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Alphabet 首次打开账本,Google 的继承者站在怎样一个起点?

智能

Alphabet 首次打开账本,Google 的继承者站在怎样一个起点?

钟舒婷 2015-10-23 16:32:20

对于这家公司,我们可以期待的还有很多

今日凌晨,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公布成立以来的第一个财务报表。8 月 11 日,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突然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 Google 变身 Alphabet——成为一个个子公司的合集,囊括所有互联网服务的 Google 只是其中之一。

作为首次财报,Alphabet 还不会公布每个业务具体收入,我们看到的是 Alphabet 的整体情况(截至 9 月 30 日):

  • 今年 7 至 9 月,Alphabet 公司总收入 186.75 亿美元,比起去年同期增长 13%;利润 39.79 亿美元。
  • 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 89.9%。
  • 有 5 个产品每月能吸引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
  • 账上有 600 亿美元流动资金。
  • 员工总计 59976 人。

从探索未来的准备来看,Alphabet 的起点非常高。

市值对比:美国五大主要科技公司、沃尔玛以及阿里巴巴市值对比:美国五大主要科技公司,沃尔玛以及阿里巴巴作为参照

此外,Alphabet 的首席财务官 Ruth Porat 还宣布了一项 5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这是曾和华尔街疏离的 Goolge,哦不,Alphabet 做出的一系列缓和努力之一

数字公布数小时内,Google 股价已经上涨超过 11%,市值增加 450 亿美元。

 Alphabet 的生意,最赚钱的还是备受质疑的 Google 广告

Google 每个季度的营收增长速度一直保持在 10% 以上,十几年来,Google 的搜索 + 广告商业模式从来没有遇到任何竞争者,这是互联网历史上最挣钱的商业模式,同时也是最省力的。

Google 利润收入

Google 2008-2015 第二季度营收增长表

这个惊人的曲线主要来自两种广告:

  • Google 搜索页面的广告;
  • 数以万计合作网站上挂的 Google 广告。

通过 Google 自己的免费服务(搜索、邮箱、Youtube 等)以及合作网站收集的数据。Google 知道每个用户喜欢什么、打什么广告对他有效。

多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在互联网服务覆盖的用户量上挑战 Google。因此 Google 最大的问题是要把钱要花到哪里去而已,相当一部分收入被 Google 用来拉开服务的差距,显然已经没有搜索引擎能赶超 Google 。

但这样轻松愉快的赚钱方式已经无法在手机上延续。

首先,已经很少人在手机上用搜索框了。根据 Google 的数字,用户每月在手机上搜索 Google 500 亿次,这听上去很惊人,但大致算一下的结果是半数手机用户基本不在手机上用搜索引擎。

智能手机的应用们削弱了搜索功能,在大多数生活场景下——查天气、地点、饭馆、新闻等,都有层出不穷的应用来试图帮你解决问题。尽管所有 Android 手机都集成了 Google 搜索服务,但主动打开搜索引擎并输入关键字才能获取到的信息,已经被各类的生活、工具应用所代替。

Google 广告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合作网站也遇到了问题。手机屏幕的尺寸严重限制了网页广告的展示效果。此外以往我们习惯通过链接跳转到各个网页上,现在内容都储存在应用中。人们养成了在应用中找内容的习惯:想买东西会打开电商应用;看视频就打开 YouTube、优酷土豆;想搜新闻,可能会打开头条、微博、Twitter、Facebook、朋友圈。

这些占据了最多用户时间的手机应用,除了 Youtube 属于 Google 以外,都在自己做广告。

全球手机出货量以每个季度 13% 的速度增长,手机已经代替电脑成为人们随时随地连上互联网的工具。与此同时,Google 的移动端广告市场份额却在不断下滑,三年内从 52.6% 下降到 46.8%。Facebook 作为一个社交网站,市场份额从则 5.4% 一跃升至 21.7%。

今天 Google 的桌面广告业务依然在继续拓展中,但伴随着 PC 市场的饱和,它离天花板越来越近了(具体可以参考这里)。

搜索以外,Google 可以挖掘的广告收入还很多

迟早,Google 得解决在手机上卖广告的问题。但其实 Google 要找到下一个增长点并不难找。

靠着多年的广告收入,Google 的创始人不仅能尝试各种新奇的创意想法,同时也开发了至少 5 个用户级达到 10 亿的互联网产品。截止目前:

