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那些咖啡店摆在路边的小黑板还可以这么玩

MARISA MELTZER2015-09-03 02:11:55

这些脑洞大开的内容就像是在黑板上发 Twitter 消息一样,也是为生活增添了不少小确幸。

菲尔·阿什沃斯(Phil Ashworth)曾在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学过插画。他受到过纽约一些漫画家和谢尔·希尔弗斯坦的“简单图形线条”等的影响,作品曾在南加州的原子核画廊(Gallery Nucleus)和英雄情结画廊(Hero Complex Gallery)展出;他设计的一款 T 恤衫图案正在用于 Vans 滑板鞋的印刷,并且他也正开始着手策划出版一本书。

但是,作为美国布鲁克林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吉米咖啡馆(Gimme Coffee)的咖啡师,阿什沃斯最常使用的创作载体还是咖啡厅的小黑板。

他最近绘制的作品主题有《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出租车司机》( Taxi Driver)[“You drinkin’ with me?(和我喝一杯么?)”]、《大白鲨》(Jaws)、《X 档案》(The X-Files)[黑板上画着一个咖啡杯碟样子的 UFO,还写着“I want to believe(我想要相信)”的字样]以及《夺宝奇兵》(Indiana Jones)。

对他而言,咖啡厅黑板画的创作过程是一个团队共同努力的过程。“这一创作过程通常就是我和我的同事一起讨论一些可以参考的电影,或者我们童年时代一些热门的东西,”他说道,“怀旧情怀或者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东西往往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慢慢地,咖啡馆、小餐馆、酒吧、饭店或者精品店外摆放着的那些不起眼而又无处不在的小黑板,已经不再只是一种宣传晚间特价或者优惠时段的方式,它变成了一种展示聪明才智的手段,商家会在上面绘制书写各种双关语、俚语、流行文化玩笑、冷知识、引用文字以及艺术作品。

吉米咖啡的一幅黑板画吉米咖啡店的一幅黑板画

黑板上的这些图文体现了人们对于巧妙使用社交媒体的偏好。如今我们都希望能随时与每个人分享我们的妙语警句,这类黑板图文或许是一种非常适合我们这一时代的模拟艺术形式——这几乎就像是在黑板上发 Twitter 消息一样。

Instagram、Twitter 等社交媒体也助长了人们对这些黑板画的关注度。这些社交媒体的用户热衷于上传他们最喜欢的东西。比如在 Instagram 上有着大约 350 名关注者的 NYChalkboards 就是一个专门上传这座城市里最棒的黑板画的账号。

这一现象并不仅仅只出现在布鲁克林(或者纽约市)。伦敦、旧金山、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洛杉矶某些街道上以及全美各大大学城里——凡是步行来往客流量大、有着咖啡文化的地方,都有着大量精心绘制的黑板画。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块小黑板上画着一杯装在外卖杯里的拿铁在一群皱眉的卡布基诺和冰咖啡面前演讲,插画上方还有一个对话框,里面精心设计绘制着一行“抱歉,我是拿铁”的字样;你也可以想象一幅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的讽刺漫画上用五彩缤纷的大写字母写着“被你吃完的煎蛋卷”;或者想象一幅顶端放着水果的巴西紫莓冰霜的插画,插画下方用霓虹黄写着“好好享受!”;又或者你还可以想象一下用《星球大战》(Star Wars)签名字体小心绘制的“早午餐战争”字样。

洛杉矶的艾琳·米勒·威廉姆斯(Erin Miller Williams)正是靠着设计书写这样的字体全职创作黑板图文艺术的。威廉姆斯说:“我把自己称作是手写字体艺术家。”

绘制一块咖啡馆小黑板一般至少要耗费她八个小时的时间,每小时的收费为 60 美金。她是一年前开始从事这一行业的,所有客户都是通过 Instagram、Facebook 或者他人推荐找上门来的。

纽约市连锁咖啡馆 Think Coffee 门店经理兼宣传负责人罗伯特·诺曼(Robert Norman)也常常会上网查看有没有人上传他店铺的黑板画。他喜欢那些积极乐观的图文。“天气变化的时候我会写:‘或许是时候来杯冰咖啡,翘班去寻找阳光了。’”他说道。他选择这种乐观的基调,部分是出于个人偏好(“我喜欢那些异想天开的图文”),部分则是因为社交媒体,诺曼表示:“没有路过商店的人也会(在社交媒体上)看见这些图文。”

Uva Wines & Spirits 外的小黑板Uva Wines & Spirits 酒水店外的小黑板

在这样一个只有少数主要商家(有人可能会不满地说它们相当平庸)出名的市场,这是那些夫妻经营的小店展示他们自身特色的一种方式。

“我不想说是具体那些店,但是你会去许多很无聊的地方,这些地方平庸、商业化,是公司炮制的产物,”威廉斯堡 Summers Juice & Coffee 的店主克里斯托弗·塔哈(Christopher Taha)说,“我们的小黑板上写着:‘我们只是一个开在街坊邻里的小店,我只是个普通帅哥、一个小店主,不是哪家公司的职员。’”

