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电子音乐在中国还很小众,这个生意怎么做?

何姗 2015-05-19 17:38:49

一个名叫 Fake Music 的公司对电子音乐的兴趣比其他国内音乐厂牌都要大。

音乐节市场当前蓬勃无垠,诸多旅游城市都看准了这个推动旅游的方式,而几个大品牌也纷纷走出北上广向各大二三线城市扩张。在这些热闹背后,电子音乐在中国却还是一个细分而地下的形象。 

Fake Music (非刻文化)之所以选择做电子音乐,和创办人的背景密不可分。冯海宁(Helen),曾经宠物同谋乐队、现在 Nova Heart 乐队的主唱,两支乐队都有强烈的电音风格,美国长大的她在 16 岁第一次接触 rave 派对,18-19 岁开始进入派对文化;Philip 来自电子音乐的世界中心——德国,在当地有良好的资源。

2009 年,还在宠物同谋乐队时的冯海宁觉得,以当时乐队的风格在国内太“孤独”,希望成立一个音乐厂牌带来更多类似风格的外国乐队,也增加更多交流的机会,渐渐地 Fake Music 就成为了工作的重心,也注册成为了正式的公司。 

从 2011 年开始,Fake Music 从国外请来著名的 DJ,在北京上海的诸多著名的演出场地 (例如愚公移山、Dada、Shelters、Arkham)举办演出,数量从 2011 年的 6 场主题活动迅速做到了 2012 年某段时间甚至每两个星期就有一场电音派对。 

在颇具气势的开场背后,却不一定能绕过这个市场先天的挑战。

相对于站在大舞台中间有各种乐器环绕的乐队表演来说,电子音乐更多是“卧房制造”的情景,音乐人往往会是埋头面对电脑和设备,这在任何国家都是类似的情况,电子音乐经常以一种割裂的形象出现。但国外由于参与人数较多,还是能形成一定的圈子,激发一定的讨论和交流机会,但国内一些已经做出名气的音乐人不少已经选择出国发展,也一直没有一个有足够强影响力的个人或团体。除了个别场地或者主办方有自己的固定团队/群体,很难做出一个有名的演出系列(如 All Tomorrow’s Party),遑论品牌。 

对观众来说,他们的流动性极高,部分也是因为在华外国人较多的因素,因此在一个城市里不太容易形成一个稳定的“去看演出”的群体,例如在上海的消费者认场地的比认乐队的更多。而且,中国的观众往往都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电子音乐的舞台表现力不强,所以价钱理所应当会更低,同时他们对观看乐队表演的黏性远远大于电子音乐——所以有著名的电音艺人再次来中国演出的时候,之前的观众往往不一定会再来。 

市场对于以上情况最明显的一个互动反应,就是成本。Fake Music 之前的演出主要还是以和主办场地分成为主,包场虽然可以有更高的可控性,但是目前国内场地包场价格甚至高过外国同类场地,而且包场带来的不确定因素也常常使人望而却步。同时,因为中国的电子音乐文化并不强势,外国音乐人专程前来的价格较高,通常都是前往日韩新加坡等其他地区(亚洲对他们来说也已经是遥远的市场),在档期没有排满的情况下加入中国站的演出。 

所以面对这样的局面,也随着风格和口味的变化,Fake Music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模式和结构。 

最开始他们以“危险之舞”(Dance Dangereux)为主题组织一系列演出派对,主要是邀请著名 DJ 前来,风格上也以 disco 为主,和当时国内较多的 techno 风格区别开来。也是在当时他们开始和刚刚开业的北京 Migas 西班牙餐厅合作,后者顶楼的天台渐渐成为了夏天里电子音乐的著名据点。

从 2012 年开始,“电市”(Electric City)渐渐取代了“危险之舞”,音乐人阵容升级,其中乐队的元素更为明显,这是一直在乐队环境里成长和工作的冯海宁更为熟悉和擅长的。 

随着国际上电子音乐已经逾越了 disco 的风格,加上冯海宁自己音乐口味的转变,现在 Fake Music 在风格上面更看重和摇滚等其他风格的结合,表演方式上更偏重现场(live)而非 DJ。这时期 Fake Music 会邀请一些更具乐队形式和舞台表现力的电音艺人,或者摇滚乐队中的某一位成员前来进行 DJ 演出。 

除了带外国音乐人来国内,Fake Music 的另一个主要业务是乐队经纪。

目前,他们旗下只有 Nova Heart 一个乐队,今年他们计划签下更多,符合这个品牌音乐方向的音乐人。冯海宁认为,和她 2003 年回国以及 2009 年决定把 Fake Music 发展成事业这段时间相比,当前国内的创意环境不如以前。高额的房租、政策收紧等方面因素让新晋音乐人难以维持,大型公司则慢慢走向独大,当年迷笛、摩登天空、热波三足鼎立的音乐节态势早已不复。 

就像一些画廊签约了艺术家,让他们按照市场的需要批量创作一样,在音乐行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音乐人有时候更多地被当做资源使用,Nova Heart 也曾经被其他公司建议推出更多他们成名曲《Beautiful Boys》那一类型的音乐。但是冯海宁觉得好的经纪团队是可以引导乐队成长、打开局面的,就像他们自己以及观众也一直在成长一样。

所以经纪团队不只帮乐队安排一场接一场的国内巡演,而是甚至可以帮他们和厂牌争取权益、寻找合适他们的制作人和录音棚等,这些是更为综合的管理,更踏实更系统地运营。在实际操作上他们有两个特点,一是带乐队出国巡演,乃至生活一小段时间,同时 Fake Music 也更强调互动,除了演出前后和观众有足够的交流时间,他们也会在组织演出之余安排更多的业内交流活动。 

冯海宁希望 Fake Music 旗下的乐队拥有一定制作水准和音乐水准,可以面对各国市场竞争,目前他们已经有一个非全职的舞台制作团队资源。在她看来,现在最大的优势,是他们有一支团结、高效的团队,不管是已经离开公司的前伙伴还是现在的同事,他们之间有很强的信任感。

因为之前 Nova Heart 舞台、制作等方面的表现,他们现在吸引到了更多业内的眼球,并完成了豆瓣阿比鹿音乐节的舞台制作、以及之前北京 W 酒店正式开业的部分舞台制作,这是他们 2015 年刚刚试水的新业务。 

目前作为音乐厂牌, Fake Music 可以做到养活自己并稳定经营。从 2014 年开始,他们也接到来自业内的小额投资,很好地支持了“电市”主题活动的举办。冯海宁认为的理想状态,是有更多这样了解音乐的人或团体的支持,让 Fake Music 衍生出的演出、经纪、制作等各个项目都可以有机地生长。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