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为什么扎克伯格的“人人都上网”计划在印度不太顺利?

Vindu Goel2015-10-28 21:07:56

不管是水土不服还是不够“接地气”,Facebook 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印度孟买电 - 如果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希望实现“给 40 亿未能上网的人带去互联网”这一愿景,这位 Facebook 总裁首先必须让他的计划在 Shoaib Khan 这样的销售商面前显得更有吸引力才行。

Khan 的香水和手机店开在这个城市的某座贫民窟之中,最近店铺后方挂上了一大张蓝色横幅广告,上面印着扎克伯格的名为 Internet.org 的项目。另一张宣传 Facebook 通过印度本土手机运营商 Reliance Communications 提供的免费网络套餐的海报,则被醒目地张贴在了店铺前方。

但当被记者问到关于 Internet.org 的体验时,Khan 先生却表示他对其一无所知。在向他详细解释过这个项目之后,他立刻给予了否定。

“Reliance 的网络极不畅通,”Khan 先生摇着头说。“我真的需要很努力地推销才会有人买。”

“Reliance 的网络极不畅通,”在他开在印度孟买的香水和手机店里,Shoaib Khan 说道。“我真的需要很努力地推销才会有人买。”图片来源:Asmita Parelkar 供稿《纽约时报》“Reliance 的网络极不畅通,”在他开在印度孟买的香水和手机店里,Shoaib Khan 说道。“我真的需要很努力地推销才会有人买。”图片来源:Asmita Parelkar 供稿《纽约时报》

自从 Facebook 在二月将 Internet.org 带到印度之后,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这表明,良好的愿望和高端的技术,都还不足以实现“人人互联”这样的崇高目标。

Khan 等手机销售商的质疑,还有 Facebook 印度合作伙伴的不给力,仅仅是目前为止扎克伯格这个项目面临的两个难题。

为了最大程度节省数据流量和手机公司开支,Internet.org 免费服务中的新闻类文章和健康及招聘方面的资讯都是精简过的,此外还涵盖了一个纯文字版的 Facebook。Facebook 声称,该项目的首要目标,是让人们了解互联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很多印度人却想要更多,并抱怨这个项目仅仅是为了让他们登上Facebook 然后签下 Reliance 的收费套餐,而这明显和项目声称的无私主张背道而驰。

互联网活动人士也抨击了 Facebook, 指责其为了扩张自己的后花园,对合作伙伴挑挑拣拣,而不是更直接地为整个互联网提供少量的免费接入。他们的担忧触动到了印度政府的神经,后者正在考虑设立新规定来管理类似的免费服务。

扎克伯格多次拒绝谈论 Internet.org,但他对这场东征运动依旧充满激情。“互联网接入应该被视为人权和人的潜能的有力推动力,”他在上个月这样告诉联合国

Internet.org 的整套服务在上个月被重新包装为 Free Basics(免费/自由的基础),目前已进入从印度尼西亚到巴拿马等在内的 25 个国家。Facebook 也正大力投资该项目的其他部分,包括向偏远村庄提供廉价 Wi-Fi 和利用高空飞行的无人机发送网络服务信号

扎克伯格也同样下定了决心赢得印度消费者。上个月,在 Facebook 位于硅谷的总部,他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进行了一场现场直播的对谈。而这周,他又会在新德里接受来自 1.3 亿印度 Facebook 用户的提问

在八月,一位记者前往达拉维(Dharavi) 这个住着孟买百万计穷人的贫民窟的时候,就已经观察到了这个项目的前路之艰巨。

一些 Freenet(Reliance 版本的 Internet.org)的广告牌在此处树立。但在街区的羊肠小道里,人们穿着凉鞋踩在未经处理的污水中,似乎都未对其有所留意。

上个月在 Facebook 位于硅谷的总部,Facebook 总裁扎克伯格(右)举办了一场现场直播的对谈,对话方为印度总理莫迪(左)。图片来源:Max Whittaker 供稿《纽约时报》上个月在 Facebook 位于硅谷的总部,Facebook 总裁扎克伯格(右)举办了一场现场直播的对谈,对话方为印度总理莫迪(左)。图片来源:Max Whittaker 供稿《纽约时报》

在一间茶馆和十多个手机用户交流后,记者发现,根本没有人听说过 Freenet 或Internet.org, 但是针对 Reliance 的不满却不少,比如相比市场领导者 Airtel 和沃达丰 (Vodafone),它家网络实在缓慢,客户服务也够糟糕。

