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唱片死了,流媒体还不赚钱,虾米音乐想找新的出路 | 创始人说

娱乐

唱片死了,流媒体还不赚钱,虾米音乐想找新的出路 | 创始人说

韩方航 梁珊2015-08-10 16:03:26

“虾米一直是希望帮助音乐人的,只是五年前我会更多推作品,而今天是做平台,目标其实都没有变,我真的希望音乐人可以过得好。”

在与互联网和音乐打了近 20 年交道后,王皓发现,它变成了一门越来越难赚钱的生意。
1998 年,还在上大学的他做了一个叫“声音网”的音乐论坛,方便和他一样组乐队、玩音乐的人交流,没有收入和商业模式,几年后这个网站不了了之。
2006年,他创办了虾米音乐,尝试在用户、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三者这之间建立起一种新的付费合作模式,在积累了上千万用户、坚持了七年之后,把公司卖给了阿里巴巴。
从阿里巴巴离职创立虾米音乐,到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收购。十年后,王皓又回到了自己呆过的地方,像一名正常的公司人一样每天打卡上班,有开不完的会,各种各样的命令和指示,他说,适应起来并不容易。
这十年,中国整个音乐产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唱片业已经死掉了,像虾米音乐这样的在线音乐服务成为了主流的音乐消费方式之一。
这并没有让虾米音乐赚到足够的钱。相反,王皓告诉《好奇心日报》,在 2010 年到 2011 年那段时间,虾米音乐差点死掉。这也是王皓选择把虾米音乐卖给阿里巴巴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让公司活下去。“我不会像有些人说的那个当时没卖就好了,这种话毫无意义。不卖当年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王皓说。
在被阿里巴巴收购之后,虾米音乐很快就如王皓预料的那样陷入了版权大战。腾讯签下了华纳音乐和索尼音乐的独家版权,虾米音乐则拿到了滚石唱片、华研音乐等公司的独家版权。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版权的价格在资本的介入下被越炒越高。几年前一家唱片公司的版权价格只有 5 万,但这几年这个价格可以一下子飙升到几百万。
王皓觉得这对音乐产业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这个市场变得非常无趣了。五年前大家好歹还拼拼产品吧,现在就特别无聊了,就版权,你家有多少,我家有多少,就这个东西。”
同时,飞涨的版权价格也成了虾米音乐的一个巨大阻碍。在 2013 年的时候,虾米音乐的收入还能勉强覆盖版权的支出,但是到了 2014 年,要做到收支平衡就相当困难了。
如果没有阿里巴巴在背后撑腰,虾米音乐可能又将回到 2010 年和 2011 年那个濒临倒闭的状况当中。
这对王皓来说是一个怪圈。回过头来再看虾米音乐这么多年走过的路,似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虾米看上去没有变得更好,虾米也没有让整个音乐产业变得更好。


问题出在了哪里?是虾米本身,还是这个市场?虾米是不是曾经错失了一些机会?还是虾米的命运只不过是这个每况愈下的唱片产业的一个缩影?

