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700 亿美元,这是什么公司买了什么公司?

Stanley Reed and Michael J. de la Merced2015-04-13 16:30:49

很大程度上来说,壳牌是把赌注押在了变幻莫测的国际能源市场上。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几个月来,由于国际原油价格持续暴跌,各大能源公司都采取了按兵不动的策略,在做出重大决策时表现得相当小心谨慎。

而如今,这一心态正在发生转变,能源行业巨头开始利用起对手的弱点(为自己谋利)。

周三,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同意以 70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 Group)。这是去年夏天油价下跌以来油气生产商谈成的第一宗大买卖。

这场收购勾勒出了当下能源行业的一个典型状况:财力雄厚的公司开始利用起竞争对手的软肋,来巩固自身在业内的地位。

通过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壳牌开始逐渐将精力集中到其快速增长的液化天然气生产销售业务上来。此外,这也将打破公司以往在巴西近海油田市场份额较小的局面,使壳牌一跃成为这一市场的领军企业之一。

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位于俄罗斯托尔若克市(Torzhok, Russia)的一家工厂。壳牌提出溢价 50% 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 Group)。

壳牌正是利用英国天然气集团的财务困难完成了此次收购——在此次收购正式宣布之前,英国天然气集团的股价自五月以来下跌幅度已经超过了 30%

液化天然气“是促成此次收购非常、非常关键的一个原因,壳牌 CEO ·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周三对记者说道,两家公司在这方面实力都十分雄厚。

交易员们预计,油价暴跌会引起潜在收购者收购其他公司的兴趣。其他像私募股权公司这样的潜在收购者累积了数十亿美金,四下搜寻着新的投资增长点。

但是,持有这一观点的许多银行家和律师也发出警告称,那些可能被收购的公司或许不会坐等公司陷入被廉价拍卖的境地,而是会寻求其他方法筹集资金。一家中型油气公司 Whiting Petroleum 就是如此。这家公司原本希望能以一个较为诱人的价格出售公司,但却没能找到买主。求售碰壁后,它举债 20 亿美元,还出售了 3500 万美元的公司股份。

不过,并购能源公司不仅能够为并购者带来更大规模的利润,还能使并购者有能力进入油气生产领域。这其中的种种好处,可能最终促使市场中的角逐者们在谈判桌边坐下来。

很大程度上来说,壳牌是把赌注押在了变幻莫测的国际能源市场上。

为了满足全球激增的能源需求,各大能源公司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液化天然气。液化天然气的生产销售过程包括在超低温条件下使天然气液化,并通过航运将其运送到世界各地。这使得天然气成为了一种全球性的商品,公司可以将其从遥远的非洲运送到中国和印度这样能源需求巨大的国家。

能源行业顶尖公司之间的交易

油气价格暴跌削弱了许多中等规模的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集团收购英国天然气公司很有可能预示着油气行业新一轮合并即将开始。

沙特、科威特这些地处波斯湾的国家,常常在夏天使用液化天然气为空调供能,以缓解用电高峰期的供电压力。而英国则使用液化天然气应对冬季供暖期间的用电高峰。

液化天然气还能削弱管道天然气供应商对其客户的影响力。比如说,立陶宛就曾为降低对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依赖程度而建立了一座液化天然气设备。波兰也正在建设类似的设备。

20 世纪 90 年代早期,液化天然气相关技术逐步完善,全球液化天然气市场需求急剧扩张。而近些年来,由于经济发展缓慢,再加之液化天然气价格昂贵、能源供给新渠道缺乏,这一需求的变化趋势开始逐渐趋于平稳。许多预测人员预期,液化天然气贸易将会有所回升,未来十年增长率将达到 7%9%

“就长期而言,我们预计液化天然气贸易将会再次快速发展起来。因为这个行业的基本面就是这样,而且现在液化天然气价格太低了。克里斯托弗·冈卡尔维斯(Christopher Goncalves)说道。他是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咨询公司伯克利研究集团(Berkeley Research Group)能源应用部门的负责人。

壳牌在天然气(尤其是液化天然气)上押下的赌注比其他任何对手都要大——它赌上了整个公司的未来。过去十年间,在液化天然气和其他气体燃料生产所需的冷却装置、接收站和其他设备上,壳牌共投资了 560 亿美元。

当西班牙石油公司雷普索尔(Repsol)在阿根廷陷入困境时,壳牌乘虚而入,以 5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颇具名望的液化天然气业务。除此之外,壳牌还在开发一个叫做 Prelude 的浮式液化天然气装置,用于澳大利亚一片海上油田的生产作业。

