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互联网公司做自行车,最大的卖点可以不是智能 | 创始人说

智能

互联网公司做自行车,最大的卖点可以不是智能 | 创始人说

赖江锟 黄俊杰2015-07-20 06:35:03

宣布做车 10 个月后,700BIKE 推出四款自行车,最低 2499

你上一次听说自行车新品发布是什么时候?

随着互联网公司的渗透,许多原本默默推出新产品、连广告都不怎么打的传统行业也都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宣传,自行车是最新的一个。

周日晚上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边上的一个创意产业园里,700BIKE(柒佰)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代自行车。

700BIKE 大约是近期最受关注的自行车创业项目,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久邦数码的联合创始人张向东去年年底加入这家公司担任 CEO,宣布将推出自行车。6 月 1 日,还没公开产品的 700BIKE 发起一场看不到产品长相的线上“盲订”,为之站台的预订者颇为跨界,韩寒、黎万强、胡海泉、许知远、徐小平等等都其中。

一个靠 GO 系列 Android 桌面成名的互联网创业者会做出什么样的自行车?50 天后,700BIKE 自行车来了:

后街,城市运动

  • 定价 2499 元
  • 车架采用雷诺 725 材质的钢管,整车 11 公斤
  • 自动变速,变速器内置于后轮内
  • 蓝、红、黄、棕、灰五种颜色

美术馆,男款复古

  • 定价 3299 元
  • 整车 13 - 15 公斤
  • 皮带传动代替链条,声音更小
  • 扁平的铝合金挡泥板代替传统的穹顶设计
  • 可选承重 80 公斤的车篮
  • 圆形显示屏
  • 黑、绿、灰三种颜色

百花,女款复古

  • 定价 3299 元
  • 整车 13 - 15 公斤
  • 皮带传动代替链条,声音更小
  • 扁平的竹制挡泥板代替传统的穹顶设计
  • 可选承重 80 公斤的车篮
  • 圆形显示屏
  • 红、白两种颜色

银河,便携折叠

银河银河

  • 暂时没有更多信息

发售时间

  • 预订用户从 7 月 19 日 - 8 月 10 日决定是否购买以及购买车型(后街、美术馆、百花)
  • 公开发售 8 月 11 日开始(后街、美术馆、百花)

更好的自行车

和乐视、百度宣布智能自行车项目时放出的 3D 设计图不同。700BIKE 的自行车看上去既不智能也不科幻,它们就像是传统的自行车,但更好看一些。

这也是 700BIKE CEO 张向东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中颇为自豪的一点,他认为设计应该在尊重传统的前提下进行,而 700BIKE 的主要调整在外观、舒适和性能。

当自行车成为彰显骑行者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以后,外观成为吸引用户的一个焦点。几款真车的外形也确实显得非常简洁,你很少能在同等价位车型上看到这样的外形。

许多设计都有让车身设计更为简洁的考虑,比如“后街”选择强度更好的雷诺 725 钢,让自行车车架在同等强度下更纤细。

后街后轮花鼓内置的自动变速器

“后街”后轮花鼓内置的自动变速器

再比如传统自行车的变速控制器都在把立上方,通过线缆连接到车轮,让自行车看上去非常复杂,此外变速器应该怎么调也不是所有人都会。

“我在城市里骑车时,经常观察别人的变速器。很多都是十几档,但基本没人用,因为大部分人不会变速。”张向东说道。700BIKE 的解决方法是将变速器内置于车梁内,而变速本身也变成自动的,根据脚踩踏板的加速度自动调节。

另一个细节是刹车的位置,自行车前叉和后叉恰好挡住了刹车,这样你从车头和车尾都看不到复杂的刹车片。

700BIKE 全系列自行车把立上都内嵌了一块显示屏,当用户踩下踏板时,便会显示当前的时间、车速和里程。

“后街”内置的屏幕

四款车的车架都内置了类似手机的移动芯片,包括 GSM、GPS、蓝牙功能。GPS 可以定位自行车当前所在位置,GSM 用于连接运营商网络,就像你的手机一样,当自行车丢了的时候可以将自行车所在位置发送到你的手机上。

内置处理器的充电依靠前轮转动时切割磁感线圈产生的电力完成,据称自行车在丢失一周内不骑也能将位置发回手机。而自行车车速的测算也根据切割线圈的频率而得出。

700BIKE 还将为本地用户体型而设计作为一个重点,张向东说:“我骑了这么多好车,但永远是感觉不舒服的,直到有人来给我定制自行车才发现问题所在——中国的自行车大部分是代工设计,用最初为海外用户设计的公版车架。”

