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库克怎么就成了数字隐私的拥趸?

Katie Benner and NicoleI Perlorth2016-02-20 03:37:55

库克与执法者对峙的僵局,也意味着他个人从苹果公司运作的幕后操控者,转型成全球最直言不讳的巨头高管。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自爱德华·斯诺登首次发布揭露政府大规模监督的内容之后,蒂姆·库克(Timothy D. Cook)的收件箱就被来自全球各地的邮件撑满:

你知道隐私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吗?人们质问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你明白吗?

库克明白,他为苹果公司所销售的硬件设备——手机、平板和笔记本电脑——没有拿用户生活中个人的数字化细节非法牟利而感到骄傲。

这一立场在周二彰显。库克抽出好几个小时与律师和苹果总部其他人一起协商,商讨应该如何回应联邦法院的命令:法院要求苹果公司允许美国政府侵入加州圣贝纳迪诺大规模枪击案件中一名持枪人的 iPhone

周二晚些时候,库克以一封他个人署名的给用户的信,公开宣布开始抗争。

“我们认为,必须在美国政府走得太远时站出来说点什么,”55 岁的库克写道。“说到底,我们担心这样的要求将危害人身自由和公民自由——而这正是我们的政府所应当守护的。”

库克与执法者对峙的僵局,也意味着他个人从一个苹果公司的幕后操控者,转型成了全球最直言不讳的公司总裁。

在这段时期内,他已经将这个曾经城府颇深的硅谷公司置于高度紧张的社会与法律问题的中心。即便是库克的前任、被看作商界偶像的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n P. Jobs),也从来没有像库克一样在这类问题上采取积极应对的立场。

对苹果来说,选择和美国政府做对有点冒险,而且可能引起公众的批评,因为这家曾被称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的增长速度已经大幅下降

然而认识库克的人都说,除了站出来发声之外,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其他选择。自从 2011 年被任命为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以来,库克一直都认为商业公司和它们的领导者应该将自己作为这个公民社会的重要一分子。9 月他强调说,这种责任“在过去几十年里有了显著增长,因为政府发现自己更难为所欲为了”。

时代华纳有线电视网(Time Warner Cable)前主席唐·洛根(Don Logan)说,库克“说出来的都是他所信奉的东西,在时境艰难时尤为如此”。由于有着共同的母校——奥本大学(Auburn University),所以从库克成为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以来,洛根就和他成为了朋友。在提到库克反对执行法院命令时,洛根说:“蒂姆现在正在处理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而且他知道,这个他必须做的决定会带来很多后果,或好或坏。但他想做正确的事。”

苹果公司拒绝让库克接受采访。公司正在准备提交一份针对法庭命令的抗命材料。

库克关于公民义务的思想中,有一部分是他在阿拉巴马的乡下度过童年时形成的。2013 年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他详细叙述了一群 3K 党徒在一户黑人家庭的草坪上烧十字架、他叫喊着制止他们的经过。他说:“这个情景永远烙在了我的脑海里,并永远改变了我的人生。”

1998 年以高管的身份加入苹果公司时,库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而他很长时间以来的上司乔布斯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也十分注重公司的保密工作。在乔布斯因为患病辞任之后,库克开始让苹果公司变得更加开放,发布了一份与供应商有关的年报,并披露了一百多万工厂工人的工作环境情况。

2014 年,库克公布了自己是同性恋的消息,这一举动被广泛认为是他针对同性恋权益发表的声明。去年他还写了一篇社论,公开谴责此前 20 多个州提出的宗教自由法案,因为这些法案会让人们避而不提那些与自己的宗教信仰相冲突的反对歧视的法律。

他的坦率也招致了批评,一些投资者还质疑说,这些和公司业务不相干的举动(包括苹果公司一些环保的举动)可能会影响公司的盈亏。库克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回应说,苹果公司“出于正义感和是非观”去做事是非常重要的。

很久以来,隐私都是库克非常看重的事。在 2010 年的一次科技大会上,他说苹果公司“在隐私问题上的看法一直以来都和硅谷其他一些同行们非常不一样”。

他引用了 iPhone 上用来显示手机位置(从而也可以推测出其使用者位置)的功能来说明这一点,他说,正是由于担心这一功能会被滥用以及被用来骚扰别人,所以苹果公司才会让消费者来决定他们安装的应用是否可以使用自己的位置数据。

