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国防部那些人去了 Google 之后在做什么?

崔绮雯2014-08-19 17:09:42

Regina Dugan,一个前美国国防部的管理人员,进入 Google 之后,带领着工程师和科学家打造出“数字纹身”、“数字药丸”还有模块化手机 Project Ara 等有趣的前沿项目。她还做了些什么?

你不一定听过 Regina Dugan 的大名,不过你很可能知道 Google 以下前沿科技项目——可以进行 3D 绘图的手机 Project Tango、模块化手机 Project Ara,还有更加吸引眼球的“电子纹身”和“数字药丸”。

它们并不是来自 Google 的未来科技实验室 Google X,而是来自移动领域的创新部门 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而这个部门总负责人就是原本来自美国国防部 DARP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负责网络安全和新产品生产的管理总监 Regina Dugan。

自从 Regina Dugan 接受 Google 董事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摩托罗拉的 CEO 丹尼斯·伍德赛德(Dennis Woodside)的邀请领导摩托罗拉 ATAP 部门后,我们就看到上述有趣又具有未来感的科技项目迸发出现。所以到底 ATAP 是怎么工作的?它和传闻中的神秘实验室 Google X 有什么不一样?

不久前,在美国《财富》杂志对 Regina Dugan 和她的团队的详尽采访中,我们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ATAP 出产的作品毕竟与 Google X 的无人驾驶汽车、气球计划等普通用户“摸不着”产品不一样,他们更加“接地气”。纵使与 Google X 一样执着于把最前沿的科技应用变成产品,但 ATAP 的创新产品都针对移动领域,而且产品都必须有成品,方便进入人们生活。例如让电子纹身,主要应用于“解锁手机”的密码锁场景;而 Project Tango,其中一个应用场景则是定位可以给盲人做室内导航的 3D 绘图手机,目前已经面向开发者进行第一轮的售卖。

即使是《财富》的记者到他们办公室采访,ATAP 也将保密工作做得很足。因为从五角大楼出身的 Regina Dugan 平时就有一个好习惯:连在办公室开会贴在墙上的小纸条都要用一张空白的便利贴覆盖。目前这个 75 人的团队正在做 11 个新项目,但是从研究经费以及项目领域都无法获知。

那么这些吸引人眼球的项目都是如何开始运作的?我们从《财富》的报道中总结如下组织方式:

1.  小组讨论:确定“科学研究”和“团队工程能力”能否将事情实现;

2.  召集 Google 的核心工程师形成项目团队;

3.  根据需求,寻找外脑协作,包括学术界和科研界的精英。

其中,ATAP 的外脑邀请制是一大亮点。一个例子就是 Project Tango,因为 ATAP 内部缺少计算机和机器人的视觉专家,还有做相机镜头的人,所以就组织了一个 40 人的外脑合作团队一起工作,里面包括了各个大学的研究者,还有美国 NASA 的研究人员。

目前,ATAP 已经在全球的 22 个国家的大学、初创公司、非营利组织和企业里面网罗了 326 名合作伙伴,在美国覆盖美国知名学府,如 MIT、斯坦福,还有 Xerox 的研究中心等等。这些研究人员将会按项目制与 Google 合作,期限为 2 年,亚牛的成果也并不是一个“开放性成果”,而是一个实际可用的成品。每一周,ATAP 的科研人员必须要保证他们有 1% 的进展。

“这是要带来一种紧急的感觉。你们并不是来建造一个职业生涯。你们是来做项目,做一些史无前例的事情,然后离开。”话出 Regina Dugan。

还有一个有趣的点在于这个前沿部门对于科技“应用”的观点。ATAP,或者说是 Regina Dugan 的灵感是来自于政治科学家唐纳德·斯托克斯(Donald Stokes)。他把科学研究氛围两种,一种是寻找对自然的基础理解,另一种是来自于解决眼下的需求(爱迪生的电灯泡就是如此)。而 Regina Dugan 的团队一直是走后者的路线,他们观察科技的走向,找到实际应用的场景,并且找方法推进得更快一些。

Project Ara 的灵感就是来自于摩托罗拉的 Moto X 定制化手机。这个手机的后盖、按钮都可以在线上商店进行选购,然后将需求送到生产线上组装。在摩托罗拉的数据研究中,ATAP 发现,原来人们定制化产品的需求旺盛,而且并不仅仅在于外观而已,他们还对功能的定制化感兴趣,而且人么会喜欢“自己创造”的感觉。

于是,ATAP 随即就开始了模块化的手机 Project Ara 的尝试,希望能够推进“定制化手机”的先河。Project Ara 只是先行一步的模块化手机产品,“如果能够成功,很可能会改变智能手机的发展前景。” MIT 的科学家 Gershenfeld 这样评价这个模块化手机的项目。

历史上,聘请如 Regina Dugan 等前军事人才管理实验室的科技企业并不少,例如 AT&T 贝尔实验室、IBM 的实验室等等。而 ATAP 也是 Google 也是在移动设备上试图夺回控制权的尝试,ATAP 更加直接、接地气,他们只是在找到最近的趋势并且进行加速而已。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想象移动设备的 10 年变化” Regina Dugan 说道。


题图来自:Fortun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