“我们想要尽可能地营造一种欢乐的氛围,让人们能够露出微笑——因为我们的名字是“夏天Summers)。”塔哈补充道。任何内容都有可能出现在他绘制的图文中,有时候他还会在 LSD 板上绘制一些夸张的咒骂式话语和关于喝橘子酒的笑话。“我有相当良好的幽默感。一切粗俗的、恶搞的词汇我都不排斥。”

1

人行道旁摆放的支架小黑板成为了商家展示推广促销活动和聪明才智的一种手段,比如美国威廉斯堡(Williamsburg)萨默斯·布鲁克林咖啡馆(Summers Brooklyn)外摆放的这块小黑板

塔哈注意到,LSD 板是最受欢迎的一种展板,而且它似乎能够提升销量。他说:“我们卖出了更多的橘子酒。”

一位来自布鲁克林科布尔山(Cobble Hill)的产品设计师阿比盖尔·里卡特(Abigail Ricarte)是黑板图文艺术的爱好者,她说:“我特别喜欢它们。每次看到好的黑板画的时候我都会拍照,而且我还会在 Instagram 上标注它所在的地点。”据她所言,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和西村(West Village)附近这类小黑板特别多,布鲁克林的科布尔山、福特格林(Fort Greene)和克林顿山(Clinton Hill)也有不少。

“我喜欢留意这些黑板画不同的绘制方式,”里卡特说道,“有些黑板画就是套模板随便画的;有些则有着纽约人的幽默感,喜欢好的双关语;还有一些则会诉说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被剥夺了睡眠,或者传达一些关于通勤的内容。”

近来她印象里最喜欢的一幅作品是她家附近的咖啡馆 Tazza 的黑板画。店家用小黑板来为饼干做广告,上面细致地画着一个甜饼怪(Cookie Monster)指着饼干说:“I know U ♥ cookies. (我知道你是饼干。)”

Sha-Fa Brooklyn 外的小黑板Sha-Fa Brooklyn 外的小黑板

“他们会点亮你的生活,”她说自己知道这些都是广告,“这不是那种朝你尖叫的地铁广告,而是一种文雅、友好地在街坊邻里打广告的方式。”

不过并非每个人都喜欢这些异想天开的黑板画。“我讨厌这些厚脸皮的小黑板,”住在布鲁克林布什维克(Bushwick)地区的克莱尔·卡鲁斯罗(Claire Carusillo)说道,她总是会在这一地区看到小黑板,“我看到了很多黑板画版的‘现实生活中的TinderIRL Tinder’。人们觉得那是他们发明的。”(译注:Tinder 是一个交友软件。现实生活中的 Tinder 指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网友与网站的照片不符。)

“我清楚他们的目的,”卡鲁斯罗补充道,“他们希望人们拍下他们那些关于咖啡和酒类饮料的黑板画,标注他们店铺的地理位置,传到网络上。但这并不能增进你走进店铺后的体验。”

威廉斯堡贝德福德大道(Bedford Avenue)上的一家小店 Uva Wines & Spirits 外就摆放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红色、白色和蓝色画了一个《超级玛丽》(Super Mario Brothers)电子游戏里的人物马里奥抓着酒瓶的卡通形象,还写着“来杯酒提提神吧!”的字样。这家小店的绘画不是充满着怀旧气息,就是充满着小店经理 J·R·托马森(J. R. Thomason)口中的“像‘罗讷河谷(Rhones)的游戏’这样恶搞的双关语”。托马森表示,这是为了“增进小店和附近街坊邻里之间的关系”。(译注:罗讷位于法国中东部地区,盛产葡萄酒。)

星巴克之于这些小型咖啡店,就如同巨人哥利亚(Goliath)之于大卫(David),而即使是哥利亚一样的星巴克也热衷于绘制小黑板。星巴克有一个叫做“小伙伴精选(Partner Pick)”的项目,咖啡师可以选择他们最喜欢的咖啡,绘制一些图文来重点突出这款咖啡。肯塔基州列克星敦市(Lexington, Ky.)一家星巴克的轮班主管艾丽娅·福腾贝里(Aleah Fortenbery)选择了 Bluegrass Blend 这款饮料,绘制了“郁郁葱葱的绿色田野和谷仓”(来重点推荐这款饮料)。

该店门店经理尼古拉斯·斯坦迪什(Nicolas Standish)表示,手绘的黑板画确实产生了一些效果。“我发现这提升了门店顾客和工作人员的总体投入程度。”

泰勒·帕迪(Tyler Patty)在 Intelligentsia 咖啡芝加哥洛根广场(Logan Square)分店工作。对像他这样的艺术家而言,使用粉笔在黑板上画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它是反向的,所以你得换一种方式去考虑光线——你是要把光线画上去,而不是把阴影画上去。我就是被这点所吸引的。”

帕迪说,一直以来他都凭借自己为咖啡馆创作的作品来接活。威廉斯堡吉米咖啡的阿什沃斯也是如此,现在他在为布鲁克林保龄球馆(Brooklyn Bowl)和 Roberta’s 餐馆设计海报。

但是粉笔画依然还是他更偏爱的自我表达方式。“我热爱粉笔画的那种短暂性,”他说道,“它在那儿,然后(很快)就会消失。”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