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


Q:好奇心日报
W:王皓
Q:为什么会出现大家都只抢版权的情况?
W:因为大家在服务能力上是无能的。我的产品都没办法做出个独特的功能或服务出来,大家只是一个播放器。所以这个时候就要通过抢内容来吸引用户了,比如抢个中国好声音,那怎么办呢,好的内容只有那么一些呀,抢呀,你出 1500 万,我出 2000 万。
Q:抢版权的一个后果就会导致这个行业的门槛变得非常高。
W:没错,可以这么说,2012、2013 年那个行业刚刚热起来,但是今天你想独自创业做个音乐类的服务的话基本没有可能,要么你就彻底不要碰版权,一旦碰版权你没有几个亿的资金玩都别想玩。门槛非常高的。
Q:现在版权似乎成了一种武器,然后整个局面就变成大家相互告相互赔。
W:现在还没出现相互赔的情况。很多时候大家打官司是为了一个公关效果。一首歌就算胜诉,就赔个 400 到 1000 块钱,哪怕是周杰伦的话也就这么点钱。如果我们是一个蓄意为非作歹的企业,我就等着你来告我呀,赔你钱嘛,但是在这个之前我可能已经经过各种盗版积累了好多用户了,可能已经靠这个融了好几轮资了。大家都是这么干的呀,就我们没这么干。
Q:但是虾米没有这么做?
W:这么说吧,虾米在过去几年下架的歌太多了,可能大家觉得很多内容在虾米上理所应当要有却没有,是因为我们真的希望能够保护版权,但是现在情况是在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是不遵守规则的,虾米能做的就是自己先遵守规则,即便这样可能面临着用户流失各种情况,因为我们想做的就是改变这个行业,如果我们自己也不去遵守规则的话,那么我们做的事儿就和当初背道而驰了。
Q:所以他在一个可预见的将来是赔钱的生意?
W:对。
Q:你们在培养这些独立音乐人时候,你们会不会想要从他们的音乐中赚钱吗?或者通过其他的一些方式变现吗?
W:其实变现根本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我们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这些音乐人可以长出来,而不是我看好几个人,就签个约,归到我旗下,然后我来做商业化。
Q:你觉得你这种方式和传统的唱片公司挖掘艺人的方式有什么区别呢?
W:成立了一个唱片公司来做这件事情已经错了,毫无必要。我会想怎么把这个平台做得更扎实些。而不是只想怎么收割东西,这个钱在我看来就不该他们挣。这就是我们和他们的区别,我们始终还是在这个平台上,因为对于平台来说最重要的是有这么一批高质量的用户,用户能够告诉我们他们想听到什么样的音乐,他们想跟音乐人又有怎样的沟通,想看到什么样的演出,或者未来的演出是什么样子。

