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好奇心日报 X 果壳 | 总有一些事情难以置信

许冰清 & 果壳

史上最牛的“自宫”

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是件十分困难而且危险的事情,在没有良好的设备、缺乏监测、动作和视野受限的情况下开刀,这样的事情不仅普通人绝对不应该尝试,就连专业医生也不会愿意冒险。

而在历史上,依然有不少“自我手术”的极端情况出现。对自己进行手术大多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由于条件和操作水平的限制也往往难以成功。除了列昂尼德·伊万诺维奇·罗格佐夫医生自切阑尾的传奇事迹以外,这些“自我手术”大多缺乏计划性,最终也只是狼狈收场。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几十年前,就有一位长期致力于“自我医疗”与“自我手术”的传奇患者。他不仅自学了医学知识,还策划实行了两次自我手术。他深受精神问题困扰,自我治疗的方式也难以令人认同,但他活用医学知识的能力却让接诊医生都感到吃惊。

他的故事作为一例罕见的病例报告,刊登在了 1979 年的《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上,在医学史上留下了惊人的一笔。下面,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段医学历史上的奇闻异事。

郑重提示:本文中提及的“自我治疗”方式并非规范的医疗操作。自我诊断、用药和手术的风险极大,切勿尝试。

在急诊室里,医生们见到了这位 22 岁的年轻男性,他表示自己刚刚进行了长达 8 个小时的“自我手术”。因为感到了异常的疼痛,而且已经精疲力尽,他没能把手术做完,只能求医生把自己腹部长达 14 厘米的切口重新缝好。

医生们把他推进手术室,进行了腹部探查,发现伤口并没有大量出血,几条主要血管也用缝线结扎了起来,腹腔脏器并未受损,由此看来,这位男子的操作水平似乎还相当不错。

在术后第三天时,这位男子向医生讲述了他进行“自我治疗”的历史。从年少时起,他就感到相当孤单,并且经常需要依靠自慰来缓解焦虑。他总是要一天撸上三次才行,这使他感到相当不安。适当的自慰本不会伤害身体,即使在因为心理障碍而过度自慰时,也应该向心理医生寻求帮助,而不是一味压抑性欲。然而,这位患者却错误地坚信,不惜一切代价地抑制自慰的念头才能让自己解脱。为此,他自学了许多医学知识,走上了“自我药疗”和“自我手术”的不归路。

一开始,他选择了药物治疗的方式,每日服用孕激素和雌激素来压制性欲,这也就是“化学阉割”的原理。但是,这位男子希望找到更加彻底的方式来克制自己“异常”的冲动,并希望通过免疫疗法治好自己。在为自己打了 8 针导致脓肿、不得不住院检查时,他血液中的雄激素水平已经远远低于其他男性。随后,这名男子被转到了精神科病房,并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可能的颞叶癫痫和性别认同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之后,这名男子开始了他的“自我手术”计划。他曾经要求医生切除自己的睾丸,但遭到了拒绝,因此他便到图书馆查阅了各种医学资料,购买种种手术器械和药品,准备给自己开刀。在口服巴比妥类药物和局部麻醉剂的帮助下,他用 8 个小时时间成功地切掉了自己的双侧睾丸,并找到泌尿外科医生进行了伤口“善后”处理。

在此之后,他又一次计划了新的手术。这一次,他的目标是给自己的肾上腺来一刀。他的准备相当充分,但要想完成手术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肾上腺位于后腹,想要从肚皮开口到达后腹得首先翻开众多脏器才行。而他也正是在这个步骤上遇到了麻烦:在他翻弄自己的肝脏时,感觉到了出乎意料的疼痛,而这时他也已经进行了 8 个小时的操作,已经精疲力竭了。在感觉到自己没法搞定手术之后,他对伤口进行了包扎,并打电话叫来警察,请他们帮忙把他送进了医院。

这位患者的神奇经历让接诊医生深感吃惊。在这篇论文报告中,作者坦言该患者自学医学知识的能力和手术操作水平都“令人印象深刻”。即使是经历了失败的挫折,他似乎也依然没有放弃。论文作者表示,在病例报告论文撰写期间,这位传奇的患者还在钻研麻醉技术!

如果能摆脱精神疾病并接受专业训练,他说不定会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外科医生吧。


原文作者窗敲雨

真正的猩球之战:来自中国研究者的前线报道

编者注:原文较长,限于篇幅,仅节选部分内容呈现。如果你在阅读后对这场“猩球之战”有更多的好奇心,请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前一段时间电影《猩球崛起 2:黎明之战》很火,但你知道,在我们现在居住的这颗星球之上,战争,是如何发生在最聪明的几种猩猩之间的吗——黑猩猩、倭猩猩、猩猩以及……人类?

