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有人觉得乔布斯复出的故事,很像广告狂人第七季剧本

Al Abut 2015-04-30 17:31:01

不知道《广告狂人》的编剧在写剧本的时候有没有从乔布斯身上汲取灵感,反正剧中主角和乔布斯身上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本文由 Medium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

我刚刚读完了一本关于史蒂夫·乔布斯的新书。史蒂夫复出的故事跟《广告狂人》第七季的相似之处让人吃惊。

 新书《成为史蒂夫·乔布斯》(Becoming Steve Jobs)绝对一流。它不再专注于年轻乔布斯那些老掉牙的叛逆故事,也没有把他描绘成像全知全能的欧比旺那样的天才,而是更细腻地解释了乔布斯作为一个人所经历的失败,并描述了从 1985 年到1997 年间,他是如何蜕变为一个成熟领导者的。

在那段“下野的岁月”里,他练就了拯救一家摇摇欲坠的公司的本领,还带领着它到达了新的高度——听起来和流行小说里那个麻烦不断的广告总监唐纳德•德雷帕(Donald Draper)有种诡异的相似。

 说起乔布斯的故事和《广告狂人》第七季的相似之处,可以看如下三个场景:

场景 1:放逐

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天才从他自己创立的公司中被赶了出来,因为他的傲慢已经失去控制,不仅伤害了其他人,还损害了公司业务。

1985 年,在一次戏剧性的董事会决议中,史蒂夫•乔布斯被苹果公司的董事会边缘化,并被解除了日常管理职务。

Mac 的推出曾引起很大反响,但这款机器后劲不足。销售额在最初的上扬之后出现滑落。

虽然他成立了这家公司并创造出无比成功的苹果二代电脑,乔布斯同样对几款失败的产品负有责任(苹果三代和 Lisa)。而他的古怪作风也让他和开发团队之间出现隔阂。

与此相仿,唐•德雷帕创立了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ice 广告公司,将数十个 Clio 和其他奖项收入囊中的同时,做着有创意的工作。但后来却被无限期停职,因为在一次对关键客户好时糖果公司(Hershey’s)进行营销时,他让人尴尬地突然情绪崩溃。

被扣屎盆后的落魄样

好时糖果公司营销失败是他一系列过分行为的最后一件,其他的还包括在加州的例行商务出差中消失了几个星期。

这两人都没有被炒鱿鱼——两个都是降职,离开日常经营管理岗位,意欲让他们自己觉得难堪而自动离开。乔布斯离职去创办了 NeXT 计算机公司,唐仍然拿着公司薪水,但开始和其他广告公司会面。

在很长一段时间毫无所成的放逐中,他迷茫又抑郁。他或许能成就别人(乔布斯投资 Pixar;唐成为 Freddy Rumsen 的代笔文案)但是却没能创造出什么东西,让自己像过去鼎盛时期那样赢得关注。

他穷途末路,他是过气英雄。

定价过高又后劲不足,NeXT的计算机还是没能成功。

嚼饼干,看电视,喝烈酒:这是《广告狂人》对失业的现实写照。

与此同时,他的公司失去了它有远见的领导后开始随波逐流,慢慢地被无趣的、只懂算计的人控制,采取了跟风模仿的策略。这个行业随着新技术新方法的出现在发展着,苹果公司却在过度保守的领导层管理下遭受了损失,既丢了利润又丢了市场份额,而台式计算机产业却经历爆炸式的增长。

约翰•斯库里(John Sculley)和某下属谈论苹果的克隆市场。 

开玩笑而已。这张照片上的两人是唐离开 SC&P 期间趾高气扬的蠢货。同样在这个场景中的,是 IBM 公司耍计谋讨好客户,好掩盖他们创造性的匮乏。

 Sterling Cooper& Partners 的作品质量下降,他们不再赢得 Clio 大奖(广告界的大奖)。尽管整个广告行业在 70 年代出现了创意高潮,其中包括插图画家米尔顿•格雷瑟(Milton Glaser)恣意的风格(他在《广告狂人》第七季中负责了艺术创作)。

留下来的那群好人心情也很复杂。他们很高兴摆脱了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的坏脾气和善变。但不像程序员在史蒂夫不在时也能够应付,真正的艺术家会想念他们之前领导好的方面,无法否认在他的带领下,他们曾做出了有生以来最棒的作品。

他们通常不会跟当事人承认这点。尽管有些人因为心力交瘁而离开了这个行业,但写乔布斯的书时开始采访的三个人,最后都因怀念史蒂夫,以及想起自己同他一起进行的工作而热泪盈眶。

