有兴趣和我聊,然后很开心地就散了场。

现在我只能期待硕士遇到一批新的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题图来自: 163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