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不用再偷偷摸摸赚钱,街头涂鸦从亚文化变成大生意

文化

不用再偷偷摸摸赚钱,街头涂鸦从亚文化变成大生意

Courier2015-06-02 16:20:00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乱涂乱画了!

本文由 Medium 和 《Courier》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Courier》是一本于伦敦发行的季刊,专注于当代商业报道。本文原载于 《Courier》2014 年秋季第五刊

随着街头艺术闯入主流艺术品市场,一众昔日的“破坏分子”竟变成摇滚明星式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也卖出了大价钱。

康纳·哈灵顿(Conor Harrington)不久前还在跟都柏林的警察玩着躲猫猫,偷偷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挥洒他的涂鸦艺术,让跟在他后面洗刷墙面的业主和都柏林市政府恨得牙痒。

转眼间,他正准备着在伦敦办一场大型展览,展示他以帝国的衰落为主题的个人作品。每幅画的预计售价都将在 6 万英镑以上。

哈灵顿代表了新一辈街头艺术家,他们先以涂抹墙壁为人所知,继而通过大胆的公开作品打响名头,靠出售画布画和印刷复制品赚得盆满钵满。

同时,他们引领街头艺术摆脱其非主流、反建制的出身,获得真正的商业价值,使得街头艺术与主流艺术的边界逐渐模糊。

大卖 2.5 亿英镑

依靠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传播,街头艺术家在墙上涂抹的作品获得全世界的广泛关注。一流的街头艺术家由此建立强大的粉丝群。

康纳·哈灵顿

由此观之,有关街头艺术是否应被称为 “蓄意破化”的争论正在迅速过时,街头艺术已成为一个大市场。过去一年,街头艺术作品的交易量达到 2.5 亿英镑,市场一致预期今年这个数字仍将猛增。

此前从未对艺术品感兴趣、为了居家装饰而出手的买家是购买群体中的主流。同时,更多有经验的买家也开始将街头艺术视为可靠的投资。

一些观察者认为,今日街头艺术的佼佼者具备比肩前辈涂鸦艺术家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和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潜力。画廊老板们说,相对那些著名的早期街头艺术家,最大且最为撩人的变化是今日艺术品市场巨大的潜力。

互联网推动

近年来全世界很多城市发生的老旧社区中产化(gentrification)现象,以及社交媒体的兴起,极大地推动了人们对街头艺术的兴趣。

查理·乌泽尔·爱德华(Charley Uzzell-Edwards),人称“纯粹邪恶”(Pure Evil),是一位街头艺术家出身的画廊老板。他说:“街头艺术是第一个真正的全球艺术运动,因为它是由互联网推动的。如果有谁在巴拿马画了什么,第二天我们就知道了。”

伦敦东区,“纯粹邪恶”在他的画廊里工作

扎布(Zabou)是一位居住在伦敦的法国艺术家。起初,跟她一起上艺术课的一位同学把她带入了街头涂鸦的世界。当她把第一幅街头艺术的作品放上网后,没出一个礼拜就有一位迈阿密的收藏家写邮件来订购五幅作品。

当她来到巴黎想要一展拳脚时,她只是在 Facebook 上喊了一声,就有一个陌生人答应带她在巴黎来一场街头艺术之旅。第二天,她们就开始在巴黎的墙壁上到处施展,还被警察发现,不得不狼狈奔逃。

最近,她还碰到一位死忠粉,这个家伙在网上看到她的作品后,竟将它纹在了自己身上。

社交媒体的价值

扎布说:“Instagram 和 Facebook 让你能迅速建立广泛的受众群。全世界无论什么地方的人,都能看到你的作品。”

对于康纳·哈灵顿这样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来说,在墙上作画依然既是一桩乐事又是可贵的事业。新的街头涂鸦画作,在给艺术家带来强烈的艺术体验的同时,也在社交媒体催生热点话题,进一步提升名气,促进销售。

“头盖骨”

公共空间涂鸦艺术的风靡催生了街头艺术旅行的风潮,每周都有几十个这样的旅行活动,出现在伦敦肖恩迪奇区(Shoreditch)、布鲁克林、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Kreuzberg)、洛杉矶城区、巴塞罗那拉瓦尔区(Raval)、巴黎奥伯坎普夫区,以及世界上无数个拥有壮观的街头涂鸦的其他街区。