虾米音乐寻光计划音乐人程璧虾米音乐寻光计划音乐人程璧

2010 年 9 月,李志和周云蓬联合了十几位独立民谣歌手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共同抵制虾米网。
两年后,这样的事情再一次上演。音乐人左小祖咒在微博上写道:“虾米网和稀泥做法太恶心了!我见过好多乐迷告诉我他们付钱给虾米网,但我从来没有拿过钱,可见有多少音乐人还在被虾米网黑,它口口声声是为宣传为目的。滚你妈的吧!大家抵制虾米网!”
在虾米成立的早期,用户上传高音质音乐到虾米网上,经由虾米审核、补全专辑和歌曲信息,完善曲库。用户可以在虾米上免费试听,也可以选择包月或者单曲付费的方式下载 320K 码率的高音质音乐,上传音乐的用户则给予体验点奖励。
虾米网把用户的购买纪录和下载收入记录在案,版权所有方上门索要使用费时,再将所得收入交给版权方、谈版权分成问题。
如果只从结果上来看的话,虾米确实是在为版权买单。但是正如左小祖咒、李志、周云蓬等人指责的那样,这也是一种先侵权再洗白的做法,毕竟在用户上传音乐的时候并没有得到版权方的授权。
Q:你会觉得虾米进入音乐这个行业的时机算好吗?虾米是不是做早了?
W:不算早,做的早的都已经死了,真的,杭州本来有一家叫九天音乐的,你现在还知道吗?中国第一个做付费下载音乐的公司,没了已经。
Q:这六七年市场比较大的变化是什么?是从下载到在线、从互联网转到移动互联网,这两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吧。
W:对啊,但是这个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区别。我曾经做过一次回顾,如果再让我做一次的话,是否可以做得更好,或者虾米有机会做的更大怎么样的,我想过这个问题。其实我们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包括那个时候虾米如果能更早地去拥抱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或者用那种互联网思维来做的话,就是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用户数量做大,再去圈钱,完了之后洗白,我怎么耍流氓都没有关系。我觉得理论上都通,但是依然做不到那样的事儿。知道不希望在我的创业过程中变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有些事我还是依然不会去碰的。
Q:你刚刚说的更早的去接触移动互联网是指?
W:这个其实要说早的话,我们是全国最早开始做移动互联网这块的,安卓手机还没有流行的时候,我们试图在诺基亚手机上提供在线音乐服务,那时候的流量费是相当贵的,大家主流的套餐是 30M,我们第一个 iOS 版本是 2009 年发布的,应该是全国最早的了。但是为什么没有拥抱上呢,和投资方也不能说是分歧,是因为当时我们投资这边出了比较大的 bug,导致我们 2010、2011 年差点死掉。
Q:当虾米音乐还是独立的时候,市场上也出现了不少同类的音乐服务,你眼中的竞争对手是谁?
W:老实说,那个时候觉得在这个行业里虾米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 QQ,其他任何的产品我都看不上,我们觉得只有 QQ 配成为我们的对手,就是这样。我觉得他们做的挺好的。
Q:你觉得他们做的好的是什么?
W:他们有特别稳定的产品发展计划,一步一步的,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稳扎稳打做到现在,用户可能也没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但是它也无所谓嘛,因为后面是 QQ 嘛,现在后面是微信,不缺把用户倒来倒去的手段。他们的确还是想的比较明白的,包括架构的确是很合理的。
Q:从虾米角度来说,你们在新市场上的竞争力是什么呢?
W:我觉得是审美。
Q:审美这个东西听上去挺虚的,怎么来定义呢?
W:这么说吧,一方面就像我之前说的什么样的用户能得到什么样的服务,但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中国未来的主流文化消费一定会得到提升的,因为从经济角度来说,会有真正的中产阶级出现,这帮人会对生活有更高的要求,你就不能指望这帮人很有钱了,还去优衣库买衣服对吧?音乐也一样,他们也会有这方面的要求。我们能做的就是本来就有很好的品味,抓紧市场吧。
Q: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对于那些虾米新用户来说怎么知道你们的品味很好呢?
W:对于新用户来说,他一定是挑几个服务都试一遍,然后选择适合他的。坦率地说品味好的年轻用户比例不高,你去看一个音乐服务的时候气质上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想改也改不了的,你说要把虾米改成酷狗,我做不到。

