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逛店还是逛博物馆?川久保玲在纽约呈现奇幻世界

时尚

逛店还是逛博物馆?川久保玲在纽约呈现奇幻世界

张晶2014-05-31 03:10:15

时装设计师川久保玲在纽约打造的买手店 Dover Street Market,更像是时装业的MoMA。它看上去貌不惊人,甚至没有明显标识,但是时装评论人 Suzy Menkes 做出乐观评价,“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将重新定义纽约市的购物图景。”

曼哈顿尽管小而拥挤,但有些区域注定被人遗忘,比如 Kips Bay 。这里长久以来只拥有一些住宅,没什么出名的餐厅和特别的商铺。人们实在很难找到特意到此的理由,直到 Dover Street Market(下称 DSM )的开张——艺术、时尚、建筑、设计、购物,以及美食,似乎都瞬间连在了一起。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将重新定义纽约市的购物图景。”时装评论人 Suzy Menkes 做出乐观的评价。

这幢建筑历史上属于纽约女子应用设计学校

Dover Street Market 是日本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一手打造的买手店,兼有奢侈品牌和街头潮牌。川久保玲同时是这个地方的创始人和创意总监。它最早于2004年发端于伦敦,Dover Street 也是伦敦一条貌不惊人的街道。两年后又回到了东京,曾关停又重新开业。直到 2013 年底才真正进入纽约,选址于莱克星顿大道和 30 街交口的这幢古典风格的建筑。

它看上去貌不惊人,甚至没有明显标识。这幢建筑历史上属于纽约女子应用设计学校,隐隐和它现在承担的角色相关联。尽管开张有几个月,这里依然很少变得喧闹。并不奇怪,几百美元的 T 恤和五位数的外套往往令很多人却步。

曾有人说,每次路过曼哈顿切尔西附近川久保玲自己的店铺,就像经过一间夜店。来到 Dover Street Market 给我的感觉,则像走入时装业的MoMA。和博物馆不断更换展览一样,这里每半年到一年,也将关闭若干天进行改造,并将之定义为不断寻找“新的开始”(The New Beginning)。

整整七层楼多达 2000 平米的空间,用三根粗壮的有意设计的圆柱支撑到顶,给予人沉浸式的、剧院一样的体验。圆柱更像是店内的艺术装置,这些艺术家或设计师也是由川久保玲挑选的。设计师 Magda Seyeg 用多彩羊毛织满了整个圆柱,Leo Sewell 找到了他能找到的一切有意思的杂物,从街头标志牌到复古风格的滑板,London Fieldwork 的建筑师们则制作了不间断穿透的木板柱,像是围拢了一座微型城堡。透明直梯的四周玻璃上,则绘有川久保玲标志性的黑色圆点。

每个角落都隐藏着新奇,正传达出川久保玲一直倡导的理念——“美丽的噪音”。曾有评论家说,“以 Comme des Garcons 为代表的日本设计师所展示的一组充满绝望气息的服装,在 Saint Laurent 的设计中是从来不会出现的”。而现在这两个品牌完全可以在这间店内和谐共处,并不存在显著的噪音和冲突。Saint Laurent 的一些产品虽并不独在 DSM 中出售,但是 Hedi Slimane 为这里的陈设特别做了设计。

既然像博物馆,时装就要经得起艺术陈列的考验。在这里人们更多想到的是文化问题,而不是能给自己的衣橱添置几件衣服。品牌可以在展示空间内自由发挥。每隔六周,路易·威登将会轮换交替男装和女装。开业时的男装系列包括和艺术家 Terence Koh 合作的部分。Thom Browne 则在这里打造了一间真正的办公室,桌椅兼备,衣架上挂着一排标志性的正装。七层有 Prada 专门为 DSM 设计的系列,有浓墨重彩的复古风格。

Prada 专门为 DSM 设计的系列带有复古风格

Thom Browne 则在这里打造了一间真正的办公室

一些时装看上去完全具有雕塑效果

当人们想到这位 72 岁的日本设计师的时候,更多提及风格和理念,而非实际性的得体或美观。从陈设到产品,这里的一切都在试图模糊性别界限,没有明显的男装女装之分。美国高端百货公司 Bergdorf Goodman 的管理人员曾不容川久保玲的风格严厉地说,“我们为什么要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购物袋?这种衣服完全无法展现女性线条。”

但这恰恰是川久保玲,她曾说“与其遭到漠视,不如经历贬斥”。作为1980年代最早来到纽约的日本设计师,她在这里树立了自己“有观点”的时装文化,甚至认为时装并不一定要穿在身上。这个城市的宽容度也让她的品牌延伸为 14 条不同类型的产品线。颇有实验精神的川久保玲一直注重对年轻设计师的影响和鼓励,第四层夹层中专门设计了一块“能量展厅”(Energy Showroom),摆放大量年轻设计师的作品,包括Paula Gerbase著名的 1205 系列、KTZ、Craig Green 和 俄罗斯新兴设计师 Gosha RubRubchinskiy 等等。

JUNYA WATANABE COMME des Garçons 

来自伦敦的设计师 J.W.Anderson 用蓝色积木围起了自己的展示空间 

位于七层的潮牌 Supreme 的展示空间

Nike Lab 专区

27岁势头正劲的 Max Vanderwoude Gross 是纽约品牌 Proper Gang的设计师。

最为商业化的 Comme des Garçons 系列,为销售额贡献最多。

店员主张以个性化的装束示人,他们的着装也很少来自这里的品牌。40 个店员是从 400 个备选者中遴选出来的。在此之前,他们中一些人曾在高级餐厅、百货公司或博物馆工作。

品牌和楼层分布

作为买手店,这里显然具有和其它百货公司不同的独特性。Comme des Garçons(法文翻译过来就是“像小男孩一样”)2014年春装比纽约知名百货公司 Barneys 上架要早2个月。一些罕见的奢侈品牌也会择时到访。来自欧洲的Moynat将在 DSM 一层临时出售两个月——它可能是奢侈品牌中最保守的一个,之前只能在巴黎和伦敦的两家店铺中可以买到。

和其它光顾者光鲜的装束相比,店员们一定把背着双肩包穿着哈伦裤的我当作是读设计的学生了,态度冷漠平静。《有闲阶级论》里说,时尚只管好看,不管难受,只管消费,不管生产。况且在这样的城市,从来都容得下三教九流。在我共计大约一小时的细细观察时间内,共计遇到穿着白色软皮鞋的墨西哥富人、类似香港旺角街头的打扮入时身材瘦小的男生、一对妆容精致的韩国母女。撞到明星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也毫不为奇。

在店内出现的知名时装评论人 Lynn Yaeger 曾为纽约著名的《村声》杂志工作 30 年,文字带有极强的社会性。 

当然不能错过一楼著名的来自巴黎的玫瑰烘焙店(Rose Bakery),这也是DSM最重要的装点之一,供应口感细腻的胡萝卜蛋糕和苹果小馅饼。

题图来源:Bandan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