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中国设计”这个越来越热的话题,参加米兰家具展的设计师们会怎么看?

设计

“中国设计”这个越来越热的话题,参加米兰家具展的设计师们会怎么看?

胡莹2015-04-28 00:14:30

在全球最厉害的一个展会上,他们获得的关注之多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中国设计这个话题在发酵,设计师会如何看待这些名声,又会做些什么?

今年是张雷第六次参加米兰设计周,他是品物流形设计工作室的创始人,最近的作品是两个系列展览:「融 Handmade In Hangzhou 」与「来自余杭 From Yuhang」。他告诉《好奇心日报》,这六年来,“从第一年只有一两个中国设计师,到现在有数十位设计师来米兰设计周参展,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这次参加米兰设计周的中国设计可能是声势最为集中的一次:平仄家居首次通过审核进入米兰家具展主展,设计师袁媛首推独立品牌「ROOY 如翌」,Benwu Studio 呈现「Apartment Shanghai」主题展览,意外设计展出「微山水」系列文具,Xuberance 极致盛放 3D 打印原创设计收获卫星沙龙奖一等奖,耳语工作室带来作品「地质的层」以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杨冬江策划的「心·物」主题展。

这些或是家具厂牌或是独立工作室的米兰之行,都让“中国设计”在米兰设计周上的识别度越来越高。

袁媛是前曲美家具研发中心的设计总监,去年她开始研发自主品牌,并以工作室的名义申请了今年米兰家具展的展位,经过几个月的评选,袁媛在去年年底得到了可以去参展的通知,“米兰展是一个面向全球的开放平台,于是就想不如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如翌」与大家见面,听听大家不同角度的观点和建议。”

(凤扇)

(观石)

(轻扇)

(云萍)

不管是椅子、沙发、屏风还是茶几,袁媛希望凸显作品的东方美学,你从那些产品名字也可以看出来:轻扇、凤扇、观石以及云萍。这些产品希望区别于传统中式家具的厚重感,用她的话说,“中国传统的与西方当代的生活方式不断地冲突和交融,传统的生活方式过于严肃,容易限制创新,当代的创新又容易丧失地域特点。”通过「ROOY 如翌」,她想找到一种视角,可以让创新在传统与当代之间吸收养料自由翱翔。”

现场观众的反馈给袁媛很大鼓励,“这里的观众对如翌产品的理解度超出了我们的预计,很多人无需我们的解说就能说出作品的主题,也许这正好证明了自然是全人类共同的语言和审美的根源。”

意外设计工作室这次带去米兰的是一场名为「一段废弃木头的重生之旅」的主题展览。在之前的「设计上海」展会上,意外设计的最新作品「微山水」系列收获了很高的关注度,团队的首席设计师黄国栋告诉我们,他们是最后时刻才决定参展「设计上海」,为的就是模拟一下米兰设计周的展示效果。

「微山水」系列的亮点在于黑檀木边角木料与树脂材料的结合,黄国栋解释说:“这种边角料家具厂因为无法利用,都会丢掉,我们觉得非常可惜,所以就拿回来做了这个系列的设计。”

整个系列包括了镇纸、直尺、名片座、名片盒、笔筒、戒盒、领结以及子母盘等,这并不是一系列刻意强调中国设计或东方设计元素的作品,但在米兰设计周展会现场,「微山水」系列还是收获了不少积极的反馈,“我们只是把整个创作的理念和初衷介绍给大家,他们都觉得解决问题的角度和方法很巧妙,也谈到作品商品化的潜力非常高。”

与很多设计团队选择展出自己的作品不同,张雷是用展览表达自己的想法。

今年也是「融 Handmade In Hangzhou 」在米兰设计周连续第三年亮相。据张雷介绍,融系列展览每年都只聚焦于一种材料,第一年是竹,第二年是丝,今年是土。“今年的作品会有很大的不同,设计师也完全不一样,今年的土的设计师大概有 17 位,一半左右的设计师之前从来都没有参加过融的展览,所以今年的土的范围其实非常宽,有砖、瓦、陶瓷、水泥、煤、矿物质颜料和漆器等等,都属于土的范围。” 17 位来自不同领域的设计师将“土”的传统手工艺进行融化解构,再融解到当代设计中去。