随着全世界的消费者开始把更多的个人数据托付给苹果公司的 iPhone ,库克对隐私的看法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严肃起来。与此同时,面对来自全世界的政府官员要求公司解锁智能手机的要求,苹果公司也变得越来越不耐烦。

苹果公司的律师会认真审查每一条提取数据的请求。对于那些被认为合法的请求,苹果公司近几年来都会要求执法官员亲自带着设备来公司的总部,在那里,受信任的苹果公司工程师会在法拉第袋里处理这些手机——在提取数据的过程中,法拉第袋可以隔绝无线信号。

处理这些请求的过程极端乏味。更令人担心的是,存储在顾客 iPhone 里的数据与个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密,其中还包括了照片、消息以及与银行、健康和旅行相关的数据。

而且一些政府官员根本就没有在苹果公司的工程师中树立公信力。有一次,当执法官员匆匆拿着一台手机跑到苹果公司总部、要求提取数据的时候,工程师们发现他们要调查的对象此前并没有启用设备的密码功能。

因此,库克和苹果公司的其他管理层不仅决定把用户的数据锁起来,并且希望通过此举将数据的钥匙直接交到用户、而非公司的手中。2013 年 9 月,苹果公司在发布新的移动操作系统 iOS7 之际,默认加密了用户手机上存储的所有第三方数据。

“人们享有基本的隐私权,”库克说。

当时斯诺登事件正闹得满城风雨。他披露了国家安全局与一些科技公司暗中勾结,同时用黑客手段攻击另一些公司以盗取用户数据。包括中央情报局试图破解苹果公司的产品已达十年之久:中情局的分析人士会篡改苹果公司的产品,以便让政府搜集应用开发者的数据。在另一些情况中,中情局还会在苹果的硬件中嵌入监视工具,甚至更改其软件更新,从而让政府分析师得以记录下每一次按键。

很快,库克的邮箱里就塞满了提心吊胆的苹果用户们的来信,这更加坚定了他在隐私问题上的立场。2014 年 9 月,苹果公司推出了第八代移动操作系统 iOS8,这一次,就连公司的工程师也很难从手机和平板电脑中提取任何信息了。

在各国执法机构的官员眼中,这款新的软件是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苹果公司正变得越发挑衅。在 iOS8 发布的一个月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上公开表示,苹果公司在不断扩大加密这件事上做得太“过分”了,他还辩称,苹果公司的操作系统实际上封锁了任何追踪绑匪、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的机会。

政府机构开始向苹果公司和其他科技公司施压,要求他们开发能够绕过强大安全措施的“后门”技术。随着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到了 2015 年,某些科技公司不管在芯片、后门还是密钥等方面,多少还是做出了一些技术上的妥协。

至于苹果公司,库克和其他工作人员继续与调查者们合作,尽最大可能遵从法院命令。去年 10 月,纽约的一名联邦法官声称,政府依据一部有百年历史之久的法律《All Writs Act》,以此要求苹果公司解锁一部手机以配合调查一宗毒品案件。这实则是越界行事,针对该起案件,苹果公司的律师与法官持相同观点。此事至今尚未得到解决。

去年 12 月圣博娜迪诺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根据法庭文件显示,苹果公司与联邦调查局展开合作,搜集了其中一名袭击者的 iPhone 上备份到云端的数据信息。现在,调查人员想要更进一步获得该手机上未备份的未指定信息,因此法院于本周下令要求苹果公司开发一种特殊工具,用来帮助调查人员更便捷地破解该手机的密码,并进入系统。

据一位参与讨论的匿名人士所称,苹果公司已经要求联邦调查局在封闭状态下运行该工具,但是政府却公开此事,促使库克不得不予以正面回击。结果就是库克于周二发表的那封公开信,他认为对于一家公司而言,被政府强迫开发削弱信息安全的工具实在是一个“危险的先例”。

他在信中写道:“在个人信息安全面前妥协,最终将会置我们的个人安全于危险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信息加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如此重要。”

库克绝不打算在此场战役中退缩,他告诉同事们说,大量苹果设备、服务和云端上的数据仍未被加密,他计划进一步加快加密存储这些信息。

“如果你想体现公民自由权的价值,就不会照着执法部门的要求去做事,”库克说。

翻译:熊猫译社 刘昉 葛仲君 沈佳楠

题图版权: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