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后,壳牌就可以以之为基础发展壮大了。公司原本在特立尼达岛(Trinidad)和澳大利亚之类的地方就有一些项目,而现在它在这些地方的项目更多了。此次收购也将加强公司的战略部署。英国天然气集团在东非坦桑尼亚附近发现了一些天然气资源,而那里正是壳牌先前无法涉足的区域。有了英国天然气集团,公司未来就可以在这里发展业务了。

壳牌和英国天然气集团这两家公司都从美国蓬勃发展的页岩气行业中获利颇丰。英国天然气集团签订了一项合约,可以向一处叫做萨宾帕斯(Sabine Pass)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购买液化天然气。该接收站位于墨西哥湾,为美国一家能源公司 Cheniere Energy 所有。而一处为美国乔治亚州附近的一座海岛设立的设备则为壳牌带来了利润。(译注:壳牌和 Kinder Morgan 建立了合作,可从乔治亚州附近的厄尔巴岛液化天然气终端出口产于美国的液化天然气。)

如今,壳牌产能渠道变多了,供能规模也扩大了,这将会成为公司的一大优势。这家有意成为液化天然气领域顶尖企业的公司可以拓宽其航运线,将货物送往出价最高的地区——无论这地方在哪儿。

事实证明,迄今为止——尤其是在公司的原油和炼油设备两方面的业务经营状况较差时——在液化天然气方面能有如此巨大的进展对壳牌来说是一件好事儿。去年,公司报告称,液化天然气及其相关业务为公司带来了 113 亿美元的收入,占到了其总收入的 75%。此次收购了英国天然气集团后,壳牌希望公司未来三年液化天然气产能可以提升 73%

2009 年,英国天然气集团旗下船只“Methane Jane Elizabeth”号满载着液化天然气,停泊在智力坤托罗市一港口。

相较之下,英国天然气集团自去年其 CEO 克里斯·芬利森(Chris Finlayson)突然离去后,发展就一直不怎么顺利。近几个月来,公司在埃及的经营更是令其元气大伤。

由于政府的补贴,埃及的能源价格相当便宜,这使得能源的需求不断上涨。而且当地社会局面也相当动荡。为了满足国内需求,埃及政府改变了对英国天然气集团的天然气出口量,这导致英国天然气集团不能获得足够的天然气,因而无法履行其所签订的天然气出口合同。

芬利森离开后,英国天然气集团主席安德鲁·古德(Andrew Gould)就执掌了公司的大部分事务。大约两个月前,挪威国家石油公司(Norway’s Statoil)前任 CEO 赫尔吉·隆德(Helge Lund)接过了公司的管理权。

古德是能源技术公司斯伦贝谢(Schlumberger)的前任 CEO。他负责此次收购案,直接和壳牌公司 CEO 范伯登进行谈判。

周三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范伯登说,壳牌决定继续这场收购后,他就给古德打了电话, 3 15 日两人于伦敦见面,进行了一场富有成效的讨论。

古德告诉记者,此前他和隆德都想要扭转英国天然气集团的现状。但是看到壳牌开出的收购条件后,董事会和隆德都认为这实在是太诱人、太难以拒绝了。

不过,投资者们并不看好这场收购——至少一开始不看好。周三,壳牌股价下跌了超过 5%,这主要是因为壳牌给出的报价是英国天然气集团股票周二收盘价的 1.5 倍(溢价 50%)。虽然英国天然气集团周二收盘价还远远低于其股价的历史最高点,(但投资者们并不买账)。

投资者们另一个根本性的担忧在于,目前液化天然气产能过剩,中国等国家对液化天然气的实际需求增长也低于预期,受到这一系列因素的压制,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始终徘徊在低位。比如说,在一些亚洲地区,液化天然气的价格相较 2014 年亚洲液化天然气最高价格下跌了近 50%

大多数液化天然气都是通过订立长期合同进行销售的,这些长期合同的条款往往是保密的。但是,由于液化天然气价格和原油有关,因此通常来说,要是原油价格几个月都持续下跌,那么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也会随之下跌。

原油价格将会影响壳牌的盈利能力,尤其是其在耗资巨大的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项目方面的盈利能力。可以说,壳牌和英国天然气集团在该项目上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周三,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BMO Capital Markets)一位分析师伊里·里德(Iain Reid)在给客户的一张便条上写道:我们相信,壳牌将会尽力说服股东,让他们相信壳牌从收购中获得的战略收益要远远超出他们支付的溢价。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