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从 Uber 到 Airbnb,硅谷互联网公司换了一种方式进中国

智能

从 Uber 到 Airbnb,硅谷互联网公司换了一种方式进中国

唐云路 2015-09-07 22:00:00

这是一个无数外国公司带着希望而来,又黯然退出的市场

“你在全球比我们早,但我们总有一天会超过你。”这是滴滴快的 CEO 程维第一次见到 Uber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时说的话。至少,他上周是这么对《华尔街日报》说的

对于第一次与竞争对手 CEO 见面,Uber 方面的回忆则完全不同。据一位 Uber 发言人的说法,程维在友好的交流中对卡兰尼克说:“你给了我灵感。”

一场“你说了”、“我没说”的争执大约是滴滴快的和 Uber 之间最平和的冲突。今年 2 月,滴滴与快的宣布合并之后,双方之间的竞争便趋于白热化。

有消息称,Uber 正在为中国公司单独融资 10 亿美元,让这个公司的估值达到 70 亿美元。虽然传闻细节有多个版本,但可以肯定的是——Uber 将在中国引入本土的风险投资,并作为一个独立公司在中国上市。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Uber 母公司估值超过了 500 亿美元、还没有上市计划。

但 Uber 在全球没有第二个滴滴快的这样的竞争对手。今年 2 月宣布合并的滴滴快的快速将业务从赚不到钱的出租车转向自己控制的专车。在夏天完成了 20 亿美元融资后,滴滴快的已经有超过 35 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正如卡兰尼克早些时候谈到过的:“中国和世界其它地方太不一样了。”在欧洲、南美等地,Uber 的到来往往意味着商业竞争结束,惟一的挑战是当地政策限制。在中国,Uber 最大的问题是滴滴快的,以及它背后的投资方腾讯、阿里巴巴。

在中国设立相对独立的团队、引入本土风险投资……这些都是 Uber 为中国所做的准备,也是新一代硅谷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的标准路径。Evernote、LinkedIn、Airbnb 都用了类似的方式。

进入中国的新方式

4 年前,当 Evernote 考虑进入中国的时候,CEO 菲尔·利宾(Phil Libin)说自己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其他的科技公司都失败了?”

2012 年,Evernote 推出了中国版产品“印象笔记”。印象笔记并不仅仅是一个 Evernote 的中文版本,而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产品,它就像是 Evernote 的一个克隆,服务器、运营团队和客服都在中国本地。本土化产品背后是中国宽带产业基金领投 7000 万美元融资。

“从 2012 年 5 月 10 日宣布到现在的这一路,我和我的同事们把印象笔记当成了自家的创业公司。”谷懿在总结几年的工作之时,这样写道。3 年下来,印象笔记中国注册用户达到 1500 万,成为 Evernote 全球第二大市场。

2014 年年初,刚刚上任的 LinkedIn 中国区总裁沈博阳面对媒体常说的一句话也是:“我们就是一个创业公司。”

那年 2 月,领英中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获得宽带产业基金和红杉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

为了维持创业公司状态,领英中国宣布员工不拿 LinkedIn 全球的股票,而拿中国公司股票期权。

靠股票维持创业公司状态

期权激励通行于硅谷的创业公司。当一个新的公司要和甲骨文之类的巨头甚至更早的创业公司比如 Google、Facebook 竞争时,往往提供不了同等的薪水以及同等的福利环境,能用来激励员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财务回报,在创业初期只有期权。

股票价值会随着公司增长而激增,公司上市的那一天,就是回报到来的时候。Twitter 上市的当天,大约有 1600 人因为手上的股票在那一天获得超过百万美元的资产,大部分是 Twitter 的老员工。

Uber 在过去的两年间进行了 5 轮融资,估值从 35 亿美元上升到 510 亿美元,增长率 1457%。同样的两年时间,苹果的市值涨了 70% 左右,已经是成熟公司里罕见的高增长。这样的差异最终将反应在两家公司员工通过股票得到的回报。