同样地,佩姬•奥尔森(Peggy Olsen)的创造性在新的领导体制下被抑制着,她受挫地独自哭泣,不管是在工作时还是在自己家中。罗杰•斯特林(Roger Sterling)都毫不掩饰他对唐的赞扬,并为他的复出而努力着,在伯特•库珀(Bert Cooper)面前称他为“一个有创造力的天才”。而这两人都是唐在进行宣传活动时经常责骂的对象。 

场景 2:浪子回头

 剧情峰回路转。我们故事中的男主角忍气吞声,加倍努力地工作,以一种不太重要的角色复出。

苹果公司买下了史蒂夫的 NeXT 计算机公司,但乔布斯只是个与业务无关的顾问。

在乔布斯回到苹果总部的第一个晚上,他和吉尔•阿梅里奥(Gil Amelio)就宣布了收购 NeXT 的消息。

唐重新回到 SC&P,公司列了张清单约束他的一些行为,包括决不能容忍在办公室饮酒。

然而他并没有奇迹般地力挽狂澜或有一个惊天动地的计划,他对复出犹豫不决。当他真的这么做时,他不得不真正卖力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才得以重新掌舵。 

在如何与他人共事以及如何扬长避短这方面,他依旧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史蒂夫复出后采取了一种新的深思熟虑的做法,而没有延续他之前的冲动风格。不再像之前在 Lisa 和 Mac 团队时那样大胆专横地掌控产品开发,他现在拒绝一切业务员的角色,并且直到 6 个月后才成为一名顾问,为公司把脉以及关注一项收购计划的展开。 

甚至在 3 个月之后史蒂夫成为 CEO 时,这也只是临时的任命,董事会正在找人替换他。 

唐回到公司后降格成为一个广告文案员,而不是创意总监。他还被嘲讽不得不听命于之前的下属佩姬。这一转变并不容易——唐在他的办公室里暗自发脾气,一瓶从罗杰那偷来的伏特加让他喝个烂醉,明显违反了刚签的合同约定。幸运的是,弗雷迪•拉姆森(Freddy Rumsen)在别人发现前就把他弄出了办公室。 

“加入到队伍中“——弗雷迪•拉姆森对酒醉未醒的唐进行说教,让他做好工作,不管是多无足轻重的事。 

场景 3:团队制胜 

努力工作终于有了回报。公司在全体的努力有了好转,而不是单纯依靠一个人的想法和能力。 

史蒂夫有一个很强的执行团队(乔•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阿维•特范尼安[Avie Tevanian]等),敢于用有力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他们共同进行着一个他称作“只管往前走”的过程——而不只是遵循史蒂夫发出的刻板的产品开发指令。他的团队不断地让他把关注点落到他所喜欢的、能提供更好、更有战略意义机会的项目上。 

例如,史蒂夫喜欢 iMovie,但他的团队说服他放弃这个想法,转而先去开发iTunes,之后是 iPod,因为有更多人在听音乐而不是拍电影;史蒂夫不乐意把iTunes 以及音乐带到 Windows 系统(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他之前同样反对让第三方的应用在 iPhone 上使用,但在 iPhone 发布后不到一个月,他又改变了主意。

为 Windows 开发软件这事,在年轻时候的史蒂夫•乔布斯身上永远不会发生,是他的团队让他做出了让步。 

史蒂夫这种新的灵活性和团队决策给苹果公司带来了最大的成功。

唐学会了在佩姬手底下工作,让她显现自己的闪光之处,而不是蛮横地掌控。在为一个收益可观的国家项目“汉堡大厨”(Burger Chef)提供方案的最后关头,他和佩姬一块儿忙了一个周末,而不是像过去许多次那样,依靠自己的头脑风暴度过难关。 

尽管他是个有天赋的演说家,但他还是拒绝了由他自己来展示方案。与之相反,他训练了佩姬来完成赢得客户的最后演示。 

佩姬为“汉堡大厨”成功演示了广告方案,而唐在一旁,看起来就像是个自豪的父亲。 

英雄也需要团队 

看到这个句子让人倍受鼓舞。我们意识到英雄也是普通人,他们同我们一样,也有缺点需要克服,他们也需要一个优秀的团队。不管我们如何神化他们的个人能力,但没有人可以单枪匹马地成功。 

我可以轻易说出很多关于从低谷中走出来的故事,不管是基于现实生活还是小说。为此,很久以来我一直希望能更多了解 NeXT 时期的史蒂夫(以及 NeXT、苹果公司和 Pixar 之间的相互影响)。等待是值得的。 

这本关于乔布斯的新书里还有许多其他有见地的内容,在此我极力推荐给大家。

 

翻译  is译社 林莹莹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