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烈焰红唇好时尚,但是姑娘,你可知道红唇最初很不入流?| 好奇心商业史

张田小 2015-09-20 17:00:00

烈焰红唇这段正位史的确稍微长了一点——大约是 4950 年。

古代人所说“朱粉不深匀”还能“闲花淡淡春”也许是骗人的。按照现在的流行来说,不抹个红唇能出门吗?

在电影 Why I Wore [red] Lipstick to my Masectomy 中,女主角昂然地喷了一段:“我爱涂大红唇,这是我的选择。有了大红唇,我能更自信,全世界都在关注我。这是一种魅力,更是一种权利。”

这段溢美之词来得有点陡峭,红唇的美显然也退而求其次,表达权利才是终极目标——这的确也是整个红唇进化史的关键字眼。现在被视为最时尚的红唇妆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被大众审美所接受。之后,它能走向更多人的心扉却还是因为几场政治运动。

《广告狂人》里的男 N 号广告业务员 Ken Cosgrove 里也讥诮陈词:“大红唇就是为了让女人满面红光地迎接男人的注目。”

是的,对于烈焰红唇的评价无法避免地要参杂一些男性反馈在其中。有一种观点直白地表示,女人的丰润红唇是人类面部器官一个羞涩的性暗示。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烈焰红唇存在的大部分时光里,它都被视为彩妆界的“异端”。在历史上,它总是被拿来和出售性关系的女性联系在一起。

当然,一些阿尔法气质型的女人可以完全超越了世俗的审美去驾驭它。

据说,贴有终极性感标签的埃及艳后本人,就是涂着鲜红的唇同时搞定了凯撒和安东尼。
有意思的是,那位英格兰历史上都铎王朝的著名童贞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也是大红唇的粉丝。显而易见,女王本身不需要取悦任何男人。尽管在 16 世纪的英国社会,烈焰红唇是社会底层不正经务工人员的象征,但在宫廷,伊丽莎白热爱这种 16 世纪的前卫妆容。

。

。。

埃及艳后的扮演者 Elizabeth Taylor

伊丽莎白一世伊丽莎白一世

Cate Blanchett扮演的伊丽莎白一世

Cate Blanchett 扮演的伊丽莎白一世

无论怎样,一样物件儿从发明之初到走向大众都需要从主流社会里找几个意见领袖来捣鼓一下社会舆论走向。烈焰红唇最开始是不入流的,底层的,不高雅的,但就如同奢侈品的进化史一样,是由上至下推广开来。
不过,这不能单纯怪罪社会的不宽容度。一般来说,社会的审美改变都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去启蒙。
退回来看看当时的时代背景就明白了。在 1770 年的英国,任何形式的化妆都是被禁止的。法律认为:这有勾引男士之嫌。
这当然荒谬至极,如果男人被美好的事物吸引和牵绊,关女人什么事?难道在遥远又明目张胆的男权社会,聪明的男人们不能分辨女人自然纯色和新鲜西红柿颜色的区别吗?
反观同时期的法国宫廷,红唇却很走红。
18 世纪的法国刚经历了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执政,精致洛可可艺术之风也正盛行,宫廷人士装扮繁复又夸张——红唇就是宫廷时髦女士的必备打扮。但在较为保守的英国,人们所持的观点依然是“化妆就像谎言”,一直到了1854 年英国才稍微对大红唇松了口。
到 1880 年左右,演员 Sarah Bernhardt 在时尚杂志上展示了红唇。那时,女人们仍不愿意带妆出门。这位当时名噪一时的《哈姆雷特》的主角涂着红唇厚着脸皮上了大街。
还好的是,现代的烈焰红唇产品还算形成雏形——据说已经是一支唇膏的样子。所以她不用拿着一把刷子从一个罐子里掏出红色膏状物体,再抹在唇上。Sarah Bernhardt 激动地用“爱之笔”来形容这种红色唇膏。

但那是 Sarah Bernhardt ,她也算是一个时代的出位者。

想象一下那些小说或者历史上的聪明女人,墨西哥的女画家弗里达,或者俄罗斯历史上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反正就是被后来的文字塑造得聪明、清醒,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女人样子。Sarah Bernhardt 也是,她拒绝穿紧身胸衣,还愿意在演戏时演男人角色,做了一些平常女人都不会也曾想过的事。

。。

。。

。。

。。

。。

。。

。。

事实是,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愿意去拥抱烈焰红唇的时尚潮流。

19 世纪倾国倾城迷倒巴伐利亚君王路易一世 Lola Montez 就说:涂这种颜色唇膏,女人是走向毁灭。
当时的社会观念还普遍认为:美来自内心,而红唇之美是借了外力,是一种力量的象征。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何大红唇成为了女权主义的一个象征。在 1912 年纽约市的妇女参政的游行抗议中,Elizabeth Cady Stanton 和 Charlotte Perkins Gilman 都在游行时抹了大红唇。
很快,烈焰红唇的妆容就被视为代表一种“妇女自由”——不是从性观念的角度,而是从自由的角度。
接下来,这些新时代的先进女性又找到了新的颜色——转而涂更深的红色唇膏,成为挑战男权社会的典型象征。由于担心对男权社会的过度挑战,1920 年前后的纽约,女性被禁止使用所有颜色的口红。

但很快这种红唇风潮就从一代人的政治话题安全过度到了另一代人的审美话题。一些人认为红唇没有什么政治意味,也不牵涉“自由”、“统御”、“反抗”这些字眼。

说到底,红唇只关乎美与不美。

据说希特勒也不欣赏红唇之美,确切地说应该是,希特勒“讨厌红唇”。如果有去拜访他,应该“避免红唇打扮”。
但没有多少人搭理希特勒,在二战时期的美国,甚至是英国,女人涂抹有颜色的口红成为一种爱国义务——女人应该看起来美丽和精神,这样男人们才能在外打仗时有所念想(似乎又绕回了女权主义者无法接受的话题)。这也决定了所有的唇膏几乎都是红色的。
当时的口红被贴上的标签有:“有辅助功能的红色”、“为战争期间女性服务的口红”、“一种抗战的红——全新口红的颜色”等等。
在 1950 年前后,红唇装扮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标准妆容了。那时,98% 的美国女人都会涂红唇出门,再也没有人说红唇是“大逆不道”了。

随着战争的结束,关于红色口红的形容词也悄悄发生了一些变化,与“抗争”再无关系,对红唇的描述转而是单纯的描述——“爱那种红吧”。Marilyn Monroe,Rita Hayworth 和 Elizabeth Taylor 都是大红唇的忠实粉丝。

。。

。。

。。

。。

。。

。。

红唇终于被普罗大众以美的形式收纳。在之后的不同的年份,Vogue 、ELLE、Cosmopolitan 都曾盘点过“10 大最受欢迎的红唇品牌”。Dior 、Chanel、Tom Ford 、Lipstick Queen、MAC、NARS、Bobbi Brown、YSL 、Rimmel 都悉数上榜。红色唇膏终于可以和服装一样放到时装杂志的重要位置。

算一算,烈焰红唇从不入流到最时尚的正位史的确稍微长了一点——大约是 4950 年。

但这不妨碍烈焰红唇的美和意味深长——它有难得的两面性:既在长时间内被贬低为一种不入流的底层社会打扮,拿来和性话题扯在一起;但同时又能拔高到去帮助一群人高唱爱国凯歌和表达女权主义的政治立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