在附近的雅虎手机商城(Yahoo Mobilewala)、一家以向美国互联网公司致敬而命名的手机店里,店主 Rizwan Khan 提供所有主要运营商的产品。但他的那一叠装在印着“免费Facebook”的蓝色 Freenet 信封里的 Reliance 手机卡,却都只静静躺在橱窗里吸着灰尘。

印度,多数移动网络服务都是预付费的。顾客一般购买一张手机卡(SIM卡)或者给卡充值,通常一次会充 1 美元的数据流量或通话时长。手机卡销售商充当着关键顾问的角色,向人们解释店铺中各种商品。

“新顾客都不是冲着 Freenet 来的,” Khan 说,他并不是前文中的 Shoaib Khan。“即使 Reliance 的网络很好,但它的套餐却不包含 WhatsApp,这个 Facebook 旗下的热门通讯应用,而且用户如果想看到他们 Facebook 页面上图片的话,还得另外付费,”他说。“如果你需要为流量付钱的话,又何必称它是免费的?”

印度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纳伦德拉纳加尔(Narendra Nagar)商业区的话费充值站。在印度,多数移动网络服务都是预付费的。图片来源:Poulomi Basu供稿《纽约时报》印度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纳伦德拉纳加尔(Narendra Nagar)商业区的话费充值站。在印度,多数移动网络服务都是预付费的。图片来源:Poulomi Basu供稿《纽约时报》

手机卡销售商也倾向于推销最能让他们赚钱的产品。Khan 称,另一家运营商最近提供给他一个奖励计划,如果他为该运营商签下 1000 名用户的话,就可以得到一辆英雄摩托车或 4.5 万卢比(近 700 美元)。而 Reliance 没有任何类似的举措。

在孟买贫民窟里访问了二十多个人之后记者发现,有几个人尝试过 Internet.org,但仅有一人属于固定用户——一个 23 岁的青年称他在账户的预付话费用完后,通常会使用应用中免费的 Facebook Messenger 和朋友聊天。

Chris Daniels 是 Facebook 中负责 Internet.org 项目的高管,他表示,公司主要在尝试去吸引完全没有用过互联网的人群。

在上周的一个采访中,Daniels 称,在印度约有 100 万人由于这个项目而初次接触到互联网。他表示,在这些人开始上网的 30 天后,40%的人变成了付钱使用流量的用户,5%的人继续使用免费服务,而其余的人则选择了离开。

“这是一个致力于把人们带到网上来的项目,而且运行得特别好,”Daniels 说。“联结性是提高生活水平的东西。它能帮助人们更容易找到工作、改善自身健康状况,并提高自身以及下一代的教育水平。”

Reliance 的消费者业务部主管 Gurdeep Singh 为公司的网络质量做了辩解,但同时也承认,为了提升 Freenet 的知名度和说服零售商对其进行推销,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在达拉维几英里外、该公司位于新孟买(Navi Mumbai)的庞大园区里,Singh 接受了采访。“我们正在和数字文盲进行大战。”

根据 Reliance 的调研,36%的手机卡销售商自身都没有配置能够上网的手机,这让他们难以胜任该理念推广人这一角色。

但 Singh 又表达了 Reliance 对于 Freenet 的执着。Freenet 最初只覆盖了全印七个邦,但即将被推广到全国。“印度正处于必须让每个人都能够访问互联网的阶段,”他说。

虽然这是一个无数人共同拥有的目标,Facebook 为之努力的方式却遭到了互联网倡导者们的诟病,后者认为,这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在试图成为新一代用户的“网络把关员”。

“在开放的互联网上,人人都是平等的,” Nikhil Pahwa 说。他是印度新闻网站MediaNama 的编辑和发布者,也是 Internet.org 的高声反对者。“在 Internet.org, Facebook 就是那个幕后主谋。”

手机运营商 Reliance Communications 和 Facebook 搭档,将 Internet.org 以Freenet 之名引进印度。图片来源:Asmita Parelkar供稿《纽约时报》

Pahwa 协助组织过一场名为“拯救互联网”的活动,以关闭 Internet.org 和制定保护网络中立性的法规为诉求,召集了 100 万印度人向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这一原则在美国欧洲也引发过激烈辩论,它主张所有网络供应商赋予用户获取一切内容的平等权利。

印度电信监管局还在酝酿可能出台的法规。然而在一次近期的采访中,监管局主席 Ram Sewak Sharma 对 Internet.org 表达了质疑。“他们或许有美好的目标,但执行方式却并不合适,”他说。

Daniels 声称,Facebook 一直在聆听批评,并对 Internet.org 做出了很多调整,包括把平台向所有希望在上面提供免费服务的公司开放。“我们永远感激反馈,不论它们以何种形式而来,”他说。

翻译  is译社 Ariel Yang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