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表情的时代来了 :D 你需要翻译吗?

智能

表情的时代来了 :D 你需要翻译吗?

唐云路2015-05-07 16:00:00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ω・`)

15 亿 Windows 用户很快就可以方便地在网上对人竖中指了。

据绘文字(emoji)百科 emojipedia 最新公布的表情列表,微软将在 Windows 10 中首次接纳竖中指的表情,从而成为第一个允许用户在操作界面上用 emoji “爆粗口”的科技公司。

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

除了竖中指,微软决定在新版的 emoji 系统里把小人的皮肤默认颜色设定为灰色,于是每一个 emoji 表情都将有 6 种肤色可以选择。

微软并不是第一家认真对待 emoji 的公司。

此前,苹果在更新 iOS 8.3 的时候,一口气新增了 300 多个表情符号,其中就包括将小人的肤色扩充到 6 种。在 emoji 键盘里,长按住这些外星人,你就能找到自己的同类,肤色、发色、性取向都能换。

在 Apple Watch 上,除了预设的文字回复和随手绘制的图案,基本沟通可能就靠emoji 了。你和朋友可以通过重新绘制的动态 emoji 来通讯。苹果将最新的 Force Touch 功能用在了 emoji 上,长按屏幕,可以改变动态 emoji 的颜色。

Google 则为 Android 手机用户推出了能识别 emoji 的输入法,意思就是,用户不再需要一个一个找要输入的表情,画出来就好。

Instagram 已经支持用 emoji 来打标签,在最近的一份报告里,它们宣称至少 40%的评论里都包含有表情符号。

表情时代真的来了。

而在更广大的世界里,表情被印上衬衫、绣上鞋面、制作成短片、被用来解释科学概念、成为千万美元的交易,甚至被当作呈堂证供。那么,它们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成为了我们日常沟通的一部分?

首先,我们从“  :-) ”开始

1980 年代,卡内基梅隆(Carnegie Mellon)大学的计算机科学部大量使用“电子公告板”(也就是在线聊天室)。

在提出用 “:-)” 以及“:-(” 区分正儿八经的消息和善意的玩笑的时候,史考特·法尔曼(Scott Fahlman)并不知道他会因此成为改变互联网的 40 个人之一。最初的笑脸符号也就由此发展而来。

根据后来从备份磁带中找到的记录,表情符号来到世界的这一天是 1982 年 9 月 9 日

正如法拉曼教授在自述中写到的那样,“这在当时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在今天看来,那也算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时刻。那些在出版的小说里看起来像是凑字数的表情符号,那些你偶尔还会用的 XD、(*^__^*) 、:P、( ^_^ )/~~,起点都在这里。

在任何支持 ASCII 系统的电脑上,人们都可以轻松地用不同的符号、字母组合来活跃气氛,在传送彩信成本较高的那些年,是字符画将普通短信变成一张张图片。

尽管人们曾经担心,过多地使用表情符号会入侵现代语言。实际上,它们还远不足以成为语言的威胁,LOL(哈哈大笑)、OTL (失意体前屈)之类的符号表情并没有占据全世界的输入框。

法拉曼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它并不喜欢表情符号现在的样子

没关系,那些从 QQ、MSN、飞信时代就开始占据聊天窗口一席之地的小人,来自于另一个符号系统。

1995 年,从传呼机上诞生的 Emoji

1995 年,《纽约时报》曾经这样报道,在东京的地铁站台上,随便拉住一个高中生问问她有没有传呼机,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人人都有,如果没有的话,我和朋友怎么联系?

