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当我们在谈论“培养设计新人”的时候我们都应该想些什么?

谢舒敏 2015-11-23 20:39:26

Elena Pacenti 曾长期在意大利著名设计学院多莫斯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任教,她有些话想说。

中国越来越看重设计了。大到公司,愿意通过钻研产品研发,或聘请国际上知名的设计师来提升自己,小到我们自己,渐渐认识到好生活离不开好设计,因此也比过去更多地关心设计得好的产品。

教育体系一定是认识到了这个热潮,才会让各种相干和不相干、有能力和没能力的大学都开设了设计专业。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设计教育本质上是在做什么,怎样培养年轻设计师才合理,都是很模糊的概念。

《好奇心日报》采访了设计师兼学者 Elena Pacenti,她的主要领域是服务与产品设计。Elena Pacenti 曾长期在意大利著名设计学院多莫斯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任教,2011 年,她创立了学院的服务和体验设计研究生专业。现在她的身份则是意大利多莫斯设计学院美国圣地亚哥分院*的总监。

我们与这位教育经验丰富的设计师聊了聊,或许你能借此对设计教育和当下设计行业有新的看法。

Elena Pacenti 本人Elena Pacenti 本人

设计教育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让你在过程中学习设计

Elena Pacenti 认为,设计说到底是在解决问题,而设计教育就是为未来的不同问题做好准备。如果你是一名设计师,你得设想一些过去不存在的情境、事物和方法,来解决问题。

室内设计师要面对一个充满复杂内容和无限可能性的空间;产品设计师,客户来自林林总总各种不同行业(他们可能是数字媒体、家具公司、生活方式公司);而时尚设计师,他们现在对什么是美、怎样创造美的看法可能跟十年前就不太一样。我们面临的事情、要解决的问题和使用的工具都在变化,但谁也没法言之凿凿地预言未来到底会怎样。

只有静止的知识是不够的。学生不单要学习技巧,绘图,建模,更要面向实际发生的问题,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通过设计这个过程学习设计。大家对行业的认识,正是通过这些项目逐渐建立起来的。

“如果不真正地让学生去做设计的话,你没法教好设计。”Elena 说。

她认为只有让学生置身于不同的实际环境,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其中的问题,他们才可能找出解决不同问题的方法。

所以,设计教育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建立“问题情境”,模拟出一些学生在将来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把它融入到设计项目中,让他们去实践。而且这个情景最好比较难,“让学生第一反应是,噢,她让我去设计一个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Elena 曾给自己的学生布置了一个设计协同办公空间的项目。这是一种新型、但时下也渐渐流行起来的办公空间形式。

做这个项目,首先要理解问题本质——协同办公是什么。大家需要一起搜集在旧金山、纽约、德国、阿姆斯特丹、意大利……的相关案例,看世界各地的人都是怎样协同办公的。之后,为了针对性地设计办公室里的家具、各种基础设施和服务,学生们得去了解关于这个办公空间的一切,比如业主是谁,是哪种类型的公司,公司的文化是怎样的,种种细节。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渐渐能够设身处地地从客户的角度去想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实用的,在这个空间里的人会产生什么感觉。也就是说,顺其自然地想到用户的体验了。

广告公司李奥贝纳办公室广告公司李奥贝纳香港办公室

Linkedin 多伦多办事处Linkedin 多伦多办事处

还有一次是设计大学校园的储物空间。本来这不是个特别急迫的问题,至少并不是很多人觉得有改造的必要。但当设计系的学生们到各个校园的宿舍去实地考察后,他们发现很多宿舍并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存放学生的用品,到处都是插座、插头,很乱,什么都混在一起,实际上是很需要重新规划储物空间的。

考察发现,美国大学校园的宿舍还是存在种种亟待解决的问题

“设计师需要去观察,思考人们需要什么。其实大家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多数情况下是设计师来考虑的。”

形成“理解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考方式才能真正做好设计。

办好设计专业,这三件事很重要

1、培训老师,把学校的教育理念传达给他们,毕竟老师在教育中处于很核心的位置。

设计系学生或许不需要成为研究者,而是实打实地解决问题,但老师不一样。发现问题的过程中很关键的就是做研究,对问题的研究,对环境的考察和研究。前面提到的设计协作办公空间和去宿舍实地考察,在学生之前,老师们自己就得清楚现实生活的实际情况,而且必须了解得事无巨细。

