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时装周患上“取悦Instagram强迫症”?|巴黎时装周评论

Vanessa Friedman2015-10-03 19:30:46

为了似乎更棒的数字化展示和传播性,设计师们拼了

巴黎电 - 周三日落 5 分钟之后,埃菲尔铁塔华灯初上,红色、粉色、紫色、蓝色和白色——还有波卡圆点、渐变水彩的亮色和“La Mode Aime Paris” (巴黎时尚)的字眼——都随着长长短短、高高低低的皮雅芙式旋律和管弦乐章跃动着(艾迪特·皮雅芙是法国著名、最受爱戴的女歌手,其代表作为《玫瑰人生》,译注)。

这特别的音乐和灯光秀是专为迎接时装周的到来而设,由巴黎市长安妮·希达戈启动。她在托卡德罗广场附近的一个演讲台上按下了巨大的红色按钮,开启了这一盛大的灯光表演,站在她两边的分别是 Dior 的首席执行官西德尼·托莱达诺和法国高级时装工会主席拉夫·托莱达诺,法国高级时装工会也正是此次时装周的组织方(两位托莱达诺并没有亲属关系)。

这可能有一些喧宾夺主,但无疑又抓人眼球。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基本上就是时尚圈的现状。每一场秀都需要有一个大特写来让人们看清时装的剪裁和细节,比如 Ann Demeulemeester 的设计师塞巴斯蒂安·缪尼尔就将纯黑色皮质吊带叠穿在雪纺的斗篷和垂感十足的裤装上,油亮面黑皮掩映在羽毛图案和木纹图案之间,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巴黎罗莎(Rochas)的吸睛混搭。 

1

设计师埃里克桑德罗·德拉瓜将加拉达利视为他的缪斯,加拉达利让他想到了——长颈鹿。(达利女士和这个品牌的关系从来都难以言说,但在时装界,超现实主义越来越像是人们抛弃明确性的一个借口了。)

长颈鹿在一轮渐渐升起的红日之下,雕刻于薄纱之上。如果这还不够迷惑,那么还有超大号的金属色果缤纷提花套装,胸前超大号塔夫绸蝴蝶结就像要把胸部当作一件礼物包装起来一样。T 恤上面有冲浪海滩风景画和层层叠叠的欧根纱。粉彩乳胶内衣在女王般的曳地透明蕾丝长裙内闪闪发光。裙子本身就十分惹人可爱(有 Roshas 的一贯的轻盈),但总有一种哗众取宠的嫌疑,也可以说是哗众取悦 Instagram 的味道。

1

但现在说时尚爱 Ins 或是 Ins 爱时尚云云早已经成了陈词滥调(据报道称,Instagram CEO 凯文·西斯特罗姆也到了巴黎与设计师们闲谈)。但在我看来,因为 Ins 遇到了时尚,它成了这个时代更具有破坏力的创造。

坦白地说,罪魁祸首不只有 InstagramYouTube Periscope,还有所有的社交平台都要算在其内,这些社交媒体缩小了这个圈子的屏幕,这就促使设计师们不得不用极端的设计来博眼球。

当然了,还有不为所动的 Chloé,克莱尔·怀特·凯勒将风格软聚焦在了格拉斯顿伯里摇滚时代的时装上,这一季的服装大胆启用了彩虹条纹,流苏乔其纱农夫裙和露肩蕾丝边衬衣搭配丝质针织运动裤,晚礼服和膨胀型宫廷马裤。去掉了硬线条和绚丽的着色(也没有任何真正的结构),在屏幕上一目了然,他们没有抗议得太多——但意旨却不言自明。

1

1

值得一提的还有 Paco Rabanne,设计师胡利安·多森纳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中间地带,优雅又不失时尚感。一个两边印有蕾丝花纹的金链邮差吊带裙,内搭橄榄绿棱纹贴身内衣,颜色跳跃醒目;还有饰以流苏的掉裆宽松长裤滑过 Paco Rabanne 的带腰扣女士内衣;混杂皮质和纱质丝绸的洋娃娃裙装上,还出其不意地饰以金属环和银链。

但也还有 Balmain。设计师奥利维埃在 Instagram 上面有 130 万名粉丝(来自时装秀当日早晨的数据),这些粉丝毋庸置疑在追捧着他的广告大片,喜怒无常的自拍以及他与蕾哈娜的合照,他是社交媒体上的大红人。周四,有一大群人在斯克普大街上的洲际酒店外守候,就为了能够一睹 Balmain 秀场上超模的芳容:GigiBella HadidKendall JennerJoan Smalls Doutzen Kroes

1

但模特们穿的究竟是什么?闪亮宽网镶金色珠子的渔网铅笔裙和点缀着蓝绿宝石的衬衫裙;弗拉明戈式层叠的雪纺或是皮裤和连身裤,就像是一群褶皱的蜥蜴;绳结外套和合身晚礼裙,大腿两侧饰以亮片装饰。肩部坚挺或是做出夸张的曲线,腰部宽腰带紧扎,色调是卡戴珊式的裸色与黑色。除去麂皮男士套装以外,整体效果显得十分厚重。

虽然这要好过上一季的贝拉吉奥王朝幻想曲,但从整体上看依然没有特别哗众取宠。要想理解这一切,你就需要意识到,越来越宽大的线条会带来更棒的数字化展示效果(即便他们还加宽了服装底部)。

品牌在秀场记录中写道:“许多人因绕过了传统的新闻把关人环节兴奋不已,而社交媒体对 Balmain 的拥护,则无时不刻都能让我们感受到这种兴奋。”

时尚圈的强迫症是显而易见的。当然也是因为有人从中受益。

翻译:is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