Emoji 就诞生在当时日本年轻人最广泛使用的电子设备上,这也是难怪我们在称呼“表情符号”这个词语的时候,用的并不是英语单词 Pictogragh,而是日语“絵文字”的拉丁字符 emoji。

1995 年,日本运营商 Nippon Telegraph & Telephone(NTT)推出了一款新的传呼机机型,在发出短讯的同时还能带上不同的面部表情符号(illustrations of various facial expressions),比如爱心符号。NTT 因此获得了日本年轻人的青睐,占到将近 40% 的市场份额。在新出的机型去掉这一功能之后,NTT 才意识到,这些不太起眼的符号才是青少年使用自家产品的“杀手级”功能。

为了夺回流失的市场,NTT 的团队在 I-mode 平台上开发出了最早的 emoji。


这个传呼机 emoji 内含彩蛋
1998-1999 年之间,栗田穣崇(Shigetaka Kurit)在 NTT 任职期间发明了 emoji。也就是现今通行 emoji 的最初形态。在 the Verge 的一次专访中,他表示,他的目标是创造一整套 176 个 12x12 像素的彩色表情包,将人类的所有表情都涵盖在内。

不同于试图用字符模拟图像的符号表情(emotions),栗田穣崇设立的就是一套符号系统。从一开始,这些符号在嵌入句子的时候就试图“显得毫无违和感”。

在 OICQ、QQ、Yahoo!Messenger 之类的聊天软件上,这些模拟脸谱的符号迅速流行起来,成为聊天的标准配置。也许你还记得,QQ 群里刷了一屏又一屏的自定义表情。人们将电影、动画的截图配上文字,制作成动态表情,有时候,长度几乎相当于现在的短视频。

尽管 OICQ 和 MSN 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伴随它们始终的 emoji 仍然在持续被更新。

最初的 emoji 是一组 12x12 的符号

这是表情的黄金时代

功能机向智能手机艰涩地转向之时,人们在手机上发的表情当然不太多,因为这个手机发出去一个表情,对方的手机如果不是同一型号的话,可能显示的就是一堆乱码。

当然在 QQ 等通讯软件上,表情从未退潮,就像今天在微信上用各种表情就可以一直聊下去的对话。

如今在微软、Android 和苹果的脸上,它们已经长出了手脚、被拟物、又被拍扁,添加各种不同颜色的皮肤、头发乃至性取向。

2010 年 10 月,emoji 编码首次被 Unicode 收录,让 emoji 首次从非日本的手机系统走向了世界。在此之前的 2009 年,苹果为了进入日本市场,和 Softbank 达成合作,将 emoji  设置进手机。苹果当时的实习生 Willem Van Lancker 为此制作了一套商业化的 Emoji 表情,这套表情有近 500 个,包括了各种常用的东西。

2010 年 9 月,苹果在 iOS 5 的官方键盘里收录了 emoji,这是其第一个自带表情符号的手机操作系统。Google 则在 2013 年才将 emoji 纳入输入法。搭上 iPhone 的顺风车之后,你得承认,顺手发出 emoji 变得更加容易了,即使是非常爱惜羽毛的商务人士,也免不了发出一两个 ok 的手势。

以至于日本三大无线运营商宣布统一表情符号系统,已经不能算什么大事。

2014 年 8 月,牛津词典在线版收录了 emoji 这一词条。走过这么多年,它终于成为一个标准的新词汇。

苹果首次在输入法中收录 emoji

读图,读 emoji,读情绪

Emoji 算是见证了智能手机的崛起。这一点在图片社交网络 Instagram 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里,可以十分直观地看到。

数据来源:Instagram 

Instagram 上的 emoji 上升曲线的重要时间点明显与 iOS 和 Android 键盘的更新有关。截至  2015 年 3 月,Instagram 上的文字,半数以上都包含有至少一个  emoji。

Instagram 的数据工程师 Thomas Dimson 在官方博客里表示,emoji 正在成为一种有效的、近乎普世的语言表达方式。在“emoji 化”最为激进的芬兰,emoji 的使用率更是高达 60%。

当然,这也与 Instagram 的平台性质有关。在一个鼓励人们随手拍照上传的社交网络,用户原本就倾向于用图像而不是文字去表达。人们原本就倾向于发一张日出的照片,而不是“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渐渐地、渐渐地,一轮红色跃出海面”。

人人都在看图,有没有文字真的不太重要,既然连标签都能使用 emoji 了,未来在 Instagram 上的表情只会越来越多。

Instagram、Snapchat 甚至微信朋友圈就这样成为 emoji 征服世界的温床。(那些用 emoji 做用户名的微信联系人,真的特别醒目)

