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不做一把怪椅子,怎么好意思叫设计师

设计

不做一把怪椅子,怎么好意思叫设计师

张云亭2014-05-01 07:57:29

他设计了许多畅销产品,尤其是2003年的作品Chair One后,他赢得了诸多设计界大奖,被设计界奉为明星,由此成为一个极简主义的符号,但如策展人Mateo Kries告诉Q Daily的那样,“我不认为Konstantin的设计可以被叫做极简主义,也许其中一部分是,但另一些他的设计是复杂的。” 某种程度上,人们习惯于通过一两件产品去定义一位设计师,这件产品通常是一种审美体验,但同时,它也应该是一件好产品,它是功能性的,且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这才应该是Konstantin的椅子广受欢迎的真正原因,而不单单是一种品味的彰显。

如今,在办公室、家居店、时装店,凡是要强调自己的设计品味和独特性的场所,几乎必备一把 Chair One。哪怕是一直反对主流的川久保玲,也对 Chair One 情有独钟。

它的设计师,德国人 Konstantin Gricic 在米兰家具展上为老牌家具品牌 Vitra 站台,Q Daily 在展览前专访了这位设计 Icon。

他设计了许多畅销产品,尤其是 2003 年的作品 Chair One 后,他赢得了诸多设计界大奖,被设计界奉为明星,由此成为一个极简主义的符号,但如策展人 Mateo Kries 告诉 Q Daily 的那样,“我不认为 Konstantin 的设计可以被叫做极简主义,也许其中一部分是,但另一些他的设计是复杂的。” 

某种程度上,人们习惯于通过一两件产品去定义一位设计师,这件产品通常是一种审美体验,但同时,它也应该是一件好产品,它是功能性的,且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这才应该是Konstantin的椅子广受欢迎的真正原因,而不单单是一种品味的彰显。

我们看他都说了什么!

“喜爱椅子的人都清楚他们想要在什么样的地方使用它”

(Chair One到处都能看得到)对此我当然很高兴。这样的成就其实很难规划。在我们做 chair one 项目时,我想到了椅子的使用的方式和场所。我尽力精准地想象一个可能的椅子样式,可事实往往异于设想。椅子已经有暨有的范式,我并不是引领椅子时尚的人,但是喜爱椅子的人都清楚他们想要在什么样的地方使用它。我觉得椅子本身就挺好看的,不想过多地在其样式上做手脚。每当我旅行时,看到自己设计的椅子就像见到一位朋友,或自己的孩子。但有时也会稍觉奇怪。总之,我对自己的产品取得成功感到非常开心。

“MAY DAY LAMP 在普通环境下它都有着非凡的实用性”

我喜欢 MAY DAY LAMP 是因为它多年前于我而言是一件重要的作品,诞生至今已有 15 年。它是我首批成功作品中的一员,在我的心中它有着重大意义。它之所以这么特别是因为它是我的一件非常个性化的作品,按照我所想要的样式、发挥功能的方式做出来的。它没有普通灯具的外表,看起来更像一件工具,在很多情况下都能派上用场,独具一格,用法简易。这才是它的成功之处。它在市场上大受欢迎,价格较为平易近人,甚至有的人拥有的 MAY DAY LAMP 不只一盏。它不仅可以用于客厅、厨房,还能用于花园和车库,对孩子有益;在普通环境下它都有着非凡的实用性。

“设计者本应成为焦点,然而因为 MUJI 的产品无任何标签⋯⋯”

MUJI 与 Magis 的不同之处,首先在于 MUJI 是零售商,Magis 是生产商。零售商是一种特殊的客户,因为这意味着与我们共事的人将直接把产品卖给终端客户。Magis 更像是生产商,生产的是项目和想法。所以他们是迥然不同的,这方面的差异千丝万缕,难以解释清楚。