2、老师和学生们都要能理解多元的文化。我们的生活中早就出现种种不同的文化,这已经是当下的现实。而设计系学生如果想跳出固有思维模式,理解和感知其他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能从中得到更多灵感。

Elena 本来在米兰教书,现在来到美国的圣地亚哥。她的教师团队里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日本人、德国、意大利、挪威人、美国人、泰国人。刚来到这里看到团队如此国际化时,她感到很惊讶。

“但我带来了意大利式的设计方法,其他人也带来了他们的文化特质和思考方式。我们就能从文化多样性去切入设计,这非常重要。”Elena 说。

具体到课程设置,很多学校已经在做这件事,就是开设一些国际交流项目(比如两年在本国,两年在别国),让未来的设计师看到不同的世界,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对设计的看法和他们的需求。

3、学校还要与行业保持良好的关系。

一方面是把业内人士带到课堂中。Elena 会在课堂上设置一个真实的社会背景,模拟实际工作、实际项目的复杂与困难程度,这样能让他们更快地理解真正的行业是怎样运转的。

“这很有趣不是吗,来到课堂上的嘉宾就是你未来的客户、那些为你买单的人。你也早已经跟专业人士、业内人士建立起联系了。聪明的学生很快就确立了未来的职业方向,一毕业就能找到工作。”

另一方面,学生也要从课堂走到行业里,去到那个公司实地,和公司的产品设计师一起聊天、一起工作,观察、理解他们平时都在做些什么。

以产品设计课为例。多莫斯圣地亚哥分院所处的加利福尼亚主要有两种公司,科技公司和生活方式公司(卖生活方式产品,如有个性的糖果,冲浪、滑冰产品)。两者看似分属完全不同的门类,但其实也有一些相关性。尤其是加州有很多初创的科技公司,他们得有创意(“很酷”)才能出挑。如果是为这些公司做设计,那么他们交出的产品就需要体现出个性和更加独特的理念。

Elena 和自己的学生曾经帮一个做扬声器的公司设计,给学生设定的问题是“声音的未来”,要求他们设计未来一代的扬声器。其中一个学生设计了一个能将视觉和声音结合在一起的扬声器。还有一个学生设计的扬声器能把声音定向传到具体某个方位。比如说,骑手可以在骑车的时候穿上它,扬声器把声音传到他耳朵里,让他边听边骑车,不会被街上的其他声音干扰。

有定位传音效果的扬声器有定位传音效果的扬声器

在为一个初创的冲浪公司设计家具时,他们很明确这个公司是有特定的用户群的,目标顾客就是年轻人、有不少对冲浪感兴趣。于是他们设计出的小桌子形状就比较特别,两头微微翘起,看着很轻盈,就像冲浪板一样。

造型像冲浪板的桌子

设计行业依然爱美,此外还有两个新趋势你很难忽视

“我总是相信‘美则胜(Beauty wins)’这个说法的。”她举了苹果公司的例子。苹果公司现在之所以这么强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审美体系,而且他们能一以贯之地坚持自己的产品设计美学。

除了永恒的美,值得关注的两个新议题可能是新商业模式和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认同。

现在在科技、互联网、传播、交通等行业都出现了新的商业模式,它们改变了人和人互相之间连接、沟通的方式。

有些商业模式提出了新型的信任机制。Uber 和 Airbnb 就是很好的例子。在 Uber 和  Airbnb 刚出现时,用户可能还是非常怀疑——坐进一个陌生人的车里,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个职业司机,住在陌生人的家而非酒店里,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但是,因为可以看到其他人对他的评分和其他人的经历,也可以自己去评价那些不友好的司机、不靠谱的房主,越来越多人还是选择相信,愿意去试一试。

