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诺基亚衰落中,离开的那些人都在做什么?

Mark Scott2015-08-12 16:18:52

失业的技术人员迅速涌入了芬兰经济市场——要是在其他国家,这样的情况很可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但是在芬兰,当地政策制定者却为此头疼不已

基莫·卡里奥拉(Kimmo Kalliola)知道过去这几年里成千上万芬兰人的感受。他在诺基亚(Nokia)做了十几年地理位置定位方面的工作。那是一份具有很强技术性的工作。然而,这一芬兰技术巨头遭遇了困境。2012 年下旬,卡里奥拉和其他 10000 名公司员工都被辞退了。

“我还记得那些无眠的夜晚。卡里奥拉说道。他今年 42 岁,拥有无线电工程博士学位。

诺基亚曾一度是芬兰的骄傲,但如今,公司的麻烦却源源不断。去年,诺基亚将公司曾经主营的手机业务卖给了微软公司(Microsoft)。三个月后,微软公司宣布解雇 18000 名员工,其中许多员工都是芬兰人。现在,微软公司还在计划裁减更多的原诺基亚员工——微软曾表示,公司计划最多裁减 2300 名芬兰方面的员工,这占到了目前当地员工人数的三分之二。诺基亚现在则几乎将主要精力全都放到了公司的电信基础设施业务上。

像卡里奥拉这样失业的技术人员迅速涌入了芬兰经济市场——要是在其他国家,这样的情况很可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但是在芬兰,当地政策制定者却为此头疼不已。

随着智能手机、应用软件和移动网络的飞速发展,为了满足本国快速数字化的经济,各国政府都在争相培养、吸引更多技术高超的开发者和工程师。英国政治家在青少年计算机培训上投下了大笔资金;法国政策制定者正在推进编程技术,把它当做一种可以解决国家经济问题的可能手段;许多美国人也在重新选择自己的职业,进入工作机会越来越多的技术行业。

但是芬兰这个人口数量大约等同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国家却面临着一个截然相反的问题:技术人员过剩。这些技术人员正是在此前诺基亚和微软的一系列裁员后失业的。思索着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政策制定者和科技公司,都努力想要将诺基亚和微软的伤痛转化为芬兰的收益。

一些技术人员在芬兰可能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也有许多技术人员开起了他们自己的公司,还有不少人已经被搬到芬兰的科技公司雇佣了。比如说,卡里奥拉就利用他在诺基亚学到的技术和建立的人脉创办了 Quuppa 公司。这是一家为用户提供精准室内定位的公司。

1曾在诺基亚工作的基莫·卡里奥拉(Kimmo Kalliola)与他人一起联合创办了 Quuppa 公司。这是一家为用户提供精准室内定位的公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技术人员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也是芬兰政府努力的结果。诺基亚刚开始裁员的时候,政治家就开始提供政府补贴、创业项目和其他培训,帮助成千上万遭到解雇的技术人员创立他们自己的公司。此外,待业技术人员也吸引了其他国家的公司前来芬兰开设办事处。

芬兰政治家们还向诺基亚和微软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帮助以前的雇员重新进入劳动市场。公司提供的帮助包括一次性的新企业创业补贴,并允许前任雇员以几乎免费的方式使用公司的一些知识产权,比如公司不需要的专利技术。

“在减轻裁员带来的影响这方面,诺基亚和微软两家公司都展现出了巨大的责任感,芬兰经济部长奥利·瑞恩(Olli Rehn)在一次采访中说道,芬兰依然是全球高新技术产业的大本营。

政府官员和国家统计数据显示,在这些努力之下,芬兰技术人员的失业率低于目前芬兰 10% 的整体失业率。

里斯托·基维普罗(Risto Kivipuro)在降低芬兰技术人员失业率一事上也出了一份力。2012 年基维普罗的团队被解散时,基维普罗 58 岁,他在诺基亚工作了一辈子。

一群比他年轻的原同事说服他加入一家依靠他们在诺基亚开发的移动数据传输技术建立起来的新公司 Piceasoft。这个小规模团队通过一项政府赞助的项目,几乎免费从诺基亚获得了这个软件的使用许可,而且还得到了他们前任雇主投给他们的初创公司的一笔数万美元的资金。

他们和大批离开的诺基亚前任销售人员(他们中许多人近来也失去了工作)进行了接洽,成功与来自德国、中欧甚至俄罗斯的移动运营商签订了合同。

“我 58 岁了,没有谁会雇用我的,基维普罗说道,要是早知道自己创业这么有意思,我早就离开诺基亚了。

一些受大规模裁员影响最大的芬兰城市,则把当地待业技术人才作为主要卖点,努力吸引其他科技公司。

英国数码产品设计商安谋国际科技公司(ARM Holdings)、台湾半导体企业联发科技(MediaTek)近来就在芬兰北部偏远城市奥卢(Oulu)设立了研发中心,雇佣了不少由曾在诺基亚任职的工程师组成的团队。

“要是你需要找一个完整的研发团队,那么奥卢市的人可能可以满足你的需求。”奥卢市政府经济发展负责人尤亚·阿拉-莫苏拉(Juha Ala-Mursula)说道。这里的诺基亚生产和设计团队在公司几轮裁员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诺基亚发生的事让人看着很难过,他补充道,但是当一棵大树倒下时,你需要种下许多小树来替代它。

不过,也有一些芬兰投资者和企业家质疑这些诺基亚前雇员的企业家才能。他们说,创办一家新的公司和在一家大公司做一名有价值的员工大不相同。

新一代芬兰企业家已经创办了一些成功的初创公司,在移动游戏方面成功的初创公司尤其多——比如说,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这一游戏的公司 Rovio 总部就在芬兰埃斯波(Espoo)。但是,这些公司常常不会考虑雇佣诺基亚前任员工,他们更喜欢招收新近从当地大学毕业的科技专业学生。

还有一些人说,从一家庞大的国际公司离职后,这些原诺基亚员工很难适应手头资源变少这一情况。Jolla 公司董事长安蒂·萨尼奥(Antti Saarnio)说,他在芬兰赫尔辛基有将近 100 名开发人员(大多数都是原本诺基亚的员工),当他们提出一些超出创业公司实际情况的要求时,他就得约束控制住他们。Jolla 是一家芬兰公司,目前公司正在改进以前诺基亚的一款手机操作系统,准备和 Google 的安卓系统等手机操作系统竞争。

1Jolla 智能手机的可更换外壳。Jolla 公司正在改进以前诺基亚的一款手机操作系统,准备和 Google 的安卓系统等手机操作系统竞争。

“诺基亚并不是一个教人创业的地方,萨尼奥说,大多数人都有很多要学的东西。

但是在佩卡·威利宁(Pekka Väyrynen)看来,自主掌握职业生涯的机会比先前诺基亚为他提供的任何福利都更有价值。离开诺基亚后,威利宁联合创办了一家制作移动设备的工业设计公司。

“在诺基亚最后那段日子里,做任何决定都要花很长时间,现年 54 岁的威利宁说道,近来他的公司 Creoir 帮助知名音响设备制造商马歇尔公司(Marshall)设计了一款智能手机,现在我们可以自己做决定了。这让人感觉很兴奋。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