为了更好的适应用户体型。张向东称 700BIKE 通过大城市的统计机构数据分析坐垫、车架的合适尺寸,然后由设计师选择最适应用户群的尺寸。

此外,“后街”的车后架采用不对称的 h 管设计。

h 管“后街”的 h 管设计

设计成这样也是为了提升舒适度,700BIKE 宣称这样的设计能够帮助破坏后轮的震动。骑行时屁股上颠簸的感受一般是从坐管传到坐垫上。

张向东还在发布会和采访中谈到许多其它骑行爱好者才能听懂的设计。例如双传导结构、放链条掉落的中轴设计、扁椭圆横梁、在车胎内加入凯夫拉材质减少车胎被扎坏的可能性等等。

不过自行车是一个与你身体直接接触的产品,只有试了才知道是不是适合自己。目前 700BIKE 完全线上销售以避开经销商分成,但它未来也会在一些合作的骑行店里提供试骑。

一次兴趣开始的创业

此次发布四款自行车的 700BIKE 原本是一个爱好者成立的自行车文化社区,从 2012 年开始分享各类自行车以及骑行相关的产品。它引起自行车玩家以外的关注大概就是去年 11 月,原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去年年底加盟并担任 CEO。以后这家公司将商业模式确定为自己设计、销售自行车。

“700BIKE 原来是个社区,我也和他们一起玩,参加一些社区活动。后来他们跟我说,困难就是没钱,我就投了一些,成了股东。然后跟他们说做媒体靠广告太难,可以做产品,就是自行车。”发布会前几天,张向东在 700BIKE 办公室楼下的一家咖啡厅里对《好奇心日报》回忆了自己做自行车的开始。

采访当天预报有雨,但张向东还是建议坐在屋外。这是长期骑车养成的习惯,好车往往没有锁,张向东和人聊天一般都约有室外座位的场所,把自行车放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

和大多数人一样,张向东 1999 年从北大毕业后便不怎么骑车。直到 2007 年去法国长途旅行时为了方便,张向东向朋友借了一辆自行车才爱上骑车。此后他又骑车在青海湖、澳洲、南非、阿根廷等四大洲完成各数百公里的骑行,在骑行圈里颇有名气。

自己去做自行车的想法在 2013 年成形,那会儿他和邓裕强、常映明在十年前联合创办的移动互联网软件公司久邦数码正在赴美上市路上。久邦数码从 2010 年开始专注于刚起步不久的 Android 系统,它的主要产品 GO 桌面到 2013 年已经有 2.68 亿用户、利润 2.34 亿。

“去纳斯达克上市的路演主要是我做,当时经常飞美国,每次十几个小时。我闲不下来就在飞机上写了《短暂飞行》。”张向东说道,“这本书基本没谈商业,主要在回顾自己的一生,这时候我意识到自行车占的位置有多重要。”

2013 年年底,久邦数码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三位联合创始人拥抱在一起。当时张向东已经告诉对方自己离职的计划,他还记得,敲钟时自己戴的领带也印着自行车图案。

2014 年 11 月,张向东宣布加入 700BIKE 做自行车。今年 3 月后,搭好 VIE 架构的 700BIKE 宣布拿到华创、高榕和 IDG 的 1500 万美元投资(约 9300 万人民币)。

走进 700BIKE 办公室,每列办公桌边上都靠着样式不同的自行车。当中有死飞、有 1970 年代的古董永久、也有昂贵的手工自行车以及今年环法车赛用的公路赛车。

为什么是城市自行车?

“城市自行车”大概是 700BIKE 发布会上谈到最多的词。

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自行车销量达到 2500 万辆,当中市场老大捷安特去年在中国卖了 266 万辆自行车,比 2010 年增加了 44%;而美利达去年在中国卖了 100 万辆,是 2010 年的 3.5 倍。

除了传统骑车通勤以外,你也不难看到每天晚上夜骑和周末去市郊骑公路和山地的爱好者。越来越多的人将自行车作为生活方式的选择,而不再是纯粹的代步工具。

“百花”和“美术馆”内置了原型显示屏

“百花”和“美术馆”内置了圆形显示屏

“这个行业的产品非常不适合城市使用,飞鸽、永久之后出现了断档,现在中高价位的自行车里 90% 都是山地车。有了变速档、缓冲轮胎,初学者就觉得这是高级的自行车。”尽管中国自行车市场规模可观,但张向东认为城市自行车有着非常大的市场空白。

他将城市自行车缺少物美价廉的选择归咎于销售渠道。大牌的自行车销售则受制于经销商,从出厂到消费者最终买到手,一般会经过 3-4 级代理商,每一级都会抽取一部分收入。最大的几个经销商都覆盖多个省份,自行车厂商为了不得罪它们,也不敢在网上卖低价。另一方面当每年只需要做些小修小改就能通过线下渠道卖出不错的销量以后,自行车厂商也没有太大动力去创新。

市场上进口车太贵,国产车的中高端基本都主推山地车,没有一款价格适中,适合周末去公园转转、有时骑着上班的自行车。这是张向东认为 700BIKE 的机会。

一个互联网公司怎么进入制造业?

