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好奇心日报 X 果壳 | 认识你自己

许冰清 & 果壳

如果完全没事做,人会无聊到什么程度?

你喜欢啥也不干,独自琢磨事情么?如果是,那么你挺特别的。弗吉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发现:大多数人并不喜欢独处思考。和独处思考相比,人们更喜欢做点什么——就算是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研究结果发表在 2014 年 7 月的《科学》杂志上。

实验要求参与者独自待在房间里 6-15 分钟,全程必须坐在椅子上,并且保持清醒。对照组的被试独自待在小房间里,可以选择看看书、听听音乐、看看照片等不需要与外部沟通的娱乐活动。如果你被分入实验组,那么恭喜了:实验组里——什么都没有!在没有笔没有纸没有手机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的情况下,唯一的“娱乐方式”便是思考。有的房间里甚至没有钟表,需要自己估算时间。

首批被试为 413 名在校大学生,其中男性 211 名,女性 162 名,未做具体说明的则有 40 名。在事后报告中,他们大部分都说独处思考的时间并不愉悦,而且“很难集中精力思考”。会这样觉得的也并不只有年轻人。研究人员随后调查了 61 名 18 -79 岁的参与者,结果与对在校大学生做的实验并无差异。年纪大的人同样不喜欢独处思考。事后调查也显示,智能手机的使用习惯对结果同样没有显著影响。

也许是实验室的环境让人不自在,在进一步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让被试在自己的家里完成实验。在收集到的 169 个有效数据中,“我们发现,实验组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承认他们在家里偷偷地开小差了,比如听听音乐四处走走。”本文的通讯作者蒂莫西·威尔逊(Timothy D. Wilson)指出,“不管在家还是在实验室,人们都不乐意独处思考。”

既然和无事可做相比,人们更喜欢做点什么,那么,他们会为了找点事干而选择做不愉快的事情吗?在后续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设计了新的实验:在实验开始前,参与者会体验到一定强度的电击。电击强度使参与者表示宁愿付钱也不愿被电。在此前提下,参与者再次被关进小房间。这一次,除了思考之外,他们起码有了一点别的选择——电自己。

结果发现,在独处思考的时间里,45 名参与者中,有 27 名会主动选择自我电击。电击自己的人中男性居多,占男性总数的 67%,女性参与者中只有 25% 会这样做。研究人员推测,产生这种性别差异的原因之一也许是男性比女性更寻求“感觉”。

目前,研究人员还未发现人们不愿意思考的确切原因。这是人类本性还是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的产物?“二者也许是相互影响的,”莱因哈德表示,“一方面,人们总是想找点事做促成了电子设备的流行发展;另一方面,习惯了智能设备的现代人失去了自我娱乐的能力,这让思考变得更加困难。”


原文作者阿梨

“算命”为什么听上去这么准?

在阅读本文之前,请花 30 秒思考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最近,本人师从一位大师学习读心术,现在露两手给各位看看鄙人的修炼成果:

“你喜欢得到他人的赞扬和仰慕,但你有时对自己身上的一些小毛病比较在意。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是否在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你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喜欢迎接各种挑战,不喜欢生活在条条框框的限制下。你喜欢独立思考,不轻信别人的观点。你有时表现地很外向,待人和善,乐于与他人交往;有时你则会很内向,做事谨慎保守。有时你脑中会冒出一些很有意思,但不太靠谱的新奇想法。”

OK,怎么样,说得像你吗?

当然像了,因为每个人都是上面说的那样。在下并非什么神棍,也不是刘谦,只是同大家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上面的玩笑也不是原创的。1948 年,Bertram R. Forer 教授进行了一项实验。他让他的学生们做一份性格测试问卷,同学们辛辛苦苦地填完问卷后,Forer 告诉大家,老师会对各位同学的问卷进行分析,每个人都可以得到针对自己的性格分析结果。第二天,Forer 教授准备了一堆一模一样的性格分析报告来到教室,发给同学们人手一份,然后让同学们对这份山寨的性格分析报告与自己性格的相符程度打分。结果显示,平均符合程度竟然高达 85%!同学们纷纷表示:老师您太牛逼了!

