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香奈儿和圣罗兰的一场航空大冒险|巴黎时装周评论

Vanessa Friedman2015-10-08 18:50:22

一个品牌总得创造出一条具有辨识度、稳定可靠的基本标准线来定义自己。

巴黎电 - 在巴黎时装周的倒数第二天,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在巴黎大皇宫里造起了一座航站楼,为了更好地展现他为香奈儿(Chanel)制定的航空计划,这里配有 5 号登机口(No.5)、出港大屏幕(飞往香港、纽约、莫斯科和罗马)、候机厅里的金属椅子,还有几名空少。他就这么做的。

1

1

或者说,是老佛爷这么做的,同样是香奈儿的秀上,他曾经造过一个赌场、一个咖啡馆、一家超市以及巴黎康朋街。而且在 2012 年,他还造过一架飞机。

必须说明的是,那时候他造出来的是一架喷气式飞机的内饰部分(当然,是头等舱的座椅),话说回来,那是为了一场高级定制秀。你听说过买满一个衣橱吧?这就像是买出一个道具间。不过呢,社会主义者在英国和欧洲其它地区都越来越多。现在对于挥霍和奢侈来说,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所以对于香奈儿来说,这就已经等同于节俭预算了。

(不仅如此,这还是一个卖出一大堆手提行李的好机会。)

1

现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品牌在 T 台上回收创意了。爱马仕Nadège Vanhee-Cybulski 为该品牌的核心产品提供了更多不同的版本:丝巾连衣裙、绵软的皮革制品、大方格子羊毛呢披肩。Sonia Rykiel 的 Julie de Libran 排出了一系列充满 Rykiel 风格的单品,比如多层褶皱的单肩鸡尾酒连衣裙、带亮片的斗篷式连衣裙、皮革流苏、燕子印花以及丝质长裤。

1

这也并不一定就是坏事:一个品牌总得创造出一条具有辨识度、稳定可靠的基本标准线来定义自己。况且一个不言自明的真理就是,在《奥德赛》之后就不再有新的故事了,区别只是在于表达方式。

这一点,老佛爷和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海蒂·斯里曼尼最清楚不过。他们都是能将大批量高度商品化的系列成衣伪装成某种时装表演艺术的大师。这是他们惯常的手段。

周一晚上,在他大如巨窟的仓储式空间里,斯里曼尼将一个巨大的、转动的机械立方体架在了 T 台的尽头,在它的上方,条形灯以垂直的模式排列,就像许多来自外太空的光束,然后立方体对半劈开,穿着各色外套的模特涌出来。

晚装外套(夜会便服、皮草毛茸茸短外套、银色植绒慵懒彩虹色针织衫),工作外套(双排扣防雨风衣、亚光蛇皮外衣),以及周末穿的外套(拼贴丹宁披风、狮头图案夹克、做旧皮外套)。斯里曼尼设计的外套被一群常常带着皇冠在地下俱乐部整夜跳舞、宿醉的瘾君子妖民穿着。再配上各色各样的丝滑蕾丝小连衣裙,这些小裙子未来极有可能会成排地挂在门店里,或者至少它们现在提供了这种可能,而且希望到时候它们能比 T 台上看到的这些稍微合体一点。它们多数看起来比现场这些凹胸的、未发育完全的小孩要大起码两个号(希望这只是造型风格的需要,而不是因为裁剪缝纫上的偷懒)。

1

另外,还有斜裁的黑色配银色银幕女神长款礼服、精致的高跟凉鞋,以及惠灵顿长靴。不好意思,它们已经正式被命名为“圣罗兰节日靴”了,这一串单词虽然和整个节日精神都背道而驰,但是产品可能会非常成功。当然,到最后压轴的还是外套。它们既基本、又产品化。

在老佛爷的香奈儿秀场上,最后出场的也是粗花呢外套和髋关节处带褶皱的丝绸裙子,稍带褶边和羽毛装饰的雪纺派对连衣裙和绗缝背包。你可以扮得很酷,就像他所做的那样,反戴一顶棒球帽、化上大面积的飞行眼镜妆、配一双休闲由华美的勃肯拖鞋(实用型鞋履是大势所趋)以及一双银色的驾驶手套。你可以穿一件适合飞行的蓝色配上法国航空那种白色和红色的宽松针织毛衣,还印着飞机印花。你可以选择一套能改变你体型的服装,比如外套配半裙的严格直线条轮廓,没有口袋也没有领子,或者叠穿一条的裙子(长度到小腿中间的连衣裙或者将一条裙子穿在同花色的宽松长裤外面)。不过基本单品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

1

1

老佛爷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有一种能力,能在一个基本的原型上创造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变化来。如果你觉得对其中有些理念理解起来很费劲的话(油亮的黑裤子配在一条同系裙子下面,再穿上一件水晶闪耀的黑色蝴蝶结马甲:一套带有诱惑性的粉色褶边裙子里面穿裤子的组合),你随时可以向地面控制站求助。

Sonia Rykiel 的 Julie de Libran 在品牌位于圣日耳曼大街上的旗舰店里制造了一种舒适的氛围,带来了一个大家熟悉的以 Rykiel 的方式卖弄风情的女子。在那里,一条闪闪发光的 T 台铺设开来,带有“Bluebird”和“Nymphea”字样的鸡尾酒瓶在眼前来来回回,歌手 C.A.R.(又名克洛伊·劳伦)在一个黑色小房间里就位,穿着一件 Rykiel 的亮片上衣,准备现场献唱。秀场有一种充满诱惑的亲密感觉,一种窃窃偷窥女孩们为夜晚外出而精心打扮的氛围。所以也让人能很容易地判断出来,这里没有什么适合白天穿的衣服。

1

1

在 Vanhee-Cybulski 为爱马仕创造的作品里,她用钩针编织了一个好故事,而不仅仅是一条好的针织迷你连衣裙。尽管她的第二个系列比首个系列更加轻盈和宽松(同时也更讨喜),但在一条备用的白色 T 台上,斜纹丝绸的黑色背带礼服裤裙、小牛皮和丝绸褶皱袖子的连衣裙、长款蓝黑色马甲都看上去难以形容(且奢侈昂贵)地恰到好处,却又寡然无味。

1

 

翻译 is译社 刘昉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