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长安街上的W酒店,要如何表达它的北京印象?

胡莹 何姗2015-04-30 16:15:21

方方正正的建筑外形下掩藏的是一颗夜店狂欢的心。

W 酒店向来喜欢在酒店设计上玩创新。

每一次落脚在新的城市,W 酒店都试图借地获取灵感,完成又一次设计实验,去年在北京长安街落成的新店也是一样。这一次与 W 酒店合作进行设计的是美国建筑公司 RTKL 以及香港室内设计公司 AB Concepts,后者的客户名单中还包括四季酒店、文华东方酒店以及华尔道夫酒店等等。

北京长安街 W 酒店是继广州之后他们在中国开的第二家店。相较于广州,设计团队遇到了更大的挑战,“北京有太多元素可以用,因为年代太长、文化太深。做一个室内设计师很像电影导演,每一个题材都相碰的时候一部电影就会乱掉,所以在找的不是视觉的元素,而是一种感觉——设计师的第六感。” AB Concepts 一位负责人表示。

既要保持 W 酒店一贯前卫有范儿的特质,又要深藏北京厚重的文化记忆,设计团队最终敲定了「国都印记」的设计主题。伦敦博物馆馆长 Deyan Sudjic 曾这样作比,设计师所扮演的角色就如同讲故事的人一样,而 W 酒店的设计团队也更强调这一充满故事性叙述性的设计过程,涉及到北京的历史、社会文化、物理语境这三个方向的内容。

地处北京最重要的街道长安街, W 酒店周围的建筑大多数都呈现出一张庄严的面孔,RTKL 设计团队也稍稍收敛起了 W 酒店前卫大胆的风格,造了一座方正的好似纪念碑一般的主楼,用设计师的话说,“北京这里有很强的中轴线的规矩,所以设计上很方方正正”。但为了中和这种略显严肃的风格,周边又延展了 3 幢形状各不相同的裙楼,生出不少灵动活泼的趣味。

据设计团队介绍,这些全新建造的裙楼是起衔接作用的,门厅的一楼与地下两层皆是连在一起,5 块反射折射率均有不同的玻璃,使得白天能让光线进入酒店区域,晚上可以从内部向外打光。

这显然类似于一种“带着镣铐跳舞”的感觉,设计师用了一个自觉不太中听的词「Constructability考虑其可施工性,平衡各方利益。“还是要找机会加入自身元素,想要做令人兴奋但又不会奇奇怪怪的建筑,在设计上保证二元性,是正式感与动力的结合。虽然选址周围都是各种庄严的国家政府机关大楼,所以不能建太高,与此同时我们又用了很多现代的材料,比如玻璃的外立面,还有裙楼的设计,就像竹林一样,创造一种城市花园的感觉。”

如果说整体建筑的设计是在一种克制的状态下完成的话,内饰设计部分则找回了 W 酒店一贯的潮范儿。

从外立面到内部,光线的运用成为点睛之笔。酒店请来了一个日本的灯光咨询公司,在门厅入口处做了顶部的动态 LED 装置,内部的 DJ 台进入夜晚后则会降落下一个金色的球,这些即是利用光影照明提供给客人的感性体验。

W 酒店强调白天与黑夜的区别,白天侧重休闲,夜晚则趋于夜店的感觉,而创造这一差异的正是灯光。设计团队解释说:“白天需要尊重城市,但是晚上要突出酒店的玩乐特点,尤其是在晚上,三个裙楼建筑和主楼之间会有灯光互动效果,裙楼的外立面是多棱角钻石表面,本身是向外闪光,亦能采光,内外都是光鲜地照射。”

不过,尽管每个 W 酒店的设计风格都不尽相同,但细看还是能挖掘出一些小小的共性,比如公共区域的设计都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色调的运用也极具张力,但客房的设计却在线条与颜色上尽量用地简洁。设计团队告诉我们:“ W 北京开始的时候将第一个版本的客房做的非常有冲击力,领导看到以后觉得国企不能搞得这么夸张,所以后续的调整方案风格就非常商务了,和出差的酒店一样方正。”

但是 W 酒店又觉得缺失了品牌元素,于是与中粮集团方面进行了很多品牌方面的沟通,才有了一个相对开放的设计空间,“北京是气度比较大的地方,空间尽量不要有压抑感,比如双人淋浴房、可选颜色的背景板、派对用品(丝袜、面具等)的提供都还是代表了 W 酒店的风格,但是它整体上还是一个商务酒店,双床房的浴缸就会有玻璃隔开,比较规整,我们一般会按照酒店功能调整不同房间的设计。”

此外,为了呼应「国都印记」的设计主题,内饰方面运用了大量传统元素。上述我们曾提到说因北京可用的元素太多而给设计师出了难题,但落实到执行层面,团队带来的则是北京给设计师带来的抽象感觉,比如用天圆地方的概念做了几个形状上的视觉元素,从长安大街阅兵、各种开幕式的活动激发的灵感,做出了中餐厅中排成阅兵式的饺子,还有电梯背景的小圆点、很多地方出现的鸟笼、青花瓷模样的抱枕、地毯以及墙面、房间里面女兵组成的背景板图案。

这些都是设计师的北京印象。

W 酒店北京长安街项目一做就是 5 年,一直扮演酒店业潮流先锋角色的 W 酒店这一次从概念的构想到付诸实施走得很艰辛,而喜达屋亚太区设计与工程筹划资深副总裁刘伟立也感慨,“ W 亚太区第一个酒店是首尔,已经十年了,要潮十年是很困难的,尤其是现在很多酒店推出潮牌的时代。”


题图来自 RTK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