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他是北京唯一一个修复古董小提琴的外国琴师

何姗2015-05-14 18:30:00

从修复到销售,他要学习在中国这个陌生的土地上缓慢探索。

说到小提琴世界里的琴师,大概都会有白胡子老匠人的传统印象。所以卷发爆炸头,年纪不到 40 岁的法国人 Fabrice Beluze,手上还戴着一串菩提子,在其中就显得很特别。他的店 Fabrice & Snitkovski 开设在一栋办公楼的三层,分为展卖、修复和试音三个空间,这里是 Fabrice 自己设计的,销售和修复间素净的白色就像医院或者实验室,因为在他看来他的专业就是给老琴治病,让它们和使用者配合默契,恢复到最佳状态。 

小提琴是一种极其敏感脆弱的乐器,它需要严格地与使用者相互契合,同时又极容易因环境的细微变化影响音色,因此一把趁手、高品质的小提琴需要固定频率的调试和保养,才能激发它的最好状态。小提琴修复,可以分为三种不同等级:修理(repair)、修缮(restore)和高级修复(high restoration),尤其以后者难度最高,它针对的基本都是博物馆级或珍贵的古董琴。小提琴修复在中国是一个发展极初期的细分市场,北京目前只有不到五个人从事这个职业,而 Fabrice 是唯一一个外国人。 

古董小提琴在国内也在刚起步阶段。对于较为成熟的法国市场来说,古董琴的特点除了古董物件的年代感之外,木头本身经过经年累月的振动,会形成其自身的频率特色,也就是说琴本身会有自己的性格特点,选琴本身成为了一件“伯乐相马”的过程。曾经北京一家拍卖行也举办过一次古董乐器专场,叫好不叫座,成交率很不理想,这也折射出国内对这个领域的认知度较低、市场不成熟的情况。 

Fabrice 从小就对木头和雕刻充满兴趣,因此最早的专业训练选择木工,也经历过 1-2 年不同木艺工作室的磨练,但是他最终觉得一般的木工不够精细和极致,直到他接触了小提琴,便找到了自己的世界。他师从苏联小提琴家 Semyon Snitkovski 之子、著名的琴师 Alexander Snitkovski。在经过了 12 年苏联式的严苛教育之后,在 1996 年,Fabrice 成为了学生里唯一一个变成师父的生意伙伴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店被命名为 Beluze & Snitkovski(取两人姓氏)。 

里昂的店铺现在仍然由 Snitkovski 主要负责,主营提琴修复业务,同时他现在还在坚持培养学徒。曾经经手无数斯特拉迪瓦里、阿玛蒂等天价名琴的 Snitkovski 在欧洲的小提琴界有着很高的名望和丰富的资源,尤其是在古董琴的收集上。 

Fabrice 4 年前在北京落脚。在这之前他跟随妻子前往深圳,这个仅有一个交响乐团的移民型城市并不适合他发挥自己的专长,但他就是在这里,从一个熟人都没有的异国他乡开始通过口耳相传硬是做出了自己的口碑,最终他搬来了拥有多达 14 个交响乐团、众多收藏家和资深爱好者、几千专业学生真正大市场——北京,也从深圳的小工作室发展到现在 SOHO 尚都的正式店铺。 

尽管中国这个市场有无数待发掘的潜力,但小提琴世界还是比较传统保守,和其他与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行业相比显得神秘而安静。在琴师这个行业里,知识传承大多仍然是传统的师徒制,就像现在 Fabrice 唯一的徒弟是从四川音乐学院制琴系毕业的学生,她算是转换路线选择了自己最喜爱的修复而非制作,来北京潜心学习。同时,从 Fabrice 刚刚在中国落脚开始,他的主要客户仍然是专业的小提琴家或者藏家,而市场拓展的主要方式是进入圈子、认识他人,名声主要靠圈内的口耳相传,同时从名声到实际业务的转换率是很难解决的问题。 

为了打破琴师这个传统行业的操作方式,也是希望修复小提琴可以更多地为人所知, Fabrice 需要有全新的模式。同时,传统的修复行业耗时长、面向窄,在工作坊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传统琴师形象对他来说,在中国这个亟待培育的市场来说并不合适,所以销售古董小提琴成了他当下最为主要的突破口。 

古董小提琴的背后是一股“本真”运动的风潮(Historical Informed Performance),它起源于上世纪初的西方世界。作为一种巴洛克时期发展到现在的乐器,小提琴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就像菜系一样。所以在烹饪界有试着重现满汉全席或者随园食单的努力,同样地在音乐界,他们对挖掘古代作曲家以及挖掘古典演奏方法也产生了兴趣,力图恢复旧制,比如有的乐团会使用巴赫时代生产的提琴演奏同时期的音乐。古董琴的复兴基本可以算是这个运动的先决条件之一。 

其实,巴洛克时期的提琴只有五根弦,而且多是音量较轻、并不一定适合音乐厅大小空间的羊肠弦,弓的弧度较大、弓毛较松,和现代的演奏环境、演奏方式并不融合。目前市场上有一部分商家提供的是经典款式的仿款,而也存在着像 Fabrice 这样直接从古董琴入手,为其装配上腮托、琴马、琴弦、音柱部分,运用修复生涯带来的经验和判断力,为提琴加入更多个人的色彩。 

店中售卖的组装琴价格区间在 2-3 万到几百万不等,高级的小提琴都附有专业认证的证书。其中分为两个类别, 90% 以上的是西欧进口的古董提琴,再经过 Fabrice 装配的成品,以法国琴为主;其余价格相对亲民的是国产小提琴的定制琴。 

目前 Fabrice 的顾客接近 90% 都是专业的音乐家,在选择小提琴的时候,需要大量面对面的交流。他们需要现场演奏一段,并介绍自己惯常的使用习惯和使用需求,然后琴师通过自己的经验和判断来为其选择适合的琴,并根据顾客需求将其调整到最佳状态。作为专业的琴师,Fabrice 这里卖出的琴,每一年他都会根据环境和使用状况调整 2-3 次。在第一年他都会提供免费调试服务。与此同时,只要在这里购买的提琴顾客,如果想要进阶到更为高级、昂贵的款式,他们也会在琴状况优良的情况下原价购回(相当于以旧换新)。 

Fabrice 说,让他想要尝试销售领域的原因,也是来自目睹中国市场的不足乃至乱象。首先,制琴师是有自己的市场价位的,这一点在中国的信息并不对称;其次,古董乐器的投资价值目前大众认知程度还不高;再次,对提琴有一些错误的印象,比如独板背板才值钱、颜色古旧才值钱,但其实每个时期的漆面变化都是不同的。而且,目前国内的古董琴市场充斥不少东欧的仿造品,他希望自己的店可以为市场提供一个好的标准。 

最近,Fabrice 的店铺刚刚来了一个新的同事,也是首次他们有了技术人员以外的人,他将会负责市场推广相关的工作。这个需要预约的店铺,以往都是通过一对一、面对面的交流来传播知识,现在他们也开始想要慢慢摸索,通过一些公共活动的尝试,从这个古老又神秘的行业中探出头来。

图片提供  http://beluze-snitkovski.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