  • Google 搜索,每天 57.24 亿次搜索
  • Gmail 邮箱应用,9 亿用户每月使用 
  • YouTube 视频网站,13 亿用户每月使用 
  • Google Maps,超过 10 亿用户每月使用
  • Android 操作系统,14 亿用户每月使用——不包括中国 Android 用户

Youtube 是一个显见的收入可能,它更适合视频广告。本次财报公布后的营收会议上,Youtube 被称为驱动移动广告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除了广告,Youtube 还推出了付费会员服务,靠网红赚钱

另一个正在驱动 Google 移动收入增长的来源是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广告。今天中国各家 Android 应用商店的排名几乎完全由软件开发商的广告投入决定。不过应用商店的广告必然会影响用户体验,比如苹果根本没有这样的服务。Google 即便力推 Play 商店,也不会像中国厂商那样彻底地影响商店。

影响力最大、并且 Google 完全没有挖掘的是信息流广告。

今天的手机广告已经不流行 Banner,更多是插在信息流内的广告,不管是 Facebook 的信息流(News Feed)、Twitter 的时间线还是今日头条汇集的新闻之间。

Google 失败的社交网络 Google+ 曾经是这样的一个广告机会。Google+ 失败了,但不能在社交网络上打败 Facebook 不意味着 Google 不能做一个像样的阅读应用。

Google 很早便开始做新闻阅读器:

  • 2001 年 911 事件发生后,一位工程师为了汇集新闻,发布了新闻聚合搜索功能 Google News;
  • 当 RSS 兴盛时,2006 年发布了广受欢迎的 Google Reader 阅读器;
  • 智能手机时代到来后,Google Currents 在 2011 年 12 月上线;
  • Android Market 转型 Play Store 后,Google 推出了类似苹果 Newsstand 的杂志功能,主推传统媒体的数字产品;
  • Currents 后来和杂志功能合并为 Google Play Newsstand。

先后五个新闻产品,大半已经关闭,很显然 Google 没什么规划。但 Google 做新闻阅读有天然的优势,它的搜索爬虫每天从地球上每一个新闻网站抓取内容,丢进搜索框。同样的内容可以被丢进类似今日头条的容器。

事实上今日头条所做的事除了最后一步展现以外,基本和 Google 一样、只是更简单。至于头条或者其它阅读团队所推荐的“智能推荐算法”,基本上没有哪个公司有可能比 Google 做的更好。

而 Google 还有 Android。目前 82.8% 的智能手机都采用 Android 系统,Google 也不吝于挥舞 Android 的大棒逼迫厂商安装自己的应用。

苹果已经在做这样的事。中国地区以外,升级到 iOS 9 的每一部 iPhone,都强行预装了 Apple News。苹果将各个新闻源进行重组和整合,并可以根据用户的阅读喜好,进行智能地推荐话题和文章,广告收入和新闻来源分成。

如果说此前 Google 过得太轻松,没有认真看待其它更小的广告机会。随着桌面搜索市场的饱和,这将是它不得不做的事。

背靠 Android 和互联网服务收集的详细用户数据。Alphabet 只要有动力,能榨取的收入还远远没到头。

Google 以外,Alphabet 还有什么潜力?

Google 提供互联网服务并赚钱,养活整个 Alphabet 公司的 6 万名员工,以及另外 7 家非互联网服务公司。

重组过后,Alphabet 的组织架构让每一个独立业务成为独立的公司,每个公司有自己的 CEO。现在 Alphabet 的 CEO 是拉里·佩奇,主席是塞吉·布林,埃里克·施密特则是董事会执行主席。

这种结构让 Google 不用受到其他“不务正业”子公司的影响,财务表现更好,由此带高整个 Alphabet 的估值。

这些子公司将有机会像创业公司一样,用一个更小的团队、依靠 Alphabet 的投资去颠覆各自的新市场。此外,由于子公司业务独立,还拥有自主融资、上市的机会,将鼓励更多人才加入这些公司。

但即使创始人们宣称这些项目未来面向的用户都超过 10 亿人群,但诸如生命科学、延长寿命这种生意,在短期内见不到产品上市,更不必提为 Alphabet 带来收入了。

 智能家居硬件:Nest

智能家居公司 Nest 成立于 2010 年,2014 年被 Google 收购,CEO 是前苹果主管 Tony Fadell。

根据 2014 年被收购前的数据,约有 100 万个家庭购买了 Nest 恒温器。最便宜的 Nest 恒温器售价为 199 美元, 此外 Nest 旗下还有烟雾报警器、 DropCam 摄像头等产品,

