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LinkedIn 来中国才一年,为什么“领英”不够,又来了个“赤兔”

智能

LinkedIn 来中国才一年,为什么“领英”不够,又来了个“赤兔”

钟舒婷 黄俊杰2015-07-27 22:00:00

“我看到了做这事的风险,但我也看到了不做这事的风险。”LinkedIn CEO 在批准赤兔时这么说道。

上周四,当《好奇心日报》记者走进北京东三环边上的 LinkedIn 中国办公室时,它的负责人沈博阳以及几位技术、市场部的工作人员正在一间玻璃办公室里召开紧急会议。

这是 LinkedIn 新应用赤兔开放注册的第三天,但由于赤兔服务器所在的云计算平台接连两天出现技术问题,用户无法在赤兔上刷新内容。

与此同时,领英(LinkedIn 中文版)的日常工作依然在正常进行。进入中国市场 18 个月后,领英的服务器依然在美国本土,只是利用缓存服务在中国加快访问速度。而赤兔则用了一家中国创业公司常用的云计算平台。

“云服务光性能牛逼还是不够,稳定更重要。”沈博阳会后对《好奇心日报》说道,此时 LinkedIn 内部已经商定好迁服务器,此时距离故障发生只有两小时。服务恢复后,沈博阳直接在赤兔上宣布了这个决定。

这几小时的意外与反应速度,正是赤兔与领英同一家公司两个产品之间反差的体现。

赤兔诞生

“我们就是一个创业公司。”一年半之前,刚刚上任的 LinkedIn 中国区总裁沈博阳喜欢这么对人介绍组建中的中国团队。

2014 年 1 月,曾任 Google 和雅虎中国区高管,之后创办团购网站糯米的沈博阳作为第一名员工加入 LinkedIn 中国。在加入 LinkedIn 后接受的一系列密集的采访中,沈博阳谈的最多的就是他享有的独立与自主,从引入风投提供股权激励、下属的汇报关系,再到每周和 CEO 的电话会议,都是他经常分享的话题。

但仅仅过了一年时间,沈博阳觉得这样的独立不够了。今年 3 月 17 日,沈博阳来到位于硅谷山景城的 LinkedIn 总部,打开一份 PPT 向管理层提议在中国做一个新社交网络。

根据沈博阳的回忆,PPT 的第一页展示了过去一年多在中国取得的成绩,第二页则是在中国发现的问题。领英上线一年多,大部分更早加入的老用户依然用着英文的档案,这意味着汉化的领英没有抓到一个足够大众的群体。

沈博阳将瓶颈归咎于产品本身:不能用手机注册、不能二维码分享、不能查找参加同一个线下活动的人……中国用户习惯的许多体验在 LinkedIn 上都无法实现。最终,沈博阳说服总部,在中国重新做一个为移动而生的职场社交网络。

就在沈博阳介绍新计划的同时,领英中国技术副总裁王迪已经在北京开始招募技术团队。

领英中国技术副总裁王迪领英中国技术副总裁王迪

曾管理一个海外技术公司在华研发中心的王迪在今年 2 月 2 日加入 LinkedIn。

“我自己也用 LinkedIn,有一天邮箱里突然出现了一封 LinkedIn 员工给我发的邮件,给我推荐一个 LinkedIn 的工作机会。”王迪对《好奇心日报》回忆说。3 月的时候,已有 8 名工程师的开发团队已经开始搭建新服务的后台。等到清明节前后,王迪的核心研发团队已经基本到齐,开始产品开发。

今年 4 月 20 日的影响力大会上,沈博阳对外透露说,领英要在 6 月底上线一个为中国用户设计和开发的本地应用。同时 LinkedIn 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也来到中国和本地的研发团队见面,看到了赤兔的第一个演示。