只能用表情聊天的应用

原本人们只是使用单个的 emoji,如今,一部分疯狂的人开始用 emoji 造句了。

如果看不懂的话,只能说明,你真的还没有掌握这门语言。去年 9 月,有人做了一个只能用 Emoji 聊天的应用 emoji.ly。当然,它很火,也很烧脑。

在开放抢注用户名的一个月里,有 7 万名用户预约成功,要知道,用户名只能由 emoji 组成,随机排列组合出来的 ID,下次登录时还能不能记住还两说。

Emoji.ly 的用户名和聊天内容,都只支持 emoji,不要按回车,这玩意连空格也不支持。整个聊天过程则充满了脑补。

在把 emoji 当成惟一沟通方式的时候,理解它的语法显得尤为重要。还没准备好将 emoji 纳入研究范围的语言学家们,也许现在是时候了。

发过的表情已经成为呈堂证供

今年年初,美国布鲁克林的一名少年  Osiris Aristy 因为涉嫌恐怖主义被警方逮捕。这一切的起源只不过是因为他在 Facebook 上发了一条带有威胁性的信息,后面配上了枪和警察的 emoji。

在过去的一年中,emoji 已经在美国数起案件的举证、审判中占有一席之地。正如Wired 在报道这一事件时评述的那样:Emoji matter

表情成为艺术形式

将 emoji 和世界名画结合重塑的一系列作品,可能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

最近,轻博客平台 tumblr 上的 Emojinalart 持续更新了一系列用 emoji 制作的动态艺术作品。

简单粗暴是吗?这大约就是 emoji 的本质所决定的。

用表情写书

2009 年,Kickstarter 的数据工程师 Fred Benenson 主持将一整本书《白鲸记(Moby Dick)》用 emoji 翻译了出来,取名为 Emoji Dick。书中大约有 1 万个句子,每句都由三个人共同翻译,超过 800 个人在这部作品上花了 3,795,980 秒的时间。

去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将这本书永久收藏。

2012 年,Fred 应邀为《纽约客》设计了 emoji 封面,如今,他又在 Kickstarter 上开始了一个新的众筹项目:Emoji Translattion

这个项目计划筹资 1 万 5 千美元,希望通过众包的方式建立一个 emoji 翻译引擎。

目前,你已经可以用 Bing 进行简单的 emoji 搜索。更长的句子,则更容易被误解(看看上面的这些句子!)。看起来,似乎真的有统一翻译的必要。

用表情来解释科学

美国教育电视节目主持人比尔·奈(Bill Nye) 制作了一系列视频,用 emoji 而不是复杂的动画来解释科学概念。

比如全息图景、进化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尽管多少他还是使用了一些单词来将不同的 emoji 连接起来,并且一直在说话,但是用 emoji 来解释分子如何连接在一起,如何复制、繁殖,居然真的简洁明了。

在最新一期的视频里,比尔用甜甜圈造型的 emoji 向星战电影致敬

用表情翻译国情咨文

今年 1 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国情咨文的时候,the Guardian 在 Twitter 上开通了@emojibama 的账号,将国情咨文翻译成了 emoji(绝大部分,其中还是包含了一些英文单词)。

对于这样做的初衷,它们是这样解释的:“奥巴马向国会强调‘这一年,要找到我们达成共识的领域’,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件事是我们都能统一意见的,也就只有 emoji 了。”

下面是翻译的节选,查看全文以及对照版本可以点这里

emoji 不会毁掉语言,而是成为了语言的扩展,甚至成为语言本身。
不像字符表情,你需要拐一个弯去理解,emoji 这些图标比单词本身能够更快地传递本来的意思:当能够直接传递脑电波,为什么还要慢吞吞地写字?
虽然在官方的解释里“破涕为笑”的那一个表情,不知道被多少人误用为“哭脸”。就像同一个单词使用在不同地方会出现不同的解释,emoji 被误读这件事,是让它更像语言的元素。

用什么表情,反映出你是谁

和自然语言一样,emoji 的使用也映射出不同的文化特征。第三方输入法 SwiftKey 在四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它们分析了至少 10 亿份数据,总结出 emoji 在 16 种不同语言中的活跃频率。

