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海盗湾创始人做了一个装置艺术,想要为盗版辩护

韩方航 2015-12-25 03:40:09

然而我们觉得他说的不完全对。

你肯定还记得海盗湾。这个全球最大的文件分享网站,或者用那些仇视他们的人的话来说就是全球最大的盗版网站,曾经在去年因为警察的搜查而关闭,但在两个月后又重新上线。究竟海盗湾是分享还是盗版,这个问题至今都没有什么定论。

现在,身为海盗湾创始人之一的彼得·桑德 (Peter Sunde) 想要用另一种方式证明,海盗湾并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

彼得·桑德创造了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装置艺术,仅仅只是由一台迷你电脑 Raspberry Pi、一块电子显示屏、以及几行 Python 代码所组成。这个装置唯一的用途就是以每秒 100 次的速度不断复制一首歌——英国二人组合 Gnarls Barkley 的《Crazy》。电子显示屏上会显示这首歌被复制了多少次,以及按照一首单曲 1.29 美元的价格计算所带给唱片行业的“损失”。

彼得·桑德解释说,这个装置的意义是为了证明唱片公司是错的。唱片公司通常会认为像一首歌的数字拷贝是有价值的,就像他们会要求用户先付费,然后才能在 iTunes 上下载歌曲一样。但是数字拷贝本身并没有任何价值,就像彼得·桑德创造的这个装置在一刻不停地复制音乐,但是很显然这个装置并没有给唱片行业造成任何损失,也没有给任何人造成损失。

“在全球这个由互联网连接起来的社会当中,经济的运作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整个唱片行业固步自封,所以我们要摧毁唱片行业。”彼得·桑德说。

目前这个装置在瑞典的 Konstfack 艺术馆当中展出。有意思的是,Konstfack 这个艺术馆本身创立时就认为黑客 (hacking) 是一种艺术形式,并且试图发掘那些用电子手段来质疑社会现状的那些艺术品。

对于那些拥护海盗湾的那些人来说,彼得·桑德的这个装置艺术看上去实在是太酷了。电子显示屏上面的数字不断增长,但并没有唱片公司因此倒闭,那么很显然唱片公司要求用户因为数字拷贝而付费的想法是不正确的。

但是我们觉得彼得·桑德的这个结论未免有些过于武断了。在他的装置艺术中,这一首歌只是不断地被复制,并且被删除,这首歌并没有被播放,也没有人真的能够听到这首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真正“消费了”这一首歌,所以自然不会有唱片公司或者音乐人承担任何损失。

相反,如果彼得·桑德把这些音乐复制了以后,给全世界 70 亿人每人一份拷贝,那么之前提到的这个英国二人组合 Gnarls Barkley 就真的是要欲哭无泪的了,因为他们辛辛苦苦地创作了一首歌,全世界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到,但却收不到一分钱。

其实唱片公司的逻辑也挺简单的,音乐是一种商品,如果你消费了这种商品,那么你就应该为它支付费用。像海盗湾这样的音乐分享网站,破坏的就是这样一种关系。由于数字格式的可复制性,消费者可以不经由那些创造音乐的人手中获得音乐,从而逃避付费的义务。

我们也不是否定海盗湾所说的“互联网分享”的价值,只是觉得付出劳动的人理应获得合理的回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