五年前,我(注:指原文作者,下同)第一次来非洲,第一次来到珍·古道尔创办的黑猩猩庇护所。这些黑猩猩都是孤儿,包括 Kozanza。

在庇护所里,我每天做着和发育心理学家差不多的工作——测试不会说话的黑猩猩小孩儿的认知能力。我们要设计出各种刁钻的游戏让 Kozanza 和他的小伙伴们解决问题,解决了就能赚到香蕉。

Kozanza 特别能吃。无论是什么实验,他总尝试用最快的速度解决,然后眼巴巴的盯着我,似乎在说:“说好的香蕉呢?”庇护所就建在国家公园的边上,每天实验结束后,小猩猩们都跟着饲养员去附近的森林里散步玩耍。唯有 Kozanza 会赖在笼舍里不肯走,誓要把赚香蕉游戏进行到底。我总会把剩下的香蕉全塞给他。

两个月后我回到了学校。不久之后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封同事发来的邮件:Kozanza 死了。

那天,他们和往常一样在森林里散步时,突然意外地碰上了一群野生黑猩猩。这群成年野生黑猩猩似乎埋伏已久,幽灵般突然出现,迅猛的扑向被吓得四散奔逃的小猩猩们。饲养员找到 Kozanza 的时候,他的睾丸已被挖去,肠子被扯了出来。三个小时后,不治身亡。

欢迎来到现实中的猩球之战。

《猩球黎明》的主角凯撒是一只黑猩猩。他爱好和平,一直试图阻止冲突的升级。现实中的凯撒们却正好相反。灵长类动物里会打架的很多,会谋杀同类的也不少见。但黑猩猩是唯一一种会发动战争的非人灵长动物。

在野外每一群黑猩猩都有自己的领地。雄性黑猩猩在整片领地里三五成群的自由活动,而雌性比较孤僻,她们平时互不往来,在这片领地里再细分单独属于自己的地盘。 

每隔三五天,雄性就会聚在一起,在边界巡逻保卫自己的领土。在长达几个小时的巡逻时间内,他们会自觉排成一排,小心翼翼地缓慢移动。他们无视平时最爱的果树,一丝不苟地翻查任何稍显异常的物件——吃剩的果皮、余温尚存的粪便和被加工过的树枝。

一旦传来陌生同类的叫声,所有雄性黑猩猩立即变身超级赛亚人——他们紧张得毛发直立,彼此紧靠在一起。这些战士们首先会从叫声大概辨别出陌生的同类有多少只:如果敌方比己方多,就悄悄撤退;如果己方人数占优,特别是当对方只有一个个体落单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大叫回应,径直扑过去,群起而攻之——Kozanza 就是这么死的。

现实中的猩球之战,主战场不在黑猩猩之间。人类才是主角,因为我们也是猩猩的一种。遗传学家告诉我们,在大约六百万年前,黑猩猩、倭猩猩和人类还是一家,而在这个时候,大猩猩的祖先和红毛猩猩的祖先早就分出去了。

换句话说,在《猩球黎明》中,黑猩猩凯撒和倭猩猩科巴都站错队了!大猩猩巴克和红毛猩猩毛里斯都只是远房亲戚,人类才是他们的至亲。

有职业军队参与的现代战争,是随着 1 万年前农业的发明而出现的,在此之前,人类在狩猎采集社会中生活了至少有 200 万年。与猩球之战类似,那时候打仗也主要由男人参与,而且通常都是进攻方人数占优的时候才触发的,凯旋归来的战士们会获得配偶、食物、货物,和更高的社会地位。

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里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开关,可以把人不当人看。我们同黑猩猩很像,我们只是另一种黑猩猩。

其实你很难推倒一头奶牛

YouTube 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类愚行集中营,你可以连着几个小时观摩熊孩子大战肉桂粉、熊孩子屋顶跳蹦床、熊孩子室内炸烟花等群众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唯独找不到一个真正的熊孩子推倒奶牛的视频。

纵观古今中外,免不了有个别倒霉的奶牛被喝高了的傻瓜推倒的案例。但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这事儿发生的概率,和中国男足获得世界杯冠军的概率差不多。

为什么推倒奶牛的流言能这样长盛不衰呢?

