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一个设计师使用了Apple Watch后的碎碎念

Medium Crag Mod2015-05-26 16:15:00

真的是碎碎念,希望你能跟我们一样忍受这种说话方式,然后看到一个设计师的心

本文由 Medium 和 Craig Mod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Craig Mod 是一位作家兼设计师,MacDowell 协会成员。

它戴在我的手腕上。这是我想要的样子吗?并不是。我很想要它吗?也没有。好吧,或许有一点儿。我是个人类,而它是新事物,还包含媒体,而且它本身也许就是新媒体。了解些新东西也是有益处的。所以现在它就戴在我的手腕上了。这玩意儿就像丹尼尔·-刘易斯(Daniel Day Lewis)的眉毛,像抹了油一样,又黑又亮。它一直都很安静,直到提示音咻咻地响起,像来自未来的温柔声音,只是为了提醒我们这些懒鬼起来活动活动。

为了用这个戴在我手腕上的小东西,我特地制定了一次闹铃。我过去并没有那么想要这玩意儿,而现在,一周后的今天,我还是没有多想要。我早上醒来不会像去摸其他玻璃金属制品(比如手机)那样伸手够它。这个手腕上的小小黑黑的东西就像从地心抽出的天然黑玛瑙,不能带给我任何情绪上的波动。我并不讨厌它,只是一个态度中立的同伴。

极少有人能注意到我手腕上的这东西,这让我挺高兴。但也有些人能发现。一旦他们看到就会问:“哦,这就是那玩意儿吗?”然后我就会说:“是的,这就是那玩意儿。”接着他们会问:“它有改变你的生活吗?”我就耸耸肩。他们就会很失望——他们想要我说:“是的,它是改变了我的生活。这腕表。它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更强的人,更体贴的人。”然而,并没有。我是这么说的,我说:“看,它有地图。”然后他们就“哦一声。然后我给他们看遥感相机,他们就“啊啊啊啊”起来。我又说:“看——我的心跳。”他们就会说:“哇,你的静息心跳好快。”然后我叹气说:“我知道。”哦,我太知道了。

在他们表达了“这货并不能改变生活,并且仅靠拥有它,人类并不能变得更好”的遗憾之情后,我让他们戴上它试试。于是他们就激动了。他们寄希望于发现“我就是那个意外,到了我的手腕上也许就不一样了呢”。我买的是最小的那款。必须得承认,戴在手腕上的这物件儿,10 人里有 个戴这个尺寸都特别合适。之前还在嘲笑这个小版来着。“哈!为什么还要做小号的啊?”他们问到,“对那些小巧身材的人来说简直是种侮辱。”为什么?我们又不用靠这个玩意儿过活。就像他们说的,这个戴在手腕上的东西,我们本应是偶尔匆匆地瞥一眼或者瞄一眼,然后就转过目光,把眼睛移向别处,不管它了。我们本来最不应该去看它的。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要买大号的呢?它本就应该不起眼——这就是我对这东西的哲学理念。要让它不起眼。但这个金属和玻璃制成的东西,还没有让我变成更好的我。

“你能用它阅读吗?”他们问。“可以,”我说。“你能用它读新闻。”但就算你热爱新闻、热爱阅读、热爱生活、热爱宇宙,我也建议你别这么做。可以浏览新闻的应用都很慢,而且用起来非常笨拙。一段文字在你眼前弹出,单词一个一个地冒出来。这个戴在手腕上的东西黑不溜秋的,黄色的字就这么从里头飘过。一旦你花费点儿时间来研究这块腕表上的那些新闻应用,你很快就会发现它们不太好使。它们没什么用,你最好还是别用这个看新闻了。要读新闻也不应该举着手腕读啊,你会累死的。你只能为今后的自己生出更多的麻烦事——那个时候的你也许就不会那么在意此刻你在手腕上看到的这玩意儿。所以不,我不推荐用这货阅读,尤其是看新闻还是算了吧。它还不够完善,还不够智能,而且还不够快。

