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建筑界的奥斯卡大奖,颁给了一位致力于盖便宜房子的建筑师

Robin Pogrebin2016-01-15 17:59:58

“社会福利住房是一个难题,而且这个问题值得专业的人用高品质的办法去解决,而不是让我们按照做慈善的办法去解决。”​

普利兹克奖是建筑界的最高奖项,今年,它被颁发给了一位致力于建造低成本社会福利住宅和城市灾后重建的智利建筑师。

这位名叫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的建筑师是第一个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智利人,当获得这一荣誉时,他和同事们就已经靠采用当地原材料设计有特色的建筑而出了名——同事中包括了在 2014 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获得了银狮奖的佩德罗·阿隆索和胡戈·帕尔马洛拉(Pedro Alonso and Hugo Palmarola),以及在同年参与了伦敦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每年一度的重新设计的斯米尔扬·拉迪克(Smiljan Radic)。

赞助了普利兹克奖的凯悦基金会(Hyatt Foundation)主席兼总裁汤姆·普利兹克(Tom Pritzker)在一份声明中说,阿拉维纳的作品为弱势群体提供了经济的(居住)机会、消减了自然灾害的影响、降低了能源消耗,而且提供了具有接纳性的公共空间。凭借创造力和启发性,他以最好的方式告诉了我们建筑师能如何改善人们的生活

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图片版权:ELEMENTAL

实际上,48 岁的阿拉维纳在一次采访中说,他的建筑更多地体现了公共服务功能,而非具有美感的设计。尽管许多建筑师都致力于打造标志性的建筑,但阿拉维纳说,他主要关注的是一个项目的根本目的。

阿拉维纳说:“有时候,经济的建筑就是平衡各个方面的解决方案;有时候,你得关注人们对建筑的想象。”他还说,设计时要面对的挑战是,“你得冷静地分析某个项目需要用哪个等式”。

他说:实现传统意义上的成功并非万无一失——你对项目的控制力没那么大。但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建造一件艺术品的话,就得用艺术的方式来思考问题。

尽管并不是一个明星建筑师,但阿拉维纳也已经在建筑界小有名气了:他是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策展人,还曾经是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会成员。2014 年,他还做过一次 TED 讲座。

阿拉维纳开在圣地亚哥的公司 Elemental 已经在引领着一次参与式的设计-建筑运动,该运动被他称为半个好房子half of a good house),它允许住户稍后自己完成房屋的建造,并在制定属于自己的居住标准方面扮演积极的角色。

我们将资源的缺乏转化成了一种渐进式的原则,阿拉维纳说。我们做了当下相对更困难的那一部分,不同的家庭则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做了剩下的事。

2003 年,他的公司在智利研究出了这种盖房子的办法,为 100 个家庭建造了住房,政府给每户的补贴只有 7500 美元,用来支付土地和建筑经费。受到当时那个项目的启发,阿拉维纳鼓励棚户区和贫民窟建造可以很容易就实现扩展的小型房屋单元,并和当地居民展开了密切合作。

墨西哥蒙特雷建于 2010 年的一个公屋开发项目。该项目预留了为新居民建造自己的扩展房的空间,从而提升了公共资助的价值。图片版权:Ramiro Ramirez

2010 智利地震和海啸之后,他再次运用了这一策略,Elemental 当时有 100 天的时间,他们要和当地的居民一起合作完成康士提图松市(Constitución)的重建计划——包括重建基础设施、公共空间和各类建筑的计划。

我们没有让居民们为我们出主意,而是咨询了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阿拉维纳说。结果大家都说想找个办法治理雨水,所以公司就设计了一片可以帮助防止洪水的森林。

Elemental 还完成了应该由它建好的一些公共建筑,其中包括阿拉维纳的母校智利天主教大学(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里的几栋建筑。

他为医药健康企业诺华集团在上海打造的写字楼目前也正在建设中。阿拉维纳还设计了位于美国德州奥斯汀的圣爱德华大学(St. Edward’s University)的宿舍楼。

至于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阿拉维纳计划把重点放在解决建筑环境所面临的挑战上——比如移民和气候变化。

他所设计的建筑往往都比较朴素和素雅,不一定会抓人眼球,也不一定会上报纸头条。

普利兹克奖的颁奖辞中说:他理解材料和建筑的过程,但也理解诗意的重要性,以及建筑在多层次沟通方面的力量。

2010 年拍摄的拉斯克鲁塞斯朝圣了望点,这是位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朝圣之路上的一个休息站。图片版权:Iwan Baan

从他 1980 年代末期以有异于传统的方式进入建筑设计界开始,阿拉维纳就一直在遵循这种非正统的设计手法。当时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的高压独裁已近尾声,人们获取信息的手段也受到了限制。、

阿拉维纳说,他是通过看那些被认为是重要建筑的图片开始建筑设计生涯的,后来他带着速写本和卷尺去了意大利,从建筑本身上学习

通过素描,我相当于把这些建筑重新又盖了一次,他说。在丈量各种尺寸时,我再次面对的是一张白纸。

1992 年,阿拉维纳毕业了,两年后,他正式开始当上了建筑师。2000 年,身为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教授的阿拉维纳研究了一下该如何重新定义社会福利建筑设计的品质,此时他意识到,我们必须迈出学术圈、开一家公司

一年后,阿拉维纳和独立交通工程师安德列·伊阿柯维利(Andrés Iacobelli)创办了 Elemental。这是一家所谓的行动库do tank,而不是智库[think tank]),宗旨是我们要做一家有能力证明事情可以做得更好的公司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是优秀的设计师,为什么不试着把我们的技能用在解决重大的问题上?阿拉维纳说。社会福利住房是一个难题,而且这个问题值得专业的人用高品质的办法去解决,而不是让我们按照做慈善的办法去解决。

一座周末住房的设计渲染图,这是一个正在智利洛斯维洛斯进行的项目。它原计划要被做得看起来像块旧石头,从而和当地多岩石的地貌融合在一起。图片版权:ELEMENTAL

尽管这类社会良心工程常常被公司当作边缘项目来完成,但阿拉维纳说,他把这类项目看作是最主要的关注点,认为它们值得最顶尖的专业人员用心去做。从政治家到社工再到设计师,我们需要整个生产链条中最优秀的人。他还说:我们一直在努力告诉人们:建筑设计不是额外的成本,而是一种附加的价值。

冈萨洛·阿尔特加(Gonzalo Arteaga)、胡安·塞尔达(Juan Cerda)、维克多·奥多(Víctor Oddó)和迭戈·托雷斯(Diego Torres——阿拉维纳现在在 Elemental 的合作伙伴都是他曾经的学生。建筑设计是一个集体合作的学科,他说。

他说,能在智利达到追求建筑设计品质的临界质量时在自己的国家做建筑设计工作,他感到特别自豪。他还说,他可能能列举出 10 位建筑师—— 10 个已经相当多了”——羡慕这些建筑师的作品。

阿拉维纳说,他满足于在智利继续相对默默无闻的工作——这个国家的人口大约有 1800 万。

他说:能偏安于世界的一隅,我们非常满足。我们可以专注地创造,而且还没有错过任何东西。

但在得了普利兹克奖之后,阿拉维纳注定将成为更多人关注的焦点。

不过阿拉维纳说,获奖并没有伴随着创作的压力,恰恰相反,它给了他试验的自由。我猜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必向任何人证明任何东西了,他说。现在我们感到受到了更大的鼓舞,去进入那些失败风险更高的领域。

这个奖并没有让我背上责任或者担子,我现在感觉身子更轻了,他说。可以开始跑起来了。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版权:Nina Vidic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