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政府要求苹果解锁手机,其他科技公司怎么看?

Nick Wingfield and Mike Isaac2016-02-19 18:12:56

“那些公司无疑正在专注地追踪着这起案子,祈祷它创造一个良好的先例,同时它们也会松一口气,因为受到关注的不是自己。”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去年 12 月,一位袭击者在美国加州圣博纳蒂诺(San Bernardino)制造了大规模枪击案,联邦法庭要求苹果公司帮助解锁这名枪手所使用的一台 iPhone ,但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othy D. Cook)回敬了一封充满激情的公开信,警告法庭此举将造成案件之外的深远影响。

那么科技界对此是何反应呢?有的公司字斟句酌地表达了支持,也有的公司什么话都没说。

周三晚些时候,Google 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 Twitter 上说,执法部门要求公司破解顾客的设备和数据“将是一个令人忧虑的先例”。不久之后,由苹果公司、Google、微软和 Facebook 组成的政府监听改革联盟(Reform Government Surveillance)发表了一份不甚详细的声明,这份声明并没有提及苹果公司的事情,也没有提及库克的公开信,但它说,科技公司不应该被要求在它们的产品中设置“后门”(也就是技术入口)。

当被问到苹果反对法庭命令一事时,微软、Twitter 和 Facebook 的代表都拒绝置评。并没有在政府监听改革联盟中的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也同样拒绝置评。

在前情报部门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揭露了政府进行的广泛的监听之后,当政府要科技公司提供用户数据时,后者的回应往往会受到一系列复杂因素的影响。这次科技公司的反应正凸显了这一点。隐私专家说,一些公司可能会把头埋得低低的,以免自己在喧闹的总统大选期间成为靶子;而其他公司可能会担心太过坦率会危害到对政府的销售、损害自己与执法部门的关系。

“这个问题极端重要,不仅对政府和苹果公司来说非常重要,而且对其他科技巨头也同等重要,”汤姆·鲁宾(Tom Rubin)说。他此前在微软公司和美国司法部担任过律师,现在是哈佛大学的法学讲师。“那些公司无疑正在专注地追踪着这起案子,祈祷它创造一个良好的先例,同时它们也会松一口气,因为受到关注的不是自己。”

库克之所以发誓要与要求苹果公司帮助联邦调查局绕过 iPhone 安全措施的法庭命令进行抗争,是因为他担心服从命令可能严重弱化对苹果公司用户隐私的保护。律师和隐私倡议人士警告说,如果政府成功实现目标的话,其他科技公司就有可能会被建议在自己的产品中为执法部门提供后门。

部分硅谷杰出人物则直接表达了他们对库克的支持,其中就包括 Facebook 旗下的移动通讯应用 WhatsApp 的首席执行官简·库姆(Jan Koum)。库姆在发表在 Facebook 上的一条消息中说,他钦佩库克对于隐私的立场。

他写道:“我们一定不能设立如此危险的先例,今天,我们的自由和自由权都处在危险之中。”

但在私下里,一些在政府监听这件事上通常都会和苹果公司站在一起的公司也有些不爽。

包括苹果公司在内的所有政府监听改革联盟成员都承认,在面对法庭命令时,他们常常会服从于执法部门索取用户数据的要求。据一些知悉针对此事的谈话的人说,在一些联盟成员企业看来,苹果公司在本案中的态度似乎太过强硬了。由于未得到正式与记者进行沟通的授权,这些知情人要求匿名。

政府监听改革联盟在周三的声明中的措词经过了精心的选择。该声明说,联盟的成员企业“依旧会坚定地为执法提供它所需要的帮助,同时也会保护它们的顾客以及顾客信息的安全”。

也有人不同意苹果公司所采取的策略。位于加州圣何塞(San Jose)的信息安全公司 Vectra Networks 的首席安全官 冈特·奥尔曼(Gunter Ollmann)认为,政府提出让苹果公司帮助解锁圣博纳蒂诺枪击案枪手的 iPhone,其实也就相当于是一次性的要求,倒是苹果公司在无故挑起一场风险很高的争斗,把解锁和开一个通用后门划上了等号。

他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我倒是担心,既然苹果公司已经以使用‘后门’为理由试图驳回了联邦调查局的请求,那万一他们在这场法律的争论中输掉的话,它可能会对整个安全行业造成巨大的不良影响。”

奥尔曼还说,如果苹果公司反过来、把这个问题说成是一个纯技术问题,“那么输掉这次上诉的后果就会大大受限”,而不会“因为被归入与反恐和特定可怕犯罪相关而受到起诉”。

隐私倡议人士猜测说,苹果公司之所以能旗帜鲜明地摆出自己的立场、认为执法部门手伸得过长,是因为它并不像其他竞争对手那样对政府业务充满渴望。比如亚马逊与中央情报局签有大单,以帮助后者开展云计算业务。

周三时,微软也揽到了美国国防部的一笔生意,后者将为它所有的电脑都一致装上 Windows 10 操作系统。微软同时还在纽约一桩受人关注的法庭案件上反击了政府,该案涉及到微软把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境外的努力。

隐私倡议团体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主席马克·罗滕伯格(Marc Rotenberg)说,一些科技公司“在帮执法部门做事时心有不安,担心这可能会影响它们赢得合同的能力”。

隐私倡议人士也说,苹果公司之所以在隐私相关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是因为和 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科技公司不同,苹果公司的业务并不依赖于从网上收集大量用户数据。过去库克曾对比过苹果公司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隐私策略,苹果公司绝大多数的收入都来自于 iPhone 和 Mac 等设备的销售,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则来自于广告。

2014 年,库克曾在苹果公司的网站上发表过一封与隐私有关的公开信,他在信中说:“几年前,互联网服务的用户们开始意识到,当一项互联网服务被免费提供时,用户并不是这项服务的客户,而是它的产品。”

在很多人看来,苹果公司的绝对主义立场也反映出了库克视隐私为一项人权。

“苹果公司骨子里是一家消费品公司,”华盛顿大学法学副教授瑞安·卡洛(Ryan Calo)说。“它的商业模式不大依赖信息,而是靠的卖东西。我真的觉得苹果公司的 CEO 视隐私和人格相关的事情为宗教信仰。”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版权:Josh Edels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