上述实验只是 Forer 教授所做的大量研究中的一小部分。他的研究发现,面对一个模糊的描述,人们往往会将它与自己的情况对号入座,然后就觉得很准。这种倾向被叫做“Forer 效应”。心理学家认为,“Forer 效应”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对伪科学信以为真,比如占星术、塔罗牌、心理测试游戏等等。

在心理学上,“Forer 效应”产生的原因被认为是“主观验证”(subjective validation)的作用。主观验证的意思是,当有一条观点专门来描述你本人的时候,你就很有可能会接受这一观点。

那些星座运势就是利用了人们这种容易受主观验证影响的天性。星座运势基本上讲的都是我们每天经历的事情。于是,我们就会将星座运势与自己的实际经历联系起来。这样一看,星座运势上说的,还真的挺准。这一切,正是主观验证在起作用。

星座专家们根本不用动脑筋看水晶球占卜,他们只要随便信口开河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你们的大脑便会自动通过主观验证将这些话与自己的生活细节联系起来,然后再通过“证实偏见”( 看这一篇 )加以确认。可能这些话最终在每个人脑中留下的观念都不一样,但在每个人眼里,星座运势都是对的。所以星座运势这么流行,算命先生经久不衰,其实一直是有广泛群众基础的。

当然,这也带来了巨大商机,1990 年代,美国的一家名为“占星之友”(The Psychic Friends Network)的公司通过电话声讯台提供占星服务,年营业额最高可以达到 1.15 亿美元,赚得盆满钵满。


原文作者弯兔 123

谁更容易对同性恋产生偏见?

苹果 CEO 蒂姆·库克先前公开了自己的性倾向。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就在于反对对同性恋这个少数群体的偏见。在自己的“出柜”宣言中,库克称自己作为一个同性恋,有幸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到平等对少数群体的重要性。

社会心理学长期关注人们对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少数群体的态度。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的研究发现,人们对同性恋的不同态度可能与一些社会因素或心理因素相关。

社会心理学家在涉及道德判断的研究中发现,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进行道德判断时并不是在理性地思考,而是根据自己的直觉和情绪状态进行反应,然后采用理性的推理为自己的直觉寻找合理的理由(Haidt, 2001)。

那么,当人们对同性恋行为进行判断时,人们直觉和情绪状态是什么呢?据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玛莎·努斯鲍姆(Martha Nussbaum)的观察,一些个体在谈论同性恋时通常会使用厌恶的口吻,也就是说,同性恋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厌恶情绪。

在一项关于人们对厌恶情绪的敏感性与政治倾向的研究中,来自多伦多大学的英巴(Inbar)、康奈尔大学的皮萨罗(Pizarro)和耶鲁大学的布鲁姆(Bloom)联合团队发现,人们的厌恶敏感性总体而言与政治上的保守程度相关,这种关系尤其体现在与性相关的态度上:越容易感到恶心的人,就越会对纯洁相关的政治话题,例如堕胎、同性恋结婚等,持保守态度(Inbar, Pizarro, & Bloom, 2009)。

为什么厌恶情绪会对我们的态度有着如此强大的影响?研究者们推断,这可能与我们人类的演化有关。

科学家们很早就注意到厌恶这种情绪。早在 1882 年,达尔文在《人类和动物的表情》中就已经指出,人类的婴儿以及动物都能通过表情来表达出他们的厌恶情绪。多年之后,当情绪重新成为心理学家研究的重点时,保罗·埃克曼(Paul Ekman)在考察全球多个种族和部落时也都发现了厌恶情绪,这促使他认为厌恶是人类的一种基本情绪。

厌恶有什么用?有研究者认为,人类的进化形成了一种“行为免疫系统”来避免自己面临新异的病原体或者寄生虫的威胁。不熟悉的群体,特别是那些与自己有着不同饮食、卫生和性活动习惯的群体,会被认为极有可能携带新异病原体或者寄生虫。这些“异常”的人会激活行为免疫系统,以及相伴的厌恶情绪。从这个角度来讲,厌恶情绪的产生,是为了回避环境中可能的感染,从而更好地生存下去。


原文作者 hcp4715

自恋,有什么好处?

