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Jasper Morrison 眼中的“好生活”

设计

Jasper Morrison 眼中的“好生活”

张晶2014-06-03 17:00:00

“在这个日益被‘设计‘污染的世界——我指的是那些唯一目的在满足被市场驱动的消费需求的产品,设计应该让它保持本来应有的样子。你应该设计那种具有内在永恒性的产品,它不会形成干扰,而能营造好的气氛”。

一年一度的纽约国际家具展(ICFF)上,Jasper Morrison 的存在显得有些另类,虽然他的出场被定义为今年最值得一提的环节。在光怪陆离的会场中央,一个白色墙壁围拢起来的空间里只是随意放了几把椅子,墙上挂着数十张摄影作品,像个微型画廊。Jasper Morrison 似有心事地坐在其中,偶尔有人走上前请他签名时才微微起身。在展览进行的几天时间内,他大多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几乎没有去看过其它人的作品。“它们太喧闹了”,他说。

作为当代工业设计的代表人物和“新极简主义”运动的先锋,这位出生于 1959 年的工业设计师的作品包罗万象,除家具之外,还曾设计灯具、织物、 家中装饰物,以及德国汉诺威的有轨交通系统——当时是欧洲最大的轻轨项目。自2004年开始,他还担任三星电子和无印良品的顾问。

Jasper Morrison 曾担任德国汉诺威轻轨系统的设计师

他先后就读于金斯顿工业设计学校和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此前往返于伦敦和巴黎,如今大半时间待在东京,还曾于 2005 与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合作举办展览并出版《平常至极:平中见奇》(Super Normal:Sensations of the Normal)一书。他在书中表示,不必要的设计都是污染物,“在这个日益被‘设计‘污染的世界——我指的是那些唯一目的在满足被市场驱动的消费需求的产品,设计应该让它保持本来应有的样子。你应该设计那种具有内在永恒性的产品,它不会形成干扰,而能营造好的气氛”。

近年来,他一直用镜头记录下一切能触动自己的东西,它们来源于生活中一些不经意的场景或瞬间。数千张的照片最后被择选为他出版的新书《The Good Life》(见下图)中的 34 张图片,这些照片正是他所理解的“好生活”。


Q:我留意到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你的作品和其它设计师或品牌非常不同。这本书是怎么诞生的?

Morrison:我一直都有拍照片,大概五六年以前,我把它们放到网站上,命名为“Picture of the Month”。每个月我都会用一张照片讲一个故事。后来Vitra找到我,问能不能放到它的网站上。所以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下来,拍照和写一点东西。后来两年前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Common Ground 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展览,当时我就起了这个名字,《好生活》。后来我之前的出版商就出版了它,共计34张图片。这些照片就是我在旅行或者到处逛的时候,它们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Q:这些照片有什么共性么?

Morrison:我想这正是人们对好的生活的理解。有些只是陈列,有些设置在某些场景之中,让气氛更加和谐,比如在印度的那张一颗树斜向一旁,旁边有一些绿植和一尊无头的佛像,我觉得那样的场景很有魅力,也很有趣。

这是 Jasper Morrison 在 Pondicherry Archeaolgical 博物馆外拍下的一幕。“它无需特别解释什么,只是一些漫不经心地陈列,但比起那些有意从最初人为设计的场景,气氛更美妙”。

Q:但有些图片看上去非常日常化,比如这张木窗。

Morrison:我认为这种展示非常独特。可能在中国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东西,但是在欧洲已经看不到以这种方式陈列的窗。它非常美丽,将尺寸不一的事物摆放在一起。

Q:你的书名叫《好生活》(The Good Life),你理解的好生活的含义是什么?

