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很少有国家像瑞典这样,热情拥抱不用现金的未来

Liz Alderman2015-12-29 20:29:03

身处其中的人说:“一切都赞同无现金社会,这是种乌托邦思想,但我们已经很接近了。”

(斯德哥尔摩报道)教区居民通过手机短信向教堂缴纳什一税。无家可归的街头小贩带着手机信用卡读卡器。连 Abba 博物馆——写着“钱、钱、钱”(Money, Money, Money)的 70 年代流行音乐团体的圣殿——都觉得现金是上世纪的东西,现在不接受纸币和硬币了。

很少有地方像瑞典这样,痴迷于手机支付软件和信用卡的便利性,大步走向无现金的未来。

这个以科技为导向的国家,在线音乐服务 Spotify 和“糖果传奇”手机游戏的诞生地,现在已经被数字支付的便利化创新所深深吸引。由于国内许多银行已经不接受或提供现金了,这也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在 Abba 博物馆,前 Abba 成员 Bjorn Ulvaeus 说:“我们不想落后于时代,不想在现金逐渐消失的时候还收现金,”他将这个乐队的传奇打造成了一个庞大商业帝国,其中也包括这个博物馆。

不是每个人都为此欢呼雀跃。瑞典对电子支付的接受已经引发了消费者组织和某些评论家的警觉。他们发出警告说,这会是对个人隐私更大的威胁,也给了复杂的互联网犯罪更多可乘之机。据瑞典司法部说,去年电子欺诈案的数量飙升至 14 万例,比十年前翻了一倍多。 

“Kollektomat”允许刷卡缴纳什一税,在斯德哥尔摩的 Filadelfia 教堂。只有 15% 的捐款是现金形式。图片版权 Linus Sundahl-Djerf,《纽约时报》

在瑞典,使用现金的中老年人和难民可能会被边缘化,评论家说。而且,什么都用手机支付或贷款的年轻人可能会因此陷入债务。

“这可能会成为趋势,”Bjorn Eriksson 说,他是前瑞典警队主任和国际刑警组织的前任主席,他说,“但社会开始走向无现金化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风险。”

不过,像 Ulvaeus 这样的倡导者将个人安全作为一个理由,他认为国家应该实行无现金化。他儿子在斯德哥尔摩的公寓几年前被盗窃了 2 次,从那以后,他就只用银行卡和电子支付方式。

Ulvaeus 说,他身上一点现金也不带,“这种不安全感,让我开始考虑,如果这是个无现金的社会,如果盗贼偷来的东西都卖不出去,那会如何?”

纸币和硬币目前只占瑞典经济的 2%,相比之下美国这一数字是 7.7%,在欧元区是 10%。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资料显示,今年瑞典的消费者支付数额中只有约 20% 是现金,在其他国家该比例平均为 75%。

在瑞典,银行卡还是主流——2013 年信用卡和借记卡的交易额近 24 亿,15 年前则是 2 亿 1300 万。然而,随着瑞典电子商务软件的不断增多,连银行卡也面临着竞争。

国内最大的银行中超过一半的分行(包括 SEB、瑞典英航和北欧银行等)手里不保存现金,也不接受现金存款。他们说这是在通过免除抢银行的诱因来节省大笔安保开支。

据国际清算银行资料显示,去年瑞典银行金库留存了约 36 亿瑞典克朗的纸币和硬币,比 2010 年的 87 亿有所减少。由一家瑞典银行财团控制的提款机,目前已被拆除了上百台,尤其是位于郊区的提款机。

Eriksson 是瑞典私人安保企业协会(Association of Swedish Private Security Companies)的负责人,这是个提供现金安全转移服务公司的游说团体。他指责银行和信用卡公司企图“挤兑现金退出市场”,从而给银行卡和电子支付方式让路,因为后两者能产生手续费。

“我认为这不该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事情,”他说,“他们真能够用自己的市场力量把瑞典变成一个无现金社会吗?”

政府没有设法遏制这个无现金化的趋势,甚至还从更有效的税收中受益了,因为凡是电子交易都有据可查;在希腊和意大利这样的国家里,因为人们依然频繁使用现金,偷税漏税一直是个大问题。

Leif Trogen 是瑞典银行家协会的官员,他承认,银行能从无现金化的革命中获得可观的手续费收入。然而,由于银行和商家的现金交易是要花钱的,所以说,减少使用现金从金融角度上看是很合理的,Trogen 说。

当然了,现金并没有消失。瑞典中央银行 Riksbank 预测,现金会迅速减少,但 20 年内依然会流通。最近,Riksbank 发行了新版硬币和纸币。

不过,对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来说,现金已经不符合他们的消费习惯了。

取消现金“可能会是大势所趋,”Bjorn Eriksson 说,他是前瑞典警队主任和国际刑警组织的前任主席,他说,“但社会开始走向无现金化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风险。”图片版权 Linus Sundahl-Djerf,《纽约时报》

在哥德堡大学,学生们说他们几乎只用银行卡和电子支付。“没人用现金,”23 岁的 Hannah Ek 说,“我觉得我们这代人没有现金就能活。”

她承认,坏处在于,这样容易花钱不过脑子。“我确实花得更多了,”Ek 说,“如果我有一张 500 瑞典克朗的纸币,我会仔细考虑后再把它花掉。”(500 瑞典克朗约合 58 美元。)

这种变化已经蔓延到了瑞典经济的每一个角落。

65 岁的 Stefan Wikberg,在丢掉了 IT 技术员的工作后,已经 4 年无家可归了。他现在有了住的地方,替一家慈善组织 Situation Stockholm 卖杂志。注意到几乎没人用现金之后,他开始用手机信用卡读卡器来收款。

“现在人们谁都跑不了,”Wikberg 说,他摆出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接受 Visa、万事达和美国运通的支付方式。“他们说‘我没零钱’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可以刷卡,甚至用手机短信支付,”他说。自从 2 年前他开始用读卡器,他的销售额已经增长了大概 30%。

在 Filadelfia 斯德哥尔摩教堂里,1000 名教区居民中只有极少数人带着现金来捐款,教堂就不得不为此适应调整,执行牧师 Soren Eskilsson 说。

最近的一次周日礼拜上,教堂的银行账户投射在一块大屏幕上。礼拜的人都掏出手机,通过一个叫 Swish 的手机软件缴纳什一税。这个支付系统由瑞典最大的银行建立,已经迅速成为了银行卡的竞争对象。

诸如此类的还有一种特别的“Kollektomat”刷卡机,可以把基金转给到各个教会。去年,2000 万瑞典克朗的什一税,其中 85% 以上是通过银行卡和数字支付方式募集的。

“由于电子支付方式的便利,现在人们会为教会捐更多钱,”Eskilsson 说,他还补充说,由于收到的现金少,教堂也节省了些安保费用。

虽然无现金化有其便利,不过,连某些既得利益者也看出了一些缺陷。

“瑞典一直站在科技前沿,所以接受这种事很容易,” iZettle 的创始人 Jacob de Geer 说。iZettle 是一家制作手机读卡器的公司。

“不过,如果你只用电子方式消费的话,‘老大哥’就可以密切监视你的行为,”他说。

而对 Ulvaeus 这种音乐巨头来说,这种担忧就是过虑了。

“一切都赞同无现金社会,”他走过 Abba 博物馆去取车时说,“这是种乌托邦思想,但我们已经很接近了。”

他在一个热狗摊旁边停下,想买点吃的。但他正要付钱的时候,摊上的读卡器坏了。

“抱歉,”小贩说,“您得付现金了。”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