围绕 Nest,Google 建立了一个平台,允许第三方设备访问,与其进行通讯连接。各家的灯泡、体重计、路由器、电视、电冰箱、空气净化器等等全都接入了以 Nest 为核心的智能家居平台。软件方面,Google 在秋季还推出了 Brillo OS 物联网操作系统。

据估计,智能家居市场在 2020 年可到到 586.8 亿美元,Nest 作为这个领域的先行者,并且有 Google 在软件、数据方面的支持,售卖硬件虽然不会带来爆发性的指数增长,但随着智能家居的普及,好评满满的 Nest 的销量增长至少是不愁的。

风险投资:Google Ventures、Google Capital

Google Ventures 是 Google 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成立于 2009 年,负责人是 Bill Maris。

目前,该公司共投资了 300 家初创企业,总共花出 20 亿美元以上,每年有 3 亿的投资预算。

截至目前,Google Ventures 已经参与了许多明星创业公司的初期融资,例如 Uber,Slack,Medium 等。根据 CB Insight 的报告,Google Ventures 是去年第四活跃的基金,所投项目中有六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其中有 14 家公司的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所谓的独角兽创业公司。

在未来 3- 5 年,这批独角兽公司被收购或上市,尽管 Google Ventures 在这些公司中所占的股权比例不高,但处于融资早期的带来的回报可预见到 Google Ventures 也会得到丰厚的利润。

另一家 Google Capital 则成立于 2013 年,专注于成熟公司的投资基金。由一个 15 人的投资团队组成,三名负责人直接向 Google 的高级副总裁 David Drummond 报告。

Capital 投资的都是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创业公司,目前共参与了 24 个项目,涉及行业较广:教育、软件、医疗、金融行业。这些公司的技术都拥有明确的运营模式,并且有快速扩展,并且属于能看得到投资回报的类型。

健康护理、生命科学:Life Sciences & Calico

Life Sciences 原属于 Google X 实验室项目,负责人是在医药研究领域耕耘 20 多年的 Andy Conrad。

目前的项目主要有:能检测糖尿病指标的智能隐形眼镜、供给帕金逊患者使用的 Liftware Spoon 智能勺子,以及为了建立健康人体的图谱,从人群中抽取遗传和分子信息的 Baseline Study 研究、健康检测手环等。

可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可检测血糖的隐形眼镜

产品的研发进度比想象中快,与瑞士制药巨头 Novartis 共同开发的智能隐形眼镜,估计明年就会进入各大诊所测试。

相比 Life Sciences,Calico 更关注与与生命相关的重大疾病、精神疾病,该公司团队阵容华丽:CEO 是苹果公司现任董事长 Arthur Levinson,CTO 是来自罗氏生物制药公司的前首席医疗官 Hal Baron,首席科学官则由普林斯顿大学的遗传学教授 David Botstein 担任。

产品化方面,今年 2 月,Calico 与制药公司 Abbvie 合作,共同开发面向老年人的疾病治疗,根据协议,Calico 将负责药物研发和试验,而 Abbvie 则负责协助并且进行产品开发和上市。

最新的消息是,Calico 公司与 Ancestry 进行合作,针对 Ancestry 庞大的族谱基因数据库,用分析工具和算法来调查长寿者的家谱,以及基因里蕴含的生命信息,同时将研究的结果建模并产品化,用于分析和预测个体的寿命,并逐步研发出延缓或阻止衰老的药物。

基础设施:Project Fiber

Google Fiber 成立于 2010 年,是为了建造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的网络公司,2012 年开始为居民提供每秒 1000Mbps 的高速光纤服务。

截至目前,Google Fiber 已经为美国 9 个城市的居民提供网络服务,用户缴纳 70-120 美元后,就可以用上比传统带宽快 100 倍的网络。

目前,这个项目还在拓展当中。

遥远的未来:Google X 实验室

以上提到的部分项目从 Google X 实验室出来的,让这看起来像 Alphabet 公司的研究院,为十年后的技术做准备。

其中下一个最有可能可以走出实验室的项目就是无人驾驶项目了,尽管无人驾驶汽车起码要到 2020 年才能上路,距离商用更为遥远,但在雇请曾在汽车比价网站 TrueCar 担任总裁的 John Krafcik 来担任 CEO 后,即使有一天 Alphabet 宣布要自己造汽车也不足为奇。

在这里诞生的想法大多数还处于概念阶段,应对未来所进行的长期研究:为了普及互联网的 Project Loon 热气球计划、负责运输的 Project Wing 无人机等等……

毫无疑问,对于 Alphabet 这家公司,我们可以期待的还有很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