“那时候没有测试版,就是个 PPT,画了几张图给出大概的样子。远没到用户界面和交互体验的设计。”据王迪介绍,霍夫曼那天看到的赤兔极其简陋,需要和电脑搭配才能做非常粗糙的演示。而展示的 PPT 也只做了一些简单的中文界面,开发人员需要一句一句向霍夫曼解释产品。

为了按时上线,王迪带上 19 位工程师、2 位产品经理、3 名设计师以及实习生若干,在 5 月 17 日来到北京市郊怀柔的一家酒店内进行封闭开发。所有人每天除了开发赤兔就是睡觉,历时共一个半月。沈博阳自己在没有对外活动的时候也在酒店和他们一起讨论产品。

尽管招聘时已经有过沟通,但一个半月的封闭开发还是带来很大压力。一位前雅虎工程师待了两天就走了。临走时他对王迪说:”你没骗我,但是这个(高强度)和我的想象确实不一样”。

到 6 月 23 日,赤兔上线,用户凭邀请码注册。

“当时几乎每天都要做决策,你得决定去做取舍,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如果要这个,需要多少人工、资源等等等等”,王迪这样回忆起当时封闭开发的日子。4 个月时间,赤兔团队同时进行着招人、订产品需求、设计、后台开发的工作。

在上一家公司 FreeWheel 的最后两年,王迪的工作是让它的视频广告统计服务在中国落地。然而正当第一批 4 家客户就要签约的那个星期,FreeWheel 被美国互联网运营商康卡斯特收购,中国区业务被放弃,只保留研发力量。

“当你的产品不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项目说没就没了。”王迪不无遗憾地说道。

为什么非得做赤兔

王迪对于 FreeWheel 的感慨,和沈博阳在 LinkedIn 遇到的问题也差不多。

沈博阳说自己来到 LinkedIn 提到的第一批产品需求里,就有手机号码注册,因为许多中国用户并不常用电子邮箱。但 18 个月后,今年你打开领英中国的应用,依然只能通过电子邮箱注册。

作为一个诞生于 PC 和邮件时代的产品,LinkedIn 从注册到用户推荐的各种功能都依赖电子邮件地址完成,甚至用户之间的通信服务都叫 InMail(In 邮件)。允许用户只提供电话号码将影响太多功能。

在领英举行的线下活动,不时有人问起为什么不能扫描二维码加人。这些被微信培养起来的用户习惯,LinkedIn 都没法满足。

与此同时,外企对于中国年轻人的吸引力在减少。根据调查研究公司 Universum 对超过 55000 名学生的调查发现,只有 25% 的毕业生想进入跨国公司工作。2015 年,中国大学毕业生意向雇主前三强分别为阿里巴巴,中国银行和华为。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快速扩张为员工提供了外企以外的高收入选择。阿里巴巴去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日市值达到 2314 亿美元,超越了 Facebook 在 2012 年上市时的 1040 亿美元记录。

过去 5 年,不计 A 股上市,仅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便达到 38 家。当中互联网公司的早期员工许多都获得一定股权。对中国年轻人来说,本土企业的收入吸引力比起十年前大了许多。

“LinkedIn 只能吸引到讲英语的,海外背景的,有跨国公司背景的人,”沈博阳这么对《好奇心日报》解释领英的局限,“但你现在问中国年轻人的话,出国留学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很多人就愿意留在中国。”

为了抓住这个人群,沈博阳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考虑做一个新的产品,独立于 LinkedIn。

两个品牌

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沈博阳多次将赤兔和 LinkedIn 的关系与微信和 QQ 对比。他认为一个更轻、更专注移动的产品,不仅能帮助 LinkedIn 走进另一个人群,还能提升品牌的覆盖范围。

