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原来大众公司的美国主管早在 2014 年就知情“排放门”

Danielle Ivory, Jack Ewing2015-10-10 16:00:34

所以蚁穴虽小可以溃堤,大众说:“这下我们全搞砸了。”

大众集团美国公司主管承认,他在 2014 年春天就知道公司出产的汽车有潜在的排放问题,而这早于之前美国管理层承认的时间。

根据德国大众集团美国总裁迈克尔·霍恩(Michael Horn)为周四的国会听证会准备的证词,他当时被告知有“排放不合规”的潜在可能,但也有人告诉他,公司的工程师将会与美国环境保护署协作解决这一问题。他还提到,同年晚些时候,他被告知大众公司的技术团队已经部署了详细计划,以使车辆的排放符合规范。

然而直到 2015 年 9 月,大众才在与监管机构的一次会议上透露,他们在某些柴油车辆上装配了所谓控制排放的装置,其目的就是在排放测试中有效地降低尾气排放。该软件能识别车辆究竟是在一个测试实验室环境中行驶,还是在实际道路上行驶,然后就能据此控制污染物的排放水平。

对此,该公司并没有提供解决方案。德国政府已经给了大众公司一个截止日期,在周三晚上前,大众应该呈递一份关于修复这些车辆问题的方案。

在听证会上,霍姆就大众的这场骗局道歉,并详细描述了它将采取何种步骤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包括出台对受影响车辆的补救机制,以及采取措施让这种情况不再发生。

霍姆在他事前准备好的证词中提到,大众公司已经在“日以继夜地寻找对每一辆受影响车辆的补救办法。”他解释说,一共有三组车系受到影响,每一组都装配了三代两升柴油发动机中的一代,每一代都需要不同的补救方案。大众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将在 2016 年底之前完成对全部 1100 万辆受影响车辆的修复。

霍恩表示,在大众公司和美国官员共同处理这一问题的同时,未来车型上的部分功能还是需要监管部门的批准。但由于目前这一进程还没有完成,公司已经撤回了对 2016 款车辆认证的申请。

他同时提到,公司已经在审查其内部程序,以确保不会再次发生这类欺骗事件。“大众公司知道,光说不算数,我们接下来数周数月会怎么做才算数,”霍恩说。

一名来自大众公司的发言人称,霍恩在 2014 年确实“还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大众汽车配有这种欺骗装置”。据发言人简娜·吉尼万说,这一消息“在过去几周之内只告诉了霍恩和美国政府”。

就在努力重建它严重受损的信誉的时候,大众公司也在试图缩小其罪行的严重性。

大众的新总裁马蒂亚斯·穆勒在周三刊载于《法兰克福广讯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上的一篇采访中称,只有部分员工卷入了这起欺诈事件。穆勒还说,他不相信自己的前任马丁·温特科恩对欺骗行为知情。

“你真的觉得一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有时间来了解一个引擎软件的内部运作吗?”穆勒告诉报纸记者。他说,温特科恩太忙了,每三年才能到访保时捷久负盛名的、位于德国维塞克的研发中心一次。

穆勒说,确实有四个人(比此前公布的多一名)在丑闻之后被停职。

不过穆勒并没有透露第四个被停职的人的名字,另外三个人分别是乌尔里希·哈肯贝格(Ulrich Hackenberg)、海因茨-雅各布·纽塞尔(Heinz-Jakob Neusser)和沃尔夫冈·哈茨(Wolfgang Hatz)。三人均在大众公司中身居要职,并与引擎研发工作相关。

穆勒说,第四个人不属于公司高层管理者,而其它一些可能卷入此事的人员已经退休了。

这种“该事件只是源起于一小部分管理者”的说法遭遇了来自外界的怀疑,并催生了一个疑问:大众公司是否能致力于改变导致丑闻问题出现的企业文化。而且,监查穆勒的大众公司监事会周三任命了一个公司内部人员作为主席。

分析人员同时还质疑说,大众高层主管通常都具有工程学背景,他们怎么能对这种从根本上影响众多车辆性能的技术一无所知呢?还有,穆勒在采访中并没有解释,美国环保署官员去年就提出了车辆在测试中和实际道路行驶中排放量存在巨大差异,公司高管又怎么会没有觉得哪里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呢?

“只有少数关键人物知道这件事情,这看起来有点不可能,”威尔士卡迪夫商学教授彼得·威尔斯说,他一直在追踪关注汽车产业。“这其中肯定是沟通或者是信息流哪里出了问题。”

大众公司极力想在不影响车辆性能和节省燃料的基础上解决车辆问题,因为他们要化解车主们的诉讼,而这起丑闻已经使车主的车失去了部分价值。

尽管如此,行业专家称,目前尚不清楚大众将如何满足车主的要求:大众想要兼得车辆的性能和燃油经济性,而监管方希望车辆达到排放标准。正如穆勒在《法兰克福广讯报》采访中承认的一样,这次欺骗在大众公司内部的起因,就是因为新的引擎系列不能达到美国环境污染的控制标准。

穆勒说,决定使用非法软件这事,发生在大众向新一代高压共轨技术柴油机转型期间。他并没有说明具体时间,但是大众在 2008 年左右就开始销售带有这种技术的汽车。

“向现代共轨发动机技术的的转型,和决定以柴油机返回美国市场,二者发生在同一时期,”穆勒称。“很显然它们并没有成功地达到美国严格的排放法规要求。”

2013 年,一个非盈利团体与加州监管机构一起,开始对真实行驶在道路上的柴油车排放进行测试,其中就包括大众的车型。他们很快就发现,在实际道路上行驶的车辆数据和实验室数据有着离奇的偏差,并在第二年出具了一份研究报告。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左右,大众的美国总裁霍恩被告知了潜在问题。

在有关此问题的监管加强的同时,大众予以了反击,试图寻找研究的漏洞。尽管如此,美国环境署称,大众公司还是在 2014 年 12 月自愿发起了召回,试图在某些柴油机型中解决这个问题。但这次并没有解决问题。

在过去的数周里,大众公司一直在处理欺骗的后果,而受影响的数百万辆轿车和轻型商用车主要都在欧洲,在美国则大约有 48 万辆。

这场危机已经让该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温特科恩下台了。在上个月末被任命来接替温特科恩之前 ,穆勒曾是大众旗下子公司保时捷的首席执行官。

周三,大众公司任命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汉斯-迪特·波奇(Hans-Dieter Pötsch)为公司监事会主席。波奇今年 64 岁,是奥地利人,他被认为和保时捷家族有密切的联系,而保时捷家族现在持有大众公司大部分股权。

公司还委任保时捷家族在大众公司的代表沃尔夫冈·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来领导正在调查排放欺骗事件的委员会。他会和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一起开展工作。后者是由公司请来协助进行内部调查的第三方。

然而波奇警告说,公司在做好准备把调查结果公之于众之前,还需要一些时间。

波奇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说:“大众公司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我们必须度过目前的危机,但我们同时也必须确保,在一个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节奏变革和发展的行业里,大众公司能继续向前发展。”

翻译   is译社 刘昉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