对于 Uber、Airbnb 之类已经有数百亿美元估值的创业公司来说,从今天到上市,能有数倍的增长已属不错。而它们在中国更接近自己早年的状态——从零开始的业务,上千个百分点的增长。

拿中国公司期权意味着员工的股票收入将与中国地区的业绩挂钩。

这一批进入中国的硅谷创业公司用来激励中国团队的正是这样的愿景:你已经错过了 Google、Twitter、Facebook 的原始股,也错过了见证 Uber、Airbnb 们的估值从几亿爬升到几百亿美元的奇迹。

但是现在,摆在中国团队面前的是一个类似加入早期 Uber 的机会。它们希望像在创业初期一样,激励在中国开拓市场的团队。

因为只有像创业之时的状态,才能在中国市场生存下来。

但这可能还不够

相对于那些早年进入中国的外企,新一批硅谷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股权结构为员工提供了更好的工作动力。但是反应速度的问题并没有随之消失。

在加入 LinkedIn 后接受的一系列密集的采访中,沈博阳每一次都会谈到他享有的独立与自主。但具体到对核心产品 LinkedIn.com 的调整,速度依然很慢。

沈博阳告诉《好奇心日报》,他提交的第一个产品需求就是用手机号码注册,而这个需求直到 18 个月以后的今天也没有实现。最终沈博阳选择去做赤兔,一个需要冒险,但完全由中国公司控制的产品。

这就像 eBay、雅虎、亚马逊等上一代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前车之鉴。

“当中国公司有了新的创意,我们需要向总部报告,并等待他们的反馈,”正如曾在雅虎中国任职的一名员工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说的:“当他们同意的时候,已经晚了。在和本土公司的竞争中,我们已经落后了。

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 10 个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公司占了 4 个。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 4 家公司的市值之和目前接近 4000 亿美元,接近 Google。这几家公司各自每年都会通过投资扶持海外新商业模式的本土效仿者。

Uber 在中国的反应已经不能算慢。进入中国不久之后,Uber 就将在中国定位不准的 Google 地图换成了百度地图、提供支付宝和银联支付。在观察到中国用户习惯电话与司机联系之后,Uber 新版已经会自动在下单后弹出拨打电话的提示。

Uber 路演文档显示,中国用户使用率增长速度远远超过美国Uber 路演文档显示,中国用户使用率增长速度远远超过美国

当滴滴和快的合并时,程维发给快的员工的邮件里只提了一个竞争对手,便是 Uber。Google 之后,你再也看不到哪家海外互联网公司能让本土巨头如此紧张。

但背靠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滴滴快的并没有留给 Uber 太多时间。

滴滴快的今年 5 月才推出滴滴快车服务,与 Uber 的低价服务人民优步竞争。不到一个季度时间,滴滴快的每天已经在处理 300 万个专车订单。根据 Uber 路演文档引用的第三方数字,滴滴快的目前占据着整个专车市场的 80%。

面对擅长用人海战术进行地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Uber 在进入一个新的城市的时候,仍然坚持着全球通行的 3 人团队开辟市场。

小团队在提升工作效率的同时也对团队成员的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而招高水准的人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到目前为止,滴滴快的的专车业务已经覆盖了全国超过 110 个城市,而 Uber 只有 18 个。

速度问题对于最近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创业巨头 Airbnb 来说更为严重。7 月,Airbnb 获得了一笔高达 15 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了 255 亿美元。15 亿美元中有一部分来自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产业基金,这两个合作伙伴还在帮助 Airbnb 寻找一位负责中国地区业务的 CEO。

世界上最庞大的连锁酒店准备深入开发中国市场了。不过尽管延续了类似 Uber、Airbnb 的资本合作。但目前为止,Airbnb 在中国的运营还是一个反面例子:在中国运作了两年的 Airbnb,离中国最近的一个办公室在新加坡。

远在新加坡的运营团队和服务器、只能靠邮件联系的客服、房东收到的房租是美元……硅谷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之一的 Airbnb,在中国的表现并不比上一代外企灵活多少。

“参与中国市场的竞争,不适合胆小的人。”卡兰尼克早先在致投资者的邮件里写道。这里也不适合速度慢的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