数据来源:SwiftKey

统计数据显示,总体来说,人们用笑脸比用哭脸的多多,排名前五的常用表情里,有两个与浪漫相关:谢天谢地,这还是个有爱的世界。

他们还发现加拿大人对枪支和金钱情有独钟,澳大利亚人对酒精和毒品的 emoji 使用频率比世界平均高出一倍以上,在全世界都最受欢迎的笑脸在法国是一个例外,而法国人用爱心的比例高得惊人:法国人发的一半的 emoji 都是爱心,是世界平均值的四倍。

而在 QQ 发布的《中国网民表情报告》则显示,中国才是真正的表情大国。2014 年,8 亿 QQ 用户中,超过 90% 在聊天时使用过表情。 QQ 全年表情发送量超过5338 亿次,用得最多的表情仍然是代表笑容的“呲牙”。用来表示轻蔑的东方特色表情“抠鼻”也在最常用表情的前列。

数据来源:腾讯《中国网民表情报告》

表情成为价值千万美元的生意

2 月初,全球著名字库商 Monotype Imaging 宣布斥资 2700 万美元,将一家专门做聊天表情的创业公司 Swyft Media 收入了麾下。这家成立于 2012 年的创业公司只做一件事,就是和商业机构合作,为客户创作成套的主题表情包。

年初,一份 Business Intelligence 的报告曾指出,截至 2014 年年底,全球有接近 20 亿移动通讯类 App 使用者,他们预测,到 2015 年底这一数字将超过社交媒体的用户数量。而使用 emoji 辅助语言表达已经成为年轻人中流行的说话方式。

在此前媒体的描述中,Swyft Media 被认为“革新了手机内容的广告投放方式”。的确是这样,对于用户来讲,表情的使用是自我个性化表达的重要手段;对于移动通讯类 App 来说,表情包已经成为收入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对于品牌商,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广告植入方式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

在迪士尼的电影上映之前,emoji 也成为了一种预热方式。在真人版《灰姑娘》上映之前,迪士尼制作了一个 Emoji 版的《冰雪奇缘》,在两分半左右的短片中,通过模似在手机上用 Emoji 表情聊天的方式,还原了电影的完整剧情。

而汉堡王、Tacobell、维多利亚的秘密之类的品牌也已经大大方方做出了一整套自己的 emoji ,与常见的国外社交应用如 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Path 等无缝衔接。

在微信上,拥有不少粉丝的表情厂牌“小崽子剧场”继帮麦当劳设计表情之后,最近又为欧莱雅校园义卖设计了表情包。尽管微信上表情贴图导入过程相当繁琐,人们仍然乐此不疲。

从品牌专属的 emoji 到即时通讯应用里包容性更强的表情贴纸,人们似乎越来越不需要打字了。

表情的进阶:可妮兔、馒头人、莎莉鸭们

在日本、台湾流行的消息应用 Line、在韩国流行的消息应用 KakaoTalk,当然,再算上就快一统世界的微信,他们的共同点之一,应该就是大量的表情贴图。

说起表情贴图,最成功还是 LINE。在竞争激烈的即时通讯应用市场,丰富的卡通表情正是 LINE 的差异化所在。尽管它的员工有时候已经分不清自己身处一家网络公司还是卡通公司。刚刚发布的 2015 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持续更新的表情生意仍是它销量最好的服务之一。

通过卡通人物走偶像路线,LINE 已经成功地塑造了流行文化──尤其在东亚地区,它的走红与日本动漫文化普及有关(emoji 正是诞生在这里)。

LINE  的用户每天发送的表情贴纸多达 10 亿个,2013 年一年,它们就在上面赚到了 5.9 亿美元。销售量排名前十的贴纸平均销售额为 470 万日元,贴纸购买已经占到了 Line 整体营收的 20%。

官方的表情之外,在去年 4 月推出的、支持网友上传并交易表情的平台 LINE Creators Market 也进展顺利,累计已有 10 万个表情。

人们为什么会被馒头人、可妮兔吸引,并为它们付钱?大抵是因为,这些又萌又贱的贴纸,传递了比问候、情话、吐槽更微妙的情绪吧。我们曾经写过一篇详细报道,关于可妮兔们是如何牢牢占据了聊天的对话框,你可以点进去看看