“当年像我们这样从海外回来的人原来是不用 QQ,我们都在 MSN。但结果最早上微信的人是那些不上 QQ 的人,将腾讯的品牌问题解决了。”沈博阳说道。

正如微信早期支持用 QQ 账户登录一样。赤兔同样支持用领英账号登陆,导入联系人和个人档案。

为了保证纯中文语境,赤兔导入了中国地区的联系人,也就是你的中国好友,并对所有档案都做了中文机器翻译。

赤兔应用界面赤兔应用界面

发现、沟通联系、连接线上与线下是赤兔最主要的三个功能。

除了将微信有的联系功能都囊括以外,赤兔还有一些针对职场社交的功能,线下活动、推荐人脉、话题圈子,以满足现在年轻人的需求:频繁换工作、对成功和创业的渴望、将生活圈和工作圈分开。

加入赤兔小组需要经过管理员同意

赤兔小组提供了管理员批准、静音模式等新功能

尽管赤兔独立于 LinkedIn,但 LinkedIn 的技术也被用来支持赤兔。王迪从 LinkedIn 美国得到的最重要技术是人脉推荐算法。LinkedIn 推荐算法之前从未对外开放,王迪没法直接照搬代码,他说,“我只能找到 LinkedIn 做这一块的地方的工程师去问:这个背后的设计思路是什么?考虑到哪些因素?为什么这样做?”

最终王迪在 LinkedIn 算法基础上加入一些中国地区独有的因素。例如赤兔的推荐算法包含了用户当前位置的概念,此外 LinkedIn 算法中电子邮箱联系人的权重更大,而赤兔更看重的是手机通讯录。说完算法的种种不同后,王迪说道,“我今天的推荐会更符合中国人的需要。”

LinkedIn 的品牌也是赤兔起步的第一步。7 月 21 日,赤兔宣布与五个品牌——印象笔记、魅族、特斯拉、惠普、Misfit 达成合作。此前未能获得邀请码的用户,只要输入这五个品牌的名称就能直接注册,作为赤兔大规模公开注册的第一步。

上周六,赤兔举行了第一次线下活动,20 名来自不同行业的用户来到领英中国的办公室,听王迪谈赤兔诞生的故事、并提供自己对于产品的建议。

探秘赤兔宝宝活动探秘赤兔宝宝活动

在分享环节,大家或多或少都提到了自己和 LinkedIn 的渊源,有的人第一份工作是从领英找到的、有的人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 LinkedIn 实习。

某种程度来说,这批用户都是向往着 LinkedIn,才成为赤兔的第一批用户。

但更多的重叠也就止步于此了,赤兔的账号不能登陆领英。两个社交产品的业务有重合,但是两个社交图谱是分裂的,沈博阳称这是有意为之:“如果和领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就跑不快了,我为什么要依赖它啊?”

相对于从 0 开始的本土创业公司,赤兔优势很明显。但这些在资金、技术、品牌上的优势并不能保证社交网络创业的成功。

过去十年,平均每天都有新的社交网络创业项目出现,但你今天依然能叫出名字的恐怕不超过 20 个。

甚至有着十多亿用户的 Facebook,在其传奇创始人扎克伯格的领导下,所做的新社交网络产品也基本全部失败了,比如匿名聊天的 Rooms,图片视频社交的 Slingshot 等等。唯一的例外是 Facebook Messenger,而它的成功恐怕还是因为它是 Facebook 用户相互私信的唯一工具。

创造一个新社交网络的难度是巨大的,早两年主攻职场社交的幸会、友联系等一批职场社交应用已经倒下一批。提供职场社交为核心功能的脉脉尽管去年拿到了 2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但抛去微博导入内容以外的实际用户活跃度又多少让人怀疑。

采访中,沈博阳并不否认赤兔作为一个创业项目的失败风险。但他相信,如果 LinkedIn 无法覆盖一个更年轻、更本土化的中国职场人群,未来几年,整个 LinkedIn 就会面临被颠覆的风险。

就像他引述 LinkedIn CEO 杰夫·韦纳(Jeff Weiner)的那句话:“我看到了做这事的风险,但我也看到了不做这事的风险。”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