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硅谷已被高估,但是请不要说它是“科技泡沫”

Conor Dougherty2015-05-26 17:05:00

那并不是泡沫,而可能是“即将到来的僵尸创业公司大灾难”。

旧金山电 - 对硅谷来说这真是个疯狂的时期。一些成立才两年的公司市值达数十亿美元,一些摇摇欲坠的房子价值几百万美元,而社会上自高自大已经到了如此的程度,一些理智的商业人士正在考虑退出美国。

但是科技产业的风险投资家们——那些将赌注押在除了点子什么也没有的小公司身上的金融家们——正在尽一切努力避免这个词的出现,这个词可以用来描绘发生在他们周围的事情。

泡沫。

“我想这是个可怕的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人希望它停止涨大,” Redpoint Ventures 的合伙人 Tomasz Tunguz 说,“那么如果你说出了这个词,你是否就戳破了它?”

今天,像 Slack 这样的公司的市场估值令人咋舌,人们从中看到了一些和 2000 年一样的迹象。如图所示,从上到下一次是 Slack,Uber,和 Airbnb 的办公室。

从经济学的意义上讲,无论是郁金香、科技公司还是房子,泡沫基本上指的都是一段时期内对某种东西的过度投机。而在科技领域,这个词则另有所指,甚至非常可怕,因为它使人们想起了 1990 年代的互联网泡沫,当时一些收益很少或者利润为零的公司,将几十亿美元的股票卖给了无知的公众。

2000 年,科技股崩盘,风险投资家的钱打了水漂,许多年轻的公司蒸发了。甚至在科技产业非常红火的今天,风险投资家们的投资依然低于 2000 年时的最高值。

“任何一个经历过那段时间的人都会经常半夜醒来,并且看到鬼。” 纽约 Neu Venture Capital 的创始人 Jerry Neumann 说。

今天,人们从对 Uber 这些私人公司的巨大市值中,隐隐约约看到了 2000 年的一些迹象。Uber 是一家打车服务公司,这家公司在 500 亿美元的市场估值基础上,获得了 15 亿美元的融资,而只有一年历史的企业通讯服务公司 Slack,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中的市场估值是 28 亿美元。

几年前,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私人公司非常罕见,以致风险投资家将它们称为“独角兽”。而今天,据 CB Insights 的调查,这样的公司有 107 家,风险投资家们只好再造了一个词——“十角兽(decacorn)”——因为像 Uber 和数据分析公司 Palantir Technologies 这样的公司,他们的市值都超过了 100 亿美元。

没有人怀疑这些科技领域的“独角兽”作为真正的企业的身份,也没有人怀疑有些公司可以存在几十年之久这个预期。但是由于银行的利率很低,因此科技公司从那些为了迫切追求高回报而铤而走险的投资者手中筹集了大量的资金。初创公司则从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那里筹集资金(这些基金一般不会投资未公开上市的科技公司)。

对于该如何决定私人公司的市场估值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标准,但市场估值却正在膨胀,这导致有些人担心投资决策会被一些风险投资家们称为 FOMO(the fear of missing out 的缩写,意为“害怕错过”)的恐惧心理所引导。

Redpoint 的 Tunguz(互联网泡沫破灭时他正在上高中)在最近的分析中发现,投资者为购买私人科技公司的股票,需要付出比购买公开上市公司的股票多一倍的钱。

他把这称为“像失控火车一样的后期集资”。他还说,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时期”,“在这样的环境下要维持金融秩序非常困难” 。

泡沫问题的难题在于,似乎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它是个什么泡沫。Robert Shiller 从事股票的价格研究,并获得了 2013 年的诺贝尔奖,他写了一本关于泡沫的书——《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在这本书中,他将投资泡沫描绘成“一种心理疾病”,患病的人们将理智抛到一边,而去购买一个故事。

Shiller 说:“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它让人们陷入困境,就跟吸太多烟和喝太多酒一样。”

而不管人们怎么努力避免,泡沫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从 1636 年的荷兰郁金香泡沫,到 1929 年导致经济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的股票泡沫,再到 2008 年导致华尔街坍陷的房地产泡沫。

即使是最聪明的人也会在这里栽倒。发现了运动定律和万有引力的伊萨克·牛顿(Isaac Newton)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为重要的科学家,但是他也被卷进了 1720 年的南海公司泡沫(the South Sea Bubble),将赌注押在了一个获得了英国政府许可、垄断南美贸易的烂摊子公司身上。据报道,他说:“我能够计算出天体的运行,但是却无法计算人类的疯狂。”

崩盘之后的泡沫当然显而易见。问题是现在它们几乎毫无踪迹可循。Neumann 承认他在互联网泡沫中被套过。

他说:“我是真的相信互联网和他们所说的一切。”

那么,今天私人科技公司那些令人目瞪口呆的市值,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像另一个泡沫呢?

他说:“假如你问我,这些市场估值是否背离了基本原则?我想是的。”

但他说,那不是泡沫,而是“一个不合理的定价决策”。

投资者们很愿意承认,这股投资热潮开始令他们感到担忧了。但是他们仍然极力避开“泡沫”这个词,他们说硅谷并不是这样。

专注于风险投资行业的公司 CB Insights 的创立者 Anand Sanwal 说,“当然会有一些疯狂的人花了冤枉钱”购买公司股票,“但是一堆错误的决定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处于泡沫之中。”

位于 Menlo Park 的风险投资公司 CRV 的合伙人 George Zachary 是否认为我们正处于泡沫之中呢?“我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高估和泡沫化的时期,”他说。

投资非常年轻的公司的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的总裁 Sam Altman 已经对泡沫言论感到厌倦了,这个月,他以 10 万美元的赌注押“没有泡沫”。

这笔赌注将会捐给慈善事业,赌注以几个变量为基础计算,其中包括预测五家最有价值的“独角兽”公司(其中包括 Uber  和开展房屋租赁业务的 Airbnb),认为它们的市值到 2020 年将会超过 2000 亿美元。

当然,认为没有泡沫,和没有注意到初创公司筹集资金变得多么容易,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我是否认为公司整体上的是市值正在被高估?不,我不这么认为,”Altman 说,“我是否认为太多的钱能害死一家优秀的公司?是的。这两者之间有着重要的区别。”

一些投资者为了避开“泡沫”这个词,将情况描绘得甚至更加糟糕。

Brooklyn Bridge Ventures 的创立者 Charlie O’Donnell 为例。他认为,当融资变得困难时,那些为了弥补外部资金损失的公司,将不得不裁员和放缓扩张计划,以此来获取利润。

但那并不是泡沫,他说。就像他在最近一篇博客文章的概述中所指出的,那是“即将到来的僵尸创业公司大灾难”。

 

翻译 is译社 曾小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