这些新的机制证明了人和人的信任是自我规范的,无论是提供服务的一方,还是我们接受服务的一方,都能做到规范自己的行为。

西班牙一个在树上的 Airbnb 房子西班牙一个在树上的 Airbnb 房子

德国柏林的一家 Airbnb,看起来有些老旧德国柏林的一家 Airbnb,看起来有些老旧,其实还挺精致

而且现在“共享型经济”的观点也变得流行起来,用 Elena 的话说,人们可能更多地谈“分享”,而不是消费。

美国的城市几乎可以说是在汽车上运转的,人人都开车,但当拼车服务 Car-to-go 变火之后,人们发现自己有了新的替代私家车的交通方式。Elena 曾经长居的米兰也是如此,米兰现在还有了更多样化的拼车服务,比如分享自行车。“米兰根本没有自行车道,这点听起来挺疯狂的,但现在人们更多地骑车了。”她说道。

第二个重要的新议题可能是,我们需要去考虑国际化背景下的文化认同问题

通俗点说就是,在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文化之后,设计师要去思考,作为一个本地人,我们能够为本国提供些什么;怎么通过设计,来为产品、空间、用户体验等找到和体现我们的文化身份(文化特质)。

当然,在本土传统非常强势的地方,人们在实际中可能会坚守自己比较陈旧的传统。那么他们如何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既有本土意识,又把国际上的设计理念、观点和方法结合到设计中去呢?

对此 Elena 表示:得问自己,我们本土的东西是什么。

学习“国际化”只是第一步。走访世界各地去学习才能知道很多东西是怎么运作的、国际上标准的操作是怎样的。

然后,回国之后,通过这种国际的思考方式去发现本地需求(它们可能没有被表达出来,但是确实又存在),从本地的事物中汲取灵感,并提出解决方案。也就是把国际的思考方式和新创造,实践在本土问题中。

中国建筑师马岩松为北京胡同设计的胡同泡泡 32 号

今年 Elena 到同济大学参加设计学术会议时曾经遇到一个韩裔美国设计师,后者现在在新加坡教时尚设计(也就是说她是一个亲见、亲历过不同文化的人)。她让自己的学生们试着为亚洲时尚产业找到某种文化特点,而不是什么都跟着欧洲走,比如像他们一样严格按照春夏、秋冬的时间表运转。因为新加坡是没有四季的,冬天到夏天的衣服都差不多,跟米兰相比,大家根本用不上那些美丽的冬装。

“如果原来这些服装设计没法刺激女孩们多买一些新衣服的话,我们就应该设计一些能够推动她们消费的东西呀。这真是太棒了。”这个设计师没有拿出新的“设计”,但提出的想法令人印象深刻。

对中国设计师的建议?要有更广的视野,以及,像意大利人一样重视美、重视设计

Elena Pacenti 认为,新一代的中国设计师应该更多地思考我们想要怎样的未来。不仅仅是被某些具体的物品、产品吸引,而是去想我们该怎样移动、怎样社交、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比如说把设计用在一些战略性的大问题上。中国交通问题这么严重,有很多的私家车,地铁和公共交通很拥挤,那我们能否创造一种新的交通方式?不单单是“工具”,或许是一种“交通方式”。目前,Google 和一些汽车公司已经在研发或设计出了一些无人驾驶的汽车,但还没有适合这些车辆行驶的道路。这是一个发展潜力很大的领域,而且它跟城市规划密切相关,而不仅仅是汽车公司在研发自己的新一代产品。

Google 无人车Google 无人车

Elena 是意大利人,她从意大利设计师的角度给了中国设计师一些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始终对对细节与美保持热情。意大利文化是一种享乐主义的文化,很看重美与生活品质。在他们的认知里,日用品、食物、服装的质量,打造出美的产品的手工艺,对细节的热爱,这些都是“美”和“幸福生活”非常重要的部分。

第二个建议更适用于公司。“意大利制造”之所以成功,无外乎是几个因素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有远见的公司老板和设计师,做出最精湛工艺的能力,以及高素质的技术人员。

“设计可以说是公司战略意义上的资产,可以改变公司的命运和商业的运转。”Elena Pacenti 总结道。

图片来源:Bean BuroOffice SnapshotsgoogleMADbuzzfeedNew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DesignLaureate

部分图片由 Elena Pacenti 提供。

*注:多莫斯圣地亚哥分院也隶属于美国新建筑与设计学院(New School of Architecture & Design)。Elena Pacenti 是新建筑与设计学院分管设计的总监,同时也是多莫斯圣地亚哥分院的分院总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