每次旅行活动都更加推动街头艺术的流行,初尝滋味的新晋粉丝又会在网上发图、点赞、圈点他们喜爱的艺术家。

亿万富翁收藏家

面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推介艺术家的强大力量,主流艺术世界的反应缓慢而落后。许多画廊老板私下承认,他们震惊地看到街头艺术家借助媒体打出名头,获得关注和销售,甚至彻底提升作品的价值。

主流画廊多年来一直拒绝街头艺术。如今,它庞大的交易量令许多画廊惊坐而起,再不敢等闲视之,其中尤以美国为甚。

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的代理人、画廊老板史蒂夫·拉扎里迪斯(Steve Lazarides)说:“现在,身家亿万的收藏家开始来找我们,他们将购得的街头艺术作品与他们收藏的毕加索和伦勃朗的大作摆在一起。”

他补充道:“这是对整个艺术世界吹来的一股新鲜空气。”

“我有一位非常有钱的客户,他最近来到迈阿密的一家画廊。有一幅画,他问多少钱,人家跟他说:‘七’,仿佛觉得他理应知道后面有几个零,他只好离开了。很多这种老派的画廊就这样蛮横,让人不舒服。”

巴克斯的作品在苏富比

法国一家创业公司“我的艺术投资”(My Art Invest)正是在街头艺术价值凸显的前提下成立的。它让人们有机会认购一幅画的若干份额,可谓抓住了现代街头艺术全球化、数字化及金融化的特点。

即便街头语境已高度市场化,街头艺术与传统艺术的若干分别依然清晰可辨。在街头艺术家打出名头,建立声望,甚至推销画作方面,他们对画廊的依赖要少得多。

随着权力从画廊老板转移到艺术家手中,街头艺术家对他们的公众形象拥有更大的控制力,并且对如何以及在哪里销售他们的作品更有话语权。

以巨型黑白动物版画出名的罗亚(Roa)是最受尊敬的街头艺术家之一。尽管他曾在全世界各地的墙上作过画,但他从未卖过一张印刷复制品。他每年举办三、四场低调的展览,并且花很大的功夫确保他的作品没有卖给二级市场上的艺术品掮客。

印制品商店

对街头艺术家来说,商业化历来是个棘手的问题。尽管面临持续的抵制,一个大致的观点成为主流,即:赚钱本身无错。怎么赚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街头艺术家出售印刷复制品的做法是由班克斯和其他一些艺术家如本·伊恩(Ben Eine)引领的。伊恩本人就是从用丝印技术复制班克斯的画作开始进入街头艺术的行当的。仅仅十多年前,他们开始以低廉的价格销售小批量(50 到 200 幅)制作的签名版印制品。到 2008 年,班克斯的作品“凯特·摩丝”的 50 幅丝印画中的一张在拍卖会上卖出 9.6 万英镑的价格。

本·伊恩

乌泽尔·爱德华是受此影响的数位街头艺术家之一。“你一算就知道做一套印制品赚的钱就能买下一所不大的房子”,他说,“我也照那个模式干了。画廊的租金就是靠它付的。”他通常一幅画卖 100 到 150 张印刷复制品,每张 200 英镑。

纯粹邪恶,奈里·达夫(Nelly Duff),窃得空间(Stolen Space),墙上画(Pictures on Walls)和拉扎里迪斯是伦敦专做“城市艺术”的画廊老板兼零售商中最为著名的几位。在他们那里,街头艺术印制品的首次购买需求的增长非常旺盛。

发现“入侵者”

当下街头艺术对于一般买家主要的吸引力在于其简洁性、与流行文化的贴合性,以及一缕未绝的叛逆性。艺术家在开发作品的商业价值的同时,仍然热切地希望保留其草根传统。

“入侵者”(Invader)是来自法国的街头艺术家,受早期电子游戏的启发,他从 1990 年代起开始创作瓷砖马赛克造型。

他的作品出现在 60 多个城市,其低像素式的特点一眼就能认出来。艺术家甚至推出苹果手机 APP,用户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现疑似“入侵者”都能用它拍照验证。那么,他的商业价值在哪里?他的网站出售各式各样的印制版本“入侵者”,还有印刷品,瓷砖,书,地图,甚至“入侵者”录像带。几年前,有一份“入侵者”复制品以约 25 万英镑的价格成交。

轩尼诗的希望

街头艺术商业化最为成功者当属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就是他创作了以美国总统奥巴马为原型的招贴画“希望”,这幅招贴画也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在此之前,费瑞已凭借其街头艺术家的声望建立了一个服装品牌“阿卑”(Obey),并把它运作成了一个数百万美元的生意。