此外,欧洲人和日本乃至亚洲人的心理也是不同的。我就发现和 muji 这个日本客户的沟通对话极为缜密,因为 muji 对于其产品有着精准的设想,这也是其公司理念使然。设计者本应成为焦点,然而因为 muji 的产品无任何标签,所以设计师与其合作起来更显得默默无闻了。Muji 本身并非没有名气,但是它的产品融合了许多元素,所以不允许产品本身的特点打破和谐。所以它的产品的特点就,该怎么形容呢,更低调。相比之下在欧洲,印着独立设计师名字的产品就更容易成为关注的焦点。所以在我和 majis 合作时,产品上印着我的名字,这使得我的产品,像我之前提到 MAY DAY LAMP 时说的那样,更具个人特色。它体现了我个人的想法,所以就显得主观性更强,在欧洲就是这样。因此,我才觉得与 muji 的合作会更低调。

“全球爆发经济危机也不是你的错”

说到设计公司的变化,很容易看到的一点即它们面对的市场变了,市场变得更加全球化。借此,某地的小型公司就能进入一个更大的市场。这都归因于互联网的发展,加速了全球化进程。我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这利于小公司扩大规模,在不同的市场发展。但同时全球化也使一些事情更复杂。小公司要想在全球化的市场中竞争,得付出艰辛努力。试想当一家小型意大利公司和中国、日本、南美以及欧洲的国家合作时,面临着不同的语言、文化和时区,地理距离遥远,虽然机遇很多,但也困难重重。我并没有确切的答案。(追问:该怎么说呢?)该怎么说得具体到哪一家公司,因为一切都在变。假设你的产品符合市场需求,卖的也很好,全球经济健康的话还能拉你一把。但,我也不知道,全球爆发经济危机也不是你的错,然而你在市场上还是会受挫,就是这样。形势非常复杂,所以才让机遇与困难形影不离。

“极简主义?”

这其实是个用词问题——极简主义用在我这是否恰当。在我看来,极简主义是个大众化的词,形容的是一种好的品质,在简洁的事物身上贴极简主义的标签这也无可厚非。我认为极简是一种品质,以简单的形式体现精髓。然而理性主义或许更符合我的设计理念。我的作品是理性的,意味着它们的设计经过思考分析、翻工和反思,最后才得以呈现。它体现的是精华,是经过层层筛选剩下的简洁高质的部分。我一直抱着兴趣研究如何让事物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我之所以设计出了简单的产品,就是因为我知道它们该如何为人所用,通过简单的方式实现其功用。

“相比 3D 我更坚持用纸”

新技术带来新的可能,这毋庸置疑。我会思考,假如要使用这些技术,我们是否用得妥当。我认为未来的一切事务不会都用到 3D 打印。诚然,3D 打印可以创造更多的可能,这是件好事,但它并非万能。我们当然会尝试使用这些新的技术,我会进行探索,但仅限于它排得上用场的情况。换言之,业内生产产品的方式很复杂,而 3D 打印不能替我们解决所有的问题。个性化使产品更加个人化,3D 打印能够做到,这就是传统的生产技术无法与其相媲美的。这会是某些项目的核心元素,为的就是要制造出高度个性化、产量小的产品。3D 打印的确是鬼斧神工。对,我会坚持用纸(建模)。因为这项技术如前面所说,并非所有情况下都用得上。每一个体都是不一样的,我们要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我曾经是个木匠”

在我成为一名设计师之前,我有一段木匠学徒生活,学习制作功能型木制品。这段经历无疑影响了我所有的作品。作为一名工匠的工艺,制作产品的品质,以及吃苦耐劳的品格,这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尽管我已很久不再亲手制造产品,但这段初期的学艺经历一直影响着我。然后就到让我获益的人,我遇上过不少人,其中包括 Morrison(Jasper Morrison,极简主义产品设计师),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曾在他手下工作,他深深地影响了我。某些生产商也让我获益匪浅。总的来说,学习木匠手艺的经历对我很重要,之后遇上的那些带给我启发和灵感的人们也是如此。

Vitra Design Museum Panorama 展览现场

展览图册

MAY DAY LAMP

题图来自Vitra Design Museu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