文艺的虾米引入的丹麦另类摇滚天团Mew虾米引入的丹麦另类摇滚天团 Mew

在过去的几年中,在线音乐这个市场的整合力度在不断加大。今年 3 月的消息称,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早在 2014 年 4 月合并,与海洋音乐成立新的在线音乐集团公司海洋音乐集团。
今年 7 月,阿里巴巴集团也宣布,成立阿里音乐集团,高晓松出任董事长,宋柯出任 CEO。此次组建的阿里音乐集团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全面整合虾米、天天动听等阿里所有音乐业务。
根据速途研究院的分析报告,海洋音乐将占有 46% 左右的在线音乐市场份额,腾讯旗下的 QQ 音乐占有的市场份额则为 17%,阿里音乐如果算上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的话则占据 10.64% 的市场份额。
考虑到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是财大气粗,有人将这个市场目前的局面称为三足鼎立。虾米音乐在这个市场中的份额则是 2.47%,一个相当可怜的数字。(而根据虾米音乐自己对于全平台的监控,虾米的市场占有率在 5% 到 10% 之间。)
这当中固然有虾米音乐因为限制于音乐版权的问题而没有快速做大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是王皓对于虾米音乐的定位问题。
“我也没必要去贪图什么天下第一,用户量第一,没什么好贪的。本来就不是你该做的事儿,而且只有服务这帮用户,才能在这基础上去增值、变现。”王皓说。
Q:虾米从 05、06 年到 11 年的发展曲线,是比较稳定还是比较快的呢?
W:我们其实一直都是挺快的,一直到 12 年吧,用户量、浏览量每年都是 5 倍的速度增长。
Q:用户量到达一个规模后很难再往上涨了,这其实是小公司的一个瓶颈。
W:对,我现在看小公司无非是两种,一种是出来后嗖的一下特别高,然后过了几个月之后就消失了,大家谁也不记得了,一夜爆红那种。
还有一种就是慢慢地走吧,像我做事情的风格就是喜欢比较踏实些的,我不求一夜爆红,只要是在稳定的速率内增长,当然到了一定的阶段后会遇到增长乏力,我们有一阵是觉得中国最懂音乐的这帮听众全在我这儿了,就面临一个抉择到底要不要往大众市场方向发展,因为要往大众方向走,就必然会对原有的社区氛围造成影响。
如果有那样的人进来一定会对老用户产生冲击,服务也必须要为那些人,味道就不对了。所以我现在回头看,觉得也就那样了,我也没必要去贪图什么天下第一,用户量第一,没什么好贪的。本来就不是你该做的事儿,而且只有服务这帮用户,才能在这基础上去增值、变现。
如果我也引入大量的屌丝用户呀,就像酷我为什么不收费,因为也没法儿收费呀,一收费全跑呀,那既然我知道这帮用户会这样那还要了干什么?
Q:但是像市场占有率、用户数量应该还是挺重要的吧。
W:但是回过头来就真的是你追求一个永远得不到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所有花在这上面的精力到最后都只是被证明是浪费。
Q:那虾米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呢?
W:这么说吧,在收费或者版权游戏规则这块,我们能做到最好,看下 spotify,iTunes 你就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了,所有的版权都规规矩矩,版权方很强势的情况下,就以为这收入的 70%-80% 都是给版权方的,你能挣到的钱就非常少。
而且你会发现在这个游戏规则下,音乐人是缺失的,因为他们是被大唱片公司裹挟的,就像我们去年签了几个特别贵的版权合同,签完之后,艺人跟唱片公司解约了,跑我们这来抱怨,他们把我的版权卖得那么贵,我却一分钱都没有收到。这合理吗,不合理呀。
所以我觉得未来的音乐产业需要新的玩法新的规则。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因为只有这个规则是你制定的,是你主导的,或者说平台是你提供的,才会看到新的希望。否则像 Spotify 这样已经这么牛逼也还要亏钱。
Q:阿里进来后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吗?
W:这个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过,无非就是给真正喜欢音乐的人提供配的上的服务。
Q:那音乐和电商这块是你想要主推的还是公司这边的要求?
W:我们没有说音乐要和电商怎么怎么样,只是在帮音乐人找到更多帮音乐人变现赚到钱的可能性。就像我们回请音乐人给淘宝某些产品代言呀唱歌呀,我觉得这些事儿是存在机会的,所以一样,原来没人做那我们就先去做。
Q:这几年的音乐行业变化很大,好像活跃很多?
W:变化很大,因为在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之前,很多独立音乐人是活不下去的,一年也转不到多少钱。这几年无论说音乐节的报价,独立音乐人的崛起,真正进入到一个主流层面。所以这个产业在慢慢地变好。至少在一些比较头部的独立音乐身上现在可以过上比较不错的日子了。这在我们看来是个好的进化。
Q:我觉得有个蛮大的变化是现场音乐这块,国内国外都是。
W:我觉得对中国来说变化可能不是特别大,不过是可能去现场看音乐的人多了些,因为这么多的音乐节可能带动了很多原先没有看现场音乐的人吧,但是其实这个基数依然是非常小的。
这跟国外还完全不是一回事,因为国外的音乐相配线下有丰富的场景,并且人们也不会说今天去参加个音乐节看个演唱会是多大的事儿,但是在中国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挺大的一件事。
我相信有很多中国人一辈子都没有看过音乐节或是演唱会,所以举个例子说原先去音乐节的是万分之一,现在变成万分之五了,但还是太小了。
Q:综艺节目对你们的影响大吗?你们这一季好像也没有和好声音合作了吧?
W:好声音其实也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收获。因为所有的综艺节目带来的东西都是暂时的。而且好声音这个节目可能本身也在慢慢冷却掉,而且这些用户对吧,至少跟虾米的用户不是一路的。

