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这个设计师最后是怎么让 Chanel 承认自己抄袭的?

Vanessa Friedman2015-12-16 18:01:34

毕竟状告抄袭的人屡见不鲜,尤其是在时尚圈。那这个设计师是怎么赢回自己的东西的?

时尚警察们在社交媒体上找到新据点了吗?

本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发生激烈抗议以后,Chanel 承认了近期在罗马 Métiers d’Art 时装秀上出现的某些费尔岛图案(Fair Isle)毛衣,可能与 Chanel 员工从苏格兰舍得兰群岛设计师 Mati Ventrillon 处购买的作品过于相似。

12 月1 日,“报童们”身穿被热议的针织衫围绕在 Chanel 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周围,拉格斐在时装秀尾声鞠躬谢幕。图片版权 Agnes Dherbeys,《纽约时报》12 月1 日,“报童们”身穿被热议的针织衫围绕在 Chanel 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周围,拉格斐在时装秀尾声鞠躬谢幕。图片版权 Agnes Dherbeys,《纽约时报》

之后 Chanel 品牌发言人在周四说:“Chanel 将会在传播工具上以 “Mati Ventrillon 设计”的字样标明 Mati Ventrillon 版权,承认她是这些热议针织衫样式的灵感来源。”

扮成“报童”的模特们穿了这些热议的毛衣,他们在 12 月 1 日时装秀上围绕着 Chanel 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在时装秀尾声鞠躬谢幕。虽然费尔岛图案是可以公开使用的,但 Chanel 展示的几件作品与 Ventrillon 的设计有完全一样的廓形、色彩和图案布局。Ventrillon 看过秀场图片后,就在 Facebook 上发帖说明了这件事。

“Mati Ventrillon 费尔岛-苏格兰”的 Facebook 页面截图。

12 月 3 日,Ventrillon 在自己 Facebook 上发出了 Chanel 秀图与自己作品的对比图,她写道:“这是背书还是抄袭?今年夏天,有两位 Chanel 员工来费尔岛,买了我的一些库存服装,意思是这些衣服供他们做研究用,我明确说了,考虑到 Chanel 的品牌声誉,我可以把衣服卖给他们,而且,我没想过他们会复制我的设计。”

在时尚界,知识产权是出了名地难保护。快时尚零售商那儿不断出现向秀场设计“致敬”的衣服,这就印证了这点。品牌在努力保护作品方面已经更咄咄逼人了,可知识产权依然是个灰色地带,比如说, Christian Louboutin 与 Yves Saint Laurent 争论谁才拥有红底鞋版权,这就是个例子。(双方都称自己“赢”了。)然而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会因为说出自己看到的事而内疚。

的确如此,在 Ventrillon 发帖后,舍得兰群岛议会的政治领袖 Gary Robinson 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维护她的信息。

“是不是该保护费尔岛针织衫免受这种剥削了?https://t.co/8sX60sygoS .@EA_CoR.@EU_CoR .@CHANEL .@KarlLagerfeld”— Gary Robinson (@garyrobi)  2015 年 12 月 4 日

用户名叫“Woman on the edge”的人也加入了他的行列。

鼓掌……费尔岛图案多得是,你却抄得几乎一模一样!@KarlLagerfeld @CHANEL #copyrightthefthttps://t.co/IQu6Zderg8— Woman on the edge (@karenandmimi) 2015 年 12 月 6 日

然后是这位“TrapShootingMom”:

@CHANEL 可耻……用欺诈手段买来原作,然后作为“原创”作品搬到秀上……https://t.co/xHVMnrkawZ”— TrapShootingMom (@BHeftel) 2015 年 12 月 7 日

诸如此类的帖子越来越多。

尤其要说的是 Chanel 和 Métiers d’Art 秀,因为这个系列是专门展示品牌收购的一些专业工坊的作品,比如 Lesage 刺绣工坊和 Maison Michel 制帽工坊,目的是保护、推广他们的“手工艺”。正如 Ventrillon 在另一个 Facebook 帖子里写到,问题是,所谓的“赋予手工艺应有价值的重要性”——在她看来恰恰相反。

不管怎么说,她的声明和她的支持者们都造成了一定影响,而且 Chanel 不仅表示会在作品上标注她的名字,还补充声明:“Chanel 承认这个情况是团队运作失误造成的,品牌对此致以歉意。Chanel 也承认费尔岛的文化遗产与工艺。Chanel 想强调,品牌在尊重创意这方面的做法是极其谨慎的,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的创意都是如此。”

周四,Ventrillon 对社交媒体解决这个问题所发挥的作用表示感谢:“我想感谢在社交媒体上的所有人,尤其是支持我的舍得兰群岛人,”她在 Facebook 上写到,“我非常幸运地告诉你们,Chanel 在整件事过程中的态度都很开放和合作,他们立刻道歉,并表示会调查这个情况。这是 Chanel 团队的疏忽造成的,我认为,他们通过道歉和标明设计版权,表现出了对小规模手工艺人的尊重和支持。”

换句话说,她没把 Chanel 告上法庭,而是将他们带到了公众舆论的法庭上。这是公开点名羞辱的古老办法,用在了现代的平台上。至少在这件事上,这招显然奏效了。

题图来自 qz.com

翻译  Alicia Le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