费瑞也曾涉足与消费品牌合作这个既诱人又极具风险的领域。

谢帕德·费瑞作品,柏林

在他的网站上,他甚至认为有必要对最近与轩尼诗的合作做一番解释:“我期待以这样的方式与品牌合作,我喜爱的文化恰能从中酝酿。轩尼诗是备受尊敬的品牌,她拥有优质的产品、高雅的气质和传统,因此我知道,他们会以很酷的方式展示我的作品。街头艺术是自由的,但是我同样认为,艺术与商业需要彼此,能够相辅相成,而非相互冲突。”

商业公司和消费品牌也正用大额支票招徕其他街头艺术家,期望将街头艺术纳入麾下。

精神的威胁

本·伊恩因其遍布伦敦东区迷幻风格的字母涂鸦而广为人知。他曾受托为维京航空装饰航班贵宾仓,佣金十分丰厚。微软、匡威和耐克最近也在商业广告中使用街头艺术家和建筑外墙等元素。这预示着代理和中介即将进入街头艺术的领域,并试图在艺术家和商业品牌之间牵线搭桥。

许多街头艺术家依然对这个趋势感到不安,忧心它会侵蚀街头艺术反抗性的文化精神。这种精神才是最初吸引他们的东西。

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例表明,即使反商业化最坚定的艺术家也会被卷入有关其作品的价值和版权的争论。今年八月,艺术家斯迪克(Stik)就曾求助律师制止一家公司在企宣影像中使用他的作品(讽刺的是,作品标题正是“艺术窃贼”(Art Thief))。

“赚钱不丢人”

斯迪克的例子再次促使许多艺术家以“如果这里面有钱赚,最好我来赚”的态度看待街头艺术商业化中的规则和伦理。

斯迪克作品,“艺术窃贼”

拉扎里迪斯说,企业委托创作只是街头艺术商业运作的一小部分,但是仍旧有些人反感街头艺术家参与任何商业活动。

拉扎里迪斯回应说:“一些傻瓜平面设计师才觉得有问题。赚钱不丢人。如果这些人不能从里面赚钱,就只有富人和名人的孩子能搞艺术了。”

原教旨主义涂鸦者的态度与此泾渭分明。对那些“可爱”的墙面装饰式的涂鸦,他们毫不掩饰轻蔑的态度。一些夺人眼球的作品有时被他们鄙夷地涂上“玩具”的标记。因此导致的肢体冲突也时有发生。

涂抹公共空间中的涂鸦作品是否合法,这样的争辩含糊且艰难。街头艺术从充满地域性和反抗标记的混乱世界,进入主流的、商业的领域。在这里,创作往往获得官方许可,班克斯的作品被有机玻璃罩保护起来,上锁防盗。此中演变之艰难从这些争辩中恰可得到印证。

从蓄意破化到精心装点

在这场演变中,内行的房地产商也没有缺席。短短数十年间,昔日被认为是蓄意破坏建筑物并且象征街区衰落的涂鸦艺术,今天竟成为美化街区和促进发展的力量,提升了街区的档次。

在美国高曼地产(Goldman Properties)改造迈阿密温伍德区一处衰落街区的过程中,街头艺术就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在当地艺术协会和一家大地产商的密切合作下,相似的故事也出现在布鲁克林布许维克区。

盖比·勋伯格(Gabe Schoenberg)在布许维克区开了一家街头艺术旅行社,他说:“开发商拿下城市里面最差劲的街区,把它改造成上档次的地方。是艺术帮助了他们。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开发商。”

华裔艺术家 DALeast

街头艺术的未来

在某些人看来,街头艺术为老旧社区中产化改造效力,更加证明了就其破化性的起源来说,街头艺术已经死了。

它不再是一个游走在法律之外的小团体的私有之物。自从闯入主流文化,它就被合法化、清洁化了,并被包装成消费工艺品。

即使仅从商业角度来看,街头艺术的发展也非高枕无忧。现代文化总是不断寻找下一个热点,炒作,夸大,直至它因过度消费而过气。街头艺术可能成为它贪婪胃口的又一个受害者。

从另一方面来说,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帮助有才华的艺术家找到了盈利模式,能够靠他们的作品谋生,不再局限于街巷间的涂鸦。这不仅为街头艺术家带来机会,也把“艺术”带到更广大的观众中去。

通过互联网和专门的画廊销售原作和印制品,街头艺术的生意今年将愈加兴旺。随着基础设施和金融机制的逐渐成形,代理人,画廊,原作和印制品等元素日益完备,街头艺术市场更加接近传统艺术市场。


翻译  skyyearning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