加盟阿里音乐的宋柯和高晓松加盟阿里音乐的宋柯和高晓松

对于虾米来说,阿里巴巴能够带来的直接帮助就是资本的支持。有了资金的支持,虾米音乐就能够去购买更多的版权。
去年,虾米音乐以 3000 万元买下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今年 3 月初,虾米音乐宣布已经取得了滚石唱片、华研音乐、相信音乐等多家知名唱片公司的独家音乐版权,其中包括五月天、S.H.E、林宥嘉、莫文蔚、张震岳、李宗盛、梁静茹等歌手。
3 月 30 日,德国音乐版权管理公司贝塔斯曼音乐集团(BMG)宣布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音乐数字版权分发协议,该协议将为阿里带来超过 250 万首歌曲版权。
但这些版权并不能让虾米音乐直接战胜对手。这一方面是因为即使阿里巴巴的财力再雄厚,它所能拿到的版权都不可能垄断所有的音乐产品。
更重要的是,虾米音乐在拿到这些版权以后还需要进一步的分销,也就是说虾米不可能藏着这些音乐版权不和其他服务分享。也就是说,拿到这些版权,最多也只是从其他音乐服务身上赚一些授权费用而已。要靠版权压死其他音乐服务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用钱砸出来的版权都不怎么能够帮到虾米,阿里巴巴能够寄予虾米音乐的其他支持更是相当有限。
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阿里巴巴缺乏腾讯所拥有的“微信”这样一个产品,能够快速地聚拢用户,并且将用户导流至其他相关的服务和应用。这让虾米音乐在扩大自己的用户群上变得十分艰难,尤其是在微信禁止在朋友圈分享除 QQ 音乐以外的服务所提供的音乐之后。
在最近刚刚兴起的演出市场当中,阿里巴巴也乏善可陈。虾米音乐没有像摩登天空那样成为一个演出的主办方,也没有像腾讯视频或者乐视音乐一样参与到演唱会的在线直播当中,更没有像大麦、格瓦拉一样做演出市场的票务商。
Q:感觉你对音乐还是比较乐观的吧?
W:还是想做这个事儿,所以我必须得乐观点,不然我还能干什么呢。
Q:而且你们现在做的事情也比以前多了好多,比如也开始卖演出票了。
W:不是做的事情多了,而是我要做平台嘛,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基础功能,都得有。虾米未来一定不只是个能听音乐的地方。
Q:这和五年前你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吧?
W:还好,其实骨子里的东西没变,一直是希望帮助音乐人的,只是五年前我会更多地在产品上推些他们的作品怎么样,到后面变成用推荐引擎来解决这个问题。到今天我是用平台来做这件事情。目标其实都没有变,我真的希望音乐人可以过得好。
Q:现在很多歌手都强调说我发数字专辑,然后还送些写真什么的,量达到了 80 万,100 万之类的。
W:噱头嘛,可能老一辈的艺术家还是很认专辑销量这件事情,就像 Taloy Swift 思维就特别老,你能别老想着这从用户这边赚了多少钱,其实这一点都不重要。你一旦想开了,你有更多好玩的玩法。
Q:会觉得中国这边音乐与互联网结合的玩法,比如和电商、视频网站,会比美国更多吗?
W:并没有呀,只是我们什么歌都能听得到嘛,因为版权没人管。我们还是在一个丛林时代,还没有到百花齐放的程度,就是大家还在扯用户数的时候就还是不够好玩,比较野蛮的时候。
Q:但整体上,政府还是在规范音乐这个产业的吧?
W:对,但是比较慢吧,但话说回来,任何企业都不应该把成功寄于国家出了一个什么政策,这是最不靠谱的。
Q:要说市场竞争激烈程度,是以前更激烈还是现在?
W:肯定是现在,因为都砸进去那么多钱肯定是拼了,以前反正不挣钱但也没亏多少钱。那种激烈程度和重视程度都不一样了。
Q:但虾米还是想要强调小而美,走差异化路线这条路?

W:对,承认小,也是件挺好的事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