你或你的朋友自恋么?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你得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恋”。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混淆“自信”(self-confidence)和“自恋”(narcissism)。真正自恋的人心怀强烈的天生优越感、自我膨胀的幻想,以及对赞赏的渴望。

对于自恋程度比较严重的人,还有可能妒忌心强、缺乏同情心,甚至还会不惜利用他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虽然他们可能很有魅力,但许多时候还是会表现出自私固执、控制欲强以及麻木不仁的特点。一旦感到被奚落或是怠慢了,他们就有可能大发雷霆甚至是伺机报复。这种阵发性的反应有时被称作 “自恋暴怒”,会对迁怒对象造成严重后果。

从 2005 年起,来自英国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的研究者贝琳达·博德(Belinda Board)和卡特琳娜·弗里岑(Katarina Fritzon)就一直在进行一项研究。在调查中,他们发现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表演型人格障碍、强迫型人格障碍的人,在高层行政管理人员中出现的几率,都比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Broadmoor Hospital)里精神失常的刑事罪犯要高。

这一结果提示,这些根深蒂固、可能不适应社会的人格特征,常常反而会使人受益。例如,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可能雄心勃勃、自信满满、专注于自我,并且能够充分利用周围的人和环境来获得最大收益。具有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则可能擅长吸引和控制他人,因而在建立和发展商业关系上得心应手。

在她们的研究中,博德和弗里岑将具有自恋性人格障碍的高层管理者们形容为“成功的精神病人”,而将精神失常的刑事罪犯们称为“失败的精神病人”。成功人士与精神病人这两类看似完全不同的人,背后可能有着被人们想象中更多的共同点。正如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在一百多年前所说:“当超群的才智和精神变态的性格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就极有可能造就一个伟人。”


原文编译自 Psychology Today,作者 Neel Burton

熊孩子为什么这么熊?

被诊断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青少年经常会对他人和自己造成严重的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然而一直以来,科学家都并不清楚这背后的原因。

不过发表在《社会认知与情感神经科学》(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这些青少年大脑中负责处理社会信息和冲动控制的区域存在缺陷。

该研究的研究对象为来自荷兰、年龄 15-21 周岁、被诊断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青少年罪犯。来自荷兰莱顿大学和马克思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让这些青少年(实验组)进行迷你版的“最后通牒博弈”。

这是一种用来模拟公平考量的博弈游戏:参与者会得到另一名参与者分配给他的一笔钱,并被告知对方是否本可以采取更公平的分配方案,或是只有当前这一种分配方案。博弈过程中,功能性核磁共振会记录下参与者的脑部活动。通过比较对照组(没有犯罪记录的青少年)和实验组的脑部活动,研究者得以了解在进行公平考量时,这些青少年的脑部活动。

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青少年在参与博弈的过程中,负责移情作用和冲动控制的颞顶交界区和额下回的活跃程度较低。而实验组和对照组青少年大脑中负责情感处理的大脑背侧前扣带回和前脑岛的活跃程度则相近。

这一发现证明,尽管两组青少年对于不公平的分配方案具有相同水平的情绪反应,但是实验组青少年更倾向于拒绝这些方案。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青少年不会考虑对方的意图——即使对方只有这一种分配方案。

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青少年在人际交往中缺乏考虑所有相关信息的能力,例如他人的意图。研究者假设这种能力的缺乏会反过来导致更多的反社会行为。

在另一则研究中,当被问及在发现孩子欺负别的孩子时应该如何管教时,心理学家皮克哈特说:“如果能征得被欺负孩子的同意,就让欺负人和被欺负的孩子好好谈谈,让小霸王听听被欺负的感觉。让小霸王寻找弥补、改进这段关系的方式。”

心理学家发现,打屁股对孩子并无好处,如果父母解决孩子问题行为的第一个方法没有奏效,应该换种方式,但最好别打孩子。可很多父母还是倾向采用这种方法。《儿科》上刊登的研究中,半数以上被询问的母亲在孩子 3-5 岁时打过他们屁股。

皮克哈特说:“打屁股教会了孩子去打人。如果你不能遂愿,块头又比我大,你就可以打我来达到目的。这就是打屁股教给孩子的方法。”伦纳不会把打孩子屁股的家长妖魔化。但她也不觉得这是最有效的办法,还有其他方法可用。

有时,要改正孩子的问题行为确实需要外界干预。如果孩子的问题行为威胁到了他自己或他人的安全,家长必须立即寻求帮助。若眼下没有危险,那判断该不该寻求帮助的方法,要依照日常生活是否被孩子的问题严重影响而定。


原文作者球藻怪Simbelmyne

过春节,用冷知识打败无聊

过年了,用「好奇心」打败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