当然,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多数人离得最近的时候,奶牛也只不过是在公路边上见到的一头黑白花。以 100 公里时速掠过身边的奶牛,看起来似乎是身轻体柔易推倒,交给某个喝得晕晕乎乎的愣头青应该不在话下。但如果是步行接近一头奶牛的话,你很快就会意识到掀翻它是多么艰巨的任务。即使一头小奶牛也有 600 公斤重,而且身板厚实又稳当,“健壮如牛”这种词儿可不是乱说的。你还不如去试着掀翻一辆车呢。

我们假设的掀牛人运气够好,夜晚能离一头奶牛足够近,也有足够的力量,那又如何呢?

2005 年,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崔西·波切勒(Tracy Boechler)和动物学博士马格·里列(Margo Lillie)计算了掀牛的相关数据。他们发现了啥?一个人要想推倒一头牛根本没戏。两个人?也许吧——但不是在现实中的条件下。

“理论上两个人可以成功,”里列说,“但也不是简单活儿;而且一旦奶牛反应过来、开始站稳脚跟或者向你倾斜——它们绝对会的——就会变得更难。”牛毕竟是有四条腿儿的,如果被人推了就会迅速换成更宽更稳定的步态。拿出你的高中课本吧:牛顿第二定律,力等于质量乘以加速度;一头牛质量很多,而你又要趁牛反应过来之前让它快快动起来,这可是很大的力量。按照她的计算,这需要至少五个、很可能是六个人一起发力。“在我看来,这就等于说是物理上掀牛根本不可能。”里列说。

所以呢,我们目前的理论认为,推倒奶牛神话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还是这事太搞笑了。

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的人类学民俗学教授萨宾那·马格廖科(Sabina Magliocco)指出,一个好神话的基本要素和一个好笑话相同。“它们都要有所谓‘符号反转’”,她说。“你在把整个世界——或者在这个例子里,整头奶牛——翻转过来。”一头打盹的奶牛被掀翻这种事情有一种无知无畏的魅力,某个巨大的、看起来稳如泰山的东西突然咣当一声摔了个嘴啃泥的那种蛮力感。


原文作者 Ent

为什么珠链能“反重力”?

在特定情况下,一条链子似乎可以表现出反重力的状态,像喷泉中喷出的水流一样运动。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近日被物理学家揭示出来。这项研究对于现有的很多应用具有重大的意义,包括绳系卫星以及太空升降舱等。

链条技术是最为普通、古老且广为应用的技术之一,很多人恐怕认为物理学家已经完全明白链条的所有。然而事实并非如此——BBC 近日公开了一小段视频,超过 250 万观众观看了这段视频并为之震惊,其中不乏物理学专业人士。

这一视频展示的现象,哪怕在家里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重复——只需要一条足够长的珠链链条,并把它放置在一个类似烧杯的容器里面,拉起珠链的一端并使之垂落。你会观察到珠链并不只是简单地由于重力作用“流”向地面,在整个运动过程中链条会自发的向上运动,就像喷泉喷水那样。

研究人员的计算表明,驱使链条向上运动的作用力并不是来自于已经脱离容器的珠链,他们推算出这股上推的力最终来自于还停留在容器内的那一部分珠链。“来自容器的推力才是主要的原因,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剑桥大学的物理学家比金思表示。

弄明白这个外力来源,关键在于弄明白珠链的性质。从本质上讲,这些珠链其实是一系列连起来的杆。想象一下一根杆子被水平地放在容器中,等待着之后的运动。之后杆子的一端受到一个向上的拉力,这个力来自于已经脱离了容器的那部分珠链。如果只是一根杆子,那么受力的那一端便会发生旋转并抬起,另一端则变成朝下。但是因为在珠链中,每根短杆是与其他杆子连在一起的,因此杆子的另一端便会受到来自容器或是其他杆子上的弹力,而这种反弹则提供了不规则的向上的推力。

科学家们进行这个实验的初衷,是利用这样的视频来进行高中物理教学。“我们觉得通过这个现象很酷,我们应该搞清楚这背后的原理,并向高中生提出这个问题。”比金思说:“然而我们很快发现,对链条运动的定势思维并不能解释为什么珠链会凌空而起。为了解释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顾一下经典力学里那些金科玉律。”

尽管科研人员研究这个实验仅仅是出于好奇,但是这份结果却可能“对工程学有着启发作用。比如一个连接地球和太空的巨大电梯——利用一条极长的纤维绳索,将物体从太空拉回地球。要完成这种庞大结构,这项研究也可能帮上忙。


原文作者 waterbloom

伪钞制造者: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从古至今,造假界向来热闹非凡人才辈出,币从来都是造假的重灾区。让我们来看看从 20 世纪 20 年代以来,都有哪些伪造货币大户吧。

葡萄牙假币犯:我造的可是真币!