爱骑自行车和组建一个公司生产自行车无疑是非常不同的两件事。对于如何设计、生产自行车,700BIKE 的选择是信任有传统行业经验的人。

加入 700BIKE 后,张向东做的第一件事是市场调研,他和同事去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杭州这六个城市。每到一个城市,他们除了去当地热门的自行车店和骑行爱好者交流外,也会通过微博、微信群拉人参加活动。这些活动都由张向东自己主持,到场的除了老玩家以外,也有许多初级爱好者甚至平时并不骑车的人。

在调研的同时,700BIKE 也开始了团队的组建。微博上发出辞职信的第一天,张向东便收到 500 多个求职的私信,大多来自自行车业内。

“我和刘东 (700Bike合伙人) 就觉得,我们千万不要着急去招人。我们要先去见人,听这些人来聊。一个成熟的公司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团队。”有一次,张向东来到深圳约自行车产业内的人喝茶聊整个产业。“我们从中午一直聊到深夜,到最后我们让离开的人不要再介绍其它人过来。”

最后,700BIKE 负责协调制造的分公司设在了深圳。

“通过接触,我们知道了其它公司是怎么做的,还有更关键的、招人要有什么样的资历。”张向东这么解释自己和刘东大量接触业内人士的收获,“互联网公司从传统行业招人太容易了,基本都是在对方提出的薪资期望上再加一些。”

4 个月里,700BIKE 找来了捷安特的多位供应链专家、项目经理和结构工程师、折叠车品牌大行(DAHON)的市场总监、明基的工业设计师。

除了调研和组建团队,700BIKE 的原材料预订也从去年年底开始进行。

“去年我们决定用雷诺 7 系的钢架之后,就下了单。当时设计还没出来。”张向东说,“互联网写好代码就能上线,但买钢材要排队在传统行业是常识。你先付款别人也不会让你插队,凭什么为你一个不知道明年还在不在的项目得罪合作十几年的老客户呢?”

今年 1 月,自行车的设计基本完成。之后 3 个月时间,700BIKE 对车架、屏幕等关键部件进行了测试和修改。到 4 月,设计基本达到大规模生产的要求。

测试阶段也有许多互联网公司所不曾遇到的新常识。比如设计师为两个零件选好材料,但工厂会说自己早试过这种组合,时间长了会损坏,过不了检验。700BIKE 减少试错成本的方式是依靠传统行业的经验在设计阶段干掉不靠谱的点子。

“月薪 5 千的 QC(品质控制)控制不良品下产线;月薪一万的 QC 控制不良品的投产,而月薪 2 万的 QC 能控制不良的设计。”一位台湾自行车生产专家给的建议曾被 700BIKE 的创始人们多次引用。张向东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提出来的许多点子都被同事直接丢进了垃圾堆。

不过 700BIKE 对改造传统的自行车制造也有自己的期望。700BIKE 它并不直接涉足生产,而是在广东、江苏、台湾等地与各零配件生产商合作,将自己的新设计交给对方生产。

传统的自行车生产中,下单的自行车厂为了提升利润率,所要的往往只是更低的报价,零配件生产商并没有太多动力去创新。

张向东期望用分成模式给厂商更多动力:“例如做自行车的坐垫。我给供应链厂商开模费,之后的结算是分成(现在还不是)。我们不会是采购式,为了让他们也参与进来,会需要一个新的机制。”

700BIKE 目前不愿意透露今年预期的销量。不过通过“盲订”预订的两万多辆自行车在未来 20 天就会发出。2 万的数字接近美国骑行品牌崔克(Trek)在中国一年的销量。

接下来,700BIKE 还会推出更多车型,以形成一个车系,据称它的新车型已经规划到了 2017 年。

传统的造型、不碍眼的智能设计、依赖传统行业内的经验。700BIKE 只是在做更好更便宜的自行车,然后通过效率更高的互联网渠道销售出去。

就像张向东在采访中所说的:“在自行车上面,我是个人趣味太强的一个人。现在要多考虑大家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