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新Google更像伯克希尔·哈撒韦、G.E.,还是AT&T ?

Neil Irwin2015-08-13 20:59:08

新 Google 需要学习点什么?

Google 的重组决定是一个极强的信号,这表明它想成为 21 世纪的革新者,大胆地创造新产品,而不是简单地靠利润丰厚的搜索引擎业务赚钱。

Google 将面临什么?参考 20 世纪商业史,有三家企业与今天 Google 的处境相像,颇具可比性: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工业巨头 General Electric(通用电气,以下简称 G.E.);以及 1996 前一直运作贝尔实验室的 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Google 已成为控股公司 Alphabet 旗下一家(非常大、非常赚钱的)子公司。Google 其它雄心勃勃(但目前尚未盈利)的计划(如无人驾驶汽车、生命延长技术等)以及未来收购或创建的新项目都将被独立出来,隶属于母公司 Alphabet

以下是前文提及的三家企业的发展之路,以及它们在未来十年内可能带给  Alphabet、Google 创新的启示。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周一 Google 公布其新结构后,“conglomerateur”这个不寻常的词开始出现在商业媒体中。这个词由大型联合企业(conglomerate)和企业主(entrepreneur)组合而成,用来形容正在成为一个企业帝国缔造者的 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这个帝国将横跨所有他们感兴趣的、认为有利可图的行业。

凭着同样的策略,巴菲特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并让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成了全球最有价值企业之一。伯克希尔·哈撒韦主要关注保险领域,同时广泛地涉猎从移动房屋、私人飞机到亨氏番茄酱和金霸王电池在内的其它行业。本周,巴菲特斥资 370 亿美元收购了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商 Precision Castparts,是其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一笔并购。

在关于 Google 重组的公开信中,佩奇肯定了这个策略。他说,“Alphabet 将依赖强有力的领导和独立实现繁荣发展”,各个子公司将拥有自己的 CEO。他和布林则会“更积极地处理资金分配,同时确保各项工作得到很好的执行”。

这与巴菲特的想法一致。在操作层面,巴菲特赋予自己的管理人员很大的空间。伯克希尔在奥马哈的集团总部非常精简,24 位工作人员管理着这家有着 34 万员工的公司。

然而两者之间的不同可能更关键。伯克希尔一直是用实惠的价格收购已经非常成熟、找到盈利模式的公司。巴菲特避开了技术企业和业务发展模式或前景难以预测的公司。

佩奇和布林则恰恰相反,他们想建立以前从未有过、难以想象的东西。如果去搜寻被市场低估了的稳定、可靠资产,就是本末倒置了。巴菲特的收购风格对于 Google 股东来说是好消息,但同时意味着会扭转 Google 最近几项风投背后蕴涵的远大抱负。

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G.E.)

对于 Alphabet 而言,G.E. 的属性可能略不一样。托马斯·爱迪生协助创立了通用电气公司 G.E.,最初的产品就是长效灯泡和电灯,随后很快扩展到火车头、 X 光机和电器产品。G.E. 生产收音机、电视,以及为它们制作内容的广播网络。它的研究人员在发明光纤电缆、核磁共振全身扫描仪以及无数其他技术创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G.E. 与 Alphabet 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同时运营搜索引擎和无人驾驶汽车公司,和制造火车头并运作电视广播公司差不多。

依赖强大的组织文化,G.E. 的各部门独立运转,但同时相互关联使彼此获益,由此发展壮大。集中研发工作、并将成果广泛应用在各类产品的能力使 G.E. 收益颇丰。比如,G.E. 研究人员成功将激光技术运用到了医疗和远程通讯领域。

其想法是,G.E. 的业务线相互联系,每一条都比作为独立存在时更强大。G.E. 上个世纪创造的产品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并给股东带去了丰厚的回报,这或许让 Google 愿意向它取经。

Alphabet 的各项业务能否随着时间推移,发展成为像 G.E. 一样统一的整体,这点尚不清晰。G.E. 的管理层带领企业一路升级,跨越行业和不同地区,创造了强大的企业文化。[《我为喜剧狂》中的虚构人物副总裁杰克·唐纳吉(Jack Donaghy)很好地呈现了当时的 G.E.,该人物在剧中负责美国东海岸电视和微波炉业务。]

同一个世纪前的 G.E. 一样,Alphabet 可能满怀着创造突破性产品的远大目标。关键问题是,Alphabet 是会成为一个集中的创新机器,还是说只是碰巧有着相同母公司的一些分散化、无太多共通之处的项目。它能否让从属的各项活动的合力更胜于部分相加之和?

AT&T/贝尔实验室

Google 的领导人想投资给野心勃勃的科学和伟大的创新。在这方面也许没有任何公司做得有贝尔实验室好,该实验室在 1925 到 1996 年间作为电信公司 AT&T 的研究分支运作(后脱离 AT&T 成为朗讯科技,现为阿尔卡特-朗讯的一部分)。

G.E. 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爱迪生,贝尔实验室的出现则要提到电话的发明者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晶体管、激光、通信卫星、太阳能电池的发明以及几个重要的计算机编程语言都离不开贝尔实验室的贡献。凭该实验室工作成果拿下的诺贝尔奖有 8 个。

AT&T 垄断美国电话服务行业几十年,赚得了巨额资金,其中有一部分用于资助贝尔实验室的研究。

贝尔实验室的创新成果部分见效,转化成实际利润返给了 AT&T 股东。但科研花费与实际收益间的联系十分薄弱,尤其是基础性研究。

Alphabet 可以效仿 AT&T。在这个类比中,Google 作为搜索广告业的霸主,就相当于以往垄断电话行业的 AT&T,利润超多。Google 的管理者可以拿出一部分利润,用于资助各类基础研究。

这个类比同时显示了 Google 走“贝尔实验室路线”到后期可能遇到的风险。在 AT&T 垄断国家电话供应,赚着巨额利润的时候,一切都运作良好。但 1982 年联邦政府通过反垄断法之后,公司面临解体,支持实验室的费用便难以为继。

换句话说,这种方式可以支持一项改变世界的研究,但前提是要有充当摇钱树的基础业务。

如果新 Alphabet 在创新或资金回报方面能像这几家公司一样成功,其股东和用户都将十分开心。然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最有利于股东的和最有助于创新的往往不是一回事,需要权衡取舍。


翻译 is译社 Zoeyliu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