Morrison:就像这些,它和金钱无关,和奢侈品无关,那些都不重要。可能在中国人人都在狂热地追逐奢侈品,但那些对我毫无意义,它就像是把人们的钱从口袋里拿出来的一场游戏。欧洲人也经历过这样的时期,现在稍微减缓了。

丰富并不意味着富有(注:这里同时用了rich这个词),而在于精神层面。这才是好生活所传递出的信息,是真实存在的事物。那些不必要的设计都是垃圾,是对物料的浪费,这个情况越来越严重,因为设计如今变得太主流了。你很容易发现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因为公司希望做出为人关注的产品,认为设计就是简单的装点,而不从长远思考问题。这也是为什么一些设计产品两年后就显得过时了。一些设计师并没有在做设计,而是在扮演营销、消费的功能。

一件好的设计,最终应该看上去是非常自然的。

Q:这是你设计哲学的核心么?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它发生过改变么?

Morrison:或许吧。让生活更好一点,做一些美好的东西,从最初开始,这一点从来没改变过。我做事情永远是单向的。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好的一面在于你持续在做,不好的一面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很枯燥很无聊。不过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Q:你提到昂贵,但如今一些好的设计师的作品也很昂贵。

Morrison:我不能理解人们为什么喜欢花钱在那些愚蠢的东西上面。世界上的事物有天然和人工两大类,设计的意义在于找到合用的形式,以及它同时适合观赏,这就是所谓的“超乎寻常”。我也厌恶那些有特别装饰的服装。

Q:你在不同的城市工作和生活,人们对设计的理解有何差异?

Morrison:我现在住在日本东京,我很喜欢那里。我住的房子可以看到别人的屋顶和两边都是樱桃树的河流。日本的设计哲学很独特,和它的国民性很接近。和欧洲那些炫丽的设计不同,日本的设计纯净、安静、直接,很有意思。和德国人相比,日本人有更好的幽默感,很有趣,德国人太严肃了。

我在那里住了六年了,大概每年住半年,剩下的时间在世界各地旅行。美国和欧洲很不同,欧洲不同小镇有不同的设计产品,而美国更加分散,城市之间都相隔很远,就像中部几乎没有设计。两地的价值观和理念也都显著不同。

Q:但越来越多的欧洲设计师现在也开始给美国公司工作。

Morrison:的确如此。他们可能渐渐体会到欧洲设计师的魔力。我二十年前做这个行业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工业设计师是做什么的,他们问我,你的工作室在那里,在他们想象当中,我们就像是传统的手工艺人。

"如果这个东西出现在米兰,我肯定不会多瞧一眼。但是它出现在印度南部城市 Pondicherry 的狭窄的街道间,就显得意味深长"(Jasper Morrison)

Q:你和其它设计师之间的交流多么?

Morrison:我不太喜欢那种炫耀性的东西。好的设计不应该制造太多噪音。我有很多设计师朋友,他们可能和我很不一样,但是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如果我只是和那些与我相近的人交朋友,就太无聊了。

Q:你比较欣赏的设计师有谁呢?

Morrison:过去的么?很多。比如日本的Sori Yanagi,意大利的比如 Vico Magistretti、Achille Castiglioni、Enzo Mari、Franco Albini,德国的dieter rams,法国的Jean Prouvé,还有Charles Eames。一些新兴的瑞典和德国设计师也不错,不过我不太跟踪新的东西。

Q:关于中国的设计和文化你有什么想评论的么?

Morrison:有个地方我非常想去。我看过一个电视节目,里边有很多洞穴,大概在中国的西部,有很多漂亮的壁画。(注:他讲的是敦煌)。

Q:你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Morrison:不要总想着标新立异,专注于解决问题。关注你身边正在发生的一切,这就是我教育他们的方式。

Q:你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Morrison:很简单。就像我说过,其实你发现设计师都不会去设计师餐厅,大家还是会找个有传统的馆子,能喝啤酒吃香肠的地方。这就是人身上矛盾的地方。设计师有种特殊的嗅觉,能知道哪里气氛最好,好的产品就该可以营造合适的气氛。

Jasper Morrison 的一些作品

1999 年为 Vitra 设计的多功能椅

2011 年为 Vitra 设计的椅子“Hal”,椅腿为不同材质

2000 年为伦敦泰特博物馆设计的椅子,由意大利家具公司 Cappellini 生产。

上由 Alessi 制造;左下为月亮瓷器晚餐整套餐具,由 Rosenthal 制造;右下为日本品牌 Oigen

Morrison 为三宅一生等品牌设计的钟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