张雷提出“融”这一概念时,是想探索中国设计师生活在当代中国的环境下,如何用当代的设计语言来做设计,它不是直接复制传统的形式与表面,而是对材料、工艺和精神进行一种重新消化后的再生应用。

做到第三年,“融”更加强调的是对设计师本身边界的一种打破。张雷好奇的是,“我觉得在‘融’做满五年的时候,回首这五年历程,我们的收获应该会非常不同,我真的想知道五年对于一个问题的解答和发酵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在说「中国设计」的时候究竟是在说什么?

我在跟很多设计师聊起中国设计时都觉得这似乎是个伪命题。它有连续的发展脉络吗?它有对传统的适当的继承发展模式?它有什么可以归纳出来的明显特征吗?当媒体们都在纷纷讨论米兰家具展上演“中国设计进行时”的时候,设计师们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

袁媛告诉《好奇心日报》,“中国因为其经济的高速发展而倍受国际关注,中国的产品设计业态是落后于其经济发展水平的,由此形成了国际和国内对中国好设计的一种渴望,中国设计受到的关注在不断提升,这正是中国设计师的机遇和挑战。”正如「ROOY 如翌」的首发今次能够在米兰卫星沙龙展展出并收获认可,「心·物」主题展能够受邀参展等,都是带有明显东方美学特征的中国设计作品越来越受到认可的例证。

「心·物」主题展)

而在意大利当代设计圈受到推崇的华裔设计师卢志荣则反对大家过多强调「中国设计」这个概念,“

一说中国设计,就提到明式家具、红木,这是中国的,但这是一种旧中国,不是当代的中国。我们不应该总是表达我们中国怎么怎么样。”

在这一点上黄国栋与卢志荣的观点颇为相似,“其实我觉得不需要放大到中国设计的高度,只要是好的设计,大家的接受程度还是很高的,没有感受到明显的偏见。”

就拿卢志荣的作品来说,去年他的品牌 ACF CHI WING LO 成为第一个进入米兰家具展主展馆的华人品牌,这也正是因为他此前早已在意大利设计界积攒下来的口碑换来的结果。他曾在意大利家具大厂 Giorgetti 担任首席设计师二十余年。今年他自创了品牌“一方” 1ness,作品并没有趋同于欧洲设计大牌,反而是愈发凸显自己对于极致工艺的把握与创新材料的使用,风格更加简约鲜明。

近些年都在专注探索中国传统手工艺与材料的张雷说,“其实一个中国的当代设计是否被世界接受,这跟世界没什么关系,跟我们自己关系比较大。

在张雷看来,中国的当代设计收到的商业影响非常大,但说到底设计是一个文化问题,“我们可以在技术科技、技能等领域几年十几年间赶超欧洲都是有可能的,但我们在设计上要走出自己的路上,可能还需要两三代人的努力。被世界接受中国设计我觉得可能不在我们这代人。”

卢志荣也承认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个漫长的过程,不是说一个人两个人、也不是一两代人就能完成的事情,在欧洲也是这样一个漫长的运动的过程。”

来到米兰,参展与看展是两条主线,很多设计师也想近距离听听别人对中国设计究竟作何评价,杨冬江就说:“在米兰,你真正能够跟国外的设计师有所互动,能够被国外媒体、国外的设计师、国外的公众关注。”

就像一个人会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经历了各种对“中国只有制造没有设计”以及各种抄袭的非议后,中国的设计师也会希望得到有着深厚设计底蕴的欧洲的接受,但张雷告诉我们今年的融展览已经越过了这个层面,“它更多的是对设计师本身和作品的一种边界的讨论,融已经从证明自己的实力走向了重新审视自己的过程,融最根本的意义并不是被世界接受,不是要做成怎样的商业,能够远洋成名,其实它更多的是通过五年或十年的方式,通过对融这个问题的解答,探求当代设计,探求今天的设计师应该做发生在今天的作品。”

除了参展,他们都在关注些什么?