在推广衍生品上,LiINE 明显更懂怎么用自己的卡通贴纸挣钱。除了和优衣库合作开发 LINE Friends UT在上海、纽约等地开实体快闪店去年中秋节,LINE 在香港推出的月饼礼盒“一盒难求”的盛况,也让人觉得,表情这门生意,挣钱不是难事。

微信  2013 年在 5.0 版本中才加入了表情商店功能,但这不妨碍人们在微信上频繁地使用表情。《好奇心日报》一位编辑管理着一个纯表情聊天微信群,偶尔扎进去待一会儿,收藏的存货能在平时的聊天里用上一个月不重样。尽管 LINE 在这件事上领先太多,但是微信坐拥用户数量优势,也在表情商店上逐渐建立了声势。

谁在重装微信的时候没有度过一段干巴巴的聊天过渡期?

表情已经拥有了大量周边产品

如果你真的想要给谁发送一个哭泣、猫脸、爱心或是便便的表情,喜剧演员 Nick Offerman 推荐你放下手机,来点私人或复古的方式:来一个特大号的实木 emoji 如何

每个实体 emoji 重达 14 磅(约合 6.35 千克),零售价为 29.99 美元(约合人民币 186 元),根据 Nick Offerman 的说法,它们的使用方法和在手机上一模一样,只需把它送到信息接收人的手里就好了。

只不过,按照日常的使用频率,人们可能需要一个专门的屋子来存放“木头表情”的存货。

原创电商 Betabrand 不久前设计了一款布满便便图案的衬衫。在成功的众筹中,共有 230 个人参与了预售,超出预期目标 50 件 3.6 倍。Betabrand 创始人 Chris Lindland 表示,第一批将会生产 800 件。

这些布满便便 emoji 的衬衫,看起来甚至还有些商务。事实上,现在如果你想要把 emoji 穿上身,无论是 T 恤、手包、秋裤还是裙子,都能找到不少相关的设计。

整个时尚界都爱 emoji。起码,爱过吧?

表情和正式场合不能共存?

世界这么好玩,有些时候别太认真。我们的建议是,当你真的严肃对待一件事,暂时还是别用 emoji 来表达。就像十年前,你的上司会建议你不要在商务邮件里使用笑脸符号“:)”

我们现在不反对你这样做,但是仍然会提醒你慎重考虑,毕竟成年男性究竟是否应该使用 emoji,仍然是一个争论不下的话题。

如果有一天,Google Translate 出现了翻译 emoji 的选项,别太惊讶,说实话,我们还挺需要这个,比如,你怎么把看不懂的经费报告和看不懂的 emoji 版本报告转成麻瓜的语言?

比文字柔软,拯救社交恐惧症,它就是表情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了,在对话框里输入了很多字,又一个一个删掉,往复几遍,最后发出去的消息也就比“呵呵”稍好一些:笑脸或者龇着牙的笑脸。

在语言还没诞生的时候,刚学会直立行走的人类也许只能用面部表情和手势沟通。

当人们用纸笔写字,在有话要说的时候就走到另一个人身边,看着他/她的眼睛说出口。

如今我们在键盘上敲击一切,在面对面的时刻仍然自然而然地拿起了手机,左滑、右滑、点赞、轻敲键盘,似乎这才是舒适的交流方式:人人都有一些距离,面目模糊,就像是所有人的键盘里都有的那些表情图标,除了喜怒哀乐各种表情的人脸,还有手势、动物、方向、数字等等。

我们不能判定,一张图片真的能够表达一整篇文章都难以表达的意思,但是 emoji 以及表情贴图里传递的微妙情感,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另一种诠释。

我们生活在一个混合通讯的时代,因为读图也被当成了语言的一部分。或者,也可以说。被技术惯坏的现代人,正在共同生产一门新的语言,用 emoji 来概括似乎太过笼统,除了严格意义上的 emoji 符号,这门语言应该还包括 Line、微信、QQ 平台越来越多的表情贴纸和自定义 gif 动画。

总而言之,能看图就不看文字,能发表情就不打字。这就是被表情征服的世界。祝你们玩的开心 :)

题图来自 FastCompan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