阿尔维斯·多斯·里斯(Alves dos Reis)称为假币犯可能不太合适,因为他造的可是货真价实的葡萄牙埃斯库多纸币,他所伪造的只是一份葡萄牙中央银行的公函,用来委托印钞厂印纸币。

他往市场非法注入了多少钱呢?截止 1925 年,共约 1 亿埃斯 库多纸币,合计 1,007,963 英镑(1925 年汇率),相当于葡萄牙总 GDP 的 0.88%。一夜暴富的里斯,办银行、买楼房、买农场……混得风生水起,为彼时的葡萄牙经济带来了一阵表面的繁荣。

但这些非法注入市场的巨额货币,最终导致了葡萄牙币贬值,政府公信力下降,间接促进了次年军人政变的发生。1930 年里斯被判服刑 20 年,1945 年被释放,有银行看上他的“才华”,给他提供工作,不过里斯拒绝了。

美国假币犯:只造 1 美元,判刑 1 年零 1 天,罚款 1 美元

艾默里奇·于特纳(Emerich Juettner),从澳洲到美国纽约的移民,无奈之下开始运用他儿时学过的照相蚀刻术来造假币。这人并不贪心,他只造 1 美元的纸币,用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

不过他的技术可不怎么好,用的是廉价的铜版纸,数字和字母模糊扭曲,华盛顿的头像也明显失真,后来有的假钞上连“Washington”也错拼成“Wahsington”。

造假技术不高,所以花这些假钱也要十分谨慎,于特纳只在高峰期时的地铁、报摊、酒吧、杂货铺等人来人往的场所消费,通常这时的商家无暇细心查验一元纸币的真假,方能使他蒙混过关。买一张 5 美分的车票,就能赚 95 美分。

但积少成多,1938-1948 年间,于特纳制造了多达 5000 美元的假币,尽管特勤局老早就注意到了这些假币,却始终束手无策,直到 1947 年末于特纳的公寓失火,才让他在 1948 年落网。可能大伙儿同情这个可怜的、不贪心的、小心翼翼的老头,他仅被判 1 年零 1 天,以及一美元的罚款,4 个月后他就出狱和女儿住到一起。

后来于特纳的故事被拍成电影“880 号”( Mr. 880),主角名改成了爱德华•穆勒。880 是这起案子的卷宗号。幸运的是,于特纳从这部电影里赚的钱比他 10 年来造的假钱都多。

德国纳粹:以国家之名造假币

纳粹份子打击敌国的手段之一就是大量伪造该国货币,搞垮他们的经济,同时也可供自己花销,一举两得。纳粹党卫队成员伯恩哈德·克鲁格(Bernhard Krüger)当时负责伪造英镑,他挑选了集中营里上百名犹太人,共制造了 6 亿英镑的假币。

1944 年英镑造假行动告一段落,克鲁格又向上司建议继续伪造美元,于是这些本可能被送进毒气室的犹太人又开始了新工作,不少人因此幸免于难,直到战争结束,最终克鲁格也被开释。

美国 20 美元假钞犯:哥的正职是连环杀手!

比起前面的几位,迈克·德巴德莱本(Mike DeBardeleben)可没这么单纯。他被称为“Mall Passer”,喜欢在购物中心的商店里,用 20 块假币买一件诸如袜子、狗脖套和贺卡之类的廉价货,拿着找回的真钱离开,然后到下一家商店里,继续用 20 元假币购物。

1983 年德巴德莱本落网,此时警方才发现,造假钱都是小事,他是个性虐待狂,连环作案数起,还是两起谋杀的首要嫌犯。最终他被判服刑 375 年。

加拿大警方都佩服的伪钞制造团伙 

韦斯利·韦伯(Wesley Weber)造假团伙的技术也非常高超,连加拿大警方都承认,该团伙的作品是他们所见过的电脑技术时代最出色的假币。韦伯完全自学成才,他和一个种大麻的家伙是团队的领导,另外他们还以 1 小时 150 块的报酬雇佣了两个人来造假币。他们的造假行动导致加拿大的商店拒收 100 块纸币,直到官方重新推出了新版。

巴基斯坦政府:造印度的假币,让他们查去吧

国家间的货币战争不是什么新鲜事,不只纳粹时期,现代也时有发生,例如印度就曾谴责巴基斯坦印制大量印度假钞,扰乱印度经济,并且指出这不是零散的个人活动,而是有组织的政府行为。《印度时报》上时不时有类似的报道。


原文作者苏木七

过春节,用冷知识打败无聊

过春节,用冷知识打败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