Benwu Studio 的创始人之一王鸿超这样描述他在米兰设计周的一天,上午要去布自己的展位,之后会去各个展馆看看,馆内的都会看,还有一些外围展,每个都只能走马观花地看得很快,晚上还会有一些设计师同行的交流聚会。

「Apartment Shanghai」主题展览

这也许是很多设计师会在米兰设计周一天的节奏。

毕竟除了在此展示自己的作品,更多的中国设计师是抱着学习交流的态度而来。不管是新兴的、年轻的设计品牌、团队,还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家具大厂,都会集聚在这一周,这里有充分而自由的讨论空间,这里会看到很多品牌发布的最新作品,某种程度上米兰春天的这一场盛会就决定了家具、配饰、灯具等这一年的流行趋势。

袁媛在参展的空余也去参观了一些核心展区,另外还参加了与国外媒体和设计师朋友的交流晚餐。这次米兰之行也给了她很深的感受。“总体来说感觉欧洲的设计、制造、品牌推广以及展会运营的整个产业链条还是十分完整和成熟的,有太多值得中国行业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但同时,她也谈到了中国设计师的机会,“中国现在的优势是经济的上行推动力和设计师没有太重的历史包袱,欧洲过去的经典设计和大师太多,反而让他们新一代的设计师举步维艰,无法超越过去。”

也有很多设计师将关注点落在新兴设计力量上。“相对于商业展区,更有意思的部分应该是在卫星沙龙展区,这里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设计师作品,作品可能不完善,甚至很多都只是样板,但是能看到鲜明的角度与态度,比较受启发,”黄国栋告诉我们,“米兰展上是同行交流聚会的好时候,大家晚上的时候都会一起吃饭,交流各种心得。”

曾在瑞士读书、在纽约做设计的王鸿超曾在去年为《好奇心日报》写过米兰家具展的观展指南,从他的观感来看,“今年和去年差不多,今年又是一个小年,甚至比去年的活动要差一些,HAY 以及一些北欧的设计品牌都没有来参展。”

他告诉我们,近三年来卫星沙龙展的热点奖项都集中于台湾、中国内地以及新加坡,这也是因为欧洲的那些设计没有必要再去推广,已经很局限了,米兰家具展需要一些新鲜的元素。王鸿超提到了宜家今年推出的智能家居系列,他猜测如果有年轻的设计师明年能够向这个方向靠拢,说不定就能拿到卫星沙龙奖的奖项。

比如今年收获卫星沙龙奖一等奖的就是来自上海的 3D 打印原创设计工作室 Xuberance 极致盛放创作的《观云篇》系列 3D 打印灯具。国际评审团对于这个奖项的评价是“极致盛放开辟了一个崭新的美学设计方式来演绎与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实际上代表着国际设计领域对于 3D 打印设计方式、生产方式为未来发展方向的一种肯定。

《观云篇》系列 3D 打印灯具是将中国古典文化与当代科技相结合的设计作品,这在欧洲设计领域看来就是一种关于新材料新技术的创新表达。

我们此前曾报道过英国设计师  Jasper Morrison 以及美国设计评论家 Alice Rawsthorn 关于家具展是否太过商业化的思考与探讨,类似的批评声音近几年间一直在出现。

有人会觉得家具设计行业需要这样繁荣的交易市场的滋养,有人亦会认为家具展的中心应落在设计层面而非营销卖场,据王鸿超的观察,“米兰展现在越来越演变成一个来就是要买东西要下订单的场合,近些年欧洲很多设计展推出,米兰展的优势也的确正在下降,似有一些失落。”

题图来自 Benwu Studio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