我跟他们说起月亮的盈亏圆缺,月亮会在 小时 26 分钟后升起。我告诉他们日落的精确时间是 18:30。我本来还想演示指北针,但是这货没有这功能。我依然是原住民,与大自然产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和月球,我们是一体的。今天的最高温是 22 摄氏度。他们看着我的时候,就好像看着一个疯子。

哦,那些问起这个腕表的人,他们被我虐了。我是科技命理的通报者,知道些没用的天文讯息。而且我能通过他们的眼睛看出,他们想听到些赞美之词、一些振奋人心的消息——可真没啥特别的。所以我就只说了一个单词:运动。就好像我在 1930 年代卖塑料制品似的。“运动,”我说。然后笑了笑。这是它能做得最好的事儿。但我还是得站在我的立场上、摆出有史以来最差的销售员的姿态警告买家——好吧,我是说它是个好东西,或者不如说,它有成为好东西的潜力,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请别摆弄它了,如果你已经习惯了口袋里的其它应用,你会被这蠢东西气着的。那些功能其他的应用都有。你跑步的时候,也是能够被监测到的,骑车的时候也行。你不用特意告诉它们你在干什么,因为它们很智能。而你手腕上戴的这个必须得由你明确地告诉它你在干啥。也许这个可以改进,也许它也能变得智能,但是如今它不行——高冷得不行。如果你做什么事儿之前忘了告诉它你在干嘛,那就相当于你白做了。不幸地说,这就是我手腕上戴着的那个东西,黑得像乌鸦的眼睛,把你吸进了这种窘境。

此外我还得说,既然我现在已经放松了,进入了碎碎念模式,进入了万物审判者的用户体验阶段,那我就举起双臂大力地拍桌子,开始碎碎念:你现在想象一下,你打开了表上的骑车应用,然后你开始骑车。汽车从你身边咻咻地开过,手腕上的玩意会告诉你骑了多远、你用了多少力气。这很不错,挺好。你能看到自己的心率,你觉得手腕上这玩意儿终于派上用场了。而且它还挺好使,你每骑 公里它就会温柔地咻咻提醒。不过接下来就是灾难了:你收到了一条来自 Jack 的信息,可你还骑着车呢。等你下次想知道你骑多远、费了多少力气时,你瞅了一眼手腕上的这玩意,可你看到的界面不一样了,它根本就不是你想看到的界面——你看到的是 Jack发的信息。唯一能关掉这个信息提醒的方法,就是戳戳屏幕上的一个按键。不过你正在骑车啊,而你手腕上的玩意终归是在你的手腕上。所以你得使唤下你的鼻子,用它来戳戳手腕上的按钮,让那条完全不想看到的信息提醒消失。手腕上的玩意儿实在是太蠢了,简直是邪恶。它为啥想要弄死你?其实它压根儿就不知道你在干啥,除非你告诉它一声——“我正在干这个呢。”然后它就了解了,然后它还是会继续做出愚蠢的决定。你用鼻子来戳那个按键,然后就连人带车撞到了车流里,撞到小宝贝、女警之类的——问题是按钮还没啥反应,因为你的鼻子还不够尖。你被困住了,永远被困在了一条来自 Jack 的信息上。而且话说回来,那个 Jack 到底是谁?现在你手腕上的玩意,这个通晓你心率的大咖,它的人机交互却蠢到不行,当真是没啥实用性。你会想到《迷失》(Lost),你希望你没把这货戴在手腕上,你希望一开始就能把口袋里的家伙掏出来架在车把手上,因为那家伙靠谱,它能让你一路好好看地图,新来的信息提醒也不会占据一整个屏幕,此外它还会告诉你很多实用的东西。但你手腕上的新玩意儿就这样卡住了,你也被卡在了新世界,一个你不想要的未来界面,而你还得张开怀抱接受它。你手腕上的玩意儿不会让你成为更好的人,不会改变你的生活。或许有一天它能做到,它的潜力在那儿摆着呢——不过就目前来看,我们还是得出动鼻子来戳它。我们都是乐观主义的傻子,而它就像没有月光照耀的海洋那般漆黑。它从未来温柔地传来咻咻的提醒:“该起来活动啦,你这个懒鬼,我能感受到你嘭嘭嘭的心跳哟。”

 

翻译  is译社 塔米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